kzqbd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戰錘神座笔趣-第一千零四十四章,卡爾-弗朗茨論萊恩讀書-a6t31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皇帝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架子,许多人在布伦瑞克的皇宫中面见了皇帝之后都会有种奇怪的观感,那就是卡尔-弗朗茨从来都没有任何架子,他长得比许多人想象中要矮,缺少威严感,而且还有一种非常粗俗的幽默感。
梅特涅对此深有体会,在见到骑士王那一米九五接近两米的个头和见到苏莉亚王后一米七五的个头以后,皇帝确实显得有点矮,而且威严不够,不像莱恩眼睛一睁开就足以威慑他附近的所有人,也不像苏莉亚王后只要一挺胸就可以艳冠群芳。
但身为大帝国主义者和皇瑞克主义者,梅特涅却认为卡尔-弗朗茨是最好的,也是最适合帝国的皇帝,仅有两个原因,第一是卡尔-弗朗茨是他的太爷爷威廉大亲王、他的爷爷利奥波德皇帝、他父亲卢伊特波尔德皇帝血统最纯正的直系第一顺位最强宣称继承者,再加上选帝过程完全合理合法,这使得皇帝从来都不用强调自己的正统性,因为没有必要,从未有选帝侯质疑过卡尔-弗朗茨的血统和帝国权威。
第二就是皇帝的优秀能力了,这点不用多说,尽管卡尔-弗朗茨的能力可能称不上是旧世界最优秀的,但是无论怎么说肯定都比北边的那头动不动就要动武和外交上没什么建树的狼崽子,亦或者是南面那个对军事一窍不通,整天就热衷于各种社交下午茶会、玩转时尚、仲裁市议会纠纷和生孩子的疯婆子强。
见到皇帝连连发笑,梅特涅什么都没说,静待着卡尔-弗朗茨笑完。
谁知道皇帝笑着笑着,越笑越苦涩,越笑越干,卡尔-弗朗茨笑到后面差点一把将面前的文件全部推了,皇帝闭上眼睛忍耐着自己的怒火:“我想我也要安排一场大远征,让那些无能的贵族全部去送死,既可以空出足够的土地、庄园、贵族头衔,也可以从那些腐朽贵族中甄选出那些真正可用的人,我想瑞克领这里不是凑不出一支两万人的远征军吧?”
“陛下开玩笑的心情可以理解,但是万万不可。”梅特涅立即否定道:“这会让陛下失去贵族们的支持。”
“莱恩都能做到,我为什么做不到?!”皇帝愤怒地从桌旁拿过毛巾在桌上胡乱地抹了两下:“你清楚的,梅特涅,我们的贵族里面有很多问题,我应该让那群贪得无厌的家伙们通通去远征!通通!每一个贵族家族都必须通过远征来展现忠诚,我不仅要他们出人,还要他们出钱!”
陛下这是想要造反啊!梅特涅心里想到。
不过外交官也清楚皇帝说的都是气话,在矮人那里得到内政能力6(最高)外交能力5军事能力4评价的卡尔-弗朗茨不可能如此愚蠢,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军功贵族和瑞克领平民的支持了。
当然还是有差距,根据矮人的最新更正,骑士王莱恩的数值被拔高到了传说中的667,军事能力得到了矮人象征着最高的7级评价,而他的夫人苏莉亚王后制定了卖勋章计划和靠着自己的判断与统帅能力击退了乌弗瑞克-流浪者的世界行者军团之后,她的能力评价也得到了更正,从543被更正为644。
果然,发完脾气之后的卡尔-弗朗茨皇帝很快就收敛了,他恢复了自己爽朗的笑容:“我有些失态了,坐,梅特涅,坐,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谈。”
“遵命,陛下。”梅特涅坐了下来。
然而,梅特涅不知道的是,就在这位伯爵外交官观察着皇帝的时候,皇帝也在观察着梅特涅。
卡尔-弗朗茨的发怒全是假的,他在测试梅特涅这个人是否可用,同时也在拉进双方的关系,偶尔在下属面前露出一点情绪,会让对方自动感到亲近和信赖。
现在看来这位外交官也是一个非常有城府的人,滴水不漏啊,皇帝心里如是想到。
还要再试试。
“一直以来,有两个帝国,梅特涅。”卡尔-弗朗茨决定继续试探:“一个是皇帝、军功贵族、富商和庄园主的帝国,这个国家里面有新鲜的奶油面包、挥之不尽的财富和沸腾的欲望,还有各种尔虞我诈的政治交易和暗箱操作。”
“第二个帝国的人要多得多,这个帝国到处都是起早贪黑等着工作糊口,在贫穷和无知中于饥饿线上苦苦挣扎的人们,这也是帝国,梅特涅,你觉得我说得对么?”
“我不这么认为。”梅特涅轻轻地摇头:“我也认为同时存在两个帝国。”
“一个是在吾主的光辉和统治之下,通过强化正统性和保持选帝侯均势,建立属于您皇帝权威,将整个帝国全境控制在手中,将所有力量聚集在一起,重现救世者辉煌的神圣帝国。”
“另一个是处于分裂和选帝侯们自行其是无视皇帝权威,各自打着自己小算盘,军队分散,力量虚弱,遇到外敌各自为战,只考虑自己利益,只尊重和信仰自己行省传统文化习俗,逐渐走向解体和衰落的帝国。”
皇帝沉默了,卡尔-弗朗茨突然向后一靠,面露浅笑:“我放弃说服你了,梅特涅,或许你是对的,或许我是对的,但我们现在讨论这些没有意义。”
“可是陛下,山对面的骑士王已经完成了大一统了!”梅特涅此时无法淡定了,他急切地说道:“我想您也明白,现在的骑士王国是何等强大,一族荣幸,一国昌盛,荣耀辉煌,举世皆知,骑士王莱恩已然成为大一统的雄主。”
“说得好,梅特涅。”卡尔-弗朗茨对此表示赞成:“我也明白你的要求,但我的八峰山在哪里?我的老近卫军在哪里?支持我的教会和圣杯骑士在哪里?”
“……”梅特涅一时语塞。
“我研究过很多次莱恩是怎么做到大一统的。”卡皇有些沮丧:“单纯地论那些大远征其实也就罢了,我也自信瑞克领的富庶远超布列塔尼亚任何一个公国,但是有两点我做不到。”
“第一是莱恩实现了骑士王国千年以来的第一次教权和王权两权合一。”皇帝比了一根手指:“帝国仅仅在查理曼大帝作为尤里克神选冠军建立帝国,和救世者路德维希同时受到查理曼大帝和白狼神尤里克祝福时方才接近这个标准,但他们也没能实现王权和教权的彻底合一,这点只有莱恩做到了,鬼才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维克马那里我试了无数办法,可显然这是不可能的,没人能让一个拥有数支强大军团、拥有独立而且完全的财政收入、还拥有一个巨型行政班子的庞然大物彻底听令,维克马冕下自己都做不到,也就是湖中女士教会可以了。”
“第二个,莱恩他的个人实力……即使你也不得不承认吧,他的个人实力已经几乎超越了凡人的极限。”皇帝伸出第二根手指:“你知道的,梅特涅,自从瑞克禁卫建立之后,我爷爷他为什么要将瑞克禁卫城堡建在城内的一个角落,而不是直接建在皇宫旁边?”
“有很多理由,陛下,比如骑士需要空间冲锋,比如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再比如说出于地价成本考虑。”梅特涅终于开口了:“但真正的原因是,皇帝也会害怕瑞克禁卫突然倒戈相向,这样安排至少还有皇室守卫、布伦瑞克荣誉卫队和传说中的战庭守卫保护皇帝。”
“莱恩他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卡尔-弗朗茨冷笑道:“而圣杯骑士团那两三百位圣杯骑士……假设白狼骑士团条顿禁卫和狮鹫骑士团的狮鹫骑士们不出,他们的战斗力比帝国八大骑士团和那几个教会骑士团几千骑士加起来都强。”
“旧世界羡慕的老近卫军实际上是一支非常难以驾驭的力量,这些精锐老兵的实力太强了,太强太强了,以致于任何君主都会害怕他们出现任何一丁点儿问题,必须立刻分化、拉拢、打压和拆解,即使战斗力降低也不会犹豫。”皇帝低声说道:“唯有莱恩,唯有莱恩可以熟练地驾驭这支精锐,他根本就不怕老近卫军有叛变的可能,自然可以完全信任老近卫军,而老近卫军们更是能够感受到这种信任,双方在利益和感情的捆绑下能够真正地爆发出最大的战斗力。”
“这真是……无法做到的事情。”梅特涅不得不承认皇帝说得对。
“我知道你很不喜欢莱恩,私下也搞了不少小动作。”卡尔-弗朗茨摇头:“放弃吧,梅特涅,真要出了事,我可不会站在你这边,整个瑞克领也是同样。”
“我知道了。”梅特涅心里一惊,他脸色变来变去,终于低头认错:“但是塔列朗那边已经收下了我们的很多财货,如果就这样放弃……”
“不,那个留着,莱恩肯定是默许了的。”卡尔-弗朗茨笑道:“我们需要一条这样隐秘讯息交流渠道,这点你做得不错,知道努尔位于女爵宫殿大门对面的那家糕点屋,明明做得一般,价格非常昂贵,还很多人买的原因是什么么?”
“因为什么?”
“因为那家店是塔列朗开的。”皇帝抹了抹嘴巴:“好了,这次十大元帅的册封典礼,就由你代表帝国出席吧!”
“是!”
…………我是糕点店的分割线…………
10月初,布列塔尼亚首都库罗纳。
骑士王莱恩城门口摆出了盛大的欢迎仪式迎接恶地侯爵和恶地三卫统帅吕西安的回归。
而跟随着吕西安抵达的还有第二艘海门关定制铁甲舰,这艘铁甲舰在多次讨论之后最终定名为——瓦良格号。
同样,得到了莱恩的赐名之后,恶地三卫统帅吕西安也将自己的千人亲卫队改名为“瓦良格卫队”。
留在恶地几年,吕西安的皮肤变得黑了不少,整个人显得精炼实干,而且因为长时间在沙漠和山脉中作战,这个温福特人的气质也开始变得如沙漠中的秃鹫一样,锋芒收敛,双眼看起来随时随刻都在搜寻猎物。
当然,他的头发也跟秃鹫一样开始秃了。
“恶地统帅,辛苦了,吕西安。”骑士王莱恩和王后苏莉亚在台阶之上迎接吕西安的抵达,莫吉安娜站在莱恩的身后。
“一切为了女士和国王,为了布列塔尼亚。”吕西安先是单膝跪下,朝着莱恩等人行礼,然后献上了整个恶地三卫所有士兵和居民的登记名册,同时还有贡品和来自八峰山之王贝勒加托人带来的礼物,装了好几十大车,莱恩暂时没空看里面装了些什么东西,不过今年布列塔尼亚同样运输了数目巨大的粮食作为酿酒材料赠与八峰山矮人。
库罗纳的市民们同样倾城而出,围在街道的两旁迎接从恶地归来的吕西安还有许多已经完成了轮换的恶地军队,大部分人在恶地服役了三四年之后已经是一位合格和英勇的士兵了,也赚到了足够的财富,人人的脸上都有笑容。
瓦良格卫队开始奏乐,歌唱恶地三卫的军乐,这是一首让莱恩感到很耳熟的阿拉比风格雅乐。
“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噔~”
“先祖,英灵,女士,旧世界诸神~”
“先祖,英灵,女士,旧世界诸神~”
“英勇无畏,布列塔尼~”
“你的骑士,在众多时代,都名扬天下~侠义无双,无出其右~”
“你的骑士,在众多时代,都名扬天下~侠义无双,无出其右~”
“骑士民族~骑士民族~”
“永远热爱你的主君!”
“以女士之名,审判你的敌人,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以女士之名,审判你的敌人,让他们得到应有的惩罚。”
听完这首歌,莱恩眼泪都快下来了,骑士王充满着感动地说道:“这是1453年东罗马皇帝、第三罗马沙皇以及威尼斯罗马商业共和国总督会晤于伊斯坦布尔时,西罗马的日耳曼宫廷禁卫军们为了庆祝罗马的复兴而举行的阅兵仪式所唱的军歌。后来因为八峰山罗马护国公史卡斯尼克觉得这段历史太过于魔幻就把罗马正统改到了布列塔尼亚,今天通过吕西安帕夏你的帮助得以重新听到,本莱恩苏丹真是喜之又喜啊!”
大家都没听明白这段话是什么意思,只有苏莉亚整天从莱恩那里听到一些什么类似于“绿萝也是罗”“帝皇也是罗”之类的怪话才多少明白一点,骑士王后嗔怪地在莱恩的胳膊上拍了一下,见到气氛尴尬,主动接过了话题:“你们的陛下又开始说怪话了,我们别理他,骑士们、士兵们,请进,皇宫中已经备好了宴席。”
众人这才进入了皇宫,在库罗纳的宫殿大会客室内,莱恩等人各自就坐。
“八峰山现在情况如何?”就坐之后,莱恩朝着吕西安问道:“安格朗德氏族的矮人们情况怎么样了?”
“贝勒加国王和他的氏族一切都好。”吕西安点头,恶地统帅思考了一会儿,挑着几件重要的事情说了:“在恶地这几年,我们和安格朗德氏族先后在八峰山周围出战超过一百场,基本上完全扫清了八峰山附近的所有绿皮势力,根据贝勒加国王的判断,起码未来十几年,不会有绿皮再在八峰山周围出现了。”
“伤亡大么?”莱恩听了之后忍不住露出喜色。
“矮人基本上没有什么伤亡。”吕西安无奈地说道:“大多都是些小规模治安战,我们前前后后有两千多人的伤亡,但是杜兰特他有办法给我们搞到很多新兵。”
坐在下首的佣兵头子、继承了黑心雷普边境男爵身份,如今在边境亲王领是头号军阀的杜兰特谄媚地笑了笑:“很多人愿意打仗,只要价钱合适,我的陛下,边境亲王领多得是接受包吃包住,为自己博一个出身的小伙子,尽管有所损失,可大家都愿意来。”
“嗯。”莱恩又问了一些内容,连连点头,骑士王又思考了一会儿,突然问道:“既然这样,我有个问题要问你,吕西安,请详细解答。”
“陛下请问。”

分類: 玄幻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