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vz8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貞觀俗人 木子藍色-第705章 藩鎮推薦-1gdvu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怀良,这殿中也就咱们爷俩,有话就直说,放开了说。”
长安郊外,浐河岸边,长乐宫。
皇帝一身猎装,秦琅却是一件长衫。
“朕已经将这座长乐行宫正式赐予丽质了,以后这就是丽质的产业了。”
秦琅坐在那里,手捧着个茶杯,心想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再说了,你跟谁爷俩呢。
按约定,还有四年,长乐公主李丽质就要正式嫁入秦家,成为秦琅妻子。这一天越来越近,李世民已经在为李丽质筹备嫁妆。
因为嫁妆准备的有些过于丰盛,是他给几个皇妹准备的好几倍,这事还引的魏征数次开喷,称侄女比姑姑的嫁妆丰厚,是失礼的行为。李世民这次却懒得理会魏征,当初他给长乐三千户的汤沐采邑,结果魏征也说太多了。
最后硬逼的刚当皇帝没多久的李世民承认了错误,同意重定皇家公主们的等级和封邑,公主们未出嫁前只给虚封,封户数还有严格等级规定,只有正式出嫁之后,才正式给实封,但实封数量也不能乱赏赐。
这些李世民都忍了。
可现在自己为公主置办嫁妆,又没动用国库,也没随意突破当初定下的规矩给食邑这些,魏征还要东管西说,他就不想理会了。
魏征多说了几次,还惹恼了皇帝,干脆把这座长乐行宫赐给了李丽质,做为她的私人庄园。
“陛下想问什么,臣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李世民对秦琅这副态度不太满意,表面恭敬,可言语里透着不满。“三郎啊,你最近这是怎么了?可是因为我压下了你府兵制的改革计划,你就要摞挑子不干,长期请病假不上朝?”
“圣人冤枉啊,臣也是尽心王事,一直以来为圣人秘密主持火器坊和神机营,视察火器研发之时,遇火炮爆炸受伤,臣这可没做半点假。”
李世民叹口气,“我知道你受伤了,可御医也说你这伤没大碍,将养这么久,也差不多好了。”
“可臣最近确实总觉得不太舒坦!”
李世民恨不得起身抽他一顿,你他娘的转战吐谷浑的时候,深入不毛,雪域高原冰河雪谷里行军,也没见你小子叫过一句苦啊,现在天天享着清福,却叫苦了。
“朕也对你实话实说吧,你的那个兵制改革的奏章,朕看了,看的还很仔细,也反复思虑过,但是,兵乃国之大事,动一发而牵全身。把边军由府兵番上轮戍,改成迁驻久镇,为雇佣型常备边兵,固然能解决你所说的不少问题,但也会产生许多新的问题。”
“朕问你,你可知道北魏之六镇?”
北魏六镇,当然知道,六镇起义,可是葬送了北魏王朝。
“想当年,北魏道武帝时,始建都平城,为防北方柔然入侵,简盛亲贤,拥麾作镇,此为六镇之始。后太武帝,调凉定幽冀司五州十万人在东起上谷,西至河曲一带大修城防。”
北魏是鲜卑拓拔部以游牧起家,后在云中平城立都,于塞外建立起北魏朝,后攻灭北方各国,一统北方,与南方的刘宋对峙,从北中原进入南北朝时期。
由于首都平城,位于塞上,距离草原柔然人很近,极易受到侵袭威胁,所以后来北魏几任皇帝加强塞上边防,兴建起了六个军镇,屯驻重兵。
六镇置镇都大将及僚属,镇下置戍,镇兵巡行防戍。六镇将领全由鲜卑贵族、凉州武人担任,戍防军人也主要是鲜卑人,也有部份来自中原的强宗子弟。
六镇是北魏国防的生命线,因此在北魏朝廷享有重要的地位,六镇军官成为国家显贵,享有较高特权,然后随着孝文帝大力推行汉化和迁都洛阳。
北方六镇的作用日渐式微,军镇将领也就逐步失去往日优厚的待遇。
以前六镇军将们都是天之骄之,而后来都成了时代弃儿,军镇前期,豪强子弟争相从戎入边,而后来却成了流刑罪犯的发配地,当时军官的出身为皇亲国戚,高门世家,而后来却尽是盗贼流民。
六镇远在边塞,本就无力自给,要依靠北魏朝廷给供,当北魏从六镇相近的平城,迁往了中原的洛阳后,六镇就被彻底的遗弃了。
北魏六镇政治性的丧失,军事性的降低,以及经济上的破产,组织结构上的混乱,各种矛盾在魏末时交织在一起,最终爆发了六镇大起义。
大唐是由关陇集团建立起来的,关陇集团却是当年入关的武川镇军将联合关陇豪强们的联盟。
北魏末年,六镇大起义,北魏几经镇压,虽然平定叛乱,可尔朱荣也因此凭借军功权倾朝野,许多六镇军将也都转而归附他麾下。
后来尔朱荣被出身于怀朔镇的高欢讨灭,高欢控制北魏朝廷,皇帝不满高欢控制,寻机出逃关中,投奔早前入关平乱的武川镇军头宇文泰,高欢另立皇帝,于是北魏分裂为东西两魏。
李世民的曾祖父李渊,当年就是武川镇军人,李虎祖上几代都是镇守武川的军官。李虎后来随拓跋岳入洛阳平定元颢,再随他入关中讨灭万俟鬼奴,留镇陇右。后来武川镇带头大哥贺拔岳被手下侯莫陈悦杀死,诸将谋拥宇文泰继续当大哥,李虎不同意,星夜奔荆州,劝说贺拔岳的兄长贺拔胜来接收关中的人马,可惜贺拔胜不听。
后来宇文泰被武川军头们拥立为新大哥,李虎只好无奈返回,结果半路被高欢手下俘虏,送到洛阳。此时北魏孝武帝元修也早不满高欢的专政夺权,有意想要获得关中地区武川镇军将们的支持,于是任命他为卫将军,并派他到宇文泰那里去辅佐镇守关中。
后来李虎与宇文泰平定了侯莫陈悦,元修也找机会出逃关中,另建朝廷。
再后来,宇文泰带着武川军头们横扫关陇,打服各方不服势力,对抗关东高欢,等元修被毒杀后,武川军头们拥立了元宝炬做皇帝,建立西魏朝。
李虎也因功受封为左仆射、太尉,并与宇文泰等俱加最高武衔‘柱国’。
秦琅的那道兵制改革方案,让李世民一下子就想起了关陇集团,想起了武川镇军头们建立的西魏、北周、隋唐,想起了怀朔镇军头们建立的东魏北齐。
北魏当年建六镇,一开始确实解决了北方边防问题,可后来却成了北魏灭亡的元凶。
李家就是北魏六镇军将出身,当年的六镇军将,不但灭了北魏,后来还建立起了东、西魏,北周、北齐、隋和唐。
灭北魏,建六朝,兴废皆掌于军镇之手。
这让李世民不得不警惕。
从隋文帝开始,就一直在寻找一个可以控制住脱笼猛虎的办法,意图把关陇集团重新关入笼中。文治武功都了得,尤其是权谋手段厉害的杨坚,与高颎、李德林、苏威这些名相一起,一步步的改革,才最终推出了一个成熟稳定又安全的新府兵制。
兵将分离,兵入民籍,既保留了府兵的战斗力,又减少了朝廷供军费用,最重要的还在于终于收走了武将们的兵权,再不用担心武人们动不动就拥兵自重,造反作乱了。
秦琅要搞常备边军,重点是迁移屯驻和雇佣发饷。
边军从此不再是各地府兵轮流抽调过去值守,边军常态化,固定化,这让李世民开始担忧,这样会不会出现一个新的六镇?
边镇军将会不会形成新的武人集团?
历史告诉李世民,这是必然的。
就算秦琅说,朝廷控制装备粮饷,但问题是,边军久镇边疆,甚至家眷也都在边,这必然会形成武人集团。
仅靠粮饷装备来控制这些边军,是很危险的。
“军队是把双刃剑,朝廷需要这把剑来维持边疆安宁,也镇慑中原,但是若不小心,也会被这把剑割伤。最好的办法,就是给剑加上剑鞘,佩剑而不要轻易的亮剑。剑出,见血,归鞘,绝不能一直出鞘亮剑。”皇帝缓缓说道。
现行的府兵制,基本上就是隋朝的府兵制,最大的特点就是兵将分离,是轮流番上、戍边,将归朝,兵归府。
将军们平时不统兵,朝廷也不用承担太大的军费开支。
对于雇佣兵制,李世民也在试用,北衙六军,加上秘密成立的神机营,都是采用的雇佣常备兵,但这些兵就在天子脚下,皇帝和朝廷对这些兵的控制更严密。
可如果放到边疆上,天高路远,就难以控制了。
现行的府兵制,有些跟不上李世民开疆拓土的步伐,可他依然很谨慎的对待军队,绝不轻易的去更改军制,这是历经了隋朝几十年打磨的军制,曾经带给隋朝繁荣强盛。
当年杨广曾改革府兵制,建立了一支数量庞大战斗力也强大的募兵骁果军,但最后骁果军不但没保卫杨广,反而弑君了。
秦琅很佩服李世民。
想的很长远,哪怕现在年轻却已经武功赫赫,却依然还这么谨慎小心,没有如杨广那样飘。
回头审视自己的方案,确实也有许多问题,本质上来说,他从历史中把唐朝真实出现过的问题提前讲了出来,并把后世用过的法子提前拿来用了,却忽略了这并不一定就是最好的。
唐玄宗改动了大唐初的府兵之制,于边疆设立节度使,建立军镇,表面上看适应了明皇开疆拓土的节奏,加强了边疆战事的效率,可实际上也埋下了藩镇割据的隐患。
后来安史之乱爆发,也正是身兼三镇节度使的安禄山发起的边镇叛乱,藩镇之祸,从此伴随着唐朝直到灭亡,都没能好转。
“朕也知道如今的府兵制,有许多问题,现在不解决,二三十年后也盖不住会爆发,但找不到一个万全之策,轻易的就更改,并不是个好办法。怀良,你人聪明,又在军中带过兵打过仗,还懂经济,你好好替朕思量一个两全其美的新军制出来,可否?”
秦琅苦笑两声,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两全之法。
初唐府兵制崩溃后,募兵制起,也因之兴起藩镇,安史之乱后,李唐也只能以藩制藩,却始终找不到真正解决之道。
而后来经历晚唐五代的宋朝建立后,深患藩镇之乱,于是搞强干弱枝,内外相维的制度,把禁军中最精锐的殿前军驻守在京城,侍卫亲军驻扎在各地。京城的人马最为精强,各方针知道兵力不敌,不敢造反,如果京城有变,各地驻扎的禁军联合地方的兵力,也足够对付,这就是内外相制,无轻重之患。
但是宋朝这种军制虽解决了藩镇之乱,但也带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就是强干弱枝后,边防力量不足,压不住边疆诸蕃。晚唐五代时的一个藩镇,都能打的边蛮们不敢吭声,可一统中原后的宋朝,却没打赢过几次像样的对外战争,胜是小胜,败却是大败。
这样的军制,秦琅觉得没什么好学习的。
至于明朝,嗯,曾经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确实是气吞如虎,但是卫所制后来的糜烂,却也不是一般的烂,武官和军户世袭制,搞的后来卫所军官们都成了地主,卫所军户都成了奴隶佃户,最后能打的只剩下了将领们的家丁亲兵。
白山黑水间的野蛮女真人,最后杀入关中,一举夺了江山。
女真人的八旗兵、绿营兵制,也没什么可说道的,前期强盛了几年,后期也是烂透根了。
想来想去,府兵制还确实挺强的,但问题是,府兵制的根子烂了,现在表面还不错,但维持不了多少年了呀。
“臣一时也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或许可以实行更戍法,把边军、禁军采用轮调法,定期轮调换防,对边军也采用平时由中低级军官们统带,高级将领无战事时还朝驻京,遇战事则皇帝选派赴边统兵,战罢即还朝之法?”
秦琅试探着道。
李世民沉吟着,这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但还不是他想要的那种。
“最近西北边疆又有些不稳固了,西域的肆叶护阿史那咥力现在屡屡拦截我大唐丝路商货,还数次向高昌、焉耆、龟兹威胁,现高昌国王鞠文泰、龟兹王白苏伐叠、焉耆国王龙突骑支,于阗王尉迟伏阇信皆遣使向我大唐西伊州求援,以拒咥力。”
“朕打算出兵西域,你是兵部尚书,得替朕好好筹划。”
“明天早朝,朕要看到你!”
李世民说完,也不理会秦琅便转身走了。

分類: 歷史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