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euj9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第三九四章 阿敏之死相伴-psxei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熊廷弼站在城头上,脸色阴沉沉。
果然没想错,努尔哈赤就是要埋伏。刚刚那一次攻城便是如此,这是要把他老熊引出去,到时候杀一个措手不及。
不过,努尔哈赤显然没有想到沈阳城有巨炮,这一下让这个狡猾的野猪皮谋算落空了。
如果没有这门巨炮,他老熊派出去的人恐怕已经陷入围困之中,到时候必然败退。若是把他们接入城,努尔哈赤肯定会趁机直接杀入城中。
只不过努尔哈赤的谋算必然要落空,即便没有这门巨炮,他老熊也不会开城门接李光荣入城,而是会让李光荣向后跑。
至于能够跑出多远,是不是能够跑得了,那就不是他老熊所能左右的了,要看李光荣自己的运气了。
否则野猪皮趁势杀过来,他老熊也没办法保证沈阳城的安危。
但是现在情况却不像熊廷弼原来设想的那样,他不但不用开城门接应,反而需要开门出去攻打一番。否则以李光荣的兵力,恐怕杀不上努尔哈赤所在的那个山坡。
想到这里,熊廷弼转身就向城楼下走去。
一边走,熊廷弼一边大声说道:“集合!传本帅将令,跟本帅出去杀敌立功!”
这条命令下去之后,沈阳城城头上的士卒就动了起来,快速往城下汇集。
城门被打开了,大军蜂拥而出。
熊廷弼在阵前,骑着马大声的喊道:“杀上去!活捉野猪皮!”
“活捉野猪皮!”明军跟着附和,一时之间,气势如虹。
外间的战斗还在持续,李光荣不断地向前厮杀,但前进的距离并不多。
骑兵一旦冲杀不起来,也就丧失了威力,李光荣已经陷入了苦战。
城头之上的李岩此时也已经准备好了,直接调转炮头。
到这个时候,自然已经不用再攻击那个山坡了,而是朝着野猪皮的军阵轰击。
哪里聚集的人多,就朝着那里开炮。直接实弹砸过去,大铁球滚在地上,必然就是人仰马翻。
对于破密集的军阵,实心弹的效果非常好。
熊廷弼此时也带领着步卒杀了上来。
一时之间,火枪声、喊杀声四起。
野猪皮的阵型还没有乱,熊廷弼也以军阵的形态向前冲击,两侧有骑兵护卫。刀盾兵在前,火枪兵在后,两侧有弓箭手。
在阵型的后排,还有一群人扛着小炮快速奔驰。他们并没有跟随大队,而是在一队一队步卒的护卫之下转向了两侧,快速找到合适的位置开始架炮。
这种炮的体量并不大,一个人放在肩膀上扛着就能走。三人为一个单位将炮架好,装入开花弹之后,便对着野猪皮的阵中开始了炮击。
如果小炮数量少的话,也算不上什么太大的威力,造不成太大的杀伤。可是这些炮有很多,足足有两百多门炮被布置在了阵地的两侧,甚至还有装散弹的,这是防备野猪皮冲杀上来用的,可以用散弹轰开野猪皮的阵型。
两百多门火炮朝着野猪皮的后方就砸了过去。
一时之间,战场上爆破之声震天。
加上城头上那门大炮不时的也来一炮,战场之上瞬间就弥漫起了无数的硝烟。
此时的莽古尔泰已经杀红了眼,脸上全都是焦急的神色。
在明军火炮开始放炮的那一瞬间,莽古尔泰就知道这次恐怕要糟。
明军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火炮?
这还不算城头上的重型火炮,军阵之中全都是一人就能扛走的轻炮。
一时之间,火炮声四起,只要哪里结起了军阵,明军的炮火就会覆盖那里,战场上的情况瞬间就转变了,明军的大队快速压上。
在这个时候,军阵后面忽然响起了铜锣的声音。
莽古尔泰也知道这是鸣金收兵,意思是可以撤了。可是现在被明军纠缠着,哪能那么容易撤出去?
不知道是谁敲了锣,这是在找死吗?
莽古尔泰这么想,其他的士卒不这么想。早就顶不住的士卒,瞬间就败退了下去。
明军在后面追杀不止,一直追杀出去了三十多里才停下。
熊廷弼心里面很高兴,脸上却没有露出高兴的表情。
这一次追杀的有些太深了,他连忙说道:“快快整军,留一部分人打扫,剩下的人回城。”
这一战虽然打赢了,但是熊廷弼也知道这是因为事出突然。
一炮下去轰掉了努尔哈赤,让他们想要埋伏大明官军的想法落了空。自己不过是趁势掩杀而已。
即便如此,大明官军也没有占到太大的便宜。野猪皮耐苦战,比自己这边强多了。
另一边,莽古尔泰回到了后方,他的肩膀上插着一支羽箭。
但此时顾不得这么多,莽古尔泰快步走到帅帐前,一眼就看到了三哥阿拜。
莽古尔泰连忙迎了上去,忧心忡忡的问道:“三哥,父汗怎么样?”
“父汗受伤昏过去。”阿拜沉着脸说道:“现在已经醒过来了。明军火炮轰击,父汗被亲卫压在身下,这才没有受重伤。不过第一炮导致父汗落马,还是受了一些伤。”
“不过阿敏……”说到这里,阿拜神色寂寥,说不下去了。
莽古尔泰一愣。他当然知道阿拜是什么意思。
阿敏一直在父汗的身边,准备在狙击明军的时候出战。
没想到还没有出战,阿敏就被火炮轰击了。
“究竟是怎么回事?”莽古尔泰沉着脸问道。
“火炮轰击的时候,父汗被亲卫压在了身下。大家都在忙着保护父汗,阿敏就被炮击了。第二炮落在了他的身边,阿敏受了很惨重的伤,刚刚已经去了。”阿拜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
听到这话之后,莽古尔泰的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眼睛都红了。
“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阿拜看着莽古尔泰直接说道:“不知道明军还会不会追上。我们现在要护卫父汗赶紧退回去,同时要整军备战,以防明军来袭。”
莽古尔泰看着阿拜,从他的眼中看出了一抹凝重。
这让莽古尔泰意识到了一件事情,父汗的伤势并不像阿拜说得那么轻松,恐怕还会有其他的变故发生,只是在这里没有办法说而已。
于是莽古尔泰点了点头。
与野猪皮的悲凉气氛不同,明军这边可以说是欢庆异常。
只不过随着战场被打扫出来,气氛也就变得有些低沉了起来。
原本大家都在打仗,打胜了很高兴。可是现在收拾起战场,很多大明守军的尸体被抬出来,气氛自然就低沉了下来。
随着战场被清理出来,这一战的结果也有了一个大概。
熊廷弼看着李光荣,听着他的汇报,缓缓的点了点头说道:“传令下去,所有的立功将士我会马上禀报朝廷,请求朝廷叙功。战死的将士,本官也会禀告朝廷,请求朝廷加重抚恤。”
“是,大帅。”李光荣答应了一声。
打赢了这一仗,这些也是应有之义。现在传出这样的话,也算得上是用来安抚军心的,让大家有一个心理准备。
熊廷弼直接说道:“我要马上写一份捷报,快马送入京城。”
“那卑职告退了。”李光荣答应了一声,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这种事情,李光荣不方便参与。这是熊廷弼的权利,李光荣要做的是其他的事情。
与此同时,在京城之中,气氛一如既往的融洽。只不过有的人开心,有的人不开心。
顺天府衙门之中。
魏大中愤怒地看着眼前的官吏问道:“你们有什么证据把我关起来?你们这是冤枉好人!你们顺天府就是这么抓差办案的?”
站在魏大中面前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身上穿着文官的官服,看模样应该是顺天府的通判。
听到魏大中的话,通判的脸色就沉了下来说道:“念在你是一个读书人的份上,我们已经足够客气了。你不要不识好歹。本官陈其和,如果有什么不服气的,你可以去上告。”
陈其和怒声的说道:“作为一个读书人,你怎么能这么不懂事呢?”
“这次,你牵扯到了一起盗窃大案。凡是有牵扯的,自然都要抓起来。证明了你的清白之后,自然会放了你。要配合官府查案,一个读书人这点觉悟都没有?”
魏大中怒视着陈其和说道:“你们不去追查真凶,反而把所有人都抓起来,这就是在玩忽职守。你们就是这么给陛下当差的?”
陈其和看着魏大中,懒得搭理对方。
事实上,在衙门之中,这种事情非常的多。因为你有涉案嫌疑就把你抓起来,然后把你抓到大牢里面去再调查,这样是为了防止嫌疑人逃跑。
不过陈其和也知道,这样的做法还可以用来陷害人。
很多时候官员想要弄死一个人,就会用这样的方法把人抓到大牢里面。到了大牢里面之后,自然就是百般折磨,或者用一些阴毒的方法弄死。
到时候案子查清楚了,这个人与案子没关系,人却死了。那自然是在牢中感染了疾病,意外去世。
朝廷会表示哀悼,也会给死人家属一些赔偿,地方官员甚至会亲自上门安抚。
但这些都是表面上的功夫,实际就是有人想弄死这个人,才把这个人丢到大牢里。

分類: 歷史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