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hg0q引人入胜的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 愛下-第275章 第一女帝熱推-23tv8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这……
孙桡是个小人物,哪怕他是当前南楚的礼部尚书,但只要知道他是因何上位的人心里都清楚,他不过是个备胎,一旦今夜立下储君,无论是叶向佛举荐的九皇子上位,还是楚贤王举荐的七皇子成为储君,南楚的整个内阁六部都会迎来一次彻彻底底的大洗牌。
孙桡,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微不足道的工具人而已。
但是此时他给予楚贤王的回答,却让整个群英殿里的众人无法淡定了。
并无禁令!
孙桡已经说的很明白了。
即便公主,也有参与举荐的资格!虽然在整个南楚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一位公主被选定为皇权接班人,但有资格,就意味着巨大的变数!
人人脸色错愕,带有忐忑,纷纷把目光投向他们的主心骨,楚贤王。
只见楚贤王听到孙桡的回答后,只是眼瞳微微一缩,笑道:
“但这所谓公主之间,也有区别吧?”
“宁安公主虽由先皇赐号,却非皇室血脉,她也有资格?”
孙桡闻言臃肿的身体轻轻一颤,头垂地更深了,正要回答:“启禀贤王大人……”
没有资格!
叶青鱼虽然被赐下公主之名,却没有皇室血脉,如何能扛得起南楚大旗?这等明显会为将来南楚皇权的传承埋下隐患的条律,岂会被南楚诸代皇帝忽视?
不等孙桡回答,下方所有站在楚贤王这边的臣子们已经舒展了眉头,就差喜笑颜开了。
叶青鱼,没有资格参与储君举荐!
“哈哈哈,贤王大人威武!叶向佛的阴谋诡计又被贤王大人戳穿了!”
人人心喜,甚至在鲁冠侯说出叶青鱼的名字时,他们就已经笃定,鲁冠侯敢当着楚贤王的面这般挑衅,绝对是叶向佛的授意,否则后者又哪来的这种胆量?
而现在,楚贤王只是搬出了王朝皇律,三言两语间就破灭了叶向佛这“阴毒”的计划,使鲁冠侯落得了个前后不是人,他们岂能不高兴?
只是正在这时,还未等孙桡把接下来的话说出来,突然——
“等等!”
一道清脆的声音突然于一旁响起,人人错愕,不止明目张胆站在楚贤王一方的,就连叶向佛这边的军侯也是如此。
楚贤王问话孙桡,竟然有人敢打断?
鲁冠侯这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不错。
突然出声打断的不是别人,竟然又是鲁冠侯!
只见他不等楚贤王发怒,神色冷静,眼底神光坚若磐石,盯着楚贤王,道:
“敢问贤王大人,是否只要是先皇血脉,无论男女,只要身为皇室一员,即可拥有举荐名额?如果他是唯一成年人选,是否可直接得到储君之位?”
嗯?
这一次鲁冠侯没有再提及叶青鱼!
他放弃了?
现在正在飞速的寻找下一个可以举荐的对象,伺机脱身,远离这方权势的漩涡?
楚贤王被打断,心里自然不喜,尤其这个人还是鲁冠侯,只是看到后者眼底的锐芒和急迫,他立刻认为,自己猜到了鲁冠侯的真实打算,忍不住笑了。
举荐他人?
开什么玩笑?
老夫早在十数天前开始准备内荐一事时,就早已推算过所有可能。关于“公主”一项确实有些疏忽,但根本无法影响大局。因为芈熊虽有四个女儿,却都已经出嫁了,并不符合举荐皇律。
你还能举荐谁?
楚贤王一脸不屑看着鲁冠侯,就像是在看一个跳梁小丑。
想和我斗?
好!
那我就和你好好玩玩!
如果是熟悉楚贤王的人此时定然能够发现,他是真的生气了。即便今晚的内荐结果完全按照他的设想结束,事后他也绝对不会放过鲁冠侯!
“是又如何?”
楚贤王勾起嘴角,笑道:“四位公主皆以出嫁,鲁侯爷莫不认为,她们也有资格参与举荐吧?”
“哈哈哈!”
此言一出,下方第三平台立刻爆出笑声阵阵,充满嘲讽,望向鲁冠侯的眼神充满冰冷,更有种跃跃欲出的冰寒。他们以为看破了鲁冠侯的打算,只等后者说出四位公主之中某位的姓名,就要以“他对王朝皇权别有用心”之名力谏!
推举叶青鱼,可以说是叶向佛的暗中筹谋,但连出嫁了的公主都要推举,鲁冠侯这是赤裸裸的想把南楚皇权拱手让给他姓之人了!
但令他们没想到的是,面对楚贤王的冷嘲热讽,鲁冠侯丝毫不以为意,连汗毛都没有颤动一下,道:
“王爷一言九鼎,晚辈信服。”
“既然如此……”
来了!
鲁冠侯究竟要改选何人?
人人目光迫切,余光打量身边的人,生怕有人抢在自己头里,直到——
“鲁某认为,依照我南楚皇律,于我南楚,应当没有任何人比宁安公主更有资格得此之位了。”
宁安?!
又是叶青鱼?!
这鲁冠侯是疯了不成,还是脑子坏掉了?
皇室之人才有资格!
你是没长耳朵?
鲁冠侯此言一出,别说第三平台上的众臣了,就连诸葛剑等人都是一阵头皮发麻,望着前方鲁冠侯挺拔的身姿,一阵头疼欲裂。
搞事情啊!
你是真的不怕楚贤王弄死你,非要用自己的愚蠢来挑战他的耐心?
事实上,楚贤王的确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尤其是今天这一夜,储君将定,他张弛有度,因为他知道这件事将会对南楚的未来造成多么深远的影响,所以,即便被鲁冠侯数次打断,他暗藏杀心,也没有表现的太过火,但是这一次,当鲁冠侯再次提及叶青鱼的名号,他的心态,炸了!
“放肆!”
“鲁冠侯,你可知你在说什么!”
“本王心系我南楚皇权安定,心系内荐公平,于是才处处忍让于你,而你却不知好歹,三番五次把本王的话当耳旁风,更妖言惑众欲坏我南楚内荐大事……”
“来人啊!把鲁冠侯给我请下去!”
楚贤王终于发火了,无法克制,赫然是要把鲁冠侯逐出大殿的节奏。群英殿里,楚贤王的狗腿子可不在少数,此话一出,立刻有人站出来要依令而行,只是还未等他们走上第二重平台,突然。
面对楚贤王的震怒,鲁冠侯也忍不住眼瞳一缩,心有忐忑,只是当他余光看到从下方上前的数人,瞥到身边一道落在他身上平稳镇定的目光,感觉自己小腿一麻,似乎被什么撞了一下,鲁冠侯没有低头就已经心头一振,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当即深吸了一口气,望向楚贤王的神色坚定如初,更多了一分……
亢奋!
“贤王大人莫怒。”
“鲁某之所以这般择选,当然是有在下的考量。并且在在下看来,宁安公主,更是先帝皇律下的唯一选择。”
先帝皇律。
唯一选择。
不得不承认,先帝皇律这四个字还是好用,前来驱逐鲁冠侯的人都要踏上第二层平台了,楚贤王转身的动作蓦地一顿,回过头来,脸色阴沉地望着鲁冠侯,冷冷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或许是鲁冠侯自从站起来不畏强权的坚定,亦或是他从始至终的决然,和一成未变忠于叶青鱼的选择,终于让楚贤王感到了一丝不安。而就在这时他没有看到,当他面对鲁冠侯,背后看不见的叶向佛听到后者这番话,脸色突然更难看了几分,同样眼含怒火,只不过,他望向的是邹辉,而不是鲁冠侯。
这时,场上唯一的焦点自然还是鲁冠侯,只见他面对楚贤王的斥问浑不在意,轻轻一笑,拱手道:“晚辈有佐证,可证今年已有十五年华,依南楚例律已经成年的宁安公主叶青鱼,乃先皇之女,还请贤王大人明查!”
鲁冠侯从一开始站出来就一直坚定无比地选择叶青鱼着实令在场众人摸不着头脑,无论是楚贤王这边的人还是叶向佛麾下的军侯皆是如此,短短一会儿的功夫,鲁冠侯如此坚定的个中缘由不知道在他们心里换过多少次了,一直无法认定,内心充满迷茫,直到鲁冠侯这次开口前也是一样,直到……
叶青鱼。
先皇之女?!
先皇?
芈熊?!
叶青鱼竟然是芈熊的女儿!这怎么可能?!
众人,懵了。无论他们之前站在哪一方,心里是不是已经有了选择,在鲁冠侯这句话说出来的一瞬间,整个群英殿立刻再一次陷入死寂,人人心头掀起惊涛骇浪,只感觉头晕目眩,慌忙扶住身边的席位。
叶青鱼是芈熊的亲生女儿?
还有证据?!
这是真的么?
惊骇之后的本能就是寻找证据,众人纷纷把目光投向第一层平台,落在叶向佛的脸上,只见后者脸色阴沉冰寒,几乎要滴出水来,一双死鱼眼狠狠盯着鲁冠侯,欲要择人而噬!
真的?!
鲁冠侯说的是真的?!
叶青鱼真的是芈熊的女儿!是南楚名副其实的公主!鲁冠侯选她,更完全符合南楚皇律!
当一个人心里产生了质疑,就说明心里的天平已经出现了倾斜。虽然鲁冠侯还没有拿出实质性的证据,但当在场众人看到叶向佛此时脸上的表情,心里已经有了第一次判断了。
“叶青鱼今年十五岁,十五年前,似乎正是叶向佛退隐朝野的时候?”
“正是因为叶青鱼,他才心灰意冷,选择了归隐?”
当心里有了第一次判断,剩下的就是为这判断寻找理由了。虽然在场众人并非人人都经历过当年叶向佛归隐引发的浪潮,但必定都有耳闻,因为当年叶向佛选择卸甲归田的时候实在诡异,正是他最为风光的时候,并且也没有任何前兆在先,芈熊还答应的那般痛快,几乎在一天之间就决定了……
隐藏在历史之下的种种端倪和诡异再次浮现,再加上鲁冠侯此时这番话,众人脸上纷纷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只是,正当整个群英殿里的众人全都陷入叶青鱼背后身世中无法自拔之时,突然。
“放肆!”
“妖言惑众!”
“鲁平,你可知道你在干什么?!”
楚贤王的咆哮如雷响起,这次甚至连鲁冠侯的名字都叫出来了,人人骇然抬头,只见楚贤王满脸赤红,如同醉酒,两只眼睛更是如此,几乎要喷出火来,怒视鲁冠侯,整个身体都在疯狂震颤,可想而知,他心头的暴怒到底达到了一个何等疯狂的程度。
这……
看着大为失态如若癫狂的楚贤王,所有人都是心头一颤,尤其是那些之前坚定站在楚贤王这边,拥护他内荐七皇子的卫钊等人,更是脸色大变。他们知道了楚贤王为何如此疯狂……
因为,叶青鱼,已经十五岁了!
按照南楚例律,她已经成年了!
“无需内荐……”
说来可笑,直到时至此时,他们才终于明白鲁冠侯站起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错。
叶青鱼已经成年,那么,按照南楚皇律,当前局势根本无法满足内荐条件!四位公主皆已出嫁,太子芈虎疯了,三皇子早就被芈虎杀了,五皇子只怕也是死在了他的手里,虽然还剩下九皇子七皇子……根本影响不了大局!
鲁冠侯说的没错,无需内荐,叶青鱼就是他们唯一的选择!
楚贤王处心积虑用尽手段,甚至许下重诺换来的内荐,竟然……成了一个笑话?!
更重要的是,一旦叶青鱼的身份坐实,她不仅会成为他们唯一可以选择的对象,更会成为……
“南楚第一女帝?!”
想到这里,人人心头震颤,瞠目结舌,身体止不住的在颤抖,内心早已泛起惊涛骇浪,无法自持!
对之前坚定站在楚贤王这边的众臣来说,这样的结果更让他们难受不堪。
叶青鱼一旦成为南楚下一任储君,就意味着他们全都输了!楚贤王也输了!而叶向佛……
“他竟然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人人望着面目铁青的叶向佛,几乎要吐血了。在此之前,他们也不是没有想过楚贤王会输,他们也会输,毕竟内荐结果公布之前,一切皆有可能,但谁也没有想到,不等他们一些还没有做出选择的人做出选择,不等内荐结果公布那惊心动魄的过程,只因为一个鲁冠侯……
大局,已定?!
之前坚定站在楚贤王这边的众臣一个个面如枯槁,面目铁青,别提多难看了。一想到自己等人将可能迎来的结局,下半辈子的困苦潦倒,每个人的脸色更凄惨了,如果不是这里人多,他们只怕会掉下泪来。
可是显然,他们心如死灰了,有人还没有放弃。
“不可能!”
“微臣不信!”
“鲁冠侯,你说你有证据,可否把证据拿出来?!”
此话一出,群英殿再震。而这一次,向鲁冠侯提出质疑的,赫然是楚贤王身边公认的第一犬臣。
卫钊!

分類: 玄幻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