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6og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三國末世錄》-第1104章 下策-i3ioj

三國末世錄
小說推薦三國末世錄
等奥古雷斯细细说完他除掉亚历山大和艾米亚斯的计划,在场的众人都流露出兴奋,一个个摩拳擦掌起来。只有首席元老盖优斯忧心忡忡的说道:
“大法官,你的计划看上去天衣无缝,可是若万一…我说的是万一啊。万一失败了,我们的身家性命可都要归零了。别说失败了,想想当年的凯撒遇刺的三一五事件吧。那还是他们成功将凯撒杀死了,而且一度控制了罗马全城,可最后结果如何?”
他这一席话给众人头上都浇了一瓢冷水,大堂中再次鸦雀无声起来。当年凯撒独掌大权,一群元老院的共和派贵族元老试图恢复贵族寡头共和统治,于三月十五日当天将其乱刀刺杀。但最后,凯撒麾下悍将安东尼联合凯撒养子屋大维还是重新控制了罗马城,并在全城展开血腥搜捕。导致罗马三分之一的元老贵族,数以千计的骑士贵族全被诛杀。
最后,还是奥古雷斯打破了大家的沉默,他不以为然的说道:“现在的这个毛头小子亚历山大岂是能和凯撒相提并论的?罗马人谁都知道,在执政官官署中实际掌握权力的是他的母亲艾米亚斯。当年,安东尼和屋大维是凭借凯撒在民众中的极高威望才得以翻盘的。这种威望是今天亚历山大这个小子所能具备的吗?”
他顿了下又说道:“再说,我们还有后手。我此前说了,这只是上策,是成本最小的办法。但万一失败,我们还有一个下策做为退路,依旧能够推翻亚历山大和艾米亚斯的暴政统治。那就是我们退到我们各自势力控制的行省,一起发难,不再承认亚历山大这个皇帝并且脱离他的统治。对这个策略,我也已经制定好详细的方案…”接着,奥古雷斯又将他的下策计划详细的告诉了在座的各位。
最后,奥古雷斯的目光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见无人再有反对意见后说道:“那么大家都同意我的方案的话,就在此向罗马三神盟誓…”
等他们盟誓完了,普罗修斯又试探着向奥古雷斯说道:“今日为何没将护民官昆图斯也请来,罗马城中的治安城防还有对外情报也都是他的职责,若是他也能加入我们的联盟,将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不等奥古雷斯回答,盖优斯在一旁冷哼道:“监察官大人还真是消息闭塞,现在昆图斯已经是死心踏地跟着亚历山大走了。怎么可能还喊他?”
……
几日之后一个阴郁的下午,保民官官署中,因为光线太过暗淡,以至于大白天还得点着灯。昆图斯正端坐在一张皮质软椅中,头靠椅背,双目微闭,听着他手下的报告。
他的手下一件接着一件向他报告着各地可能有情报价值的异常事件。昆图斯做为保民官,虽说指责覆盖罗马全边境,但实际上他真正能管到的也就罗马城这一个地方。
现在昆图斯已经成为亚历山大和艾米亚斯可信赖的人,他甚至帮助后者规划好了罗马的变革的路线图。将地方上的军政分开本就是他的主意。只是即使亚历山大收拢了兵权还是无法大权在握,因为罗马人有六七百年反对君主的传统。所以这只是第一步,第二步他们还得凭借这些军队对内清除掉那些元老院的贵族寡头,对外打几场大胜仗,征服更多区域,为罗马平民带来实际的利益实惠,才能建立起的威望。最后更改律法,赋予亚历山大至高无上的权力,成为类似东方皇帝那样有绝对权力的君主。
此时,本微闭双目的昆图斯突然睁开了双眼。因为手下一则报告引起了他的注意。
“十月二十六日下午。首席元老盖优斯府中宴请了几十个在任高官和元老。根据我们设在他府中眼线打探到的情况,在酒宴前近两个小时的时间中,他们一直在聚会议论着什么。但内容却无从知道,因为盖优斯在现场撤除了所有仆佣。参加的人有大法官奥古雷斯,监察官普罗修斯…”
本来,罗马城中的达官贵族相互之间宴请并不是什么稀罕事。但这些与会者的名字却让昆图斯很是惊讶。因为这些人分属于各个政治派系,有些根本就不大可能是尿在一个壶中的人。而罗马城中的达官贵族之间宴请,一般情况下都是宴请与自己同政治派系的人。更何况,他们还弄的如此神神秘秘。
昆图斯自言自语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而后又吩咐他的手下说:“从今日起,加强对奥古雷斯,盖优斯,普罗修斯,马洛尔这几个人府邸的监视。不仅仅监视的他们本人,还要监视他们的管家仆人们最近有什么异常动向。另外城门处的卡哨也要加强,特别是那些贩卖兵器甲胄的商人,要严加盘查,登记在案。每笔进城出城的货清楚的记录在案。”
昆图斯的这名侍从应诺了一声便要退出堂去,却又被他叫住道:“等等,此前要你们调查冯虎军单兵弩炮筋弦材料的事,你们调查的如何了?”
他的这名侍从连忙应道:“回大人的话,我们动用所有在美索不达米亚的资源调查此事,现在还没太大进展。现在唯一知道的是这东西是个叫橡胶的材料制成。而橡胶是从一种被称为橡胶树的植物中提取出来。但是橡胶树到底是何种植物,提取的橡胶又要经过何种工艺制成这弓弦,我们却是无从知晓。”
昆图斯皱着眉道:“这都过去好几个月了,为何进展如此缓慢?”
侍从愁眉苦脸的说道:“护民官大人,我们的情报网最远也就到达美索不达米亚,对与远东地区完全是个空白。属下正在努力试图将触角伸展到更远的东方,只是这经费…”
昆图斯一听经费头就疼起来,现在所有钱都在往亚历山大扩充近卫军团上投,怎么可能还有闲钱用于这个地方。他只好挥挥手道:“那此事就先放一放,等经费充裕了再说。”

分類: 其他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