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7il6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大明王冠 ptt-第五百六十五章 朕喜歡!看書-pq248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读书人就是这样,大多还是要脸的。
而一般又都脸皮薄。
先前都在准备看热闹,虽然言语上没说什么瞧不起黄昏的话,但心里肯定是这么想的,现在黄昏这首石灰吟一出来,大多人都在心里觉得自己被打脸了。
总觉得在被人看笑话,于是如坐针毡。
一时间众人纷纷告辞离去。
那位负责记录的尚宝司丞重新,提笔,问道:“黄指挥,此诗何名?”
黄昏本想弄个高大上的名字。
转念一想,这和朴实文风向背,还是用原名的好,笑道:“石灰吟。”
这是它给人的冲击感。
于腐朽之处见神奇。
尚宝司丞提笔记录下来,起身,行礼,“告辞,若是黄指挥大人大量,他日登门谢罪。”
匆匆而去。
转眼之间,星隐居就没几个人了。
连《清明上河图》也没人想再看。
眼看两位御医都因为尴尬要离开,黄昏急忙请他们留步,难得有机会,今日既然遇见了,那就要把御医们留下,好好商讨下能否砸重金把抗生素弄出来。
诗会散得很早。
尚宝司丞离开星隐居时,还在申时,各衙门部门都在当值,尚宝司丞犹豫了一番,于是卷好手中的宣纸,直奔大内。
一路禀报。
朱棣今儿个没甚事,在他授意下,尚宝司集体请假,各种重要章印都放在乾清殿内,但他确实没有事情——大多事情都让内阁干了。
索性拿了北方的地图,仔细研究一下如何收拾漠北。
鞑靼肯定是要先打。
然后兀良哈。
然后瓦剌。
打鞑靼简单,不过打兀良哈有点麻烦,有可能还需要奴儿干那边让亦失哈出兵配合,采取双线夹击的战法。
一旦打下了鞑靼和兀良哈,瓦剌就没了退路。
好收拾。
但是要谨防鞑靼、瓦剌和兀良哈结盟,所以得想办法分化他们,具体操作办法,可以在攻打鞑靼的时候,封一下瓦剌和兀良哈的首领以达到麻痹效果。
正思忖间,内侍来报,说尚宝司丞求见。
朱棣笑着放下手中的图册,“宣。”
尚宝司丞本来就是自己叮嘱他去参加袁忠彻的诗会,一则是监察臣子,二则朱棣也想知道,黄昏到底用什么手段来从袁忠彻手中得到清明上河图。
有些不解。
诗会散得这么早,读书人的诗会,这一通酒喝下来,怎么也得天黑才得散场。
发生了什么意外吗。
尚宝司丞入内之后行礼,朱棣示意他起身,问道:“怎的,诗会没有尽兴,怎么如此之早便收拾了,朕赐的酒不好?”
尚宝司丞立即将诗会过程如此这般一说。
朱棣听到王射成在为难黄昏时,心中隐隐一动,按说王射成作为钦天监官员,和黄昏之间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怎么会在大庭广众下为难黄昏。
莫非王射成也是汉王或者赵王的人?
有这种可能。
也无妨。
区区一个钦天监官员,就算是钦天监监正,也影想不了这种家国大事,由得他去折腾——这年头,培养点钦天监官员真不容易。
关键是没几个人愿意去钦天监,去了钦天监,意味着祖祖辈辈都得被困束在钦天监里。
问道:“黄昏怎么应对的?”
以朱棣对黄昏的了解,自从自己登基之后,黄昏基本上就没怎么看过书了,也许在永乐二年的科举之前看过一段时间,但要知道李懋是永乐二年的科举进士,黄昏这半灌水要压倒李懋,还是很难。
所以黄昏大概率会逃避。
尚宝司丞又是如此这般一说,朱棣讶然,“他竟然敢硬着头皮上?”
问道:“李懋的诗呢?”
尚宝司丞立即献上。
朱棣看了看,暗暗点头,“不错,有些才情。”
这就简在帝心了。
以后只要稍微有个机会,朱棣能想到李懋,那么这位永乐二年的科举进士,大概率就要青云直上,正式走在仕途的康庄大道上。
所以这就是诗会的好处。
之前靖难余晖之中死去的女秀才刘莫邪,也是通过诗会走入朱元璋的视线的,要不然哪能得个女秀才的恩赐功名。
李懋恐怕也没想到,他会成为本次诗会的最大赢家。
放下李懋的诗,朱棣问尚宝司丞,“可曾记录黄昏的诗词?”
估摸着是比不过了。
李懋那首诗确实还行。
尚宝司丞不敢说二话,急忙把记录的《石灰吟》递给朱棣。
朱棣接过一眼,看见了石灰吟三个三字。
讶然而笑。
就这?
那什么石灰有什么写头,你黄昏不会真以为你能写出《卖炭翁》那样的千古佳作罢,那可是白居易,你黄昏再读二十年书也赶不上。
天赋差距在那里。
入眼看了两句,暗暗摇头,比不上了,文字太朴实了,毫无出彩之处。
再看下去。
朱棣倏然僵滞。
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严格来说,这也是写实。
石灰本来就是要打碎之后再使用,然后留下一片白净,所以这两句从表面上来,还是描写石灰的使用过程及其效果。
但是,又不仅仅于此。
这种感觉,朱棣就像先是走在一片荒无人烟的蔓草小道上,看不到丝毫盎然生机,只是无尽的平庸,然后突兀的,前面出现了一座高山,山间有瀑流从天而落。
迎面而来,敲打着人心。
写物言志。
这是诗词要达到的目的。
那么黄昏做到了。
而且是于腐朽之处见神奇,于无声处起惊雷。
简单的两句写实,却酣畅淋漓的将黄昏的心志剖开,没有丝毫隐瞒的裸裎在世人面前,坦荡的显现在朱棣眼前。
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这哪里是石灰。
这分明就是一个愿意为了大明天下为了江山社稷为了天下黎民,甘愿奉献无惧险恶也要留下一片清白盛世的明臣之心气。
为此不惜粉身碎骨!
这是何等的胸怀和胸襟,这是何等的壮气凛然。
朱棣深深的震撼了。

分類: 歷史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