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ivd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線上看-第一千零十八章 “走後門”的字帖 (更新完畢)讀書-1qg2d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实际上,向南答应跟着黄云轩来参加饭局时,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
这位马维远既然是收藏家,又在没见过自己的情况下,让黄云轩带自己参加饭局,其目的早已经一目了然。
当然,向南对于这些并不反感。
因为他本来就是个文物修复师,而且还专门开了一家文物修复公司,又怎么会将顾客拒之门外呢?
因此,当听到马维远说他来魔都的目的是来找自己的,向南一点也不意外。
马维远见向南并没有反感,似乎松了一口气,笑呵呵地说道:
“前一段时间,我从一个朋友那里接手一件比较有意思的古书画文物,不过很不走运,我那个朋友的家里走了一次水,把这件文物给弄得有些残破不堪了。”
“我原本打算在之江那边找个修复师来修复,不过上次听老黄说,向专家你在跟他学习纺织品文物修复,所以,我就冒昧地找上门来了。”
马维远的话刚说完,黄云轩就“呵呵”了一声,冷笑道:
“我就说你这老马怎么这么好心,还专程跑这么远来请我吃饭呢,敢情是想求向南帮忙啊!”
马维远哈哈笑道:“老黄,你这话可不对啊,你看看这桌上的菜,哪个不是你爱吃的?我不是给你点的,还能给谁点?”
“你可别这么说!”
黄云轩摆了摆手,一副不领情的样子说道,“这么多菜,我就吃了几筷子,你别想我承你情!”
说着,他又一板脸,说道,“老马,我丑话说在前头啊,你让向南帮你修复文物没问题,但修复费用可不能少,他还有一公司的人要养活呢!”
马维远一脸无奈,说道:“你就放心吧,我是那种人吗?”
“哼,那谁知道,我跟你又不是很熟!”
黄云轩小声嘀咕了一句,一脸傲娇。
向南听着黄云轩和马维远一唱一和,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他本来就没打算拒绝,黄老师这是何必呢?
想了想,他对马维远笑道:“马总那幅字画带来了吗?我想先看看字画损坏到什么程度了。”
马维远一听,顿时大喜,连连点头:“带了,带了!”
说着,他就赶紧吩咐孙子马林茂将旁边椅子上的提包拿了过来,从里面取出了一个古董盒。
马维远将这古董盒放到包厢休息区的茶几上,然后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卷字画,小心地在茶几上摊开。
这时候,向南和黄云轩都已经离开了餐桌,来到了茶几边上。
向南看到,这是一幅高约30厘米,宽约25厘米的字帖,上面写着寥寥数十字的行楷,周围空白之处上,盖满了各种各样的鉴藏印章。
这张字帖纸张颜色微黄,不大的纸面上有四五个洞口,洞口边缘还有些焦黄,一看就知道应该是被火星溅到的。
向南伸手轻轻摸了摸纸张,字帖的纸张十分干燥,有些地方还有些发脆,恐怕稍稍一用力,就会破碎。
向南微微摇了摇头,也太不爱惜文物了,怎么就不保存得好一些呢?
轻叹了一口气,他又朝字帖的内容看去,眼睛一扫,竟然看到了“弼再上”三个字!
向南一看,忍不住吃了一惊,抬头看向马维远。
马维远笑着对他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是北宋名相富弼的《儿子帖》。”
说是《儿子帖》,实际上,这就是富弼“走后门”的一张小纸条罢了。
这字帖上,写着:“儿子赋性鲁钝,加之绝不更事。京师老夫绝少相知者,频令请见,凡百望一一指教,幸甚幸甚。此亦乞丙去。弼再上。”
这段话翻译过来,就是说,我儿子本性愚笨迟钝,加上他很少经历社会磨练。在京师我很少知心朋友,所以让他常常去拜见您,希望诸事对他多加指教,感激不尽。这信也请阅后烧掉。
从这张便条中可以看出,富弼是希望某官员能对其儿子加以照顾与提携的,因为这个毕竟不是什么光彩之事,所以富弼还专门写上“这信也请阅后烧掉”。
可见在富弼的内心里,他还是对这种行为感到很不好意思的,不希望被第二个人知道。
不过也不知道这位官员是忘了,还是喜好富弼的书法,结果这张“走后门”的条子阴差阳错之下一直留到了现在。
“富弼可是被司马光评价为’三朝辅臣,德高望重’的啊,没想到他为了儿子也不得不’走后门’,真是舐犊情深啊!”
黄云轩仔细看了一遍字帖,笑呵呵地说道,
“可他的儿子富绍庭,在仕途上也只做到了通判、知州,这说明富弼对他的助力也很有限啊。”
“让他写这张便条’走后门’就已经很让他为难了,上面连什么具体的事情都没好意思说,只是让人家指点指点儿子,你还想让人家怎么样?”
马维远摇了摇头,说道,“从这一件事上就可以看出,富弼不愧是被苏轼称为’人杰’的人物,也难怪会青史留名。”
说着,他又看向一直在仔细观察这张字帖的向南,问道,“对了,向专家,这幅《儿子帖》还能修复吗?”
“修复是能修复。”
向南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说道,“不过这幅《儿子帖》并不是常规的宣纸或绢帛材质的,修复起来会比较复杂。”
“能修复就好,能修复就好!”
马维远一听,连眉毛都扬起来了,他连忙说道,“那还要麻烦向专家辛苦一下,时间长一点没关系,修复费用高一点也没关系。”
向南点了点头,笑道:“那好吧,我尽力而为。字帖先收起来吧。”
马维远听了,三下两下将字帖卷好,重新放回到古董盒里。
几个人又坐回到餐桌上,一边喝着茶,一边闲聊着,眼看着时间差不多了,黄云轩这才带着向南跟马维远告辞,准备回博物馆。
当然,向南并不是空手离开的,他还带着那幅富弼的《儿子帖》。
虽然最近这段时间比较繁忙,不过,抽空修复一幅字帖的时间还是有的。

分類: 都市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