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nzhf优美都市小說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起點-第一千八百五十七章 大搜捕,電報中繼站開建!閲讀-no4rd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小說推薦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启禀刺史大人,启禀魏王殿下,属下带人一路跟随康衢到了城西的济宁坊,并没有发现他有任何异样,也没有见他在路上跟任何人接触,属下让人在他家宅附近藏着暗中察看,一有消息立即上报!”
太原城,刺史府后堂。
冯捕头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向里面的王燎原以及李泰抱拳道。
此时屋内也就只剩下王燎原和李泰了,至于独孤飞鹰,则是带着早上刺客散落的那些兵器,协同并州大营的府兵一起在城内搜寻刺客去了,而王裕自然也要回王家去做一番安排,毕竟在找人这方面,尤其是在太原城内找人,王家的能力和实力并不会弱于官府。
李泰之所以还没有走,主要就是在等跟踪康衢的人送回来的消息。
王燎原眉头一皱,问道:“你是说这康衢在济宁坊有宅子?”
“是的!”
冯捕头回道。
王燎原继续问道:“可有查出他是何时开始来太原城做生意的?”
冯捕头抱拳道:“属下通过察访得知,康衢是三年前来的太原城,他在城中开了一间宝器坊,专门售卖宝石、珍珠,这些年来生意倒是不错,而且为人也算是老实本分。去年他刚在本地娶了一房妻室,女方是一个太原城外的乡绅之女,名叫徐秀荷,二人成婚之后倒也恩爱,不曾发生过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
王燎原凝眉不语,李泰则是出声问道:“你可有问过这康衢的四邻,今日可有什么陌生人找过他或者给他送过信~?”
冯捕头点头道:“回殿下,属下问过康家门前的一个卖炊饼的大娘,她说今天康府里面,除了康衢之外,就只有一个送菜的老农挑着一担菜进去过,没有其他人有进出过康府!”
“送菜的老农~?”
李泰心中一动,连忙问道:“这个老农是什么来路?你可有查过?”
冯捕头此行的“工作”显然做的很充分,闻言抱拳回道:“属下问过了,这个老农原来是城外南河村的庄户,他有个儿子是住在城内,今年才搬进城住在了他儿子那里,基本上每过几日就会到康衢家里送菜,并没有什么异常!”
闻言,李泰不由凝眉不语。
王燎原见状,冲冯捕头摆了摆手道:“这件事情你办得很好,先下去吧!本官和殿下还有要事相商!”
“喏~!”
冯捕头抱了抱拳,躬身告退。
李泰这时抬起头,看向王燎原道:“王刺史,本王仍然觉得这个康衢大有问题,你让人继续盯着康衢,一发现异常,立即向本王禀告!”
虽然从表面上来看,康衢很正常,但李泰的直觉告诉他,这个康衢,背地里肯定有所隐瞒!
王燎原为官一方这么多年,该有的机警还是有的,他自己也觉得康衢这个人貌似有些问题,闻言,他点头道:“好!下官会安排下去的!”
李泰点了点头,起身道:“既如此,这边就交给王刺史了,本王还有其他公务要忙,就先行告辞了!”
虽然独孤信遇刺了,虽然城内潜伏的刺客还没有抓住,但书院搭建电报中继站的任务却仍然要继续,甚至还要加快,因为李泰不知道前路上还会遇到多少阻力,眼下他能快一些便快一些,要不然最终很有可能不能在两个月内完成任务!
王燎原心中一动,拱手道:“城中隐患未除,殿下近日最好还是不要在外走动,如果殿下执意还要前往龙山,一定要带禁军和并州大营府兵一路护送!”
显然,王燎原也看出了李泰接下来并不会因为刺客而“消停”,故而才会出言提醒。
李泰点了点头,道:“嗯!本王知道了!会一切小心的!”
说罢,李泰负起双手,抬脚朝着门外走去。
……………………………………………
今日的太原城注定不会太平。
事实上,最近两天,太原城一直都不太平。昨日王家明面和暗面的势力齐出,在城内疯狂寻找着朱邪晟和康昌安二人,昨日的太原城可谓是热火朝天;今日并州大营的一万兵马,散布于太原城的每个角落,正在挨家挨户地搜寻着什么。
这些军士进入百姓家中之后,什么都没问,直接将屋子给寻了个遍!那些屠户、猎户的家宅,则是重点搜查对象,他们家中藏匿的刀、箭等武器,全部被并州大营的军士给搜了出来。
然后就见其中一个军士从怀中掏出一张图纸,图纸上画着各色兵器,兵器上还篆刻着一种特定的花纹。那军士一边看着地上那从百姓宅中搜出来的兵器,一边又瞅瞅手上的图纸,像是在进行比对。
比对完成之后若无异样,众军士则会一言不发地撤走;若是搜出来的兵器和图纸上的兵器纹路相似,宅院的主人则会被抓起来,直接送往刺史府!
太原城一共有五十六个民坊,城中人口四十多万人,一万府兵挨家挨户搜查,这般“工程量”不可谓不大。
这是在唐初,唐军的军纪还是非常严明的,并州大营作为大唐北方兵力最为雄厚的兵营,其军纪自然也是森严无比,府兵们虽然在挨家挨户地搜查,但搜查过程中还是非常规矩的,一般是先让宅子主人将宅中女眷集中到一处,他们才会进屋搜查的,所以府兵们的搜查虽然给百姓们的生活造成了一些不便,但总体上,太原城内的百姓们大都还是比较支持府兵们的“工作”的。
当然,凡事总有特例,并非所有的人都愿意配合府兵们的搜查,城中的一些豪门大户,往往都不怎么愿意那些府兵们进去搜查,毕竟他们都家大业大的,万一府兵们进去搜查时弄坏了什么东西,那损失可就大了!
再则,豪门多秘事,万一府兵们在搜查的过程中发现了宅邸主人某些见不得人的事儿,那岂不是亏大了?
所以有许多高门大户的主人听说府兵前来搜查,便忍不住想要指使家丁护院进行阻挠,但今日的全城搜查令是并州刺史王燎原和并州大营参军方功腾这两个并州目前最高级别的军、政长官联合下达的,府兵们将会无条件地执行这条搜查令!
那些想要阻挠他们搜查的豪门家丁护院,全部被他们打翻在地,宅中主人若是仍然不识抬举,则是直接被抓了起来,和那些家中私藏可疑兵器的人,一同被送往刺史府。
于是,一时之间,太原城内可谓是鸡飞狗跳。
与此同时,龙山这边,好似丝毫没有受到太原城这边的影响。
按照李泰早上划定的任务分工,第五、第六组成员,纷纷拿着测量工具,开始对龙山童子寺里里外外的建筑进行勘测。
他们所拿的这些测量工具,皆是出自于炎黄书院。今年年初,书院的第二、第三项“杀手锏工程”正式立项,第二项“杀手锏工程”旨在改进电报机,增加电报的传送距离,第三项“杀手锏工程”则主要是制定计量标准、制造标准的测量工具!
经过将近半年来的努力,书院这边不仅成立了自己的计量标准委员会,为一些新的物理量制定了单位标准,还联合奇趣阁工坊生产出了一批精密的测量用的仪器仪表。这些仪器仪表将会给以后所有的同类仪表提供标准参考,以便进行校对!
龙山上这些学生们所持的测量仪器有直尺,有大三角尺,甚至还有卷尺,这些测量长度的仪器,其单位并非目前大唐民间所常用的“寸”、“尺”、“丈”,而是书院计量标准委员会根据李泽轩的意思重新提出的新单位——“毫米”、“厘米”、“分米”和“米”!
虽然这些测量长度的尺具上的一厘米未必就能严格等于现代的那些尺具上的一厘米,但这都不重要,在古代,想要进行精密化生产,就必须对古代的计量单位进行细分,像这个时候最小的长度单位是是一寸(约等于3.333厘米),这个显然无法满足精密生产的需求,所以李泽轩不仅提出了毫米,甚至还提出了微米等更小的单位,书院那边目前也在制造游标卡尺等更加精密的量具!
“墨先生,我们这边已经将这童子寺里里外外测量完毕,我们认为这边的高度完全满足电报中继站的建设要求,我们甚至可以直接将电报中继站建在童子寺的二楼禅房,这样一来,我们不需要为电报中继站额外搭建高台,能够剩下许多时间~!”
临近晌午,第五、第六组的八名学生找到墨垂,其中一名学生将手中的图纸递给了墨垂,并一脸认真地汇报道。
墨垂伸手接过图纸,仔细看了起来。
这是学生们方才勘测时,根据一定比例,将童子寺的结构给画了下来,各个关键地方都标注了尺寸,懂得李泽轩发明的新式工程制图方法的人,基本上一眼都能看懂!
“嗯!很好!你们的判断没有错,以龙山外加童子寺一层的高度来说,在二楼禅房建立电报中继站完全可行!不过这发电机改放置何处?庞胜你们可有想过?”
大致扫了一遍图纸后,墨垂点了点头,一脸赞许,接着他又发问道。
电报机需要用电,电报中继站自然也需要用电,而且肯定不能用蓄电池,毕竟蓄电池能够提供的“续航”有限,那就只能寄希望于小型发电站。
水力发电站的建设耗时耗力,所以他们这次从书院带来的是一座小型的火力发电站,这也是大唐历史上出现的第一座火力发电站!
“回墨先生,关于发电站,肯定不能放置在屋内,不然容易走水。我们认为应该放置在童子寺北面的后院之中,那边地方宽敞,而且方便军队看守,比放置在童子寺外面更加安全!”
那个名叫庞胜的学生回答道。
“嗯!你考虑的很全面!”
墨垂闻言,点了点头,赞赏道:“既如此,立刻通知第二、第三、第四组的成员,让他们开始准备将火力发电站给建起来!到时候记得测量和调整电压,不然电压太大,容易烧坏我们的机器!”
“是!”
庞胜等人点头应是,然后转身离去。
“墨垂先生,这边的情况如何了?”
恰在此时,李泰也来到了龙山之上,并走到墨垂的身边,开口问道。
从刺史府一出来,他甚至都没有回驿馆,便直接带着十几个禁军护卫奔龙山而来了。
如今太原城中到处都是并州大营的府兵,李泰并不担心刺客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刺杀他,真要如此的话,他倒是还得松一口气,因为他身边的禁军人数虽少,但各个都是武艺高强之人,即便一时半会儿胜不了刺客,也能将其给暂时拖住,只要能拖住一时半刻,城内的府兵们肯定会赶过来将刺客缉拿!
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墨垂心中一惊,连忙转身,看待是李泰后,他微微松了一口气,道:“庞胜他们已经完成了勘测,我们都觉得可以直接将电报中继站建在童子寺二楼禅房,这会儿我正让贾嘉隐和李谚他们带人在童子寺后院搭建火力发电站!”
闻言,李泰神色间隐隐有些兴奋道:“好!能直接将电报中继站建在童子寺二楼禅房中最好,这样一来,我们能够节省很多工程量,也能省下很多时间!不过这火力发电站,当初也只是在工坊初步试验成功,如今我们想要将它彻底投入实用,中间恐怕还会出现一些问题!这两天我们先集中精力,让火力发电站平稳运行起来吧!”
“嗯!青雀你的担忧不无道理!就按你说的来!咱们这次把火力发电机给调通后,下次也能省事得多!”
墨垂闻言点了点头,随即他眉头一皱,面带忧色地问道:“对了,青雀,独孤将军现在的情况如何?”
早上他、李泰、独孤飞鹰等人前往龙山时,半道上李泰、独孤飞鹰被禁军“追”了回来,所以关于独孤信遇刺的消息,墨垂是知情的,只不过为了避免引起恐慌,他并未对其余的学生们说。
……………………………………

分類: 歷史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