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cul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武俠之隱者神尊笔趣-第三百八十一章:試探與交手讀書-pkije

武俠之隱者神尊
小說推薦武俠之隱者神尊
这个黑袍男子缓缓放下了自己的手掌,然后淡淡地开口说道:
“看来你在被封印的这五千年里还是没有长记性,做事情还是那么冲动而又不顾后果”
“因为未来的那场大劫,其他人出于无奈默许了你的出世,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肆意妄为,肆无忌惮地妄造杀孽”
“如果你还是像当年那样杀戮过盛的话,大劫之前就会有人来找你的,而且到时候估计就不止是封印这么简单了”
说到这里,这个黑袍男子微微停顿了一下,嘴角隐隐掀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然后才开口说道:“你不会是真的以为,当年的那些人就真的都死了吧?”
这个黑袍男子的一番话如同一盆冷水般浇下,瞬间让陷入对血气渴望之中的赢勾清醒了过来,熄灭了他心中那股沸腾的杀机以及那仿佛与生俱来般对血肉精华的贪婪也被强行压下。
“你说的对,大劫当前谁也无法独善其身,否则那帮自诩正义的虚伪之人也不会允许我这样一个魔头破封而出”
赢勾略带嘲讽地冷笑了一声,然后放下了那双已经从枯瘦变得饱满圆润的手掌,目光缓缓看向了下方的那位大秦镇国武成王。
“此人身上的气机好生古怪,既有广成子、女娲两人所留下功法的气息,还有几分姬轩辕残留在神州大地上的气运之力,就连凤凰一族和天龙一族的血脉气息好像也有”
赢勾一边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和感知观察着这位大秦亲王,一边嘴里啧啧称奇,但很快他的脸色突然就变了,身上那股残暴嗜杀的气质再度释放而出。
“九天玄女,这个人族小子身上居然有九天玄女的气息,混账!和那个贱女人有关的东西都该死!”
一股暴虐而又嗜杀的血气从这位殭尸王体内汹涌而出,在周边化为了一口口血色漩涡,紧接着又相互连结成了一片散发着无尽邪气的滔天血海,周围那好不容易恢复正常的环境再一次被一片充满邪恶的血色气息笼罩在了其中。
“小子,给本座纳命来!”
随着身后这片血海的不断沉浮翻腾,赢勾身上那股本就强横恐怖的气息不断攀升,那一股股由其自身功力所化而成的血色海水也随之从血海中倾泻而下,紧接着又化为了无数道血光,如同狂风暴雨般朝下方的嬴不凡击打而去。
看着眼前那一道道划破虚空而来,速度看起来快如闪电般的血色光芒,这位大秦亲王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嘲讽般的笑容。
“就这种实力吗?我记得宇文拓十岁的时候好像就能用那柄所谓的轩辕剑斩出这种程度的一剑了”
轰!
就在血光即将落下的那一刻,一道璀璨而又耀眼的刀光随之在空中亮起,那如同降下了一片血雨一般的血光被尽数斩成了虚无,半点都没有剩下。
紧接着,这道裹挟着雄浑天地元气的刀光又迅速一分为二,纵横交错在了一起,如同真龙舞动一般斩向了上空中的殭尸王赢勾。
“如今的年轻人还真是一个比一个狂妄狂妄,要知道就算是当年的姬轩辕在本座面前也只是初出茅庐的小辈而已,你怎敢如此?”
赢勾口中发出了一道足以震裂虚空的咆哮声,整个人那原本只有八尺的身躯在一瞬间迅速暴涨到了十丈有余,一双已然完全化作血红之色的手掌捏成了爪状,直接抓向了那两道纵横交错的刀光。
轰隆!
随着蜀山上又有一大片树木被那由交手散发而出的恐怖余波扫成了虚无,那尊上古殭尸王赢勾脸庞上浮现出了一抹苍白之色,身形也不由得在空中打了个踉跄,显然在刚才的碰撞之中吃了不小的亏。
而嬴不凡此刻身形也已经腾空而起,腰间那柄足足有三尺九寸之长的平天刀已然出鞘了有一尺七寸左右,一道道细小但却是无比锋锐的刀气隐隐在这位大秦亲王周身不断缭绕着。
“你虚弱了太久,现在离真正的全盛时期还有一段距离,目前的你还不是我对手”
嬴不凡看了一眼面色愈发阴厉的赢勾,紧接着转而偏过头看向了身旁那个神秘的黑袍男子,开口说道:“相比于刚刚出世的赢勾,本王倒是对你更感兴趣,如果孤所料不差的话,阁下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将臣了吧?”
当将臣这两个字被说出的那一刻,这个神秘的黑袍男子神色微微一动,并接着便发出了一阵爽朗至极的笑声,声音中所蕴藏着的力量将周围的虚空都震得微微颤抖,并在蜀山上掀起了一阵又一阵经久不息的回声。
“不错,你倒还真是好眼力,老夫正是世人口中的那个将臣,那个本人称为殭尸之祖,几乎是人人喊打的老家伙”
这个黑袍男子很痛快地就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并没有加以丝毫的掩饰,但嬴不凡在得知并确认了其真实身份之后,脸庞上的凝重之色一下子就变得远胜于之前。
殭尸分为四脉,如果单单论起单体战力的话,那么其他三脉殭尸都无法和凶名赫赫,曾经在神州大地上掀起过腥风血雨的吸血殭尸相提并论。
也正是因为他们强大绝伦的战力和诡异的吸血传播能力,吸血殭尸才会成为各国人们最为熟知的殭尸,甚至变成许多民间话本里面不可或缺的妖魔鬼怪之一。
据说哪怕是最低等级的吸血殭尸至少相当于宗师级别,其生命力之顽强甚至是大宗师级别的高手出手才能够将其完全消灭。
因此在神州大地上曾经有过这么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那便是一旦有殭尸出现,尤其是大规模的吸血殭尸出现的话,那么各大势力就必须放下彼此之间的争端,全力剿灭吸血殭尸。
在各方势力长达无数年月的合力清剿之下,曾经在上古一代称霸一方的殭尸早已销声匿迹,而到了如今,这所谓的殭尸早已成了民间流传的传说,被不少人认为只是虚构出来的东西了。
将臣乃是所有殭尸之中最为古老的存在,在那上古的四大殭尸王之中,这位吸血殭尸的老祖宗也是当之无愧的最强者,更是殭尸王中唯一一个做到过以一己之力是杀同级神灵的存在。
所以在知道这个黑袍男子的真实身份之后,这位大秦亲王的神色才会变得如此凝重,毕竟相比于那位吸食殭尸的始祖赢勾,将臣这位真正意义上的殭尸之祖无疑是要显得更加强大可怕。
而一旁面色本就难看的赢勾在听到了眼前这个人类青年所说的话的之后,那张狰狞可怕的面庞上浮现出了一抹近乎要吃人般的怒气。
“和九天玄女这个贱人有关系的人类小子,你这个混账东西居然敢看不起本座”
那一道道愤怒至极,听起来震耳欲聋的咆哮声从这位殭尸王口中传出,并近乎化作了实质性的音波向四周缓缓散了开去,蜀山附近的树木因此又被震倒了一小片。
而就当赢勾准备再度出手的时候,将臣拦住了他,并淡淡地开口说道:“还是停手吧,目前的你打不赢他,他手中的那把刀是如今这个时代人族铸造工艺的最高杰作,威力堪比姬轩辕的轩辕剑,如果没有恢复到全盛时期的话,你是挡不住这把刀的。”
“如果不是你刚才拦着我,让我尽情吸食了那些人的血肉精华,我现在起码就已经恢复了八九成的功力,那样的话又怎会在这个小子手上如此狼狈?”
赢勾十分不满地冷哼了一声,但还是将周遭那片演化而出的滔天血海收回了体内,缭绕在其周身的邪恶血气也缓缓散去,让周围那被化为一片血色的环境恢复了正常。
赢勾虽然是四大殭尸王中脾气最为嗜杀的一个,但他也懂得形势比人强的道理,如果身旁的将臣不愿意出手的话,他今天还真未必能够打得赢眼前这个一看就不好对付的人类小子。
与其一会儿继续丢脸,倒还不如借着现在这个台阶下去,反正日后迟早会有能找回场子的时候。
在拦住了赢勾之后,将臣看向了眼前面色十分警惕而又凝重的嬴不凡,一脸笑意地开口说道:“如果老夫没记错的话,阁下该就是神州大地上最强大的大秦帝国皇族的一员,那位年少时便名震神州的镇国武成王吧?”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嬴不凡在看到眼前这位殭尸之祖那明显是带着善意的态度后,也是同样一脸笑容地开口说道:“将臣前辈谬赞了,不过前辈从人神共存的上古时期隐居至今,在如此漫长的避世生活中居然也能听过本王的名字,刚真是有些荣幸啊!”
“这世界上终究会有那么一些人的光芒是无法被遮掩住的,老夫虽然避世多年,但对于殿下这世间第一修行天才之名,那也算是如雷贯耳,早有所闻啊!”
将臣依旧保持着一脸温和的笑容,身上的气息看起来也是那么平淡柔和,完全没有一代殭尸王应有的凶残和嗜血。
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了其身份的话,恐怕不会有人相信眼前这个相貌普通的中年人会和传说中的殭尸王扯上关系。
他在夸赞了眼前这位大秦亲王一句之后微微顿了一下,紧接着又继续开口说道:“我这位老友刚刚出世不久,胸中的怨气尚未能够及时消解,所以脾气还是像当年那样火爆嗜杀,还希望王爷能够见谅。”
“本王做事一向都以自身以及大秦的利益为先,如果将臣前辈能够拿出让孤王感到满意的代价,那么自然一切好说,见谅也只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
听到这话,将臣不由得微微一愣,紧接着看向眼前这位大秦亲王的眼神之中便多出了几分古怪的意味。
“王爷还真是有够直接的,这倒是让老夫想起了当年曾经遇到过的一个故人,他做事也同样是以利益为先”
说着,将臣那一双如同万年潭水一般深不见底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道对于往事的追忆之色。
嬴不凡不置可否地笑了笑,然后说道:“是吗?能够让前辈记忆犹新的故人想必不会是什么普通的角色,恐怕又是哪位战力滔天的上古诸神之一吧?”
“那人并非是上古诸神之一,而是和你一样的人族,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族”
将臣在这里顿了顿,然后继续说道:“那个人的名字叫姬轩辕,说起来你身上还有一部分气运之力就是从他那里承载过来的。”
听到这话,嬴不凡神色先是微微一愣,然后眼眸之中便闪过了一丝了然之意。
“果然,凌云窟里的那个驱使战车横扫天下的人皇轩辕,恐怕就是当年那位大周太祖皇帝姬轩辕了”
就在这位大秦亲王脑海中闪过千万缕思绪的时候,将臣突然又开口说道:“老夫知道由于未来那一场所谓的大劫,王爷一直都在寻找当年诸神遗留下来的十大神器,赢勾手中的昊天塔此时还不是时候,不过老夫可以将另一件神器的下落告知。”
“那就请前辈说来听听,如果这个消息属实,晚辈绝不会出手阻拦两位离开”
听到这话,嬴不凡眼神顿时为之一亮,一抹欣喜之色在其眼眸之中悄无声息地一闪而逝。
无论是为了那个所谓的修罗域妖魔,还是为了增强自己本身的实力,对于这位大秦亲王而言,十大神器都是势在必得之物,如果不是宇文拓手中的轩辕剑不适合自己的话,他早就拼着重伤的代价也要强行夺剑了。
如果能从眼前这位殭尸之祖口中得到一尊神器的下落的话,对他来说也算是不小的收获了。
听到这位大秦亲王的保证后,将臣当即开口说道:“王爷日后有时间,可以带人去凌云窟的最深处好好看看,或许会有一些出乎意料的收获。”
“凌云窟吗?当年本王因为自身修为原因未能走到最深处,只是取了所谓的神州龙脉就回来了,看来过段时间需要再走一趟了”
嬴不凡眼眸深处闪过了一道思索之意,随后冲将臣笑了笑,身子微微向一旁侧了开去,给将臣与赢勾两位殭尸王让开了一条路。
“两位前辈,请吧!”
赢勾冷哼了一声,用一种听起来很不善的语气对这位大秦亲王开口说道:“人族小子,等本座恢复实力之后,今天的场子一定会找你讨回来的。”
说完,他的身形便立刻化作了一道血色闪电,自蜀山之巅上腾空而出,向外界的天穹急掠而去,一道道近乎化作了血色的云彩也随着这位殭尸王的动作在空中不断闪烁了起来,那一片几乎被染成了一片血色的天穹,让人看了不由得触目心惊。
“老夫有这个预感,你我用不了多久还会再见的,今日就先告辞了”
看着自家老友这风风火火的样子,将臣无奈地苦笑了一声,紧接着他在向身旁这位大秦亲王微微作了一揖之后,便也是身形一闪,迅速消失在了蜀山之巅上。

分類: 仙俠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