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mjws人氣都市小說 臨高啓明 txt-第二百七十一節 新鮮出爐的南洋公司(一)分享-jmp8a

臨高啓明
小說推薦臨高啓明
“这TMD不是一份文件,是……”周围拿着手里“《关于成立南洋公司的批复》的文件,翻了一遍又一遍,“是……是……”他一时间想不出该用什么词汇来。
“是一座金矿!”
“金矿算个屁!这是千秋万代的富贵功业!”周围放下这份不知道被他读了多少遍,逐字逐句到几乎都能背诵的文件,兴奋地不能自己。他向后一仰,重重的摔倒在南海咖啡馆包间的沙发上,四仰八叉仰面朝天的看着天花板,真不负自己苦心策划,暗中经营的这几个月!一路游说、许愿、拉人头……周围觉得自己和卖保险搞传销也差不到哪里去了。
包厢里众人发出一阵狂笑声,他们都是南下派的骨干分子。人数不多。其中既有D日之后就不断鼓吹:“帝国的未来在南洋”的“老南”,也有因为为了停滞不前感到苦恼被游说,认为“只有南下才能解决目前的所有问题”的“新南”。
包厢里的紫檀木桌子上,堆满了大大小小的酒瓶和餐盘,满地狼藉。可见这次聚会的热闹程度。
无论“老南”“新南”,此刻包厢里洋溢着一股快活的气氛,这次内部运作成功使众人大有“天下在我”之感。这元老院的富贵算个N,这东南亚,乃至南北阿美利加才是真正的泼天富贵。
先掌握公司,再掌握元老院,最后掌握整个人类帝国……
正在这时候,包厢的门铃响了起来。女服务员进来通报:“有电话找周围首长。”
“噢,谁打来的?”周围从沙发上爬了起来,看着门口的女服务员。
“是组织处打来得,说请您立刻去接电话。”
“屁!”
“让他等着吧!”
“有什么大事比我们现在庆祝要紧!”
“告诉他,周首长没空!”
“对,叫他自己来找周首长!”
……
周围摆摆手,说:“我立刻就来。”
说罢他干净拉了拉衣摆,快步走了出去。
南海俱乐部这一层的电话是单独有电话室的,他走进去之后关上了门,这才接起了电话。
“我是周围。”
“你好,我是组织处的明朗。”明朗的声音在电话中和平日里他们接触的时候一般无二,是一种“友好”,但是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调子,“您明天上午十点到十一点之间有空吗?我们要和您单独谈话。”
“有空,有空。”周围赶紧说道。他心里一阵狂喜,有门了!
“那好,我们就说定了:明天上午十点。祝您工作顺利!”
“为元老院和人民服务!”
这句套话周围说了不知道多少回了,这回他可算是发自内心。他终于要“为元老院和人民服务”了!
明朗为什么打来电话他心里再清楚不过。就在元老院大会通过相关决议,正式的文件还没有出台的时候,他已经着手撰写了新成立的南洋公司的方案了。
这个方案他早就写过。当然,过去他是以“殖民处处长”的身份写得,现在既然改为公司化运营,自然要按照商业运行的模式来撰写。这个对他来说是小菜一碟,当年在银行他看过无数份这类报告书和计划。完全知道该怎么把这方案写得漂亮又言之有物。
撰写这份东西的目的就是为了应征新出炉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或者取缔役……之类的,不管叫什么,总之就是掌门人的位置。
内部网站一出现职务招聘的消息,他在第一时间就把自己的报名表和这份沉甸甸的方案投送了过去。
虽说眼下南下派里喜气洋洋,一团和谐。但是利益面前人人均等。万一有人是塑料兄弟情,那可就不妙了,而且以目前的情况看,有人要耍二桃三士的手腕也未必不可能――他花了好几年才搞定的事情可不打算给他人做嫁衣。
自己把方案做实做好,就留出了充分的反击余地,就算有人想捣鬼也得掂量掂量。
现在看来,自己的未雨绸缪是起到了效果。明朗果然来约谈他了。按照正常的组织流程,约谈之后,对他的任命很快就会下达了……一想到这里,他就抑制不住自己的欣喜之情,
从区区的企划院办事员、空架子的殖民处处长升任国策公司的掌门人,这个跨越对他个人,对他未来的整个家族都是历史性的!
他不动声色的回到包厢里。
“明郎和你说啥了。”
“他叫我交一份殖民处工作的详细报告……”
“这也不归他管啊!”
“是组织考察吧!”周围若无其事的说道,“应该很快就会调我去南洋公司任职了。”
从心底里说,他并不想把这个消息告诉大家,毕竟在正式任命出来之后还会有很多未知的因素。知道的人多了,扩散出去,天知道会有什么事情发生。
但是闭口不谈也是不成的。组织处是干啥的大伙都明白。等任命的公示一出来,这些新南老南肯定会觉得自己“不够意思”。
“哈哈,搞不好是要你去当董事长!”
“有这个可能。”周围轻轻点头,“不过董事长有点高了,内阁那些人肯放手?”
“屁!他们不肯放咱们就逼着他放!除了你,还有谁更适合?”
“没错,这胜利果实不能落到别人手里!”
“除了你周围,我们谁也不认!”
一时间整个包厢里乱哄哄的,一干人都沉浸在这对未来的美好憧憬中了,唯独周围在经历了暂时的兴奋之后重新又归于思考。
自己就任南洋公司的领导这事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这固然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但是仔细分析前途,难度还真不小。
自己是靠了民意起家的,如果不能很快交出一份令元老院满意的答案,特别是不能满足工业口上那些长期的匮乏的物资,自己很快就会变成孤家寡人。
元老院这次的批复是秉承“不给资源给政策”的传统套路。从一定程度上说“给政策”比“给资源”要好,既然要人家自己去刨食,就不可能限制的太多。老话怎么说?“谁TMD给得钱多,我就给给谁干”。
从文件来看,这个南洋公司得到的授权非常之大:遍数下来,除了铸币、建军和外交这三项最核心的权力之外,几乎获得了所有方面“便宜行事”的权力。力度不可谓不大。不过要和目前东南亚横行的那几家“东印度公司”相比,这些权力差得还很远。最关键的是,东南亚公司没有获得“贸易垄断”这个至关重要的权力。
没有获得东南亚的“贸易垄断权”,也就意味着他们要和目前的外贸系统分饭吃,而且他们也无权驱逐那些航向三亚、临高、广州、高雄的英国、荷兰人、日本人等等外国人的商船。他们都是在元老院的“自由贸易”的旗帜下航行过来的。
“在17世纪搞自由贸易,这TMD就是白痴行为!白白让欧洲人赚去了多少钱!”周围不止一次的暗暗腹诽该政策。
不过诋毁贸易自由自然是不成的,毕竟这算是元老院的共识。而且外国商船的定期到来从很大程度上也节约了运力,降低了物价。特别是这些年来荷兰东印度公司大量输送到临高的稻米可以说极大的缓解了元老院的粮食压力。
可惜荷兰人的科技和元老院差距太多,元老院可以说服荷兰人在东印度群岛种植橡胶和油棕,却没有办法告诉他们如何去开采那些功业口急需的各种有色金属矿产,就算愿意手把手的去教,荷兰人也未必有这个动力去做这种投入大,收益小的生意。毕竟把当地生产的稻谷卖给元老院来更为容易。
这种啃骨头的事情自然只有我们来做了,周围暗暗吐槽。
至于军队,他倒没有太放在心上,所有的驻外站都没有军队,但是他们多少都能自己拉些武装。而且一旦殖民地建立,便可以名正言顺的以组建“民兵”的名义建立武装,同时申请国民军驻扎。这些国民军到了东南亚还是一样在公司的指挥之下。
铸币权他本身也不在乎,本来这就不是企业能问津的东西。而且殖民地和东南亚本地的贸易网络一旦成了气候,也可以帮助储备行扩散银元和银元票的使用面积,程栋这些人只会更感激自己。
至于外交,元老院现在有屁个外交。也就在巴达维亚派了个领事而已。当然这也不算什么。他感兴趣的是搞殖民地建设和采矿,不是签什么友好通商条款。
自己的第一步落在哪里呢?作为新鲜出炉的南洋公司总经理,周围的心里开始盘算开了。从他内心身处来说,经略越南一直是他的主要目标,而且元老院在越南是有基础的,除了鸿基煤矿之外,这些年通过贸易和武装渗透,插手南北朝之间的混战,在越南已经获取了不少的利益。

分類: 歷史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