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ft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造化大仙 愛下-第56章.肉袒而降熱推-bq5hp

造化大仙
小說推薦造化大仙
当忽必烈收到回信的时候,也是怒火冲天。
他以为蒙哥至少考虑下大局,让他挟着攻破襄樊的气势直接顺流而下,直入临安,即使攻不下,也可能取得战略优势。
如今,为了防他,宁愿将他拖入钓鱼城那个乱战的漩涡,也不让他得到独灭一国的机会。
就在他狂怒的时候,桑哥进来了,他对忽必烈道:“大王,何必如此忧愁,这计策既是汉人献的,就让汉人来出策解决就是了。”
于是,他将姚枢、许衡、郭守敬等汉人谋臣文士聚集一起,将蒙哥的诏令给了他们看,接着问道:“如今,我当何去何从?”
众人仔细看了看诏令,都为难地不说话,忽必烈怒道:“怎么,让本王也学一学大哥,你们才肯开口吗?你们放心,今日之话,如有传出,本王必杀他全家,三族贬为奴隶。”
这时郭守敬开口道:“钓鱼城,本人前不久去过,算是有点心得,大家可以看一下。”
说着,他手一扬,无数元气汇聚,绿色为水,黄色为土,黑色为石,赤色为城,一个惟妙惟肖的钓鱼城出现在众人面前。
外围是三江环绕,中间则是壁立千仞,在其上,一座山城出现在其上,青石为墙,碎石为屋。其中还有水塘、水井历历在目。
众人一看就明白了这城的形势,也知道为什么忽必烈不愿去攻打这城池。
只听郭守敬继续道:“攻城在下不懂,但孟子天时地利人和三论,乃战争不易之语。我军面对雄城险塞,又失去水军遮蔽,反倒让宋军和武陵府水军来往无阻,地利已无一分。”
“至于天时,在下还是懂一些的,钓鱼城地处巴渝,与川蜀天府之国不同,此地自古湿热,潮气深重,北人来此,往往十死七八,天时已失。”
“至于人和,我军与宋军,不过五五分。如此之势,休说胜机,长久顿兵,恐有败亡之危。”
这话说的不仅忽必烈连连点头,其他人也深表赞同。
“如此,我当如何行止?诸位可有良策?”
沉默了良久,姚枢越众而出,道:“大王,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岂能弃大功而赴险地,大王拿下襄樊占据鄂州之后,直接往大汗处去信。”
“就言我们得到密报,言临安虚弱,不过数万禁军守卫,不堪一击。而宋帝暗懦,已经准备南奔广州,如不追击,恐演宋金对峙之局。”
“如此,大王直接分兵而下,攻打临安,就顺理成章了。大不了,到时真的做出那么几封书信。”
听完姚枢这话,众人连连点头,就连坐中几个蒙兀大将也心领神会。
“多谢姚先生建言,那么武陵府该怎么办呢?”
“武陵府如今不是正在被大汗牵住精力了吗?大王可留下一万金帐军,守襄阳,三万精兵守樊城,其余精兵散落在鄂州各城。”
“至于大王,只带剩下的金帐军直接奔袭临安,一路不要停歇,沿江北而行,即使遇到武陵军水军,弃舟上岸即可。”
“如果没有遇到,直下临安,执宋帝即可,然后北归,让宋帝诏令宋国所有城池,即刻开城投降。如此,宋地不说传檄可定,也可大乱一场。”
“善,姚先生高见,既然如此,那谁愿随本王去?”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听命,最终,忽必烈就带了两万金帐军和几个汉人谋士出发了。
至于其他精兵,统统留下经营襄樊防务,保证就算攻占临安不成,这里也不能失去。
两万大军出发,尽管是金帐军这样的精兵,动静也不会小,忽必烈一直担心武陵府出兵拦截,哪知道,等他们完全启航是,江南也无动静。
他又害怕江上被拦截,不仅在长江之中,前哨放出几十里,就是两岸,也有金帐军的精锐,来回巡逻,探路,保证不会落入圈套之中。
忽必烈顺流而下,两岸的城池只敢一面关闭城池,一面飞马传报临安。
而临安城中,赵昀却慌了神,贾似道虽然权斗一流,领军的本事也不咋的,更何况还有无数人在攻击他。
而赵昀虽然继位已久,却不是什么有道明君,只能算一位庸君而已,这下六神无措,想了半天,想到了什么,赶紧命令出城,往西湖边的灵山盛景而去。
这里位于西湖西南方,夹在西湖和钱塘江、富春江之间,山不高却灵动,水不深而娟秀,景色清幽,灵气盎然,是大宋那位长公主的清修之地。
这位赵昀犹如一个莽汉闯入花团紧凑的盛景之中,也不关心周围的景色,跑到一片宫殿面前就开始号哭:“姑祖奶奶啊,蒙兀人杀过来了,怎么办啊?”
这位长公主正在清修,陡然听闻这哭喊吓了一跳,接着就寒着脸出来了,怒道:“蒙兀人杀过来了,你跑到我这嚎丧有什么用?我能帮你变出百万大军还是能撒豆成兵?”
“蒙兀人从哪里过来了?”
“襄樊失守了,忽必烈带领大军顺江而下。”
“蠢货,你让金陵守住城防,遮蔽大江即可,还要我来说,废物,滚。”
“老娘当初要你们拿钱出来仿照武陵府和蒙兀人,也建立一只修士军队,你怎么说的,国用艰难,现在临了了在我这哭诉,我看你皇宫里藏的那些灵物财宝最后归了谁,滚,不要再来烦我了。”
说完,一袖子将赵昀打出了灵山胜境,关闭了这里。
接着,她将赵巧稚和赵伯叫了过来,道:“带上准备好的那些东西,先去武陵府,如果武陵府失败了,退往交趾、南洋,以待有朝一日复起。”
“师傅,你呢?”赵巧稚问道。
“我,我赵家坐拥天下,却先不能收复幽州,继而又丢了中原,如今,连偏安一隅都不得。锦绣神州,在我家手里沦入胡人之手,罪莫大焉。”
“如今那个皇帝软弱不堪,我赵家已经出了丢人的钦徽二帝了,要再出一个吗?日后,神州百姓会如何看我等?我要去料理一些后事,你们走吧,其他人分散,一部分在武陵府,一部分去交趾,剩下的,去南洋,去天竺,各自保命吧。”
说完,这位赵家元神真君直飞而去,不再管这边了。
赵巧稚眼泪涟涟,不过她也知道轻重,回头看着赵伯,道:“赵伯,按我们以前的计划走吧,愿意跟我们走的,我们带上,不愿意的,就随他们自己吧。”
说完,她也一转身,出了大殿,最后看了一眼这里,就乘风而去了,不知何时,这位姑娘也已经进阶金丹境界了。
且说忽必烈这边,顺流而下,直逼金陵。
金陵镇守王和甫不过是一个官场高手,搜刮钱财的老人,但是要论到如何打仗,真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
面对气势汹汹而来的忽必烈大军,当金帐军在金陵城外整队列装,缓缓逼近时,冲天的杀气就吓傻了这位刚才还在叫着要死国的大人。
到了晚上,价钱就谈好了,这位大人顺理成章的卖了他的君王和百姓,受了忽必烈临时雕的萝卜章,成了蒙兀的金陵总管。
到了这里,再往外就要出海了,他们这乘坐的内河航船可不敢去,正好金陵一带也是宋廷经济最发达的地带,路网密布,从这里到临安,不过500多里,以宋廷的速度,即使要跑,也跑不出几十里地。
一路上,忽必烈带着两万金帐军,过城不停,穿关不留,不顾一切,直奔临安。
不过两日,大军就已经接近了临安。
一路行来,景色旖旎,人烟繁盛,与被契丹、女真、蒙兀人轮番蹂躏而残破不堪的江北比起来,此地无疑是天堂。
当忽必烈率大军军临城下时,临安城门紧闭,但城墙上却只有稀稀拉拉几个士兵。
忽必烈军少,也不敢贸然分兵,不敢耽误时间,准备歇息一夜,第二日直接攻城,凭借两万金帐军,他有信心攻下这座繁华而没有多少防备的城池。
于是,当他吩咐扎营的当夜,就有三波使者漏夜奔往他大帐之中,一波是代表皇帝的太监,一波是代表宰相贾似道的一位儒臣,最后一波则是代表城中勋贵世家的纨绔。
是时,一开始来的是贾似道的使者,忽必烈正在听他贾似道给的条件,无非是退兵、给予钱帛女子,甚至是土地。
正在接待时,代表勋贵的纨绔来了,忽必烈让人带入他,想听听他说些什么,结果这位一进来,就五体投地,跪在地上,口称大汗天威,愿献临安城,只是需要保留他们几家的爵位财富。
这边还没说完,最后那位代表皇帝的太监也来了,这位修为不俗,还是一位金丹修士。
忽必烈哈哈大笑,想着这趟兵不血刃,就能大获成功了,趁此机会,姚枢在他耳朵旁嘀咕了几句。
忽必烈大喝一声,道:“将这三波使者统统给我带进来。”
于是,前后三人,统统被带到了大帐之中,三人互相望望,都大吃一惊,仿佛吃了屎一样。
忽必烈对那位代表皇帝的金丹太监道:“回去告诉你主子,如果明日辰时正,他肉袒出降,我承诺,封他一个安乐公,让他保有富贵和祖宗陵墓。”
“否则,想要向我投降的人,有的是。”说着,忽必烈指了指帐中其他两人。
说完,不待那太监说其他的话,就将他赶了出去,然后,扣留了另外两位使者,好吃好喝供着。
忽必烈对姚枢道:“没想到这宋廷君臣如此懦弱,如果他能肉袒出降,倒是可以饶他一命,反正也是个废物。”
“大王,宋廷君臣如果他他懦弱,又如何会一败再败,先失幽州,再失中原,如今,连偏安一隅都不可保。”
“大王兵不血刃即可攻灭宋国,正是天命在玆,日后必能君临天下,保有万里江山。”
“哈哈,不错。不过,姚先生,就这样将那个太监放回去了,那皇帝将这些想投降给我们的人都杀了怎么办?”
“大汗,这些人都是如今宋廷的支柱,临敌之前而先内讧,那宋帝即使不出降,我等要取,也是易如反掌啊。”
“姚先生高见,本王得姚先生如汉高得张良啊。”
“大王过奖,大王之能胜汉高百倍,而臣之才不如远矣,臣之愿执蹬麾下,拾遗补缺。”
“哈哈,好,待我功成之日,卿等人人有萧曹之封。”
第二日,临安城人人都在担心战争,一夜不得安睡的时候,一大早,宋帝赵昀已经召集了所有重臣勋贵,道:“赖祖宗有徳,我赵氏据有河山数百年。寡人无得,遭天厌弃。”
“今蒙兀兵临城下,为使百姓免遭战火,妻子女儿得以保全,朕决定肉袒出降,诸臣与我一起去吧,反正你们昨晚就已经去了蒙兀军中了。”
说完,就让一帮修为不低的太监带路,还听命的禁军维持秩序,一路从皇宫向城外走去。
而皇宫中,此时已经乱了套,无数太监宫女如无头苍蝇一般奔走,抢夺,斗殴。
这时,正在御花园之中的赵真君看到这一幕,冷哼一声,一道如星河、如水波、如清梦的领域降临,所有人恍恍惚惚,如在梦中,然后都拿了身边一些值钱物事,就走出皇宫,分散四方了。
且说赵昀,领着一帮大臣勋贵,从皇宫走到钱塘门,然后肉袒,牵羊把茅,大开城门,跪倒在地。
沿路无数民众看到这一幕,嚎啕大哭,
当忽必烈策马走到赵昀面前,这位宋帝,跪倒在泥地里,双手高举天子印玺,恭声道:“罪人赵昀……”
还未说下去,他突然翻倒在地,眼中闪起蒙蒙星光、水色,然后口鼻七窍之中涌现出源源不绝的水来。
一直跟在忽必烈身后的八思巴忽然上前来,拉住忽必烈,道:“大王小心,这是法术。”
接着又朝天空朗声叫道:“八思巴在此,哪位道友妄用法术,干涉如此大事,不怕因果缠身吗?”

分類: 仙俠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