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rlz精品玄幻小說 大明之雄霸海外 愛下-第2056節 竇名望的不開心讀書-ftdcp

大明之雄霸海外
小說推薦大明之雄霸海外
“打死他们,打死他们!”东南军久经考验的军官们沉着淡定的指挥,他们不急不燥,稳步推进,显示出高超的指挥技艺,都不用老总上阵了!
也是,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东南军军官团早就成熟,能独当一面的军官比比皆是,有着上乘的指挥作战能力,能够最大程度地发挥出火力的作用。
主要是包头佬太弱了,老总们都看热闹了,不用当救火队员。
除了军官一流素质,士兵的水平也相当不错,他们善于利用自己手上的装备去打击敌人。
铁人军凭借着刀炮不入的防护力,使用盾牌与长矛力拒包头佬。
当包头佬蜂拥而来,炸弹正是对付他们的良好武器,炸弹在人群中爆炸开来,把他们成片成排地给炸翻在地上。
使用火枪轰击包头佬,而在东南军队伍的后面,则是背着箭袋的弓弩手。
他们把箭枝射将过去,这些人原本就是武勇之士,加以训练,成为了精选的善射之士,箭枝少有落空。
他们缓缓推进,弥漫的杀气和如山一样沉重静默的压力向对面冲来的包头佬压将过去,面对如此大的压力,再加上头顶的炮火,自诩为无神军的包头佬们,光有死伤却不能驱赶走异教徒,开始觉得此番战事,只怕是败多胜少,圣-城难保了!。
他们陷于一片水深火热之中,炸弹在他们当中落下,一团团白色的硝烟蔓延开来,整个战场一时间充斥着火药硫磺那呛人的气味,整排的包头佬如木桩般倒下,身上遍布弹孔—缺乏防护,吃上了钢珠与铁钉。
有的时候,东南军火枪手和弓箭兵专门射杀包头佬的军官,当没有军官发号施令时,专业素质严重逊色的包头佬士兵不知所措,若不是包头佬精神意志坚强,只怕各人早就转身而逃了。
军官们利用了立体攻势,以极高的效率清除阻路的包头佬!
打得相当顺手,老总们居然闲暇了,极为少见。
第五军的窦名望与马宝两人混在一起,抽烟!
前方的兄弟们打得好,老总们懒得出手!
他们站在内城墙下,而上方那段的内城墙已经落入了东南军手里,因此两人安全。
窦名望美美地抽着他的雪茄烟,仰天用力一喷,喷出了比抽其它香烟更粗更壮达二倍的烟雾来!
看出他的心情欣悦,马宝用力一拍他肩膀道:“如果包头佬知道刨他家祖坟的家伙在这里,你说包头佬会怎么着?”
窦名望是东南军中的“发丘中郎将”,在奥斯曼旧地布尔萨做了好大事,刨了奥斯曼开国苏丹的坟!
“他们会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窦名望飞快地答出来道。
马宝楞了半天,醒悟过来,不禁哈哈大笑,佩服地道:“窦老贼,你可以去考秀才了!”
窦名望的回答来自于历史《唐睢不辱使命》,乃战国时期安陵君使唐睢使于秦,即派唐睢出使秦国,与秦王谈论,秦王以天子之怒来恐吓唐睢,而唐睢则反问秦王可知布衣之怒,于是秦王用的正是窦名望所言“免冠徒跣,以头抢地耳”来形容布衣之怒,说老百姓发怒不过就是摘掉帽子,光着脚,把头往地上撞罢了!
意思很轻蔑,同样地,窦名望也看不起包头佬,说包头佬是布衣之怒,能奈我何!
窦名望能够说出来,马宝能够醒悟过来,水平委实可以。
他们以前都是山贼军出身,哪进过学,可见,他们加入了颜常武的军队后,深入学习国学,水平有了极大的提高!
但窦名望还是心直口快了,因为他所讲的内容是秦王的口吻,你窦老贼想当王?有不臣之心?要知道两中华是华人异姓不可为王,否则天下共击之!
好在是颜常武不兴文字狱,否则窦老贼危哉,马宝也要吃上挂络?
“听说你向戴维先生上书要求卸了发丘中郎将的头衔,那个白皮不肯?!”马宝问窦老贼道。
戴维先生是西征奥斯曼的总指挥、东南军总参谋长、行营大臣,地位尊崇。
人前,马宝得向他行礼,恭敬有加。
人后的话,作得大将,马宝就敢说他是个白皮,确实是个白皮嘛,有本事的话,干嘛要到我们大中华来讨活呢!
军队有山头是很正常的,有东南国一派,派中又有最初打江山的老派与立国后的新派,比方说戴维先生就是老派。来自大明的则有前明与新明派,前明派里又分有官军派、山贼派、鞑靼蒙古派等等,而山贼派则又有李闯一派和八大王一派以及其他的山贼老大派,很复杂,盘筋错节,要不是颜常武是开国皇帝,其他统治者真难驾驭。
就拿第五军来说,军长左梦庚是官军派,党守素、窦名望、马宝则是山贼派,之间精诚团结,全是颜常武HOLD得住!
马宝的话,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惹得窦名望恼怒生气起来,用家乡土话诅咒着那个死白皮!
待破城后,别人开心,窦名望开工,又得进行考古工作,跑不了!
他已经打探过“发丘中郎将”这种古职复活,正是那个死白皮的“功劳”!
白皮出自欧洲,利用他现在的地位,给予包头佬致命一击。
有人也劝过颜常武不必这么做,认为确实太过惊世骇俗了,但戴维先生这白皮进谗言道:“陛下若要兴王霸之业,为天下仰望,征服世界,非得行如此非常之事不可!”
见到马宝一副幸灾乐祸开心的样子,窦名望与马宝虚与委蛇,心中打定主意,向行营上书,表奏马宝为“摸金校尉”,担任他的副手,参与奥斯曼王陵考古工作!
我好不了,你也别想快活,咱兄弟俩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谁也好不了!

分類: 歷史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