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eniq人氣連載小說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愛下-第二百二十九章 就知道給人添麻煩展示-ui8al

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雄霸天下
赵爽怀着沉重的心情走进了屋子里。
屋中陈设雅致,不近奢靡却处处透露着心思,还摆着几盆不错的盆景。
重要的是,屋中的那张床榻,很是显目。
赵爽坐了上去,又大又软又舒服。
不知为何,有一种将要卖身的感觉。
赵爽一边哀叹着,一边开始脱起了衣服。
时间过得相当的漫长,一刻之后,门缓缓开启。
焱妃双手负后,似乎藏着什么东西,脸上带着几分笑意。
“这么快就脱衣服了,看来你是知道了我要你做什么?”
焱妃一步一步走来,脸上的笑意越加浓厚,仿佛在酝酿着什么?
“我们是什么关系,当然彼此之间有着默契,有些事情嘛,不用多说。”
临的近了,少女身上淡淡的香味传来,赵爽忽然觉得喉咙有些干。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掩饰了。”
“来吧!”
赵爽伸出了手,准备迎接着什么。只是,等了片刻,却没有预想之中的佳人入怀。
笑意将歇,焱妃的双手从后转到了前面,手中拿着的是一套新的衣物。
这怎么个意思?
赵爽看着这猝不及防的惊喜,耳边传来了少女的声音。
“怎么样,我替你选的。”
“我已经准备了很久,平日里可是观察了很久,这套衣物的尺寸绝对合适……..”
这套做工精细的衣物并不贵重,用料很是平常,但显然用了心思,赵爽听着焱妃显得絮絮叨叨的话语,显然没有心思去关注细节,因为他现在脑海中满是细节。
“你真的用了心思了。”
焱妃听闻赵爽这么一声夸赞,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
赵爽伸出了手,正准备进行下一步动作的时候,焱妃却忽然抬起了头,带着疑问。
“你怎么还不穿衣服?”
穿衣服?
赵爽一脸懵逼,这几个意思,焱妃这么野的么?
“今晚上新郑有夜市,你再不准备就晚了。”
“夜市?”
“对啊,新郑城中今晚的夜市,据说很热闹,很多人都会去的。”
说着,焱妃大眼圆圆地看着赵爽。
“你刚才说的不是这件事情么?”
这就尴尬了!
“夜市…哈哈哈….当然是这件事情….哈哈哈…怎么可能有别的。”
赵爽大笑了几声,惹得焱妃的表情怪怪的。
“你怎么奇奇怪怪的?”
赵爽心中满是哀怨,没进这间屋子的时候,他的心情很沉重,现在,他的心情更沉重。
我衣服都脱了,结果你只想要走程序?
……
呜呜呜~~~
少女恐惧的眼神散发着一股悲哀之意,只是浑身都被绑缚着,无力挣脱。
她的周围,有着几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在少女身上盯着。
一名风尘味很浓的中年女子走了过来,手中还拿着一根烟杆,看了少女一眼,便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几名男子身上。
“这夜市还没开始,你们毒蝎门就已经开张了啊!这货色不错,只是你们毒蝎门怎么干起了这个买卖?”
听女子问着,毒蝎门的门人有些恐惧之色。
“上面催的紧,保护费又加了五成。光靠刺杀,怎么来得及筹钱。幸好这趟夜市来了,如果运气好的话,赚个几百金没有问题。”
“五成?”
听到这个加成,老鸨也是很吃惊,夜幕这么缺钱的么,这不是明抢了么?
“行吧,将这货暗中送到馆子里,别闹出太大的动静。等夜市完了,我一起给钱。”
毒蝎门的门人应着头,正准备动手的时候,却听得老鸨吩咐着。
“你们招子放亮一些,可别得罪了不该惹的人。惹出麻烦来,可不好收场。”
“放心,这新郑城中有头有脸的人我们都认识。我们也不会去墨家会馆的那条街,没有问题。”
“那就好!”老鸨显然不放心,继续吩咐了一声,“还有你们运送的时候,可别给我暗中动手脚,我可不要破烂货。”
几个人互相看了看,都是一副点头哈腰的样子,誓言不会云云。
只是老鸨很清楚这几个是什么德性,不放心,三令五申的吩咐着,才缓缓离去。
“妈的,老子怎么做,要她来吩咐?她当自己是谁?”
“别说了,上面盯着紧,这事可不能差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可惜了,这么漂亮的货色,老子还没有享用,倒是先便宜了娼馆中的那些打手。”
说着,毒蝎门的人将少女用袋子一套,根本不理会对方的感受,像是对待货物一样,随意地装在了货车的箱子中。
…….
“你怎么了?”
赵爽看着焱妃,却见本是兴致高昂的她忽然表情有些凝滞。
“阴阳家那边忽然在找我?”
显然,挽着赵爽手臂正在约会被打扰了兴致的焱妃不是不高兴。
“那你就先去吧!”
这才逛了没有多久,焱妃与赵爽之间的关系又更进了一步。当然,在赵爽看来,本来能够一步到底的。
此刻的焱妃幻化了身形,外貌看起来和平常不是很相似,为的便是不让别人认出来。
街上人流往来,新郑是有着十数万人口的大城,到处可见年轻的男女,在街道之上。李开麾下的兵马正在维持秩序。
“那我就先走一步。”
焱妃有着一股少男少女即将分别的时候那种不舍的腻歪感,但她毕竟不是寻常的女子,身影没入了人群之中,很快便消失在了赵爽的眼中。
…….
“怎么回事?”
焱妃来到了阴阳家的联络地点,声音带着几分嗔怒。
“东君大人恕罪,有些事情本来不该打扰大人。奈何我阴阳家的一名女弟子忽然失踪,属下遍寻不着,不得已,才惊扰大人。”
“我阴阳家的弟子都待在阴阳家的据点之中,不得严令,不能擅自出去,怎会无缘无故失踪?”
“大人恕罪,这女子年幼,我探查才知,她平常采购物资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新郑的男子,少年懵懂,未能堪破情关。”
阴阳家这些年损失了不少人,也招新了不少人。很多,都很稚嫩。
“她趁着今夜新郑夜市,偷出据点与那男子相会。属下得知立刻想要将之找回,却发现她已经失踪了。所幸的是,她并未透露自己阴阳家弟子的身份。”
焱妃挥了挥手,话语带着几分威严。
“情关未破,如何看透生死?”
“这些人,就知道给人添麻烦。”

分類: 其他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