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q6v精彩言情小說 蜀山之玄門正宗-509不一樣的徐完-nsqgb

蜀山之玄門正宗
小說推薦蜀山之玄門正宗
徐完到底是名不虚传,不亏冥圣的称号,进入地穴中,随便扫了一眼地穴中还在不断发出厉吼,双手十指放出十道黑漆漆腥臭气剑纵横挥舞的厉鬼凶魂,就把注意力转向了已经站到了优昙大师身边的素因,以及素因身后阴影里的那个黑影身上了。
黑影不仅徐完熟悉,就连优昙大师也熟悉了,这黑影不是别人,正是适才为徐完和优昙大师奉上一壶玉液的那个女鬼。只是优昙大师此时也是很惊讶,因为女鬼主动给优昙大师传音说道:“自己与许多正道修士都有不浅的交情,其中就有现在公认的继长眉真人之后峨眉派辈分最高的白谷逸。”
优昙大师可是与白谷逸夫妻均是好友,(最熟悉的还是当年的凌雪鸿),知道这女鬼是不敢在这个方面胡说乱道的,毕竟修为到了白谷逸这等地步,虽说动念即知做不到,但是只要有人说了名字,心血来潮还是可以的,况且此前似乎也听凌雪鸿说过,曾与白谷逸一起,救下过一个女鬼,并且对二人感激异常,时常来往之下,也算是好友了,只是当时并没有说起女鬼的名字罢了。
如今女鬼自陈来历,立时让优昙神尼想起了当年凌雪鸿说过的旧事,随即问道:“不知道友可认识凌雪鸿?”
女鬼兴奋地说道:“前辈莫非说的是白谷逸前辈的道侣,凌恩姐吗?只是玄殊曾经听说凌恩姐因为被左道妖人围攻,已经坐化在开元寺了。”说着,声音也低沉了下来,优昙神尼随即听出了其中的懊恼和担心。
“这就对了,”优昙神尼心中肯定此女鬼就是当年凌雪鸿说的那个女鬼,只是没有想到此女今日竟然因为遇到自己师徒,下定决心倒反徐完,甚至要与自己师徒合力,将徐完重伤或者灭杀,更没有想到此女一身道行法力竟然不比自己差多少,至少是远在素因之上,可谓是一大助力——这要是真的与徐完开战的话。
不过如今令优昙大师尴尬的也是因此,今天优昙神尼随着徐完一起侠盗地穴阴泉,可并不是胁迫徐完而来,而是应徐完之请,解决其他问题的,而且,此前还偏偏让徐完证明了自己所修清正,甚至自己已经认可了徐完的说辞,如此一来,又怎么可能直接翻脸呢?
优昙大师没说话,素因自然也不会开口,倒是让给优昙大师传音的玄殊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是玄殊没有注意到的地方,优昙大师因为有了对徐完的先入之见,对于玄殊此刻的异状却有了新的发现。
不管是徐完还是玄殊,也不管二人修炼的是那种功法,毕竟都是鬼身,既然是鬼身,那么必然要受到至阳至刚气息的克制,就比如再厉害的厉鬼,如果不附上人身,就绝对不敢在白天活动,比鞥企鹅即使在白天活动,也会躲开正午阳光最为强烈的时候,那么佛光就同样是鬼体、鬼气和鬼法的克星,与道门真人用雷法来克制鬼怪一样。
但是玄殊可是就躲在素因身后的人影了,一样是在优昙神尼的护身佛光涉及的范围之内,可是这么长时间了,玄殊并没有感到什么异常,甚至没有引起优昙大师护身佛光的波动,这就很说明问题了——唯有同为道门正宗功法所修出来的真气,其中不带一丝邪气,才不会引起佛光的自然反应!人家徐完不仅用自家真气聚敛而来的太阴玉液证明了自己的真实情况纯属谣传,同样因为玄殊的反应,证明了徐完所修的功法没有毛病!
徐完虽然精力没有放在那头厉鬼身上,可是一点也没有放松注意,看着玄殊隐在优昙和素因身后半晌也没有出来解释什么,也不由得叹了一口气,随手一指,一指玄阴鬼箭一闪,就把逼近徐完的那头厉鬼一箭射了个粉碎,然后五指一张,口中念到:“摄!”
无形的阴风起处,星星点点的晶莹斑点从空中汇聚到了徐完掌心,随即变成一个晶莹的小球,被徐完捏在了指尖。看了两眼新出炉的“玻璃球”,徐完对优昙大师笑道:“贫道请神尼帮忙,就是类似于此,”一边说着,一边把“玻璃球”抛给了优昙神尼,“贫道的功法能给这等阴魂补益,却不擅长净化,做起来耗费时间不说,每次不过能净化几只,可神尼也知道,这世道如此,山野间阴魂不可胜数,今日幸得神尼降临,还请神尼襄助盛举,让众多阴魂能够顺利轮回。”说罢,对着优昙神尼就是一揖到地。
优昙神尼之前因为徐完冥圣的恶名,自然不会吧徐完当做前辈对待,可是自打认识了徐完的功法,也就不会再有敌意,自然恢复了对前辈应有的尊敬,此时见到徐完用了道门最庄重的稽首礼,哪里敢大剌剌的接受,急忙将身体一闪,让到了一旁,并且弯腰合什,说道:“前辈既有如此心愿,贫尼自是责无旁贷,必尽心尽力。”
徐完大笑:“既如此,还请神尼携令高徒一同诵经为阴魂出去旧日业力,贫道为其补益元灵,免得三魂七魄残缺,再送他们归入地府轮回。”说罢,徐完沉默了几息,随即似乎一咬牙,沉声说道:“玄殊,为吾等三人护法!勿使惊扰了神尼诵经。”说罢,随手掏出两只玉瓶,一抬手,两只玉瓶向着玄殊平平飞起,“这两只玉瓶里有辟谷丹百粒,每日一粒不仅可免烟火,还能领身体得到补益,是当年点化贫道的那位仙师所授,优昙神尼可与令高足每日用上一粒,以免精神有损耗,万一如此,可就是徐完的不是了。”
优昙大师见徐完安排的妥帖,自然不无应允,只是徐完这么一说,这时间长短可就不好说了,当着徐完的面,优昙神尼也不好出手占算一番,心道:终于上了徐完的大当,说不得未来数日甚至数十日时间,就要给徐完做苦力一番了。
徐完见到优昙大师并不反对,反而用心大量自己递过去的那枚“玻璃珠”,急忙解释道:“想来神尼也做过超度亡魂的法事,当可发现这凶魂厉魄与寻常阴魂的不同,说来也是,正是这一点不同才让寻常的阴魂变得不寻常起来,结果只能滞留人间,而入不得阴司,故而只要抹除了这一丝不同之处,就能算大功告成了。而这一丝不同,就是阴魂沾染的怨气、孽力等等,若是贫道用太**华来洗练,非得每月月圆十分,费时费力,还不能立时建功,反倒是佛门法术神通,更加合适。”
“既如此,前辈为何不请一些大庙中的高僧前来?”优昙大师有些疑惑。
“非是贫道不愿,只是这阴魂要想保持灵魂完全,到底还是在这等有阴泉的所在最为合适,那凡间的高僧虽然有些佛法高深,可是却没有修习过佛门功法,也适应不了这地穴阴泉的寒冷,徒费时间精力罢了。”徐完正容说道。
“那前辈怎么不去请……”说到这里,优昙神尼自己也停下了下边的说辞,自嘲的一笑:“就连贫尼都一直把前辈当做巨妖大邪对待,一见面都曾立刻出手不给前辈解释的时间,其他的佛门道友要么行踪不定,要么脾气更是暴躁,前辈只会敬而远之,更不要提上门求助了。”
徐完笑着补充:“更麻烦的是,贫道少有离山的时候,对于世间哪里有高僧驻锡更是无从知晓啊。”
优昙大师有些不解:“前辈可是名传极广,为何说极少出山呢?难道就没有几位好友吗?”
不得不说,这就是宅男的悲哀,不出门能有几个朋友?何况不少的来访者都是旁门左道,更兼目的不纯,徐完是连打招呼都不愿意,何况当成是朋友,唯有一个吴宫,还算是矬子里面拔将军,算是散修里边比较正的人物,就这都能得了一颗徐完早年炼制的泥犁珠,要是徐完择友不注意的话,这等法宝得送出去多少!
像泥犁珠还有腐地阴雷之类,其实只能算是独门法宝或者阴雷,就好像九烈老怪炼制的九烈阴雷雷珠一样,即使是正道修士,也愿意手里拿上几颗,不为别的,就为了日后渡劫能够抵消雷劫的威力,腐地阴雷也有同样的作用,只是知道的人更少。
所以就如同泥犁珠一样的法宝,徐完先后炼制的就不止一个,给吴宫的,是最早炼制的一枚,也是徐完炼制的泥犁珠里最歹毒的一个,在那以后炼制的泥犁珠,歹毒的成分是越来越少,属于冻结性质的威力却越来越强大,到了最后,徐完只能给最近炼制的泥犁珠改了名字——越往后越接近太阴星亘古永恒的那种清冷了,还是叫做玄阴珠比较合适。
就如同此时徐完要拿出来让优昙神尼师徒帮助超度阴魂所用的万魂幡,就是徐完炼制最多的一种法宝。只是这种法宝在过去,是徐完打算用来布置阴魂大阵的,而这种阴魂大阵更是当年徐完反出地府时从中顺手牵羊所得,大约是地府训练阴兵所用,所以万魂幡越多,大阵威力越大。而徐完当年出自自保考虑,这种法宝或者阴雷的威力越大就是越好,越是能令人望而生畏也就越好,所以才有了这些法宝、雷珠的出现。
依旧是因为林晓,让徐完逐渐从被迫害妄想症中走了出来——功德真是一种万能的灵药啊。
此时,就在地穴阴泉的正中央,徐完放出了第一杆万魂幡,随即双手掐诀,对着万魂幡一指,随即万魂幡撒花姑娘开始冒出了一丝丝一缕缕的黑气,隐约能听到有无数声音在低吟浅唱,在嘶声厉吼,在大呼小叫,无数纷乱混杂的声音,立刻让空旷的地穴中回荡起了令人心烦欲狂的声音。
优昙神尼还好,参与过多次与魔门魔头斗法,对于这种情况早有防备,并没有收到无数阴魂发出的声音的影响,但是素因就不行了。嘈杂的声音刚一入耳,素因就是身体一晃,几乎趴倒在地,幸亏此时素因已经与优昙神尼做到了地上,要不然只是黑气乍现,就会有些出丑了。
优昙神尼并没有责备徐完,说来这也算是徐完给素因的一个考验,优昙神尼尽管没有在意,可也迅速端坐在地面上,开始念诵起了本门《大威天龙真经》和《观世音菩萨摩诃波若菠萝蜜多心经》,声音虽然不大,可是优昙大师诵经声刚一出口,就立刻压下了地**所有的声音。而刚出现在地穴中的无数黑气中的身影也为之一静,原本乱串的人影也停住了动作。
徐完并没有立刻坐下准备给众多阴魂补益元灵,而是身体一晃,来到了玄殊身边,虽然不可能当着优昙神尼做些什么针对玄殊的动作,可也是也让玄殊如同受惊的兔子,乍隐乍现之下,已然退到了地穴的另一面。在优昙神尼不解的目光中,徐完无奈说道:“贫道有话要对你说,跑个作甚?”随即伸手一招,玄殊立刻失去了抵抗的力量,如同牵线木偶一样,被徐完再次拽到了身边——嗯,依旧在优昙神尼和素因身后不过三五步距离上。
“这一次玄殊你做事着实过分,贫道有哪里对不起你了?也罢,既然你心向正道,贫道也会成人之美,从今日起,你就不再是我徐完的弟子,再无师徒名分。不过,若是有朝一日,你后悔今日选择,贫道也不怪你,依旧愿意传授你未曾学到的功法,只是不能算是回归山门,只能算是教外别传了。这一次之后,你就可以随神尼自去了。”
徐完说罢,再度一个闪身,就出现在山洞另一面,正好与优昙神尼相对,随即同样坐下,开始诵经。
徐完诵经与优昙神尼现在开始诵念的往生经不同,声音古朴悠远,带着一种苍凉的味道,就好像是远古时代人类部落在祭祀上苍。随着徐完的诵经声,地穴顶上出现了越来越强烈的一抹清光。在熟悉这种光芒的玄殊眼里,却清楚地知道,这是最适合阴魂生存的月光,而且还是满月时才会有的那种清冷而永恒的月光。

分類: 仙俠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