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75b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大隋第三世 ptt-第685章:事未了,殺劫到閲讀-5igks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太极宫政事堂内一片死寂,六相都没有急着表态,通过皇帝、太子、晋王的脸色上看,知道皇帝和晋王愿意和吐蕃结盟,为了引来强援,他们什么牺牲都愿意,这和当初与突厥结盟是一样的道理。
太子李建成外柔内刚,重情重义,书生意气也比较重,哪怕朝廷再困难,他也反对与异族作战,以前是,现在估计也是,更何况,他对家中姐妹珍爱如宝,如今看到朗日赞普求娶自己一手带大的妹妹,脸色难看也很正常。
李渊见众人默不作声,心知六相不表态的原因是爱惜羽毛,不愿背上引异族入境的恶劣之名,心中着实是万分的不快,忍气道:“朕既然让大家一同商议,自然是希望大家都说一说,而不是朕说,大家在听,真要如此,那政事堂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圣上,微臣愿意抛砖引玉。”裴寂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他长了头发以后,香疤也被头发和纱帽挡住,现在看起来还是那样的风流倜傥,似乎岁月没有在他身上留下痕迹似的。只不过裴寂虽为‘七相’之一,地位却非同以往,早非李渊最信重之臣。
“裴相请说。”李渊微笑道。
“杨侗年富力强,正值有力之年,他不死,隋朝不乱,他所掌控的隋朝兵多将广,实非一国之国所能御,我们理应团结一切反隋之力应对气焰嚣张的隋军。所以微臣以为和吐蕃结盟是一个天赐良机,大唐必须要把握住,否则大唐的处境将更危险。”
裴寂被杨侗深深的羞辱过,成为士林的笑柄,又与杨侗有杀子之仇,若是李渊战败的话,心知自己这个反隋开唐重臣必死无疑,他无从选择;唯一的办法尽心尽力的辅佐李渊,让李唐割裂一方、困守一隅,苟延残喘的活下去,只有这样,他才能活下去。这突然来了一个强援,哪有反对的道理?
刘文静却冷冷的说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乃万古不变的至理,从古至今,异族入境,都会给平民百姓带来深重灾难,我大唐要想维护正统王朝,首先不能失去大义。如果引吐蕃入境,荼毒河煌和关中地区,天下人怎么看我大唐?会激起天下人的愤怒,会坐实我们卖国之恶名。”
裴寂嗤之以鼻,嘲讽道:“我记得不错的话,刘相国多次出使过突厥,突厥始毕可汗就是在刘相国的游说之下,才多次与我大唐结盟,对隋朝、对薛举出兵,正因为有突厥的牵制,我大唐才能胜利占领并州、入主关中;正因为突厥从支持薛举改为背后捅刀,才有了浅水原的辉煌大胜。这一切的一切,堆成了刘相国今日的地位,如今功成名就,却说什么‘大义’,也未免太过忘恩负义了一些吧。”
刘文静确确实实出使过突厥无数次,从而使李唐王朝实现了引他国之兵为己用的目的,对大唐的建立可谓是立下了汗马功劳。所以当李渊称帝的时候,他受封为门下省主官纳言,赐爵鲁国公。然而只会卖乖讨好的裴寂却被封为尚书右仆射和魏国公,地位远在刘文静之上。
刘文静既有才能,功劳又远在裴寂之上,刘文静自然很是不服,凭什么他裴寂就比自己的官职高?但他也只是在心中发发牢骚而已,真正让他们这对曾经好友走向决裂的原因是李世民在征伐薛举之战中失利,在浅水原一役中,唐朝八位行军总管都败下阵,士卒死亡十分之五六,大将军慕容罗睺、李安远、刘弘基均被俘。
作为皇帝的李渊赏罚不信、心存不公,更不愿意让儿子李世民担下惨败之罪责,因此在定罪之时颇有踌躇。深诣帝心的裴寂便顺应皇帝之心,说李世民作战经验不足,没有料到薛举秘密进袭唐军背后也很正常,作为行军司马的刘文静随同皇帝征战多年,是一个足智多谋、经验丰富的人,否则也不会让他去当李世民的军师了,所以一切都是刘文静的错。李渊本来就看刘文静不顺眼,既想保下李世民,又想让老是顶撞自己的刘文静吃个教训、长个记性,索性就把刘文静定为失败的主犯,一度被削职除名。除此以外,还说李世民忽然得了疟疾病倒,行使主将之权的人,实为行军司马刘文静。
而李世民也默认了父皇这套说辞,这才导致脾气刚烈的刘文静不但和裴寂决裂,也与昔日忘年之交李世民渐行渐远,最终成了李建成一系的核心人物。
此之以后,在李渊推波助澜之下,每到决策之时,凡是裴寂赞成的,刘文静都反对,凡是裴寂反对的,刘文静都赞同,反之亦然。
“跟你这种人说大义简直就是对牛弹琴,咱们不谈这个,就以事言事。”裴寂毫不客气的羞辱,也激起了刘文静的羞怒,多年来的养气之功,一下子就告破了,反唇相讥道:“并州战役的惨败你忘记了吗?你当初口口声声、信誓旦旦的你说能够御敌于国门之外,辅助襄邑王李神符将并州打造成一道不可逾越的防线,正因为我大唐君臣都信了你,才向四周之敌全面开战。结果呢?你越庖代俎,夺了襄邑王的兵权不说,还把新兴王一切合理部署破坏干净,到了危险之时,明知太原之外强敌如林、处处有伏兵,可你又骗襄邑王出城送死,最终我们不但失去了并州,还死了襄邑王,淮安王李神通、长平王李叔良、新兴王李德良尽落敌手。此役过后,不但失去了并州,皇家颜面尽折,而且也因为失去‘龙兴之地’,让我大唐之军处处作战不利。”
当初李渊通过一系列手段当上太原留守,并以此起家,并不是看中太原的表里河山,而是以占卜闹钟天下的楼观道士岐晖说太原有龙气,是发家立国之地。古人极为迷信,早有异志的李渊谨记于心,便通过关陇贵族之能,一步步的当到了太原留守之职。
只是以前,李渊和在座之人之前都没有意识到岐晖为李渊所批的‘得太原得天下’谶语,也从来不作他想。如今一听刘文静这句“失去‘龙兴之地’,让我大唐之军处处作战不利’”,个个神色怪异了起来,尤其是李渊,脸都变了。
这细细想来,好像一切都如刘文静之言,拥有太原的李渊轻而易举就取得了各种胜利,而失去太原之后,李唐王朝处处失利,终于落到了这步田地。
刹那之间,政事堂又陷入了一个古怪的气氛当中,至于丢失了‘龙兴之地’,‘导致’李唐发生一系列惨败的裴寂早已心惊肉跳、心乱如麻,哪有分辩之辞?
刘文静大是解恨,不过他却不打算就这样庭放过面如土色的裴寂,继续说道:“裴相国虽然军略不足,却才华横溢,具有萧何之相才,更因为出自名门大族河东裴氏西眷房,自小就是一个知书达礼的人,但是在并州的时候,裴相的种种作为处处失礼,还在很多要塞安插亲信,可以说,处处都不合人臣规律、处处都不符合名门子弟为人处世之风。而在大兴宫刺杀杨侗事件之上,很多人都在推荐文武双全、久经战阵的柴驸马,可是裴相力排众议,大力推荐只通诗书的裴驸马,此之种种怪异行径,着实令人不解。”
“诬蔑。”裴寂心知刘文静是想搞死自己,大怒道:“这是为国着想……”
刘文静淡淡的说道:“我并不曾诬蔑裴相,只是就事论事的提出种种不合理罢了。”
李建成等人不禁看向了刘文静,个个都有一种‘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之感。
他这办法实在太毒了。
虽是什么都不说,却已经将裴寂推向了一个异常严峻的困境,裴寂稍不留神,极有可能被李渊弄死。不过在坐的人,全都知道了独孤氏出卖大唐之事,所以当他们顺着刘文静的节奏去想时,发现裴寂在并州战役的表现果真是处处不合理,处处都有故意帮助杨侗的嫌疑。
实际上,刘文静这办法,真不是他自己想出来的,而是前天早朝之时,受制于裴寂,给搞得灰眉土脸的,心情异常苦闷,便去找长孙无忌喝酒。长孙无忌知道刘文静的郁闷之因,便为他出了这个点子,并说此法既不惹恼圣上,还能收拾狠狠地裴寂一通,如今一看,成效斐然。
看到李渊发黑的脸,以及面如土色的裴寂,刘文静开心得差点大笑大叫,恨不得立即去找长孙无忌痛饮一番。
“朕让你们谈的是吐蕃,不是这些,过去的不必再提。”李渊的语气显得十分平静,似乎这件事真的过去了。
为友、为臣多年,裴寂太了解李渊了,李渊表面上宽宏大量,实则城府极深,多疑猜忌,这件事要是皇帝当场问责,问清缘由还好;若不立即解决好,现在虽没有什么问题,但日后他必然倒在这件事上。不过皇帝已经表明了态度,要是他再来纠结此事,只会惹皇帝更加怀疑、令人关注,在并州一役,以及推荐裴律师一事上,是他裴寂私心重,但真要说了,那就显得十分难看了,皇帝也会认为:你裴寂都敢在关键性的战役动私心了,还有什么事情你做不出来的?所以此刻,他是言多必失。
————————————
非常感谢书友‘剑魂平台、书友20170920233856975、他乡人不坠青云之志’大赏。
新的一周开始,请朋友们投票支持,谢谢。

分類: 歷史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