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b7a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就是超級警察 ptt-943、三年之後又三年展示-jo3zz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噗!行长接班人?”闻言王邵飞说辞,卢薇薇差点笑喷:“话说这是什么迷之自信?如果人人都是按照行长接班人培养,那全中国得多出多少行长啊?”
“可不是嘛?”知道卢薇薇是在调侃自己,王邵飞也不介意,只是自嘲的笑笑:
“反正领导刚带我进柜台的那时候,我以为只是带我走个过场,没曾想我一进去,身后的大铁门,砰!锁上了。”
“哈哈哈哈,那岂不是坐牢?”
感觉老王的堂弟太逗了。
原本就是个银行柜员工作,竟然被他说得这么悲惨。
王邵飞为了感谢刚才几人的鼎力相助,于是站起身,主动替几人倒茶水。
边走边道:“别看我在银行上班,感觉在亲朋好友眼中挺高大上的,其实就是给了我一套行服,一个编号,每天就过着在封闭空间里被摄像头环绕的生活。”
“别说这喝水吃饭了,就连上厕所都得打报告,而且我还问过里边的前辈,问他们,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对呀,什么时候是个头?”卢薇薇也表示很好奇。
王邵飞给她倒满一杯茶,呵呵的笑着:“前辈说……不一定,一般都要三年起步。”
“噗哈哈哈!”
卢薇薇当时就笑出猪叫:“怎么感觉好像三年才能刑满释放似的,你这是多不喜欢这种工作啊?”
“反正不是很喜欢。”王邵飞坐回到自己作为上,也是嗑着瓜子抱怨道:“每天就跟坐牢一样。”
“好像我刚进入柜台,就被判刑,三年起步。”
“那会不会‘减刑’,提前释放?”顾晨也是调侃着说。
王邵飞点头:“也是有的,表现好点,也有两年就能出来的。”
“哈哈哈哈。”
袁莎莎笑得不行,也是捂着肚子调侃道:“那你们学这么多金融知识,就是为了来银行坐牢啊?”
“可不是吗?”王邵飞摘下眼镜,用袖子擦了擦镜片,这才重新戴在鼻梁上,一本正经的与众人道:
“可是我学金融的时候,哪能想到我每天处理的都是这些?”
“哪项工作不是重复而乏味啊?能一直坐柜台就不错了,最起码冬暖夏凉,外面不管是刮风还是下雪,都跟你没关系,舒舒服服不香吗?哪有我们这些做警察的辛苦?”
王警官也是感觉堂弟飘了,不由吐槽几句说。
按理来说,老王同志是羡慕王邵飞的。
最起码在银行工作,工作时间比较固定。
不像自己,每天朝九晚五的,还时不时义务加班,遇到紧急情况,半夜都得从被窝里爬起来。
手机永远不敢关机,上厕所就怕接到紧急出动的命令。
每到饭点就期待千万别来警情,每天的精神都是高度紧张,不敢有丝毫懈怠。
感觉就自己这工作与堂弟王邵飞相比,王邵飞都应该笑出猪叫了。
就这还抱怨小柜员的烦恼?还坐牢?还三年起步?
别看自己每天在外东奔西跑的,其实在外奔波的不一定自由。
感觉堂弟王邵飞还是太年轻了,毕竟刚大学毕业不久,有点眼高手低也很正常。
主要是没有经历过社会的毒打,许多事情都想当然了。
王邵飞闻言王警官说辞,也是嘿嘿一笑:“哥,我这不是工作苦闷,随口抱怨几句嘛,上班憋屈,难道下班还不能抱怨几句嘛?”
“对呀老王,你刚参加工作的时候,也没少抱怨吧?”卢薇薇不由将问题引向王警官。
王警官摆摆手:“可别提我,我当初可比他强多了,他读的可是高端金融学,做银行柜员也是基础工作,那些金融大鳄不都是从金融最底层做起,一步步熟悉业务的吗?”
“什么高端金融学?”感觉堂哥王警官是在捧杀自己,王邵飞当即不干了:“我就这么给你们说说我当时每天的课表吧。”
“行啊。”顾晨喝着茶水,微微一笑:“我也挺想知道财经大学的课程呢。”
“呵呵。”王邵飞生无可恋,扳起手指跟顾晨比划起来:“就是什么《投资学》啊、《财政学》啊、《货币银行学》之类的,而且我们唯一的人文课程你知道是什么吗?”
顾晨摇了摇脑袋:“这个我不知道。”
王邵飞甩了甩手指,表情丰富道:“《近代风云人物专题》。”
“噗!”卢薇薇直接喷出一口茶叶水,擦着嘴角淡笑道:“《近代风云人物专题》?这什么鬼人文课程啊?”
“对呀!什么鬼呀?”王邵飞也是自嘲的笑笑,道:“反正学完这一套课程,我脑子里只会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我可能被这个世界选中了。”
“哈哈哈!”袁莎莎都快笑出眼泪了,捂着脸不由调侃道:“话说你们学金融的都这么迷之自信吗?说不定哪天你真能成为金融大鳄也说不定呢?”
“呵呵,你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我倒是想起了睡在我下铺的两个兄弟,他们可是一个想当中国的索罗斯,另一个想当中国的巴菲特。”
“那挺好的,有志气。”顾晨见老板开始上菜,主动给让出一个身位来。
王邵飞则是嗑着瓜子,不由调侃着说:“可不是吗?我每天晚上起夜都不敢有动静,生怕惊动了脚下这两条金融巨鳄。”
“哈哈,没想到一个小小的宿舍里,竟然同时出现了卧龙凤雏两位能人。”王警官摇了摇脑袋,将一瓶饮料打开开始给众人倒上。
王邵飞见状,赶紧接过饮料瓶说:“哥,我来,我来就好。”
将王警官按回在座位上,王邵飞殷勤的给众人倒满饮料,嘴里调侃的道:
“我还跟你们说,当然我们并不是所有的课程都这么浮夸,还是有一堂比较实际的课,叫《证券市场分析》课,内容就是研究中国的A股市场。”
“嗯,这个不错。”顾晨抿上一口饮料,不由调侃着说:“我在图书馆也看过一些,比较实用,不过我觉得还是太过理论了。”
“毕竟金融市场瞬息万变,光学好这些理论,也不见得就有多厉害,实操为王。”
听闻顾晨的说辞,王邵飞打上一记响指道:“看来顾警官真是博学啊,你说的可一点没错。”
挪了挪自己的凳子,王邵飞靠近顾晨道:“这索罗斯跟巴菲特,每天雄赳赳气昂昂地进去一看,就是要做空中国的A股市场。”
“而且我跟你们说,那节《证券市场分析》课,我们老师还会带着我们一起炒股。”
“上课炒股?”卢薇薇瞪大眸子,不可置信道:“这是什么鬼操作?”
“那是模拟炒股,金融生的必修课。”王警官吃着小菜,感觉卢薇薇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卢薇薇这才“哦哦”两声,表示秒懂。
王邵飞则是笑笑说道:“的确是这样,但区别是……我们用10万块钱虚拟资金,老师高风亮节,他拿出了自己10万块钱真实的私房钱,这就使得那门课特别具有教育意义了。”
见王邵飞笑得贼开心,王警官不由问他:“什么教育意义?你们老师应该比你们厉害多了吧?也应该是个炒股高手。”
“哥,你听我说啦。”感觉王警官打断了自己,王邵飞重新组织语言道:
“这前半节课,是大家一起学习《证券市场基础知识》,可后半节课,是我们一起劝老师不要太在意那些证券市场基础知识。”
“噗!所以……你们老师亏了?”卢薇薇似乎才反应了过来。
王邵飞哈哈的笑道:“对呀,所以一定要认清自己,不能让自己迷之自信,即使是金融老师也不例外啊。”
“说到底就是没有认清自己。”顾晨说。
王警官百分比同意道:“就是这个道理嘛,而且我觉得你王邵飞也没认清自己,学金融的时候,就没有认清自己,当柜员还是没有认清自己。”
“哥,怎么又扯到我身上了?”感觉老哥真是三句不离自己啊!
王警官瞥他一眼,也是带着教育的口吻道:“所以说老师也不一定是对的,你就应该更加认清自己的处境。”
“想你这种刚毕业的大学生,我是见多了,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天选之子,初入社会后都觉得自己是怀才不遇,打拼5年以后,你会觉得自己啥也不是。”
“可能……我就不一样吧?”王邵飞吃着饭菜,也是不由反怼了回去:“初入社会,我就觉得自己啥也不是。”
“那你宿舍另外两条金融巨鳄呢?他们现在在干啥呢?”王警官也是好奇,心说这财大毕业的学生,都跑哪去就业了?
王邵飞嘿嘿的笑道:“也就跟我一样,在银行柜台坐着数钱。”
“那不就对了吗,脚踏实地。”王警官说。
“可工资低啊。”王邵飞反驳。
王警官瞥他一眼:“让你爸再存两个亿,你工资还能翻倍。”
“呵呵,说的我都好想换爸爸了。”王邵飞似乎杠精附体,非要跟王警官反驳两句。
“你说这银行小柜员,三年起步,可到时候别说好了是三年,可结果可能是三年之后又三年,三年之后又三年。”
“我的青春啊,可能就这样被锁在银行柜台里。”
感觉王邵飞应该属于嘴炮属性,各种话语连珠,顾晨好奇问他:“那你不喜欢银行工作,当初为什么要报考财大呢?”
“呃,这个问题问的好。”似乎是被顾晨勾起了曾经的往事,王邵飞瞥了眼王警官,不由笑孜孜道:“这我当初想报考国贸专业,结果我大伯,也就是我堂哥的爸爸,非要我包括金融专业,报考财大。”
“他告诉我,以后我就是我们家族的金融巨鳄,大家炒股可以请教我,毕竟那时候,堂哥用私房钱炒股,可是赔了不少钱呢,所以大家都把期望值放在我身上。”
“啊?王师兄也炒股?”顾晨闻言王邵飞说辞,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可是我记得王师兄好像从来不碰股票啊。”
“对呀,我记得老王好像也不炒股啊?难道是我入职之前的事情吗?”卢薇薇也觉得挺稀奇。
心说老王同志还炒股?关键这私房钱哪来的。
王警官似乎被扒出黑历史,也是扶额一脸惭愧。
“那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要是我当时有老师也拿模拟的给我练练手,我也不至于在小半个月,把我1万块的私房钱,亏得只剩2600。”
想到这些,王警官也是没好气道:“这巴啦个熊的,那些天,每当我盯着手机红着眼眶的时候,你嫂子还以为我被野花伤了呢。”
“哈哈哈,嫂子竟然也同意你炒股?”以卢薇薇对王警官爱人的了解,应该没这么顺利啊。
顾晨也道:“可是,拿着一支股不动也不至于赔成这样啊?1万块的私房钱,亏得只剩2600?这也太惨了。”
王警官生无可恋的看向顾晨,往事不堪回首的道:“反正就是,你想象一下,17.85进的,熬了20多天,在12.35还在往下走,然后清了另选,结果买哪个亏哪个那种感觉,你明白吗?”
“好像明白了。”
听王警官这么一说,顾晨是真明白了。
总结一个字,那就是“衰”。
王警官是够衰的,总体来说,应该甩锅给运气。
毕竟能把1万块私房钱,亏得只剩2600,这也是一种能力,亏钱的能力。
袁莎莎好奇不已,追问道:“那嫂子当时什么反应?王师兄当时的家庭地位应该挺高吧?毕竟都有1万块的私房钱了。”
“噗。”卢薇薇忍不住憋笑一声,道:“从我认识老王开始,老王的私房钱就没有超过3000的概念,1万块私房钱?那可是巨资啊?老王你是怎么做到的?是不是还有私房钱没上报给嫂子啊?”
“去去去,别捣乱好吗?”感觉卢薇薇在戳自己的伤口,王警官也是没好气道:
“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你嫂子对财政大权管的并不是很严格,所以我就偷偷攒了1万块私房钱。”
“可毕竟只有1万块啊,1万块怎么够用?所以我就看小区其他几个人炒股,都买车了。”
“所以我当时一寻思,就想着,要不我把那1万块私房钱拿出来,也炒股得了,没准就翻倍呢。”
“呵呵,不用想就知道,你老王是干啥啥不行,赔钱第一名。”卢薇薇就知道王警官的没钱属性。
关键是有点私房钱,那也藏不住。
王警官也是搓脸苦笑:“反正从那时候开始,你嫂子知道我这波神奇的操作后,就再没让我零花钱超过1000块。”
“最近几年稍微有点好转,零花钱在逐月上升,一个月从只涨几块钱,到现在能涨十几块。”
“这是一个重大的进步,至少说明比炒股靠谱,最起码每个月都对下个月有所期待。”
看着王警官小恩小惠就能满足,卢薇薇实在忍不住调侃道:“可这些年,物价也翻倍了呀。”
“就比如你当年吃碗面,可能只要6块钱,可现在同样的食材,同样的分量,你再吃一碗面,要12块,那你这零花钱是不是贬值了?”
见王警官目瞪口呆的样子,王邵飞笑喷在那。
心说这卢薇薇什么来头?逻辑鬼才啊。
王警官则是闷闷不乐……
原本好不容易有点心理安慰,结果气氛全被卢薇薇给搞砸了。
倒是卢薇薇笑得最开心。
感觉老王还是那个老王,从来就没让人失望过。
而堂弟王邵飞,似乎也继承了老王家族基因,感觉就是这么的逗比。
大家在大排挡聊天说地。
时间也在一分一秒的过去。
感觉快乐的时光似乎总是短暂的。
看着周围大排档顾客,换了一波又一波,而自己这桌却依旧在此。
主要是王邵飞高兴。
原本在银行工作够疲惫的,见到多日未见的堂哥,还有堂哥身边一群有趣逗比的同时,王邵飞心里爽歪歪。
心说自己身边要是有几个像顾晨,卢薇薇和袁莎莎这样的同事,那至于每天叫苦连连吗?
哪怕隔壁柜台坐着一名年轻貌美的未婚女同事也好啊。
可现在的情况是,前边坐着竞争岗位上的男同事,后边坐着中年已婚大姐。
感觉每天的生活日复一日,没意思。
感觉自己啥也不是。
“嗝!”就在王邵飞思绪缥缈,看着卢薇薇那灿烂的笑脸时,卢薇薇打上一记饱嗝,拍拍肚皮表示很满意。
“今天吃的好饱,谢谢老王的堂弟。”想到着,卢薇薇忽然隔着顾晨,歪头问王邵飞:“对了,忽然忘记你叫什么来着?”
“我叫王邵飞。”王邵飞笑孜孜道,感觉卢薇薇那油润的红唇,顿时都那样可爱。
“哦,王邵飞,姐姐记住你了,谢谢你今天请我们吃晚饭。”
“没事。”王邵飞摆摆手,身体靠躺在座椅上,也是一脸满足的道:“主要是各位看得起我,跟你们吃饭有意思,比我那些同事可有意思多了。”

分類: 都市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