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mcs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克蘇魯 txt-第184章 鏟你牆相伴-12bqb

我在東京克蘇魯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克蘇魯
森岛美术馆。
安徒生去参加沙龙,离开了。
苏启和上野前辈站在一面墙前。
这面墙上,本应挂着十六世纪知名画家达利尔的名画作《女巫之舞》。
但现在,墙上留下一副空白画框。
画框边上,摆着《女巫之舞》的画作照片,记录缅怀着这副丢失的名作。
“上野前辈,你懂油画吗。”
“我怎么可能懂这个,我是法学院毕业的,又不是美院毕业的。”
上野前辈一边用相机拍照取证,一边说道。
“你对这事怎么看?如果以森岛美术馆确实在骗保为前提。”
“那可能性无非只有两种。”
“哪两种。”
“一个是画是真的,被人盗窃了是假的,是森岛安排的,假装失窃骗保,其实画还是回到他手里。”
“另外一种呢。”
“盗窃是真的,画是假的,他通过收买专家,保镖之类的途径,用一副假画去参加拍卖展览,然后被盗窃了。”
“这有很大的逻辑漏洞不是吗?森岛怎么知道画会被偷?保险公司从警方那边拿到的证明,并没有相关线索。”
“这就要看森岛先生有没有对警方说实话了,还是说他有什么猫腻……”
苏启一边说着,眼睛一边忍不住往旁边瞟,他在这美术馆里,确实看到了奇怪的东西。
不过,还没等苏启他说话,一个声音插话进来。
“两位,很辛苦啊。”
回过头来,居然是那个森岛社长。
“先生,我们认识吗。”
上野前辈说道。
“不,当然不,只是最近有很多像你们一样,气质和艺术完全不搭配的人出现在这里,很容易辩识。”
森岛馆长笑眯眯的说道。
气质不符什么意思?那就是在说你们一看就是不懂艺术的土鳖呗。
而最近有不少这样的土鳖出现,说的就是:我知道你们不是为了看画来的,而是被保险公司雇来查“骗保”的。
这位森岛社长一开口,苏启就知道是老阴阳人了,明嘲暗讽,阴阳怪气。
“我们是买了票的,森岛社长这样和客人说话,可不是很体面。”
“好吧,如果你们自认为是客人的话,向井,怎么不给客人们端杯水,让他们慢慢接受艺术熏陶。”
森岛社长好像看动物园里的猴子一样,让经理人再给这两个猴子投点食。
充满阶层鄙视的取笑,惹得周围一些听到对话的贵宾,不禁小声发笑。
是啊,你想平日里有时间来这种专业硬核的私人美术馆的朋友圈子,都是什么阶层的人?
看背的包,用的口红,香水,基本就能知道消费水平和社会身份。
苏启和上野前辈他们这样的普通学生和工薪族,甚至之前来过这里调查的那些律所实习生,确实一眼就能看出显得格格不入。
“他好欠揍啊……”
苏启看森岛走远,小声嘀咕。
当然,森岛怎么说是他怎么说,他和上野前辈还是该干什么还干什么。
他们是来帮保险公司找证据的,直白点就是给森岛找麻烦,让他拿不到钱的,这要是森岛能对他们有好脸色,脑子才是有问题呢。
不直接把他们赶出去,就已经是自大到完全不把他们当回事了。
而这份自大和轻视,马上就让他自食其果了。
……
苏启余光又瞥向旁边的一面白墙。
“他们要来了……他们要来了……”
“我的画……我的画……”
“该死……这是亵渎……亵渎……”
恐怖的低语在美术馆里回荡。
苏启的视野里。
一面什么都没有的白墙前,挤满了身上满是油彩的畸形鬼神,眼睛齐刷刷的盯着白墙面看。
……
“上野前辈,我们去那边看看。”
苏启拉上上野前辈,走到白墙前。
“这?这有什么?”
上野前辈很迷惑,苏启为什么突然拉他来看白墙,这能看出什么?
他哪里知道,在他看不见的深海,这周围一大堆鬼神环绕,苏启是觉得自己走过来害怕,所以拉他一起。
“就随便看看……”
苏启嘴里应付着,眼睛在墙面上打量,就是普通的白墙,完全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但这不可能啊?
如果只是普通的白墙,为什么会吸引这么多鬼神盯着?
苏启仔细贴近了墙看。
一点一点,一寸一寸……
嗯?
苏启一低头,看到墙面下地上的灰色地毯上,沾有一丁点灰尘大点的白。
这是……油漆?
苏启忽然想明白了。
他打开手机闪光灯往墙面上照,他要寻找轮廓,但,不明显。
身后上野前辈递过来一只手电筒。
“紫外线灯。”
“谢了。”
苏启一照,瞬间就看出了明显的区别,有一圈非常浅的轮廓,如果关上展厅的灯照应该会更明显,但是没必要。
他已经知道了。
“这面墙被重刷过白,边缘能照出颜色深浅不一样的轮廓线,说明不是同一时期刷的,刷新漆或许是为了掩盖什么。”
苏启一边说着,一边左右打量。
“确实,颜色不一样,这个线索我们可以告诉保险公司,这你怎么发现的……你在干什么?”
上野前辈注意到苏启好像在找什么东西一样,到处看。
“没事,你在这等我下。”
苏启说道,然后转身跑到一扇写着“游客止步”的门前,推门进去,这边是美术馆后边的办公场所。
苏启沿着过道找过去。
“工具间……”
苏启开门进去,里面堆着杂物,角落有一桶白墙漆,看上面的落灰,最近用过,苏启顺手抄起旁边的小铁铲,返回了美术馆,那面墙前。
“你去哪了?到处乱闯要出事了……”
上野前辈不知道苏启要干什么。
这时,美术馆的经理人和保安已经注意到苏启刚才乱闯后面游客止步的区域了,正要上来质问。
苏启二话不说,走到墙前,拿起刚才给他们的两杯水。
“哗啦”。
两杯水泼在了墙上。
“干什么呢你!”
经理人大声呵斥着跑过来。
周围的宾客也都一脸错愕的躲远,心说这是发生了什么。
上野前辈也懵了。
苏启不管其他,手里的小铲子上去就刮,新刷的那层白漆被浸水铲掉,露出了一点模糊的黑色痕迹。
果然,下面有东西被掩盖。
而且,苏启已经隐约能推理出是什么了,像极了不少电影和侦探小说里会出现的情节。
……
“你在干什么!保安!”
苏启没能刮两下,就被美术馆的经理人带着保安过来要按住。
苏启好歹是跟着山鲁佐德女士学过的,不说能打的过这些专业保安,让他们没法制服自己还是可以的。
几个关节扭手,把人打退僵持间,森岛社长阴沉着脸来了,这是接到有人闹事的通知了。
当然,苏启知道他脸黑的真正原因,是他藏起来的秘密可能要暴露了。
“你们在干什么,滚出去。”
“森岛社长,这墙后面是什么,不用我说了吧。”
“小屁孩,你们在这里,简直就是玷污艺术,你父母呢,让他们过来。”
还真把我当学生吓唬了……
苏启无语的心想把我父母找来,怕是能吓死你。
“您可以报警啊。”
“保安!把他们扔出去!”
森岛社长眼睛通红,他当然知道墙后有什么,但他没想到会暴露。
“不敢啊,那真遗憾,我已经帮您报警了。”
苏启拿起手机,上面显示,报警电话已经拨了出去。
“您好,东京警视厅。”
“这里是森岛美术馆,嫌犯森岛正行涉及一起诈骗案,正在企图销毁证据……”
……

分類: 其他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