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fewm好看的小說 進化之超越星辰 txt-01549 神的使者(六)分享-3z5k6

進化之超越星辰
小說推薦進化之超越星辰
“那是带给我无尽噩梦与痛苦的怪物……也是让我彻底得到解脱,不再继续承受那肮脏诅咒的恩人……她叫高桥银子,是我们家族内那位地位崇高的婆婆,那位被知晓她存在的人尊称为‘幻大人’的女人,清水幻的孩子……但她没有使用我们清水家族的姓氏,而是用了她父亲的姓氏,自称高桥银子。”清水雅人说出了她隐瞒了二十多年的秘密,在说完这些后她看向游格格,这位可能比清水幻还要年长一些的神秘女子,她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些东西呢?
桃沢花子震惊到无以复加,可她还是很想知道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好奇心是好奇心,对朋友的尊重是对朋友的尊重,游格格不会傻到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逼着朋友揭开伤疤给她看的。
但清水雅人却自己满足了桃沢花子的好奇心,她解开了上衣,露出了上半身并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道:“父亲将我带到那里后,她就吃掉了我的心脏……”
“什么?!”桃沢花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游格格看着雪履车外也越来越的风雪道:“我们要不今天直接赶往南极洲吧,路上可以慢慢聊。”
对于游格格不合时宜的打断桃沢花子有些不悦,但游格格毕竟是长辈,桃沢花子也不好说什么,只回头看了她一眼,随后才注意到游格格的眼神里多了一些疲惫和了然。
虽然很耿直,却并不是真的傻的桃沢花子一下子就好像明白了很多东西一样,内心已经不止是是震惊了,而是害怕。
小和尚弥陀儿在车后边为三个美女姐姐做着晚饭,师傅的离世对他来说只是人生中短暂的告别,他并没有因此悲伤太久,因为清水雅人突然讲述的故事,他都有全程认真的听完。
在将热腾腾的拉面端上桌的时候,他乖巧的摆上碗筷并问道:“那姐姐您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平静的语气或许会让一般讲述惊悚故事的人感到不被尊重,可清水雅人却只是惨然一笑:“我也很想知道……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直以为那是一场无比真实的噩梦……我不断的说服自己,我的父亲不会将我交给食人的怪物,我也没有被活生生的吃掉心脏,因为那都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那样,我早就该死了才对……直到后来……直到雄安的事情发生了,我才意识到,或许那一切都是真的,只不过我活在了我自己为自己编织的谎言里,我没有遗忘,只是我不愿意相信罢了……”
桃沢花子一边听一边给清水雅人盛好一碗拉面,还特意多盛了一枚鸡蛋,她将筷子递给清水雅人又问道:“所以……你现在怎么突然有相信了?而且还主动说给我们听?”
清水雅人拿着筷子却一点胃口都没有。
“如果只是因为雄安的事情,或许我不会相信……但那一天,我和夏目作为先遣队员遇袭之后,我被家族的人带到了一个我都无法想象的地方……”
“什么地方?”桃沢花子稀溜溜的吃了一大口面后目不转睛的看着清水雅人问道。
“月球。”清水雅人正色道。
“噗!额咳咳咳咳咳咳!”桃沢花子瞬间就被这回答呛到了,她大概想了几个地方,却没想到清水雅人一张嘴就跟说梦话似的。
“你没事吧?”被喷了一脸的小和尚弥陀儿相当的委屈,可还是要耐住性子给桃沢花子递纸巾。清水雅人瞧见了,先接过纸巾给小和尚擦了脸才自嘲一笑道:“我也觉得很扯,可这就是我经历过的东西……而且不单单我去了月球,后来夏目也去了,只不过幻大人骗她说那一切都是假象,他信以为真,却不知道月球……狩月居……星港……以及我们清水家族在守护的东西都是真实存在的。”
“哎停停停停!”桃沢花子赶紧打住了清水雅人发言,她缓了缓自己的状态道:“首先呢,我可没有说你在胡扯,也不是不相信,只是觉得这故事实在跳脱的不行……我的脑容量有限,能接受这么多惨痛事实已经是很不容易,你这突然又跟我说你去过月球,这让我实在是……有些消化不良了,毕竟……就算是写小说,讲故事也要有个前因后果,逻辑通顺的嘛。”
清水雅人愣了愣随后尴尬的挠了挠头:“确实……是我疏忽大意了,那我……从头开始说?”
“别,你就告诉我你怎么去的月球,月球代表什么,还有你说的什么狩月居啦……夏目也去过啦,他又被骗啦……还有你们清水家族守护的这些东西啊,你逐一的,系统的说一说,好不好?这样我才可能会听懂。”桃沢花子说起话来倒是一套一套的。
清水雅人点点头,她想了想正要开口时,游格格突然插了一句:“雅人,你真的要说出来?就不怕这个秘密曝光了,你们清水家族会沦为世人的公敌?”
桃沢花子闻言一愣,先看向清水雅人又转头看向了那位她本就觉得藏了很多秘密的大佬游格格。
清水雅人也愣住了,随后她陷入了深思,像是有些犹豫不决。
桃沢花子见状却说道:“有啥不能说的,这车里不就咱们四个?我是被动的听故事,而且雅人知道的,我是最会保守秘密的,小和尚在这个世上无牵无挂,也不会到处乱说,至于您,您好像都知道,既然您都知道,也保守秘密这么多年了,想必也是不会乱说的,那还有啥可顾虑的?对不对?再者说了,雅人,如果说出来能让你痛快一点,你就别憋着了,要不然我也会跟着难受的。”
说来说去,其实说到底还是桃沢花子自己会觉得一句话说不完整比吃了苍蝇还难受。
她当然很好奇了,很想知道这一切背后的秘密了。当然最最主要的其实还不只是为了满足好奇心那么简单……在桃沢花子眼里,这世界存在着太多的不合理和说不通的故事,她从起源之地返回这个世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明明白白的活着,为了她自己,也为了梁丘茹女士。
听完桃沢花子的话,清水雅人的眸子里不再有迟疑。
她本来其实也是想好的……从缘空合上手中接过那份金光灿灿的担子之后,原本打算把这些秘密烂在肚子里的清水雅人不知为何突然有种想把自己所知一切真相都吐露出来的冲动,她太想反抗了,只是身单力薄才让她一直觉得没有必要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游格格看着清水雅人,其实她真正担心的不是清水雅人会把真相曝光在这小小的雪履车内,而是清水雅人说出这些真相后,同样作为知情人的游格格的内心也会再起波澜。
“我可以说吗?”清水雅人的话是问游格格了。
回答她的却是桃沢花子。
“当然可以了!我说的!谁也不能阻止你吐露心声!”
这话就像警告一样,游格格听完后一怔,随后苦笑摇头,不再阻止清水雅人把真相说与桃沢花子和小和尚听。
“那好……既然你愿意听,那我就把我知道的东西说给你听,不过这其中可能包含了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也可能会让你觉得这一切都是胡诌的鬼话,但请相信我,这才是这个世界正在面临的灾难……这才是我们清水家族不惜自毁形象,在这场浩劫中做出那么多可怕举动的原因所在……”
桃沢花子深吸一口气,认真的点点头。
小和尚倒很平静,他看了看再放下去就要坨了的面条,自顾自的盛了一碗开始吃晚饭。
而清水雅人则放下碗筷说出了清水家族已经隐瞒了全世界一百多年的秘密。
……
“你相信梦境其实也可以是具现的现实吗?”清水雅人问。
“额……不太相信。”桃沢花子想了想之后答道。
“但如果我告诉你,梦境不但可以成为具现的现实,甚至可以影响并取代我们现在所熟知的这个世界,你会相信我说的话吗?”清水雅人又问。
桃沢花子有些迷茫了,她没怎么听懂,但她还是决定先点头:“我试试看。”
“那好……其实不用我说,我估计你大概也已经猜到了,我们清水家之所以可以在二战后一跃成为世界顶级的生物医药巨擘,靠的并不是我们家族的积累和人才的收拢……而是……‘旧神’。”说出这一点的清水雅人微微苦笑:“很难想象,我们就是这样一个骗子,一个抢夺者,一个无耻无赖,却给全世界一种光鲜亮丽感觉的寄生虫一般的家族……奠定这份基业的先辈们从中国带回了‘旧神’的至纯神性,并将它们融入到药物中来帮助那些受癌症、艾滋病等一些不治之症的患者告别病痛……只不过起先我们的药只偷偷的通过黑市的最为隐秘的渠道卖给那些世界上最顶流的人群,这样才能让我们家族基业更加的稳固……”
“不过后来,随着国安处在南极洲大陆发现了那扇门,不少顶流人群开始怀疑我们的药也可能是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恩赐,因而他们很想将我们吞噬,让我们消失在日本的版图上……可我们的先辈并不会坐以待毙,他们决定将清水家族的医药产业做大,并将这些药物推广向全世界,让更多的人得到救助,并通过这千丝万缕的羁绊守护住清水家的产业……”
听到这里,桃沢花子已经有一个大概的轮廓了。
她皱眉道:“‘神性’真的可以治疗癌症之类的不治之症?那为什么雄安的人接触了神性后却变成了怪物?难道神性也分好坏?‘旧神’也分恶魔和天使?”
“不,不是这样的……”清水雅人苦涩一笑:“‘旧神’其实根本没有善恶的观念,它们甚至不会将我们这些凡人看在眼里,只会安安静静的做自己的事情,或沉睡,或四处游历……只是我们的人性掺杂的恶改变了这些东西罢了……”
桃沢花子有些不理解了:“‘旧神’那么强大也会被改变?”
清水雅人说道:“是的……虽然我们对‘旧神’从哪里来,为何会出现在地球,接触它们对我们而言是好事还是灾难,我们都不清楚,可我们可以通过试探,通过冒险获得我们自认为有价值的利益……就比如,我们通过研读一些古籍了解到,在很古老的时代就有一些帝王曾让自己手下的方士等一些奇才去研究和利用‘旧神’无意识外泄的神性,而正是这些记载让我们清水家的先辈如获至宝,并且定下了一个对于清水家族女性而言堪称恐怖的肮脏交易……”
桃沢花子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她试探着问道:“什么交易?不会是要把你献祭给怪物吧?”
清水雅人冷漠一笑,她每每回想起那段过去就觉得无比的恶心。
“不……献祭女性求得神的恩赐是古老邪典的可笑幻想,我们的先辈得到的古籍是让我们族内的女性与神联姻,并诞下被称之为旧神子嗣的怪胎,而这些东西将成为治疗不治之症药物的原体胚胎,我们家族用于治疗癌症的特异受体细胞就是从这些原体胚胎中复制而来的……”
“什么?!!与神联姻?那不就和怪物媾和吗?我的天呐!你们家族那些老祖宗是不是疯了?!这也太……太变态了吧?!”桃沢花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清水雅人悲凉一笑:“在外人看来,清水家族的光鲜亮丽其实不过是给风俗店的妓/女穿上了好看的衣服罢了……好在,我只是在图鉴上看到了那一幕幕,并没有真的经历过。”
桃沢花子闻言长呼出一口气,连连说道:“还好还好……要是你也遭受过这种恐怖经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你了……”
清水雅人冲桃沢花子感激一笑,她继续说道:“不过,虽然我因为幼年时的遭遇免于此难,但我们家族内仍有女性在继续这份事业……直到……她的反击开始。”
“谁?”
“高桥银子。”
“啊?就是你说的那个……你们族内的老祖宗‘幻大人’的女儿?”
“嗯,就是她,我幼年时代曾被我一度认为是噩梦的遭遇也是与她有关,我的心脏就是被她吃掉的,但也幸亏有她,我才能免于与神联姻。”
说起心脏,桃沢花子还是觉得很不可思议,这一切听起来已经不是单纯的个人经历,而更像是某种日本传统怪谈了。
于是桃沢花子忍不住试探着问了一句:“那你现在岂不是没有心脏了?”
清水雅人却摇头道:“不,我有心脏,只不过不是我当初那颗心脏,而是她给我的,是她死了我,又让我得以重生,从此后,我在家族中的地位也一落千丈,所以我才能以平凡人的身份去望野生态区工作,才能遇见你和夏目。”
桃沢花子长长哦了一声,到这里,故事通顺多了。
她点点头:“难怪……不过这位高桥银子真的这么厉害?她竟然能吃了别人还能将别人复活?”
清水雅人回忆了一下后说道:“其实……我对她的过去了解的也不是很多……只知道她是家族内第一个用极端方式反抗噩梦般命运的人……同时她在一次偶然中与另外一位‘旧神’相遇,并将一种令整个世界为之战栗不安的力量解放给了一位凡人,而现在,清水家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弥补曾经犯下的错,他们守护的也不只是家族本身,也包括此时此刻仍活在这颗星球上的每一个人。”
“哎?刚才听你的故事感觉你们清水家族还是个大反派,怎么突然又感觉好像不对劲,成了救世主了呢?”桃沢花子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清水雅人被逗笑了,她叹了一声道:“其实我对家族的感情一直都是矛盾的……尤其是我的哥哥因为我的事情一直都在承受着家族的重担,所以我说不清楚我到底是恨我的家族,恨我的母亲,还是畏惧,或者说想要帮它……”
桃沢花子也觉得这事情没有那么容易分清是非对错,起码当年让整个清水家族一跃成为世界顶流医药巨擘的那两位奠基者,他们一开始的初衷也是想着通过利用“神性”治愈人类的不治之症赚钱而已,并没有做什么更坏的事情。

分類: 科幻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