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c4lm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笔趣-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展示-8wg95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契泌何力匆忙上前,行了个礼。
“见过陈詹事。”
契泌何力的汉话有些糟糕,口音很重。
好在……至少勉强还能沟通。
而陈正泰却已将身后的披风解了下来。
而后披在了契泌何力的身上,叹了口气道:“兄弟不必如此多礼,你远道而来,便是我陈正泰的客人,我知你在大漠中的遭遇,所谓失败乃成功之母,今日虽败,他日必能手刃仇敌。我素来仰慕契泌何力兄弟,今日能见,足慰平生,来,来,来,请。”
这等俗烂的套路,放在中原,早就不时兴了,基本是招降的标准流程,已经很难获得别人情感上的波动。
毕竟,任何一种套路玩得多了,也就没了意思。
可契泌何力不一样,他没见过这样的架势,见陈正泰将自己身上的披风披在自己身上,又说久仰之类的话,内心竟是翻江倒海。
心里便不禁在想,这位陈詹事,竟还通晓我的才能?我落难至此,他竟还对我这样的看重?
都说落地凤凰不如鸡,自大败之后,契泌何力真是尝到了人间都冷暖,既受人白眼,心里也变得敏感起来。
却在走投无路的时候,居然遭受如此礼遇,尤其是这披风披在自己身上,竟好似能抵御十级狂风一般,令他高大的身躯,有了避风港一般的感觉。
此刻,这磐石一般的汉子,竟是垂泪了,方才还只是学着汉人的模样作揖,此刻再也无法克制自己,我与陈詹事素不相识,他这样待我,万万想不到,中原之中,竟有这样的豪杰。
于是拜倒在地,嚎啕大哭着道:“败亡之人,就像丧家之狗一样,哪里当得起陈詹事的厚爱,如今寄人篱下,不敢指望能够报仇雪耻,只求苟活。今日万幸陈詹事如此看重,契泌何力愿为陈詹事效命,哪怕是看家护院,亦无遗憾。”
陈正泰听他哭的伤心,反而有些懵逼了,他袖里,本来还预备了几千贯的欠条,这是早就准备好了的。
就等着待会儿直接施展银弹攻势,哪里晓得,看这契泌何力的模样,连钱都省了。
卧槽,难怪大唐有这么多的胡人军将,原来真的能省钱哪。
陈正泰笑了,搀扶他起来,动容地道:“不要这样,不要这样,使不得,使不得啊,自家兄弟,何以行跪拜之礼呢,在我们中原,只有祭拜天地父母时才如此。”
契泌何力便道:“今日之后,陈詹事便是我父母,从前的契泌何力已死,今日遭此大难,已再无颜自称是契泌子孙了。”
陈正泰请他进去入座,契泌何力一副公瑾的样子,人就是如此,大起大落之后,就变不自信和敏感起来,身上桀骜不驯的气质统统洗去,待陈正泰这样在落难时伸出援手的人,甚是恭谨。
陈正泰道:“此番你来此,我自是保你无忧,你既不想报仇,那也好,我可在这里,置华宅,再给你一笔钱财,让你在此安生立命,自此之后,保你一生无忧,如何?”
契泌何力听到此,脸上既是感激,又有些遗憾,也不知该不该答应。
陈正泰随即又道:“不过,若是你不愿一辈子享乐,也不是没有办法,我大唐将在朔方筑城,正需一个忠勇之人,暂往朔方去卫戍,草原上的事,我不甚懂,若是你肯前往,我便请旨,让天子赐你一个武职,前往朔方戍守,只是那里苦寒,尤其是初期,只怕需吃一些苦头。”
契泌何力眼前一亮,连忙道:“我所愿也。”
不过……他还是有些狐疑,这可是重任哪,就这样交给自己,难道不怕我契泌何力反叛?
历来寄人篱下之人,都会被人防备,这是人之常情,契泌何力当初在铁勒部,有突厥人来投靠时,虽也收留,可防备之心却也有的。
所以他觉得陈正泰有些不可思议,这保护匠人和钱粮的职责,就这般交给自己?
陈正泰则是一拍大腿,很是高兴地道:“如此甚好,就这样,你稍稍做准备,你带来了一些护卫,在长安城中,再招募一些勇士,便可启程,朔方城就暂时交给你了。”
陈正泰还是很信任契泌何力的,一方面是现在深入大漠,若是没有一个能在草原上生活过的人,很难立足,尤其是在前期。那突厥人可信度并不高,尤其是突利那家伙竟还趁机伸手向自己要粮之后,这不是乘人之危是什么?陈正泰甚至有点想要效仿李世民,直接将这兄弟砍了。
另一方面,历史上的契泌何力确实是个忠诚的人,自从投靠大唐之后,对李世民可谓是感恩戴德,脚踏实地的跟着唐军四处提刀砍人,立功无数,他感念李世民的恩德,在李世民驾崩时,他当即病倒,并且连续上书,请求让新登基的皇帝李治允许自己给唐太宗殉葬。
这样的人,只要他肯顺从你,便是到死,也不会有任何反叛的心思。
契泌何力听了陈正泰的吩咐,一时又有无数的感慨。
这才第一次相见,人家白吃白喝的养着自己,又对自己如此的看重,一点也不嫌弃自己乃是败军之将,竟还委以这样的重任,这真是比自己亲爹还要亲了。
他毫不犹豫地起身,再没有什么疑虑了:“愿为陈詹事猎犬,死而无怨。”
陈正泰心满意足。
现如今陈家的班底算是搭了起来,文有马周和娄师德人等,武呢,又有苏定方,薛仁贵和这契泌何力。
马周固然不必说,真正的宰相之才,娄师德则是文武双全,至于苏定方,乃是帅才。而薛仁贵胜在武功,契泌何力就不同了,这家伙天生就是一个坦克,若是用来做前锋,和薛仁贵搭配,实在是再好没有的选择。
单单这么一个班子,将来陈氏在大漠,即便不能呼风唤雨,可足以自保了。
当然,单凭这些人还不够的,因而,才需有二皮沟大学堂,只有源源不断的将人才输出,才是未来陈氏一族的保障。
陈氏在历史上的衰弱,本质上还是因为人才不足的缘故,说穿了,有了好平台,却没有足够的眼光和才能,大多数资质都是平庸。否则,别说你投靠谁谁死,可历史上多少人,不是最后才投了李世民,最后被李世民所器重,于是光芒万丈。
就如那魏征,难道会比陈家人更好?可人家是什么样子,历史上的陈氏又是什么样子?
因而,陈正泰对于自己的族人,则将他们安置在各行各业之中,慢慢的磨砺,既然资质平庸,那就拼命的磨,到时总会涌现出一批人出来。
此番大学堂的考试,陈正泰可谓是势在必得。
过了一个月之后,县试终于结束,此番天下各州,考出来的童生有五万余人,这是一个可观的数目。
不过再接下来,便是要进行州试了。
大学堂因为得了特旨,所以可以不经县试,所有的生员,直接获得童生的资格。
紧接着,陈正泰便开始鼓励那些原籍不在长安的生员,回自己的原籍进行考试。
余下的一百多人,依旧还在学堂里用功读书。
到了十二月二十三。
本来年关将至。
可是天下的童生们,统统抵达了各州府。
紧张的州试终于开始了。
这等考试,尤其的重要,因为涉及到的,是获取秀才功名的问题。
一旦成为秀才,按照天子的诏令,这些人便算是大唐真正的精英了。
功名二字,是每个人都绕不开的。
而各州显然也知道朝中的动向了,自然不敢怠慢,设置了考场,严厉监督,试题统一,事先朝廷就派了使者,将试题送到,只是……这试题,却需在开考那一日,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拆开,如若不然,便视为舞弊,惩罚格外的严厉,直接夷三族。
所有的试卷,也将糊名,而后送至天下各道,各道有李世民专门指定的钦差前往阅卷。
总而言之,当下而言,舞弊的可能性不大。
大学堂里,也热闹起来。
开考这一日,已在这里读了三个多月书的诸生们,济济一堂。
三个月的时间,说多不多,说少不少,可能考取大学堂的人,本身就有一定功底的,再加上此前的学习,三个月有针对性的进行训练,虽然谁也不知道这法子的好坏,绝大多数人还是不甚看好。
可……此时,大家却早已预备好了考篮和笔墨,在助教的带领之下出发前往长安的考场。
这一天,长孙冲晕乎乎的,一出学堂,就好似重见天日一般,考试……他不太懂啊。
不过这都没关系,反正助教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不在乎,他虽然很迟才进都大学堂,可是优势也是有的,那便是他比邓健这些人,关于《论语》,《中庸》这些的功底更深厚一些。
毕竟,虽然后来长歪了,可在家里,或多或少的,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这三个月,他几乎每日都是读书,虽然他不知道每日背诵这些有什么用,隔三差五都做题,不断的写文章,又有什么意义。
可是在学堂里,似乎人们并不追求意义,因为每一个人都在废寝忘食,甚至在梦里,长孙冲都记得自己在做什么题。
长安的考试,是在国子监进行的。
此时,国子监已经腾了出来,数不清的考生开始入场,长安毕竟是关中首善之地,天子脚下,读书人最多,对于考官们而言,压力也是最大。
为了表示对这场考试的重视,礼部尚书豆卢宽被陛下差遣来此,主持此次长安的州试。
豆卢宽心里其实是不情愿的,自己是礼部尚书啊,规格也太高了,可正因为规格之高,他也清楚,陛下的意思很明白,就是要表示对州试的重视。
因而,他也不敢懈怠,毕竟考生太多,稍有任何的闪失,依照陛下对此的看重,只怕也要教自己人头落地。
国子监这里,改造了许多的考棚,考生们入场之后,各自进入了棚子。
长孙冲便在其中。
他觉得自己已经有些木讷了,再不似从前那般,虽然放了出来,犹如雀儿出了笼子,可在赶往考场的过程中,看到沿街的热闹,却好似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一个人习惯了某一种生活方式后,再想更改,只怕有些难。
此时有人敲锣,紧接着,试题放了出来。
最重要的文章题开始放出,长孙冲便觑见那放出来的牌子上写着:“老吾老”三字。
一看这个,记忆便瞬间涌入心头。
其实这玩意,隐藏在书中,而且有点偏,一般人只记得书中的紧要所在,还真未必能记得四个字出自哪里。
可长孙冲不一样,他每日背诵这些书,早就烂熟于心了。
他一下子就想到,这三个字,是出自《孟子,梁惠王》,原句是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天下可运于掌。
只怕这个时候,只看这老吾老三个字,许多人就开始发懵了。
毕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题,很多人自诩自己读的书多,可读的多没用啊,你若是疏忽了这三个字,那么仅凭这三个字,你就根本没有办法猜测出题目的意思。
而孟子他老人家的仁孝之心,也就没办法参透。
题目,你都看不懂,你还写个什么文章?
单凭如此,就可以直接刷下七八成对四书理解不够深的人了。
长孙冲却一下子打起了精神,此时不禁精神奕奕,两眼发光,这题我懂啊,作文章……我也会啊……我写文章都快写吐了。
长孙冲的作业,就是各种文章,而这些文章交上去,还需要点评,好在哪里,坏在哪里,需要注意的是什么,每天挨一顿骂,就算是傻子都开窍了。
于是他闭上眼,沉思片刻,而后,悠然地提起笔,开始起草稿。
先写文章的骨,而后呢,再堆砌词藻,这玩意,也是教师们教的,专门应对这种命题文章。

分類: 歷史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