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jxn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皇兄萬歲笔趣-32.老祖祕會,雲洲之東(第一更-4058字)-u37bp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极其遥远且未知的区域。
黑暗里,九道身影立着。
“夫子祠有了异动,有人取了香火。”
“因果规律不可逆,该是谁的便是谁的,这香火既动,自然是归了夫子本人了。”
“夫子……呵,看来该就是夏极了吧?否则当初的黑皇帝不该配合他演戏。”
“不错,即便再多不可能,但若是结果已经显明了,那便是可能了。”
几道黑影忽然沉默了下来。
祂们在等一个人解释。
那就是苏妲己。
苏妲己还未说话,便有人说话了。
“此事便这样吧,多说无益。”
“那道祖可需要说什么?妙妙是你受了太上的遗产,既是夫子未逝,那么她自是又陪夏极到了火劫之末。”
“老道无话可说。”
“好了,此事无需再说,何况事已至此,此子因果极深,冥冥中自有定数。何况,这一纪元也与之前浑然不同了。
原本我们只是猜测,但如今已有很多异变了,既如此,多他一个又何妨?
诸位,难道担心自己的道胜不过他么?”
“不曾…”
“从未如此。”
“那便是了。
我辈从泥尘之中,逆天而行,杀上九天,又在诸多英才辈出,大能遍地的时代存活至今,若是有后浪来了,要与我等站到同一高度,便是让他来好了。
万年时光,弹指便逝,若他真是值得,喊一声道友又有何妨?。
若他真能屠灭我们,那我们便是化作这天地埃尘又有何妨?
诸位,从前打压也就罢了,但如今天地已经开始真正地运转,便是无需再刻意打压了,否则不仅没用,而且还污了自己的道心。
何况,我辈何惧与人?”
“你说的倒轻松,到时候又是大能遍地走,你挡得住那么多攻击么?”
“哈哈哈,诸位放心吧,我一人就可以挡住所有攻击,不论是什么攻击都伤不了我,伤不了我便伤不了各位。
不过,诸位还是按着自己的道来吧,只要不内讧什么都好说,你们可都是我亲爱的伙伴啊,哈哈哈。”
“我赞成,只有此等人物才能让我的道再进一步,过往觉着他可能一般,也不过是诸多闪亮星辰里的一颗。
如今观这布局,这心性,这魄力,倒是我想错了。
他不是那诸多里的一个,而是绝无仅有的一个。
既是如此,无论妖祖与道祖怎么想,我倒是一定要保护他了。
毕竟一个纪元里,这样的人物真的很稀罕很稀罕。
我要他成长。
要他强大。
要他臻至他的极限。
然后…
不是他成就我,就是我成就他,如此被成就之人就可登临更高之处,去看一看这超越了大道的世界,该是多美。
所以,夫子祠堂谁都不许推,何况推祠堂这种事也着实是落了下乘,香火已塑信仰,若是妄动了不知要损多少道心。”
说话之人如已陶醉,痴迷,向往,但却犹然保持着无比的冷静。
“说这么多也没什么用,我们如今都脱不开身…”
“由他去吧。”
声音渐悄。
片刻后。
一道魁梧强壮的黑影已经回到了“研究室”。
他大大咧咧地套上了手术用的白手套,而两名白衣助手已经走了过来,递呈了两份数据册。
黑影接过册子,这里都是实现数据,他仔细地阅读着,而他的大脑早已能如“拥有了智能的超级计算机”般地快速,甚至随着时间的推移,还会进化到更高更未知的程度,就如他曾经达到过的一样。
他看完两本册子,礼貌地道了一声谢,又说了句“辛苦了”。
“把数据册归档,然后把上次制作出来的十里坡小野猪、野猪勇士、野猪将军、野猪王、野猪之神的模板,想办法投到隔壁大陆去,那边的穿越者会多一点。记得做好数据记录与反馈。”
“是!”
“好的!”
两名白衣助手都是新招的,而非原本的白影,此时两人都有些受宠若惊的味道,接回数据册,两人便是小心地把这册子归档了。
助手打开档案室的门。
门后是一个世界。
这个世界里,堆放着蔓延万千里、高如山峦的册子,简直是匪夷所思,骇人听闻。
这里除了数据,除了实验结果,还蕴藏了不知多少的分析,不知多少的假想,不知多少的智慧。
两名白衣助手曾听那位首席助手说过…
这位和蔼可亲的“主人”曾为了探讨一个东西,虐待式地禁闭了自己,有过上万年不闭眼,甚至分出了十多个自己,一同思索,一同讨论,一同研究,日夜忙碌的事迹…
事实上,这位“主人”似乎从认识他以来,就没有停止过变强的脚步,以至于现在根本没有人知道他多强。
他聪明,疯狂,然后冷静,超然,可能去过宇宙的每一个地方,采集过无数的样本,研究过无数的生命,而这就是他的道。
但,让两名白衣助手不明白的事,不是都说这大人只活了万年吗,那么之前白衣首席助手说的上万年不闭眼分析,又是什么意思?
上万年禁闭而不修炼,那么如何赶上外面世界的脚步的呢?
还是说…
其实,这位“主人”活过的年月,远远远远不止万年?
而另一边…
黑影给自己推开一扇门,门后一个腹部已经被解剖、却半点都没有死亡迹象的人犹然在高喊着。
“不可能,这不可能。
凭什么你们会这么强大?
这不科学。
这不合理。
这个世界错了。
你们也错了,你们不该这么强大。
你们也不可能这么强大。
我一定在做梦。
这不可能!!”
黑影在桌边捣鼓了一会儿,未几,便是飘出了咖啡香味,还有叮叮当当的搅拌棒触碰杯壁的声音。
那被解剖的人显然味觉还好用,他嗅了嗅鼻子,忽然愣住了。
咖啡?
这里居然有咖啡?
还有人会泡咖啡?
“你…你不会是…”
黑影微笑着凑到他耳边,轻声道:“穿越者万岁。”
躺在解剖台上的人愕然了下,顿时露出了欣喜地意味,“那你快放了我,我也是,我也是啊。”
黑影回忆了一下,然后坐在那被解剖者身边,如同一个和蔼可亲的邻家大叔,开始道:“哎呀,记得我穿越那年,这卫星才刚刚发射向了太空,一转眼,我来到这里已经过去五十年了…”
解剖台上的人问:“那你怎么会到这里的?”
黑影挤出愁眉苦脸道:“我被抓了,来这里卖命,我可是时时刻刻都想着逃出去。”
解剖台上的人顿时大脑活跃了起来,他思绪急转,然后准备动用忽悠大法,来欺骗这位看似友善的同僚,然后逃出去。
黑影耐心地观察着他的行为模式,思维方式,以及那个世界的信息,金手指的信息,过了会儿还给他泡了杯咖啡,问他喜欢加糖还是加盐,说这是在权限范围内的。
那穿越者意外地要求加盐。
黑影哈哈笑着说他也喜欢加盐。
两人距离又被无形拉近了,相谈甚欢。
从文化聊到历史,从历史聊到游戏,从游戏聊到文学,甚至还不时说几个荤段子来调节下气氛。
聊完这些,黑影的咖啡已经喝完不知多少杯了,
然后他熟练地进行了一次“金手指”与“系统”的测试,在发现这也不过是“指示型系统”的普通金手指后,
他便是直接从这男人身体里取出了金手指,然后开始提纯其中蕴藏的…道蕴。
这事儿挺有趣。
黑影乐此不彼。
他已经观察过许多金手指,其中竟然有那种“看过一门功法就能立刻掌控这门功法”的神奇金手指,于是他想到了那位被他视作“第十人”的存在。
那位夫子,会否也是这样金手指的拥有者呢?
在完成思索后,他笑着摇摇头,无论是不是都没有任何意义。
可这种特殊的金手指着实是让他产生了兴趣。
而这一类的金手指虽然很稀罕,但随着穿越者越来越多也开始变多了,他在努力地提纯,然后努力地刻绘到自己的灵魂里,让这些金手指变成自己的一部分。
想着想着,他放下了咖啡,脱掉白手套,然后取出了一本功法书静静看了起来。


距离此处极远极远,不知隔了多少大陆的山谷里。
夏极感受着此时这纯白的善业。
许多信息便是自明地浮了出来。
——首先。
业力,是一种神秘而奇怪的力量。
提升命格,降低命格,看似没什么。
但若是业力足够,便是可以在极短的时间把神龟命改为蜉蝣命,让寿元颇长的神龟寿元极短而死去。
若是对人使用,无论这人的法身有多么强大,你都可以通过业力将他的法身消弭,变为比本体还不如的法身,进而越削越弱,直到小孩子都可以抓着刀杀死。
这对于超凡者更是致命的,因为所有的超凡者都不是原本就有着悠长的寿命,他们的寿命都是人的寿命,是一百年的时间。
若是削去了法身,那么便是直接化作千年白骨,风一吹,就成了粉齑,这就是业杀人的方式。
不跟你比力量,
也不跟你比神通,
我绕开你最强的一面,
直接从生命的层次灭杀你。
但同时,这却也是对前面境界力量的补充,因为你可以提升自己的法身,提升命格,变强,同时也可以让自己的名字落于箓簿之上,而获得更进一步的力量。
——其次。
宇宙万物,都讲个对等。
你固然可以无视对方的力量去削了对方的法身,命格。
但是,这却也需要遵循一个“等价原则”。
若是你业力就一丁点儿,对方的生命层次过高,你拿业力去削对方的生命层次,这就是找死,也就会反噬,这也是之前弄萧仙子对夏极用业力却被反噬的原因。
太不对等了…
——除此之外。
善业与恶业虽然都可以提升自己的生命层次,但却也存了区别。
善业不可攻。
恶业不可守。
也就是说,善业不能去削弱别人的生命层次,但可以防守别人的削弱。
恶业能够削弱,却无法防守。
各有利弊,看作战方式而已。

夏极感知完,便是收了业力。
这如有实质的纯白业力便是向着夏极躯体钻去,消失于体内。
他看了看天空那向他而来的如有实质的香火,神色平静。
这么大声势,该感到的,该看到的应该都明白了吧?
既然如此…
我便等等你们。
于是,他盘膝坐在眠月谷里,诸神无念,静静等了一个月。
一个月,却没有动静。
“看来你们真的不在这里。”
夏极起身。
这一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完成了境界的巩固,然后次日早上的时候回到了万剑宗。
一到宗门,他就看到春山君在与一个身型颀长的少女说话,
那少女双眼灰蒙蒙地,如是磨砂的灰色水晶,既神秘又迷离。
少女转过头,看到夏极露出兴奋之色:“老师,你回来啦!”
“萌萌,你长大了。”
这身型颀长的少女自是戴萌。
而见到夏极出现,春山君微笑着打了个招呼,便是离去了。
这位万剑宗宗主一转身,嘴角便是勾起了诡异无比的笑容。
隐约之间,夏极听到远处在发生争吵,似乎在说什么“箓簿少了几页”。
但这种事都是门派里的事,魔尊显然不会管,何况魔尊自上次扛住了西方顶级战力后其实也是受了伤,
在夏极去往小山河遗迹后,魔尊协同诸多弟子完成了黑潮劫地的外围探索,然后又巩固了一下宗门地位,以及在确保东方宗门不存隐患后,便是闭关了,
一是养伤恢复,二是从那一战中有所感悟而在提升实力。
夏极去到小苏所在的宅院,小苏正在发呆,她的头疼越来越严重,但因而碎片化的记忆画面也越来越多。
两人聊了许久,夏极大概有了些猜测,应该是某个外来势力利用小苏的善良,设计坑了她,而这个外来势力竟不是老祖。
而小苏在谈话里提到一句“魏洲鳄山渔村,赵老三救了她”。
而魏洲,就是云洲东边的大陆。
夏极明白东行势在必行了。
而在离开之前,他除了留信一封外,还需要做一件事。

PS :今天晚点会有第二更。

分類: 玄幻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