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tqzr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戰錘神座-第一千零六十二章,釣野伏2.0讀書-di20q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
影孽、颅骨之王、噬魂者,野兽人最臭名昭著的传奇兽王,魔古尔,一听到这个名字,所有人都足以吓得在家里面瑟瑟发抖,这个家伙曾经毁灭过不计其数的村庄,城镇甚至是神殿,它是一个活着的扭曲存在,是变异及腐朽於世上行走的形体.许许多多的骷髅穿叉交织在它粗糙的兽皮毛发之上,每一个不是语无伦次的喃喃自语,就是发出凄厉悲哀的尖叫声。它的外形时时刻刻不停地变化重组,在它的周身,一切凡世事物都将被它身上溢出的无穷混沌能量腐化和侵蚀,最终变成无比扭曲的存在。
魔古尔曾经在帝国诺德领肆虐,它所过之处乱草丛生,,河川逆流而上及动物产生可怕的突变,成为野兽人甚至各种恶兽加入魔古尔的队伍,那些射向魔古尔的会变成蝙蝠和青蛙,魔法会变成漫天的血雨或者浓烟,炮弹会扭曲异化最终变成粉末,而这头可怕的生物只要用自己变异的蟹钳或者腐朽的法杖轻轻一指,帝国士兵们就会全身溃烂、伤口长出触手,口鼻耳目流出黑色的浓浆,在野兽人的快乐咆哮中化作一团肉泥。
还有些士兵运气更好,会直接全身膨胀变成一个巨型的肉团,也就是混沌卵,自此成为了魔古尔的走狗。
看见来自魔古尔的标记,木精灵巡林客领主,戴斯的脸上带着恐惧和痛恨:“野兽人相信在精灵帝国之前,魔古尔就已经存在于凡世了,它的存在是对诸神和凡世的可怕亵渎,野兽人们认为魔古尔的出现代表混沌的赐福,是混沌带给这些混沌之子的预兆,因此只要魔古尔出现,附近的所有野兽人都会前往魔古尔面前进行污秽的朝圣之旅。”
“朝圣之旅?”贝特朗沉吟了几秒钟,老近卫军统帅和众人都在认真地听。
“是的,绝大多数朝圣的野兽人都会毁灭,只有极少数可以保持心智,而这些野兽人不是成了嘶叫萨满,就是加冕兽王。”戴斯痛苦地摇头:“极端的邪恶和扭曲,魔古尔已经带给了艾索洛伦太多痛苦。”
魔古尔的内心只有毁灭和哀伤,它的欲望唯有毁灭任何形式的文明,粉碎任何找得到的秩序,而在那么多秩序势力之中,木精灵的艾索洛伦森林是魔古尔的最爱,历史上,魔古尔入侵艾索洛伦森林很多次,每一次都有精灵神的化身被吞噬,每一次,木精灵都要流尽鲜血来抵挡魔古尔和他影孽战兽群大军的进攻。
“这件事我知道,上一次,阿莱儿王后的神选冠军阿拉洛斯-英勇者在亚登森林之战中击败了魔古尔,为此木精灵付出了数千人的伤亡。”贝特朗朝着贝利亚和罗科索夫斯基说道:“据说还损毁了一件神器。”
林地之间安静无比,只有几头乌鸦从远处飞过,几位统帅聚集在一起商议情况。
贝特朗作为塔尔的神选,天生对野兽人这种腐化森林,扭曲自然的存在极端敌视,老近卫军统帅皱起眉头轻轻地抚摸着自己的两绺长胡子,朝着罗帅问道:“那么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贝特朗的言下之意是,我们是现在撤退回去向莱恩陛下报告,还是以现有的兵力进军?
贝利亚立即将目光转向了罗科索夫斯基,目光中隐含警告,显然贝利亚希望的是立即回去跟莱恩报告。
“从目前情况看来,魔古尔绝非我们可以对付的对象。”罗科索夫斯基知道贝利亚在想什么,这个阴狠毒辣的军事文官想到的首先是别犯错,而罗科索夫斯基考虑的更多,罗帅直接了当地说道:“你们想想,以木精灵的军队精锐程度和战斗力,都花了如此巨大的代价才击败了魔古尔,我们的军队纵然强大,想要胜利的可能性也是很低的。”
“是的,贝特朗阁下,我认为康斯坦丁说得对”贝利亚立即顺着罗科索夫斯基的话往下说:“我们应该立即撤退,并将这个消息汇报给陛下。”
“撤退不了!”罗帅直接打断了贝利亚的话:“贝利亚,你要搞清楚情况,现在不是我们想撤退就可以撤退成功的。”
“你的意思是?”贝特朗有点明白了罗帅的意思。
“当我们进入了森林的那一刻,我们就已经处于野兽人的监视之下了。”罗科索夫斯基朝着贝特朗说道:“如果此时撤退,我们会面对的是什么?”
“是一场追杀。”贝特朗缓缓点头:“军队会在撤退过程中溃败的,除非……让老近卫军断后。”
“因此我们要打,主动地打!”罗科索夫斯基将地图放在了冻得非常坚硬的地面之上:“唯有一场成功的遭遇战,我们才能够顺利撤出森林,然后将消息汇报给陛下!”
“很好!”贝特朗也下定决心了,他看着地图,塔尔神选的眼中燃烧着来自自然之神的神火和狂暴之怒。
“猎人,终为猎物!”
“贝当,你们五个人,我有个任务安排给你们去完成。”贝特朗朝着五位灰骑士新兵说道:“想必你们也发觉了,野兽人似乎对你们特别敌视。”
“是。”贝当等人都应是。
“因此,这场战斗需要你们的帮助。”贝特朗和罗科索夫斯基商量了一下,制定了一个战术计划:“这个战术还是陛下亲自传授与我们的。”
“它的名字是——钓野伏!”
…………我是钓野伏的分割线…………
数个小时之后,骑士道大军和野兽人大军在森林中一处不那么密集的地方遭遇了。
森林中间,树木正在扭曲和腐化,就连道路两边的石头都扭曲和变成了奇怪的形状,古老的树木正在混沌的腐化中颤抖不已,整个地面都已经被厚厚的腐殖质覆盖,散发出了恶臭的气味。
荒芜人烟的土地已经变成了野兽人战群的集结点,多达数千的野兽人战群集结于此,还有更多的部落正在赶来,它们高唱着古老、赞美混沌真神的颂歌,让森林越发扭曲和挣扎,树干表面长出了一颗颗肉瘤,树桩裂开,其中流出了一股股浑浊而且泛着黄绿色气体的浆液。
野兽人兽王、巨角公牛斯卡尔-血肉饱尝者率领着野兽人大军正在靠近骑士道大军的军阵,它的麾下拥有三个牛头怪战帮、两个大角兽战帮和数个角兽战帮,当然还包括五头混沌卵以及多如过江之鲫的劣角兽们,还有不少变异战獒和人马兽。
嘶叫萨满达尔-碎魂者立于它的身侧:“人类……屠杀……毁灭……痕迹!”
骑士道大军则是结成了一个奇怪的阵型。
贝特朗将相对较为弱小的两个亚登森林本地的农奴步兵团、数量不多的游骑兵和布阵于军阵前方,结成了一个比较单薄的方阵。
左翼是排成严密阵型的长戟兵、剑盾兵和弩手们,其中一部分是自由民军士,木精灵巡林客和贝特朗的长弓营被分布在了左翼阵营的后方。
右翼是大群骑士部队和不少骑士扈从,其中不少人下马步行,而且来自穆席隆的精锐步兵团、火枪营、炮兵营则是被安排在这里。
巨角公牛斯卡尔疑惑不解地看着这一幕,野兽人兽王不明白,为什么人类会用老弱病残打头阵,而将精锐全部放在了右翼?
这不是明摆着想要让混沌之子直接冲破中军,然后将左翼和右翼分割开来,夹击歼灭么?
巨角公牛智商有限,想不清楚索性不想,反而是嘶叫萨满达尔-碎魂者提醒道:“人类……狡诈……围攻……我们。”
斯卡尔完全不想那么多,巨角公牛当即下令,开始进攻!
上万名野兽人如潮水般朝着人类阵线冲去。
“吼~呜!!!”斯卡尔站在林间的山坡之上,它放声长啸,野兽人就像是发了狂一样一起释放出了可怕的吼声,紧接着,巨角公牛亲自举起战斧,指着人类军阵,瞬间,上万野兽人大军倾巢出动!
这场林间遭遇战开始了!
很快人类阵线的中军就面临极为残酷的考验,游骑兵们立即和野兽人的先锋军角兽群还有人马战群大战起来,然后是亚登森林的两个农奴步兵团,这些农奴步兵们没有一刻忘记野兽人带给他们的耻辱和仇恨,他们参加联军除了为了活命,也是为了复仇。
第一波的角兽群和人马战帮很快就被人类军队的阵线杀退,如雨点般的箭雨和弩矢连连收割野兽人的血肉和生命,然而在第二声长啸响起之后,紧接着是大角兽和牛头怪战群的出现!野兽人兽王几乎在战斗开始的一瞬间就立即投入了自己的大部分精锐!
“吼呜~杀……吃肉……人类,弱小……上位戈尔……强壮!!!”上百头大角兽在兽王和嘶叫萨满的命令之下直冲敌阵,这些强壮无匹,有着山羊或者公牛巨角的精锐部队直接顶着弩矢和箭雨冲向人类军阵,一头大角兽用脑袋往阵线上面一砸,整个盾牌被砸得粉碎,长矛被折断,剑刃被弹开,中军的农奴步兵们顿时感到了巨大的压力。
而游骑兵们更是损失巨大,他们一个接一个地被拉下马匹,被乱刀戮尸,饥饿的野兽人们见到美味的肉罐头终于被撬开了,全都一拥而上,大口地争夺着人类的血肉饕餮,其中大角兽和牛头怪们可以享受到最美味的排骨还有大腿,角兽们紧接着吞噬血肉,劣角兽们就只剩下骨头还有人下水可以吃了。
很快,中军已经开始出现了溃败的迹象,士兵们不断地后退,这样一来,骑士道大军左翼阵线就露出了破绽,此时贝特朗还在指挥着士兵们顽强抵抗野兽人部队的进攻,长戟兵们排成三排,剑盾兵们结成盾墙,如潮水般的野兽人角兽群发起骇人的冲锋,而五头混沌卵巨兽扭动着自己布满各种箭矢和弹坑的原型身躯,它们挥动着自己身上的触手和变异的手臂,用体重与体型优势试图强行在阵线之中打破一个口子。
贝特朗的指挥非常稳健但同时也十分保守,士兵们被要求不可以发起反击,因此每一位士兵都只能够尽量地使用长戟和长剑对敌人进行杀伤,同时将彻底击溃野兽人的希望放在后面的弩手、火炮和火枪上,同时面对两面夹击,左翼军队打得十分艰苦,已经逼得贝特朗亲自上阵,弓弦一响,一道流星划过林间空气,一头混沌卵应声倒下。
“咻!”又是一箭,又一头混沌卵被直接命中,穿透了整个污秽的身躯,倒在了阵线之中,压死了三个农奴士兵。
“呜哇啊啊!杀……绿帽……杀了他……献给真神!”兽王指着贝特朗,可结局是又一个混沌卵被贝特朗一箭毙命。
右翼的骑士军队和大量的角兽群、劣角兽群纠缠住,骑士老爷们的冲击力还有活力无法在林地间和混乱的战场上施展开,游侠骑士和王国骑士们高喊着女神之名,义无反顾地和野兽人大军混战成一团。
局面对人类军队十分不利,野兽人兽王斯卡尔-血肉饱尝者见到这一幕暗喜,它随即出动了自己最后的预备队,著名的牛头怪“血月无光”战帮,开入战场!
然而,就在这时,布列塔尼亚完全溃败的中军之后,突然冒出了五个闪着白光的人影,只见这五个人影每个人都穿着银色的全身盔甲,头戴着颅骨形状的银色头盔,手中或持着剑盾,或持着商量的长戟,盔甲上贴满了各种银色的羊皮纸,上面纂写着闪亮的经文,人人的胳膊上都挂着一本书,一本厚厚的贴满了纸条的恶魔手册!
银色的长戟横向挥过,一道利刃之光,一头大角兽头颅飞天,然后又是一记突刺,大角兽坚固的胸甲被直接贯穿,它那山羊般的脸上露出了极端恐惧和痛苦的表情,长戟锋利的刃部从它的脖子上划过,将大好头颅砍飞上天。
“吾乃圣锤!破敌之刃!”
“We are the hammer!”
五位新兵的战吼响彻林间,仅仅只有五个人,一整个大角兽战帮却在他们面前倒下。
然后,五位新兵迅速后退。退入中军后面深处。
灰骑士新兵们所在的地方很快就成为了战场中最血腥的地方,这几个布列塔尼亚之子战斗的周围、牛头怪、大角兽、角兽和变异战獒、剃刀兽的尸体堆叠起来。
看着这五个人,感受到他们身上那极端令人厌恶的明光,野兽人萨满达尔-碎魂者瞬间失去了理智,或者说所有的野兽人都在这灰骑士新兵们出现的一瞬间丧失了理智!它们全部扔下了眼前的对手,直接朝着这五位新兵无脑地冲锋而去,而嘶叫萨满达尔更是立即召唤出了一大群身上长着脓疱和肉瘤的变异乌鸦,朝着贝当等人飞去!
不需要理由,不需要命令,所有的混沌之子在见到了灰骑士出现的那一刻,脑子里只有你死我活,有你没我的仇恨,它们发狂般地集中而来。
整支野兽人大局此时已经完全脱离了掌握,它们一味地追逐着五个新兵的身影,完全进入了位置。
就在古斯塔夫和麦克马洪还在对抗着两边的大角兽时,贝当、霞飞和福煦一齐朝着天空举起了自己的武器,他们念诵着帝皇的圣言。
然后,在最后一声对帝皇和原体的赞美之后,武器斩下。
纯粹的灵能之光如超新星爆炸般从三位新兵的周身炸响,所有的人类士兵都在这亮光中感觉到了恐惧正在从体内褪去,勇气正在回归,巨大的光浪笼罩了整个战场,嘶叫萨满召唤出的变异乌鸦们在亮光中消散于无形,汽化蒸发,冲击波如海浪般席卷着一切。
当亮光褪去,整个战场的局势已经悄然改变,野兽人大军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冲入了口袋阵之中,左边是贝特朗的左翼军队,右边是布列塔尼亚的骑士精锐和火枪营。
而在正前方,则是五个灰骑士新兵,以及在贝当等人身后排成数排,高唱着《洋葱之歌》,在雷蒙爵士率领之下开入战场的老近卫军三个营的精锐!
苦苦支撑的贝特朗此时也亮出了最后的底牌,嘹亮的号角声从森林深处响起,布列塔尼亚皇家第一近卫枪骑兵团在罗科索夫斯基和贝利亚的率领之下突然杀来,像一把切入蛋糕的黄油刀一样,把野兽人大军的阵列从中间拦腰斩断!
现在,野兽人大军已经被围困在了中间,骑士道大军从前方、左方、右方同时三面围攻而来。
这,便是真正的钓野伏!
轮到人类反击了!

分類: 玄幻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