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ytzz好文筆的小說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愛下-第一百八十一章 閣下,我們是自己人啊!(三更送到!)分享-eg5zn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忍界的羁绊总是很奇怪。
宇智波佐助加入晓组织,却并没有得知灭族真相,依旧对木叶隐村还存在着一丝羁绊。
不过他也不认为自己还有走回头路的机会,所以只是随口对旗木卡卡西说了一句没什么必要的情报。
佐助说完情报之后,和自己的前任老师一触即分,转而就要前往其他的战场位置。
这一幕落在了宇智波鼬的眼里。
宇智波鼬有些复杂地看着自己的弟弟,他大概知道佐助和卡卡西说了什么,只是心中隐隐有些紧张。
虽然这里是战场,但是一切都在远处的上原奈落监控之下,佐助根本不知道怎么做间谍吧?
他真的以为象征的战斗,就能摆脱嫌疑了吗?
幸好战场除了宇智波鼬以外,还有其他的明白人。
旗木卡卡西看了一眼正要远去的佐助,手中飞快地凝聚了一团电光,猛地刺穿了佐助的肩膀。
这个白痴弟子!
旗木卡卡西看着宇智波佐助不可思议的眼神,慢慢靠近到了他的身边,口中低声道:“佐助,不要随便向别人泄露情报,记住,在晓的里面保护好自己,鸣人还在等你!”
“……”
宇智波佐助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宇智波鼬看到佐助受伤之后,飞身跳了过来,一把拉住佐助护在自己的身后,猛地一脚把旗木卡卡西踹飞了出去!
晓组织彻底占据了优势。
旗木卡卡西打不开局面,正面战斗也无法对抗,空中的奇袭无法处理,让木叶忍者们再没有什么抵抗的办法。
奈良鹿久终于无可奈何地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告诉所有人,集体向南方撤到边境重新集结,留下三队暗部断后!”
眼看着木叶忍者们纷纷后撤,晓组织的众人也不在含糊,飞快地解决了木叶暗部之后,对着木叶大部队衔尾追杀。
木叶忍者们彻底溃不成军。
长门按了按了自己头上的斗笠,轻声道:“木叶的那位大人物,直到彻底崩溃依然没有选择出动吗?”
长门用人间道的心层潜之术得到的信息,显示木叶在这里安排了一位大人物,现在那位大人物并没有出现。
上原奈落挑了挑眉,轻笑道:“大人物当然是不能随便出动,大概是在边境那边吧!”
火之国和草之国的边境处。
的确有一位大人物就在附近。
上原奈落的猜测并没有错,那位大人物就是木叶三忍之一的自来也,只不过这倒是个巧合。
自来也和漩涡鸣人听说了草隐村覆灭的事之后,匆匆改变了旅行方向,赶到了草之国的附近,他们打算等到同盟国会谈结束之后,再向东继续旅行前往汤忍村。
可惜这场同盟国会谈注定无法按期举行了。
原定的会议地点是草之国大名府,然而现在木叶忍者们被晓组织赶出了草之国,那这次会议还能怎么举行?
自来也和漩涡鸣人很快就见到了一个个溃败到火之国边境的忍者小队,他们也见到了旗木卡卡西和奈良鹿久等人。
“卡卡西,这是怎么回事?”
“岩隐村雇佣了晓组织。”
旗木卡卡西缠绕自己手掌上的伤口,沉声道:“晓组织前所未有地集结了十几个S级的叛忍向我们发起了强攻,战力不足的情况,根本无法形成抵抗。”
“嗯?”
自来也的脸色闪过一丝惊讶,有些疑惑道:“晓的成员,应该都是两人一组行动的吧?确定是他们吗?”
“确定。”
旗木卡卡西捂着自己的额头低了下来,轻声道:“现在最麻烦的是火影大人要举行的同盟国会谈,我们丢失了草之国,马上要举办的会议也无法照常进行了…”
“那…”
漩涡鸣人皱了皱眉头,出声问道:“卡卡西老师,既然有那么多晓组织的成员,你见到佐助了吗?”
“……”
旗木卡卡西陷入了沉默。
现在这个时候是问佐助的时候吗?
好吧,的确也该问问佐助。
旗木卡卡西地点了点头看向了漩涡鸣人道:“佐助变得越来越强了,鸣人,应该比起现在的你要强很多…”
“嗯,我知道了。”
漩涡鸣人捏紧了自己的拳头。
旗木卡卡西望着这一幕,不知道该不该把佐助泄露给他情报的事说出来,毕竟漩涡鸣人万一脑子一热冲回去想要劝说佐助回来的话,会让佐助丧命的。
这件事,只能先埋在心里了。
奈良鹿久忽然走了过来,轻声解释道:“卡卡西,自来也大人,如果岩隐村雇佣晓组织只是为了把我们赶出火之国还好,万一他们还雇佣晓袭击会谈的成员方呢?”
“什么?”
“晓组织会有这么大的胆量袭击各国高层吗?”
“只要给他们足够的金钱,他们甚至敢去攻打一个国家,只是袭击刺杀高层的话,似乎他们最擅长的任务。”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旗木卡卡西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低声道:“今天下午,千代阁下和照美冥阁下就会抵达草之国吧!我现在马上派人沿着路线去支援和提醒她们!”
“好。”
奈良鹿久点了点头继续道:“火影大人已经得知了我们退出草之国的消息,让我们在原地驻守等候她下一步命令。”
“同盟国会谈的事呢?”
“火影大人的意思是必须在草之国大名府进行!哪怕推移时间也必须在那里举行,否则很容易让原本就松散的同盟瓦解!”
奈良鹿久摇了摇头,轻声叹了一口气道:“这次火影大人出行除了火影护卫队以外,也为我们带来了一批支援部队,想来也是为长期驻守做准备的,没想到却要先进行反攻了。”
“晓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人物…”
旗木卡卡西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如果不把晓组织的成员各个分散击破的话,他们聚集在一起的力量未免也太可怕了!
不过,旗木卡卡西的担心大可不必。
因为根据晓和岩隐村的协议,他们只需要将木叶忍者赶出草之国即可,让岩忍们趁机占领了整个草之国。
这次的任务完成的十分迅速。
从晓的成员们进入草之国开始,直到他们离开,甚至还没有超过一天的时间,就彻底扫除了木叶忍者。
既然草之国都被岩隐村占领,纲手今天肯定是没办法在草之国大名府举办同盟会谈了。
岩隐村的大野木估计是觉得雇佣晓组织是真的比自己打仗省钱,爽快地付过尾款之后,诚恳地邀请晓组织退出了草之国。
毕竟这些S级叛忍一天之内攻陷了草之国,一夜之间击溃了数百名木叶忍者军,大野木也有点儿不太放心。
角都认真地数完了钱之后,有些感叹道:“这么快就结束任务了吗?这笔钱挣得可真轻松。”
如果是他和飞段两个人的话,还真未必能够击退木叶忍者。
然而整个晓组织的成员们汇聚,甚至上原奈落和长门两个戴着斗笠,都没怎么动手。
轻松之余,角都甚至还隐隐有些遗憾:“如果能再来几单这样的大笔委托就好了。”
“放心,以后有的是机会。”
上原奈落从忍具包里掏出自己的雨忍护额,戴在了自己的头上:“我去参加木叶五代目火影举办的同盟会谈,说不定她还会邀请我观看木叶反攻草之国呢!”
“……”
晓组织的众多成员费解地看着上原奈落。
这人的心态到底有多好,昨天指挥他们把木叶忍者赶出草之国,今天又眼睁睁地看着木叶忍者攻进来。
一边是晓组织的黑暗成员。
一边是雨隐村的使者。
上原奈落这家伙的脑回路到底得长成什么样,才能一身饰演两个角色?
好好做个人不行吗?
非要把自己的人生搞得乱七八糟的?
晓的成员们高山仰止地目视着上原奈落离去,每个人心思各异,尤其是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鼬,两人的表情十分复杂。
中午时分。
火之国的边境小镇。
纲手率领了大批援军抵达了这里。
在纲手和自来也两个战争老前辈的指挥下,由木叶暗部率先偷袭出手,普通忍者部队紧随其后,重新攻入了草之国境内,占领了草之国大名府。
虽说这座大名府周围还有几处岩忍们驻扎的要塞,但是大名府至少已经重新回到了木叶的控制之下。
盟国忍村高层大都已经收到了消息,原本木叶被赶出草之国之后,所有人都以为木叶要颜面扫地的时候,两位木叶三忍出手打了一个漂亮的反击战,又重新夺回了草之国的地盘。
下午时分。
木叶盟国尽皆赶到了会谈约定的地点。
雾隐村,照美冥。
砂隐村,千代。
泷隐村,涉木。
雨隐村,上原奈落。
人生永远都是充满了意外和惊喜,负责迎接上原奈落的忍者恰好是他的老朋友旗木卡卡西。
在卡卡西的引领下,上原奈落心有余悸地进入了草之国大名府的城门:“真是可怕啊!没想到木叶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一天的时间从岩隐村手中攻陷了一个小国!”
“唔…”
旗木卡卡西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木叶有这么强大的军事力量的确值得骄傲,但是之所以会丢掉草之国,纯粹是因为他的失职,草之国才被晓组织攻陷。
不过旗木卡卡西刚好也有话要问:“喂,上原,上次你带去木叶参加中忍考试的辉夜君麻吕和白呢?”
昨晚战斗的时候,旗木卡卡西就觉得那两个家伙眼熟,特意放在了心上,今天就想趁机从上原口中探查点儿情报。
“叛逃了。”
上原奈落的脸色顿时垮了下来,冷声道:“卡卡西先生,你的朋友还真是厉害啊!趁着我去木叶签署条约的时间,引诱我的两个同伴叛逃加入了晓!”
“嗯?”
旗木卡卡西捻着自己的手指。
旗木卡卡西又出手按了按自己的额头,出声问道:“怎么,你也知道晓的消息吗?”
“呵呵,你来问我?”
上原奈落的表情很不好看,眼神中甚至还有些讥讽,显然他是真的在生气:“创建晓组织,收拢S级叛忍的人,不正是你的朋友宇智波带土吗?”
“嗯?”
乍然听到了带土的消息让旗木卡卡西有些愣神,毕竟他已经有段时日没有得到过带土的情报了。
“晓组织是带土创建的吗?”
“没错。”
上原奈落瞥了他一眼,沉声道:“当年他就曾经提出过利用晓组织为雨隐村收集钱财,半藏大人认可了他的提议,并且派很多人去帮助他,结果他却背叛了半藏大人,把所有的人都握在了自己的手中,离开了雨隐村。”
一个女人站在了上原奈落的面前,冷声道:“难怪我当初看到你这家伙带着三个雾隐村的忍刀七人众,不是你这家伙引诱人家叛逃的吗?这也怪你们咎由自取,太过相信别人!”
这个声音听起来十分强硬。
这么强硬的态度,肯定是纲手那个女人了。
还不等上原奈落回应的时候,又一个女人的声音落入了耳中:“嗯?我们村子里的那三个叛忍是你引诱叛逃的吗?”
“嗯?”
上原奈落慢慢抬起头,入眼处正是纲手胸口的大片白皙,接着就是一张愠怒的脸,显然她很不高兴。
站在纲手身边的,是另外一个棕发女人。
这个女人上原奈落也曾经见过。
正是雾隐村的照美冥。
照美冥的脸上原本还有些质问的意思,然而当她看清上原奈落的长相之后,脸上勃然变色:“是你这个小鬼!再不斩,鬼鲛,满月的叛逃都是你引诱的?”
虽然上原奈落已经长大,但是依旧能够看出轮廓!
这不是当初她以为在水之国捡垃圾吃的小家伙吗?
原来这个小家伙不是捡垃圾吃的,当初是去引诱他们村子里忍刀七人众叛逃的?
枉费她还给了上原奈落一包饼干!
照美冥自己还信誓旦旦地说,如果上原在水之国过不下去的时候,可以去雾隐村里找她!
而且她还把名字告诉他了。
卧槽,想想就觉得羞耻感爆棚,还有一丝怒意上涌!
照美冥的眼神瞬间变得一片杀气,她抬起头打量着身高不相上下的上原奈落,伸出手指捏住了他的下巴:“小鬼,对雾隐村做了那么过份的事,你还敢出现在我面前吗?”
“那都是宇智波带土害的。”
上原奈落皱了皱眉头,俯视着照美冥的锁骨,又匆忙移开眼睛,轻声解释道:“宇智波带土控制了贵国的四代水影阁下,又用四代水影逼反了三位忍刀七人众,这些事我可是一清二楚的。”
反正这也是事实。
何况宇智波带土已经死了,现在连尸体带棺材都在他的手里,想怎么说还不是都行?
照美冥恶狠狠地瞪了上原奈落一眼,有些愤恨他把雾隐村丢人事直接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下一秒,照美冥忽然转过头看向了纲手:“火影阁下,我有一些事想要单独和这位聊一聊,可以吗?”
“请便。”
纲手随意地点了点头,转身带着旗木卡卡西离去,过了一会儿她又转过头,着重看了一眼上原奈落:“这位是雨隐村的使者,照美冥阁下不要闹出人命就好。”
“放心。”
棕发美女轻笑地捂着自己的唇口:“我们雾隐村只是和他有一笔旧账要算算。”
看到纲手离开之后,照美冥一把扯过上原奈落的身体,把他整个人按在街边的墙上!
棕发美女慢慢贴向上原奈落,唇边贴着他的耳朵,口中呼出了一口热流:“小鬼,难道你还以为自己是受害者吗?当初还在水之国骗我…”
“你给我的那袋饼干被人抢走了。”
上原奈落的表情显得有些无辜,那袋饼干的确被白抢走了。
照美冥冷声质问:“谁抢走的?”
上原奈落摊了摊手道:“一个在垃圾场找吃的流浪儿。”
“等等…”
照美冥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冷声开口:“混蛋,你以为我是来跟你算那袋饼干的账吗?”
“至少也要再等等吧…”
上原奈落也慢慢靠近照美冥的耳边,状似亲昵地在她耳边道:“别轻易动作,我们算是自己人,我和鬼灯满月先生是朋友,你一定不希望他暴露之后,没人想办法去掩护接应他吧?”
“……”
照美冥顿时沉默。
不得不说,鬼灯满月潜伏得十分成功。
对于照美冥来说,鬼灯满月是潜伏在晓组织之中探查血雾之乱的必要间谍,甚至也是未来重建忍刀七人众的希望。
他的安全,的确很重要。
而且既然鬼灯满月都告知了上原奈落的身份,并且和他成为了朋友,显然他也认为上原奈落是可信任的人。
但是还需要试探一下。
毕竟整个雾隐村内知道鬼灯满月身份的只有照美冥一个人,她不太感觉鬼灯满月会泄露自己的情报。
“呵…”
照美冥的红唇渐渐贴近上原奈落的耳朵。
正当上原觉得照美冥的呼吸声越来越近的时候,这女人忽然轻轻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上原的耳垂,她的声音化作热风进入了上原奈落的耳内:“小鬼,什么意思,难道鬼灯满月那个叛徒想回村吗?”
上原奈落皱起了自己的眉头,一把按住了照美冥的后脑,宛如一个傻白甜一样,小声问道:“喂,你不是他的前辈吗?他不是还把弟弟委托给你照顾了吗?”
“……”
照美冥有点儿傻了。
好吧,对接成功,上原算是一个自己人。
但是谁能告诉她,鬼灯满月到底是什么情况?作为一个间谍,为什么他会把自己的所有事告诉一个雨隐忍者啊!

分類: 其他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