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soks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明天下-第一七一章這是一場關於子孫根的談話閲讀-b8ymz

明天下
小說推薦明天下
第一七一章这是一场关于子孙根的谈话
“自以为是!”
韩陵山将酒杯在桌子上顿了一下,参加进了孔秀的话题。
孔秀嘿嘿笑道:“怎么又出来一个孔胤植一般的废物,明明心里想要的要命,却还想着给自己裹一层皮,好让外人看不到你们的尴尬。
裹皮的时候倒是把全身都裹上啊,露出个一个没有遮盖的光屁.股算怎么回事?”
韩陵山喝了一口酒道:“千年道德文章,一朝颜面尽失,你就不觉得难堪?孔氏在山东这些年做的事情,莫说屁.股露出来了,恐怕连子孙根也露在外边了。”
孔秀大笑道:“你既然见过我的子孙根,可曾自惭形秽?”
韩陵山笑眯眯的道:“这么说,你就是孔氏的子孙根?”
孔秀听了笑的更加大声。
“没错,有了这东西就能传宗接代,就能成不死之身,你且看看我这根孔氏子孙根可否挺拔,高昂,雄壮?”
韩陵山笑道:“不过如此。”
孔秀又一把将坐在对面喝果子露装路人的小青一把提过来顿在韩陵山面前道:“你且看看这根如何?”
韩陵山瞅瞅小青稚嫩的面庞道:“你准备用这根子孙根去参加玉山的子孙根大赛?”
孔秀哈哈笑道:“有他在,技压群雄不算难事。”
韩陵山摇着头道:“宁夏镇英才辈出,难,难,难。”
孔秀看着韩陵山道:“孔氏有弟子去了宁夏镇,每隔三年省亲的时候,会经受族中严格的考核,出题人便是我,有时候也会用宁夏镇的题目。
你知道结果如何吗?”
韩陵山笑道:”看样子是这小子赢了?不过呢,你孔氏子弟不论是在宁夏镇还是在玉山,都没有出类拔萃的人物。“
孔秀道:“这是没法子的事情,他们以前学的东西不对,现在,我已经把改良之后的学问交给了孔胤植,用不了多少年,你蓝田皇廷上还是会站满孔氏子弟,对于这一点我非常肯定。
做学问,从来都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贫家子求学之路有多艰难,我想不用我来说。
孔氏子弟与贫家子在学业上争夺名次,天生就占了很大的便宜,他们的父母亲族每个人都识字,他们从小就知道求学上进是他们的责任,他们甚至可以完全不理会农事,也不用去做学徒,可以一心求学,而他们的父母亲族会全力以赴的供养他读书。
这些,贫家子如何能做到呢?
现如今,不仅仅是我孔氏开始研究玉山新学,其余的读书世家也在孜孜不倦的研究玉山新学,待他们研究透了之后,不出十年,他们还是会成为这片大地的统治阶层。
这一点,不是天子能改变的,也不是你们建造几所玉山书院能改变的,这是儒家数千年来教化的成果所表现出来的威力。
就像现在的大明天子说的那样,这天下终究是属于全大明百姓的,不是属于某一个人的。
可是呢,士大夫是杀不死的,虽然天子用了趋虎吞狼的国策,利用李弘基,张秉忠以及各路盗匪将大明国土清洗了一遍,减缓了,你们所谓的旧文人入侵你们内部的时间,暂时纯洁了你们的队伍,那又如何呢?
那些盗匪可以毁灭士大夫们的财富与肉体,可是,蕴藏在他们胸中的那颗属于士大夫的心,无论如何是杀不死的。
他们就像春草,大火烧掉了,来年,春风一吹,又是绿满天涯的景象。
大明天子就是看到了这个现实,才借着给二皇子选老师的机会,开始慢慢,有限度的接触儒学,这是天子的一次尝试。
对于这个尝试我欢喜至极。
因为我终于有机会将我的新儒学交给这个世界。”
韩陵山举杯跟孔秀碰了一下酒杯道:“在陛下面前,就不要提子孙根的事情了,说不定钱皇后会躲在屏风后面听。”
孔秀冷笑一声道:“十年前,到底是谁在众人围观之下,解开腰带冲着我孔氏上下数百人坦然便溺的?所以,我即便不认识你的面目,却把你的子孙根的模样记得清清楚楚。
跟你在一起,不谈子孙根难道要跟你谈学问?”
韩陵山低头瞅瞅自己的胯.下,点点头道:“当时我骂的很是痛快。”
孔秀冷笑道:“既然十年前骂的痛快,为何今日却处处忍让?”
韩陵山道:“没法子,如今的大明有用的人实在是太少了,发现一个就要保护一个,我也没有想到能从粪堆里发现一棵良才。
如果现在处处跟你针锋相对,会让人家认为我蓝田皇廷没有容人之量。”
孔秀笑了,重新跟韩陵山碰了一杯酒道:“有那么一些意思了。”
韩陵山道:“孔胤植如果在当面,老子还会喝骂。”
孔秀伸了一个懒腰道:“他以后不会再出孔氏大门,你也没有机会再去羞辱他了。”
韩陵山笑吟吟的瞅着孔秀道:“你以后是孔氏的家主了吗?”
孔秀的神情黯然了下来,指着坐在两人中间气咻咻的小青道:“他以后会是孔氏族长,我不成,我的性格有缺陷,当不了族长。
再加上这孩子本身就是孔胤植的小儿子,所以,成为家主的可能性很大。”
“那么,你呢?”
孔秀叹口气道:“既然我已经出山要当二皇子的先生,那么,我这一生将会与二皇子绑在一起,以后,处处只为二皇子考虑,孔氏已经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
顺便问一下,托你来找我的人是天子,还是钱皇后?”
韩陵山道:“是钱皇后!”
孔秀皱眉道:“皇后可以随意驱使你这样的重臣?”
韩陵山道:“你别忘了,钱多多除过一个皇后身份之外,她还是我的同窗。”
“所以说,你今天来找我并不代表官方审查是吗?”
韩陵山陈恳的道:“对你的审查是监察部的事情,我个人不会参与这样的审查,就目前而言,这种审查是有规矩,有流程的,不是那一个人说了算,我说了不算,钱少少说了不算,全部要看对你的审查结果。”
孔秀道:“我喜欢这种规矩,尽管很冗长,不过,效果应该是非常好的。”
韩陵山将最后一杯酒喝完,朝孔秀拱拱手就走了,他已经从孔秀这里得到了太多的消息,现在,该是求证这些消息的时候了。
“这就是韩陵山?”
小青瞅着韩陵山远去的背影问孔秀。
此时,孔秀身上的酒气似乎一下子就散尽了,额头出现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即便是他,在面对韩陵山这个凶名昭著的人,也感受到了极大地压力。
他擦拭了一把汗水道:“没错,这就是蓝田皇廷的重臣韩陵山。”
“他身上的血腥气很重。”小青想了一会低声的稿。
孔秀淡淡的道:“死在他手里的人命,何止百万。”
“百万是形容还是具体的数字?”
孔秀道:“恐怕是具体的数字,据说此人走到哪里,那里便是尸横遍野,血流漂杵的局面。”
“这种人一般都不得好死。”
孔秀摇头道:“不是这样的,他从来没有为私利杀过一个人,为公,为国杀人,是公器,就像律法杀人一般,你可曾见过有谁敢对抗律法呢?”
“我不喜欢你那个子孙根的形容,说的我们三人的会面就像是三根……”
孔秀已经精疲力竭了,今天跟韩陵山的对话,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每一句,每一字都是在心中斟酌之后才说出来的。
一个人啊,说谎话的时候是一点力气都不费,张口就来,一旦到了说真话的时候,就显得非常吃力。
毕竟,谎话是用来说的,真话是要用来实践的。
孔秀喜欢梅香阁的气氛,尽管昨夜是被老鸨子送去县衙的,不过,结果还算不错,再加上今天他又有钱了,所以,他跟小青两个再次来到梅香阁的时候,老鸨子非常欢迎。
小青不明白老公子为什么在目的达成之后还要来梅香阁这种地方,不过,在发现孔秀又开始喝酒了,且情绪非常的低落,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肉光致致的美人儿围着孔秀,将他伺候的非常舒坦,小青眼看着孔秀接受了一个又一个美人从口中度过来的美酒,笑的声音很大,两只手也变得放肆起来。
场面看起来非常的欢愉,小青却感受到一阵阵极为悲伤的气息。
他知道,父亲跟这位族爷之所以会闹翻,为的恐怕就是今天。
而这个天性烂漫的族爷,从今往后,恐怕再也不能随意生活了,他就像是一匹被套上枷锁的野马,从今后,只能按照主人的吆喝声向左,或者向右。
韩陵山是可怕的,而云昭更加的可怕,不论族爷如何的才华横溢,在云昭面前,他都没有骄傲的资格。
只能献出自己的才华,卑微的恭维着云昭,希望他能看上这些才华,让这些才华在大明熠熠生辉。
现在,是这位族叔最后的狂欢时刻,从明天起,或者下下一个明天起,族爷就要收起自己桀骜不驯的模样,穿上行李箱里那套他从来没有穿过的青色长衫,跟十六个同样才华横溢的人为一个小小的皇子服务。
想到这里,担心族爷醉死的小青,就坐在这座妓院最奢华的地方,一边关注着醉生梦死的族爷,一边打开一本书,开始修习巩固自己的学识。
毕竟,他能不能拿到六月玉山大考的第一名,对族叔以后的动向非常重要。

分類: 歷史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