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jnr0好看的都市小說 末世之重返饑荒-第三百三十三章 神祕的校長相伴-96buh

末世之重返饑荒
小說推薦末世之重返饑荒
唐末一直跟在小陈老师的后边,在她经历的那个末世里,像校长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多了。
或许说,不是校长这样的才不正常的,唐末完全没有那些学生愤世嫉俗的感觉,反而觉得这才是常态。
人本来就是会尽一切手段只为了让自己活下去的。
“小陈老师,我可以见见校长吗?”
不管这个校长是什么样的人,但是他懂得建筑,那么对于唐末来说,就是有用的人。
她不怕这校长会拒绝她,毕竟现在大家的处境就摆在这,况且这校长又是个如此“爱惜自己生命”的人,她不怕自己手里的砝码不够多。
毕竟现在,峡谷里的那些已经被拆了包裹的物资可都写着她唐末的名字。
待同学们都散去之后,唐末和小陈老师说着。
小陈老师是知道乔瑾这孩子想干什么的,但是之前校长说过……
“小陈老师,你帮我去问一下校长,就说我有他想要的东西,可以吗?”
唐末并不想让小陈老师为难,只要绑她传个信息就可以了,唐末有信心,校长会见她的。
“好。”只是问一下校长的话,小陈老师自然是答应了。
她和主任老师说了唐末的话,主任老师也就是每天给校长送饭的老师,是一个四十多岁看起来很朴素的女老师。
这个主任姓严,和所有的教导主任一样,是一个面无表情看起来就很凶的老师。
不过在小瑾的印象中,似乎对这位严老师的印象很好。
严主任在听了小陈老师的话后便敲了三声门推门进去找校长了。
唐末没有在外面等多久,很快严主任就出来让唐末进校长的房间。
校长的房间无论面积还是格局都和小陈老师房间一样大,对于一个校长来说显得非常的狭小,这是唐末对这里的第一印象。
桌子前边还有一张椅子,此时此刻校长正坐在那张椅子上笑意盈盈的看着唐末。
“乔瑾。”校长叫着唐末这具身体主人的名字,声音温润和蔼。
与唐末想象的不同,校长并不是一个看起来精明的中年男人,反而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人,看起来至少有六十五岁,花白的头发整齐的中山装,一身的浩然正气差点吓到了唐末。
要不是桌子上那盖着盖子的盘碗,唐末差点以为眼前的这个看起来身上就写了正直两个字的老人和她想的不一样了。
“您认识我?”
听老人的语气,显然是认识乔瑾。
“和你爷爷是老相识了,不然你爸爸也不可能放心让你来这上学。怎么,找爷爷有事?”
原来是旧相识,难怪,难怪乔瑾的爸爸在发生那样的事情之后还会放心的让她来这所贵族学校。
校长没有自称校长,反而是自称爷爷,这让唐末心中有些怪怪的。
这种亲切感并不像是装出来的,但是唐末毕竟是拥有乔瑾记忆的人,她不相信乔瑾那样家风的人,爷爷会和这样的人做朋友。
难道?
唐末心中有一个想法,想到就做,随后她做了一个大胆的举动。
她飞速的把桌子上每个盘子的盖着盖子给掀开。
空的……
果然,她想的没错。
所有的盘子里面中间都是空的,只有中间的那个碗里面有一个烤熟的土豆,黑漆漆的看的人升不起一点的食欲。
这样的伙食让人升不起一点的食欲,比那些学生的饭还要差很多。
可是,“为什么?”
唐末想不明白。
所有人都被困在这里,大家每个人都不会违抗校长的话,他明明可以是过的最自在的人,他为什么这样做……
校长的做法让生活在末世中久了的唐末有些想不清楚。
“你们还是孩子,还需要长身体,外面的事就交给大人处理就好了,不必过于担心。”
校长爷爷看见唐末掀开了盘子完全没有生气,然而是把土豆拿出来,一分两半,其中一半递给了唐末。
唐末下意识的伸手接过了那一半的土豆。
原来是这样……
原来校长每一次吃饭如此的大排面,不过是在演戏。
演习的目的,只为了让所有人安心。
校长还可以吃的那么好,那至少他们也不会断粮的,至少不会饿死。
时刻有这样的底气,让人安心,在这样的日子下才能够支撑的下去。
校长并不在意那些孩子们会怎么看,他只是想办法,尽一切的办法,让他们活下去而已。
“吃啊,土豆凉了可就不好吃了。”
校长好像一点压力都没有,开开心心的吃着自己剩下的那半颗土豆,还劝着唐末快一点吃。
看着那和蔼可亲的老人眯着眼睛享受美食的样子,唐末的眼眶突然湿润了。
哭什么?快憋回去。
唐末一边用手擦着眼泪,一边在心里骂着自己。
但是她控制不住,那其中一半是乔瑾留在这具身体中剩下的感情,乔瑾从小和爷爷感情就很好,而爷爷小时候就是这样喂她吃东西的。
很可惜,乔瑾的爷爷在她被绑架的那一年,由于太过忧思,心脑血管疾病突发,去世了。
乔瑾好不容易回到家的时候,等待她的只有一个灵棚,这也是直接导致她性格大变的原因之一。
要不是最后那几个歹徒都被成功抓获并重重判刑,那弄死这几个歹徒应该才是小瑾最重要的心愿吧。
唐末的眼泪越擦越多,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她固执的不肯承认,这眼泪中有一部分是因为感动。
唐末觉得自己病了,她从来不是会因为这些莫名其妙事情感动的人。
但是现在的她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这是生理上的一种反应,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小瑾你怎么哭了?别哭,放心,会有人救我们出去的。”
校长看见乔瑾哭了,一下子有些手足无措,这孩子应该是被困在这里太久了,出不去才着急的吧。
自从被困在这,为了演戏,校长几乎从来不出门,所以自然也不知道乔瑾在外面到底是如何生活的。
相比如果校长要是知道的话,也不会任乔瑾最后死在溪水边。

分類: 科幻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