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y05k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我不可能是劍神 裴不了-第十八章 觀主,好人一生平安!相伴-p6ilm

我不可能是劍神
小說推薦我不可能是劍神
李楚懵了。
他是因为有点没看懂对方在干什么,才没有贸然上前。
未曾想一个不慎,就让万里飞沙抢了个人头。
不得不说,这厮的速度实在有些快……
万里飞沙也没想过,自己生平杀的第一个人,居然会是偃月教的护法。杀鬼连邪这种人,不仅没有负罪感,反而满心的成就感。
看见鬼连邪蓦然破功倒地的一瞬间,他心中闪过的念头。第一个是,小道士强到逆天!第二个就是,我得抓紧机会!
他读过许多历史,明白要做一个成功的二五仔,势必要纳投名状!
是以,他才好似一条脱了缰的野狗一般,冲上前来主动做掉了鬼连邪。
然后才仰起脸,朝李楚露出了一个舔狗的笑容。
想必我这弃暗投明的一刀,小道士会很满意……卧槽!
万里飞沙一抬头,就看见李楚目光幽幽地看着他,眼神冰冷中还带着几分的……委屈?
“小李道长……我……一时激愤,手刃此獠。我……我做的对吗?”
原本杀完鬼连邪,他已经感觉有正道的光落在了自己身上。可是看见李楚的表情,他又有些没自信了……
老铁们……我做的不对吗……
李楚的嘴唇动了动,一句“人头狗”差点脱口而出。
不过想想,他或许也是出于好心,话到嘴边,化作重重的一声叹息。
说起来,这么久了自己从来没有杀过人,不知道杀人有没有经验值。
希望没有吧……
转身下楼,就见赵良辰和神目已经将那几条杂鱼解决了,同样干脆利落。
见李楚下来,神目和尚道:“我解决了三个。”
赵良辰不无骄傲地道:“我也解决了三个。”
事实上,他的战力和神目还是有极大差距的。但神目修武,注定了就算他再厉害,也只能一拳一个小朋友。
而赵良辰一道剑气配符法,瞬间群体击杀。
李楚听到这个,更觉伤心,幽幽地说了一句:“我一个也没有……”
他身后的又万里飞沙莫名打了个寒噤。
几人出了阁楼,在偃月教此间分舵主的热情指引下,将这处分舵里的孩子一个不落地救了出来。
一大群被吵醒的孩子,都不大听话,有的叽叽喳喳不停,有的困得哭天抹泪,搞得几人一时头大如斗。
还好有赵良辰在,他一板起脸,这些小娃娃顿时就不敢再不乖了……
好像他比抓他们过来的坏人还凶恶似的……
只是万里飞沙已经记不得这些孩子是从哪里抓来的了,神目和尚想了想,道:“不如把孩子们都带到我们霜扉寺来吧,由我们来报备朝廷,并在寺中贴出告示,让丢失了孩子的百姓前来领人。”
也确实是他最有资格说这个话,在杭州府,霜扉寺的权威还是比飞来宗之流大上不少。
至于德云观……
不提也罢。
赵良辰瞥了一眼万里飞沙,“他该如何处置?”
再度被三条大汉灼热的目光逼视,万里飞沙浑身一凛,赶紧站直身体、夹紧双腿、连续提肛……
“把他交给我吧,我把他带回观里看管。”李楚道。
这点他是考虑过的,排除抢人头这个罪大恶极的行为之外,他的确罪不至死。
可他毕竟在魔门助纣为虐过,就地放掉是绝对不行的,必须加以惩戒。
他的神通也确实非同一般,只有自己能追上,把他交给别人,一不留神就给他逃掉了。
想来想去,不如自己把他带回观里,交给师傅看管。
毕竟师傅无所不能。
……
李楚回到德云观的时候,意外地迎面撞上了清竹先生。
她姣好的面孔,如今可谓容光焕发。脸上带着在正气书院几十年都没露出的甜美笑容,整个人都好像滋润了许多。
“清竹先生?”李楚叫了一声。
“小李道长啊。”华清竹也招呼一声,“我来看望下你师傅,这就回去了。”
李楚狐疑地看着她婀娜的背影。
身后,万里飞沙也笑着挠挠头,“这看望倒挺有意思,大早上的离开,那她什么时候来的嘿?”
说着说着,就见李楚冷冰冰地看着自己。
他顿时住嘴。
“慎言。”李楚警告了一声,抬腿迈进观门。
道观后院。
余七安仍旧坐在那棵簌簌叶落的老槐树下,好像万年不变,肆意地挥洒着那股仿佛与生俱来的高人风范。
云鬓招摇,衣袂飘飘,黑眼圈醒目……
“师傅。”李楚叫了一声。
“哦?”余七安打了个哈欠,看向李楚,“回来了?还带了朋友回来?”
“他不是我朋友。”李楚坐下,道:“是我昨晚抓回来的一位魔门弟子。”
“魔门弟子?”余七安疑惑了下,“那带回来干嘛?就地解决啊。”
“我不是了!我昨晚已经单方面退教了。”万里飞沙惊得原地跳起,赶紧解释道:“我可从来没杀过人啊!而且我已经弃暗投明了,还亲手杀了我们护法!”
余七安看了他一眼,“你琢磨一下你说的这个话。”
“老道长!”万里飞沙噗通一声跪下,“求求你了!我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出身魔门我不能选择,求求你给我个投身正道的机会吧。你们不是常说……慈悲为怀吗?”
余七安看向李楚,“这丫脑子不大好使啊?”
李楚点点头:“确实,不过他身上的确没有沾染什么怨气,说明做过的坏事不多,罪不至死。但他又极擅长逃跑,送押朝廷我担心他逃掉。所以才带回来,交由师傅看管。”
“这段时间我常常不在,观中人手不足。我想,不如让他在观里打些杂役,不许离开,权当监禁赎罪,同时施以教化。”
“只是……要劳烦师傅了。”
余七安的右眼皮连抖了两抖……
“什么意思?把这个魔门中人监禁在咱们观里,还要我每天看管他?”
李楚颔首:“相信以师傅的教化之能,很快就能让他洗心革面。”
万里飞沙跪在地上,一顿二哈似地点头:“我洗!我洗!保证洗得干干净净!”
“嘶。”余七安暗吸一口凉气,想了想,道:“徒儿你可能有所不知,这魔门中人,每一个都危险至极啊,随时都有入魔的可能……”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万里飞沙忙道:“我从小就怕死的很,我也知道练魔功进境快,但是极有可能入魔。所以我早就不练了,我现在练的是偷偷买来的正道功法!但是因为我跑的快,从来不跟人打架,才没有人发现过……”
余七安皱眉深思。
好像很难找到拒绝的理由啊……
李楚在一旁告诫万里飞沙道:“若师傅准许你留在观中,你一定要听从我师傅的话。不然……不怕说与你知……”
“我师傅的修为,通天彻地!”
“我一定听话。”万里飞沙连声道。
即使李楚不说,他也懂的。小道士的修为已经高到离谱了,他的师傅该有多厉害?
他想都不敢想!
“唉。”余七安听这话,一拂袖,“罢了,那我便费心教化你一段时间。修为高不高的,也休要再提。你这小小一个魔门弟子,也不值得我再破例出手。”
“是的是的。”万里飞沙应承。
“说起来……”余七安一仰头,摆出沧桑的姿势,“魔门中人我也不是没打过交道。当年有一个小阴……哦,叫阴九幽的好像?修为比你不知高到哪里去,我和他谈笑风生……”
万里飞沙人都傻了。
阴九幽……
那可是魔门阴帝的大名啊!
即使是在他死后百年的如今,江湖上也没有几个人敢直呼其名。
小阴?
谈笑风生?
那这老道士的年纪和道行……都得有多恐怖?
李楚见师傅接受了万里飞沙,便道:“那师傅先教导他,弟子还要去霜扉寺一趟。”
“这就走啦?”
李楚起身的一瞬间,余七安和万里飞沙同时不舍地看向他……
“嗯,有些事情要办……”
李楚朝师傅施礼,然后离开。
留下余七安和万里飞沙面面相觑。
良久……
老道士打破僵局。
“只要你选择一心向善呢,就不用怕。”余七安道:“我看你面相,也是个文人雅士,过来,我给你看点好东西吧。”
说着,他起身走向屋内。
万里飞沙连忙跟上去。
片刻之后……
他捧着一堆画册,千恩万谢地倒退着离开。
余七安微笑着走出来:“在这里呢,只要你好好表现,好处少不了你的。”
“放心吧,我一定矢志不渝,一生向道!”
万里飞沙动情地握住余七安的双手,用力摇晃了两下。
“观主,好人一生平安!”

分類: 仙俠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