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p1h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獵諜 線上看-647、狐狸尾巴露出來了-2ewjy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楚牧峰就在金陵城总部中见到了匆匆赶来报道的林忠孝。
当在看到楚牧峰后,林忠孝脸上露出了难以抑制的激动和感谢之色。
他比谁都清楚,自己能够调离北平站,完全就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
倘若不是楚牧峰,他还得继续被程前胜压着,过着憋屈的日子。
程前胜不可能被调动,他也只能是过着这种碌碌无为的日子。
现在一切都发生变化。
是楚牧峰造就了他。
“牧峰兄,今后但凡是有任何差遣,尽管吩咐,兄弟必然会义无反顾,在所不辞。”
林忠孝拱手说道。
“忠孝兄,言重了!”
楚牧峰微笑着招呼林忠孝落座后说道:“你能被调到华亭站也是我最希望看到的事情,多余的废话不说,你现在就要做好去华亭站的准备。”
“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所以说一时半会是过不去了。而你去了之后,就先去面见站长华智武,至于说工作安排的话,等我回去后再说。”
“行,我听你的!”
林忠孝果断的说道。
“华亭站那边的形势有多严重你也是清楚的,而且不只是华亭,金陵这边的形势也开始变得危险起来,所以说忠孝兄,就算是到了华亭,也要多加小心啊。”
楚牧峰提醒道。
“我明白!”
林忠孝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两人又闲聊几句后,楚牧峰便起身离开。
林忠孝也开始做前往华亭的准备。
……
翌日。
就像是唐敬宗说的那样,戴隐他们已经开始向山城那边转移。
随着他们的离开,这座军统局的总部已经是名存实亡,留守的全都是一些不被重视的边缘人士。
金陵城城外战云密布。
楚牧峰就在这里的办公室中接见了西门竹,听取着他的汇报,而让楚牧峰有些郁闷的是,依然是没有什么好消息。
“林玉章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做的,就这样没有出去见过任何人,今天还是照样一如既往的去上班。”
“咱们的人一直盯着他,他应该没有机会将蜿蜒草粉末交易出去的。”
西门竹说到这个事情也是感觉有些无语的不行。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做事呢?
“不能再这么拖延下去!”
听到这个后,楚牧峰眼角就闪烁着精光。
“金陵城这边已经是危在旦夕,岛国军队想要进攻的意思非常明确,这事都不用去刻意的搜索情报就能看到,毕竟陈兵在外的岛国军队是谁都能看到的。”
“真的要是说发生战争,咱们才将瓷都抓到的话,就失去意义了!”
“所以科长您的意思是?”
“密捕!查抄!”
楚牧峰一摆手,冷漠的说道:“这事你去安排,即刻对林玉章进行抓捕,然后抓捕的同时安排人进他的院子,给我将蜿蜒草搜查出来。”
“看看能不能撬开他的嘴,能的话是最好的,即便不能,也起码可以断了对方的货源,没准可以让其暴露出来。”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在楚牧峰的记忆中,岛国军队攻占金陵城用的时间很短,应该是十来天就拿下这座城市。
现在他最缺的就是时间,假如说不能靠着这条线索抓到瓷都,等到这里沦为日占区,被岛国军队大屠杀后,林玉章这条线索还有价值吗?
希望自己这次能赌对。
希望老天爷是眷顾华夏的。
“是!”
西门竹早就想要这样做,如今得到命令自然是精神振奋的去安排。
密捕开始。
启明报社。
既然是密捕,那么西门竹就不可能说大张旗鼓的去报社里面抓人,只能是在外面抓捕住,要不然真的是会打草惊蛇的。
要是那样,即便是能撬开林玉章的嘴,发现不对劲的瓷都也肯定会逃走了。
幸好临近中午的时候,林玉章是出来了。
“别着急,盯着点他,看看他要去哪里。”西门竹拿着望远镜看着出门后就坐上黄包车的林玉章,慢慢的吩咐道。
他是要密捕林玉章。
但要是说林玉章这时候要去见瓷都,那不就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吗?
所以说西门竹现在也是心存期待,想着林玉章这边能争点气。
有点意思的是,今天的林玉章竟然还真的有所行动。
在西门竹的跟踪中,他能清楚的看到林玉章的活动轨迹和以前是不同的,从离开启明报社后,他就乘坐着黄包车开始漫无目的的走着。
第一站是家装裱店。
第二站是家绸缎铺。
第三站是家干果店。
在从干果店出来后,林玉章手里拎着一袋干果就这样又叫了一辆黄包车回到了报社。
中间所经过的时间总共是两个小时,这其中在绸缎铺花的时间最多。
半个小时!
林玉章在绸缎铺中停留了这么长的时间。
因为他的这种异常举动,西门竹即刻就将情报传递给了楚牧峰,而在收到这个后,楚牧峰那边立刻叫停了对林家的查抄。
“幸好还没有动手,要不然就算西门竹那边传来这个情报都迟了。不过看来,林玉章也是绷不住的,露出了狐狸尾巴。”
其实想想也正常,瓷都没有暴露,那么所有跟着他做事的人,都会觉得自己是安全的。
这些年就这样波澜不惊,安安稳稳过来了,再缜密的间谍都会产生一丝麻痹心理。
“科长,咱们的人已经将那三家店铺盯住,只要他们有任何异常,都会在咱们的控制中!”西门竹振奋的说道。
“嗯,盯紧了,千万别暴露!”
只要没见蜿蜒草,楚牧峰就不敢说轻举妄动。
林玉章这样做或许只是一个常规试探。
要是说看到三家店铺都没有问题,也就会开始传递蜿蜒草。
事实证明楚牧峰的猜测是有道理的。
就在这天过去后,当第二天阳光笼罩着金陵城的时候,林玉章带着蜿蜒草出门了,而他这次竟然没有去报社上班。
因为今天是周末,是休息日。
楚牧峰和西门竹都在暗中盯着。
“能让咱们科长亲自盯着,这个林玉章也算是足以自傲了。还有那个隐藏在幕后的家伙,只要今天露面,肯定跑不了”
“嘘,小声点,你知道做事规矩的。”
“我懂!”
几个负责抓捕的特工们顿时闭嘴。
他们平常闲着没事随便说两句话是没问题的,可只要是行动开始,谁要是说再敢打嘴炮的话,就等着被楚牧峰收拾吧。
楚牧峰楚判官的名声不是虚名。
“果然还是这家绸缎铺。”
今天林玉章都没有任何迟疑和闪躲,直奔着这家绸缎铺而来。看到他进去后,楚牧峰并没有说着急着开始行动。
历来做事谨慎周全的他,是让特工们都分散开来的。
大家伙像是互相不认识一样,就这样以绸缎铺为圆心,向着四面铺设开来。只要是发现有任何不对劲的人,都是肯定会留意上。
如今金陵城毕竟还是在政府的掌控中,楚牧峰做起事情来也算是游刃有余。
“附近有什么可疑人物吗?”
“没有,绸缎铺附近没有什么异常。”
“好,等到林玉章出来后密捕!”
得到肯定答复后,楚牧峰沉声说道。
“这家绸缎铺不要着急动,看看里面的老板会不会有所行动。”
“给所有弟兄们说好,没有命令不准动手。”
越是这种时候,楚牧峰越是小心翼翼的很。
林玉章是过来送蜿蜒草的,他离开的时候,蜿蜒草的药包也确实是没有在的。
但那又怎么样?
谁敢肯定这家绸缎铺的老板就是那个瓷都?
万一只是个听命行事的傀儡呢?
所以说楚牧峰能成为特殊情报科的科长,脑袋瓜转的飞快,他总是能够想到别人想不到的事情,从而顺藤摸瓜。
然后事情就变得简单起来。
绸缎铺被监控。
林玉章被密捕,他都没有来得及反应,就在刚坐上黄包车的时候被击昏,随即顺势被黄包车拉走,直接带到了特殊情报科的审讯室。
审讯室中。
被一盆冷水浇醒的林玉章,看到四周的环境后,心里很快释然。
他看着站在眼前的楚牧峰他们,表现出一副怒不可支的样子。
“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来这里?我告诉你们,我可是启明报社的副主编,你们敢这样做,就不怕遭受社会舆论的谴责吗?”
“林玉章,你到现在还想着靠舆论来当武器,有点意思,这说明你已经意识到这里的不对劲,知道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样的话,咱们就没必要藏着掖着,老实交代吧。”
楚牧峰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说道。
“你什么意思?交代,交代什么?”
林玉章皱着眉头问道。
“瓷都是谁?”
楚牧峰开门见山的问道。

分類: 軍事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