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w1z4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我爲國家修文物 txt-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感覺有點方 (更新完畢)鑒賞-y9hnq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黄云轩原本每天中午都是雷打不动要午休一段时间的,不过,今天他破例了。
当向南赶到魔都历史博物馆后院的办公楼时,还没走进办公室,就从大开的门口看到黄云轩正捧着一杯泡得浓浓的茶喝得直皱眉头。
一看就知道,他这是为了提神才专门泡的酽茶。
看到向南来了,黄云轩放下手里的茶杯,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笑着说道:
“来了?那就走吧,我先带你去看看那批纺织品文物。”
说着,他就背着双手走出了办公室,径直朝大修复室里走了过去。
大修复室足有七八十个平方,里面有五六个修复师在里面忙碌着,里面除了有黄云轩的三个学生在,还有几个其他资深修复师和普通修复师在一起修复文物。
向南扫了一眼,没看到李明宇的身影,也不知道他又跑哪儿躲着去了。
看到向南来了,其他人都有些好奇地转过头来看了看,他们都听说过向南目前在跟着黄云轩黄专家学习纺织品文物修复技艺,不过向南每次来都是躲在黄云轩的小修复室里做事,他们很难看得到,所以,这回看见黄云轩将向南带到了大修复室里来,一时之间不免有些好奇。
黄云轩倒是没有理会其他人的眼神,他径直带着向南来到了大修复室正中间的陈列台旁,指着放在上面的二十多件古董盒,笑着说道:
“这批纺织品文物,是从一个东周古墓葬群里发掘出来的,距今已经有两千五百多年的历史了,品种有方孔纱、丝绢和真丝朱砂印花织物及纂组织物(经编织物组带)等。这是目前发现的最早的真丝纺织品,有考古专家认为,这些发现,有可能会改变人们对华夏纺织品起源、发展的再认识。”
“通过光谱测试,发现最大的一匹方孔纱每厘米所用的经线达到了两百八十余根,每根丝线只有零点一毫米,密度之高十分罕见。另外,这次出土的丝绢密度也多为每厘米经线八十至六十根不等,而且织造平、整、匀、密,这表明当时的纺织技术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
顿了顿,黄云轩又继续说道,“最让人惊讶的是,这批纺织品文物直到现在仍然色彩鲜艳,这应该和用了朱砂为原料的染色有关系。因为朱砂是矿物质原料,将它放进染料里,染色后的纺织品不会掉色。”
“当然了,我们的关注点不在这里,而是怎么修复这批珍贵的纺织品文物,你可以先在这里看一看,然后再自己挑选一件纺织品文物,到我的那个小修复室里去修复,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你再过来问我。”
说完之后,他就将向南留在了大修复室里,自顾自地离开了。
“……”
向南感觉一脸懵圈,电话里不是说有了机会再让我上手修复的吗?怎么我一来就有机会了?
这……这机会来得这么轻易?
我怎么感觉自己有点方?
黄云轩一走,之前就一直偷偷关注向南的修复师们就纷纷扔下了手里的活儿,迅速地围了上来。
“向专家,你真的在学习纺织品文物修复技艺啊?我还以为是别人说笑的呢!”
“向专家,你怎么会想着学这个啊?这个老没意思了,根本没有古书画和古陶瓷吃香!”
“向专家,说说你是怎么学的呗,听说你学文物修复特别快,我都羡慕死了!”
“……”
“让开,让开!”
一群人就好像粉丝遇见了爱豆,围着向南问个不停,就在向南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都围着向南干什么?这里是修复室,都不用干活了?赶紧走,赶紧走!”
向南抬头一看,原来是黄云轩的学生,自己的师兄,一位姓王的资深修复师。
此时,王师兄正一脸不耐烦地挥手将那些修复师赶走,对向南说道:
“向南,到这边来!”
“王师兄!”
见那些修复师离开了,向南大松了一口气,赶紧来到了王师兄的身边,笑着问道,
“李明宇师兄今天没来?”
“小李啊?小李家里出了点事情,回家去了,估计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
王师兄解释了一句,随后又说道,“老师这次是让你过来帮忙修复西江省出土的那批纺织品文物的?”
“嗯,不过我已经有两个月没上手修复过纺织品文物了,估计现在手生得很。”
向南苦笑了一下,说道,“恐怕还得先练一练才敢上手操作。”
“你呀,就是想法太多了,一个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怎么可能做得了那么多事情?”
王师兄瞥了向南一眼,摇了摇头说道,
“最近这段时间,连我们都听说了,说你在金陵那边搞了一个文物修复研究所,研制出的一款画芯修复液正在大卖。我要有你这本事,还来学什么纺织品文物修复技艺?早就一门心思深入研究古书画修复技艺,争取每一个修复环节都研制出一款产品来,那钱早就滚滚而来了。”
“哪有那么容易?”
向南忍不住失笑起来,说道,“这次的画芯修复液,也是之前的一项修复绝技转化而来的,想再研制出一款别的产品,就没那么容易了。”
“我也就这么一说罢了。”
王师兄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行了,闲话不多说了,我正好在修复一件西江省送过来的出土文物,是一件’方孔纱’,你可以先在边上看一看,等你感觉自己有把握了,就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去吧。”
“好,那就辛苦王师兄了。”
向南连忙点头,站在工作台的一侧,认真地看了起来。
王师兄也没再说什么,拉开椅子坐了下来,低下头,认认真真地开始修复起手中的那件“方孔纱”。
实际上,不管是什么材料的纺织品文物,它们的修复程序大致是相同的,只不过在一些细节上有所区别罢了。
看着王师兄娴熟的修复手法,向南也渐渐有了明悟。

分類: 都市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