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x5w0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崇禎八年 txt-第八百五十二章 求援讀書-l520f

崇禎八年
小說推薦崇禎八年
看到一身女装打扮的松潘家木以及米仓带人后,神色阴郁的池田辉政先是一愣,随即以极其不悦的语气训斥道:“家木君这是什么装束?
你现在是平户藩家主,也是联军首领,怎么自甘下贱,作此打扮?
就不怕传出去让人耻笑吗?!
还有你!米仓君!
身为家臣,你应该劝谏自己的家主,行事要有度,而不是旁观和怂恿!”
本来就心情不好的池田辉政上来就劈头盖脸的将二人训斥一通,米仓带人冲他鞠躬后并未解释。
“辉政君教诲的是!
只是为了保命,我和米仓君不得不如此!
还请叔父大人救我!”
松潘家木鞠躬后跪坐下来,随即一脸慌急之色的将田川昱皇等人的密谋添油加醋叙说一遍,池田辉政吃惊过后皱眉思考起来。
从本心来讲,池田辉政对田川昱皇等人的谋划不仅不反感,反倒是有一种“理当如此”的赞同之意,松潘家木的拙劣表现让他失望不已,选择各方面都比他出众的松潘吉竹接掌平户藩,明显是更好的选择,但随后他便考虑到了问题的关键之处。
在广泛传承华夏文明的日本,废长立幼同样是为世俗所不允许的,更别提这件事还是家臣们发起的。
不过这件事也是考验松潘家木的一次机会,如果他应对得当,能够妥善解决这次危机,从而展现出一定的手段和能力,那么倒幕联盟还是有一定的希望达成愿景的,如果松潘家木束手无策,那池田氏将会作壁上观,不掺和此事。
“家木君打算怎样应对此事?消息可靠吗?这种大事可不要听风就是雨!”
经过短暂思索后,池田辉政恢复了往日不苟言笑的表情,不动声色的开口问道。
“消息绝对可靠!
米仓君亲自全程参加这些叛贼召集的密会!若不是米仓君将此事告知与我,那过不了几天,叔父大人看到的就是我的首级!
身为平户藩家臣,田川君诸人竟然在我父亲大人尸骨未寒之际,便要行此大逆不道之事,这是违背我们日本国忠孝仁义之处世之道的!
身为平户藩大名,我对自己手下出现这样的状况深感愧疚!
但是为了维护传统道德,我也将会不惜此身,采取所有手段给以强烈反击!
但是,池田氏与我松潘氏世代交好,叔父大人对我平户藩之底细也是一清二楚,我虽是大名,但实力不济,所以希望叔父大人能看在亡父的面子上,伸出援手拉我一把,事成之后,我将感激不尽!九州岛之利益,我会与叔父大人平分!”
松潘家木虽说能力平庸,但却并不是傻子,他也知道,天底下没有免费的筵席,在这个关键时候,能给自己提供帮助的只有池田辉政。
同时他也清楚,对方并不喜自己,要是不拿出点真金白银来,人家要是袖手旁观,自己一点辙都没有,所以必须要让出部分利益来才能打动对方。
在联军节节胜利之下,整个九州岛上的亲藩、谱代大名被一扫而空,原本属于他们的领地和丁口都成为了联军的战利品,只不过因为在幕府大军接连来犯的情况下,联军还没有心思对这些成果进行分配,只是派出人员对这些地区临时管控着。
而就在局势逐渐平稳下来,幕府军连吃败仗之下正在积蓄力量准备发动更大攻势、松潘次郎准备着手于分派胜利果实鼓舞士气之时,自己却突然遇刺身亡,这就使得分赃大业不得不暂时停滞下来,如果自己表明日后分派时,池田氏会获得比从前更多利益,那池田辉政很难不动心。
“家木君这话是何意思?无论你说的是真是假,那都是你平户藩之事,尽管你我两家为世交,但我池田氏没有理由参与松潘氏的家事,以免因中间发生误会,影响到两家世代友好的传统关系。
至于你所说的九州岛的利益,我看现在也不是讨论的时候,现在内忧外患之下,家木君空口白牙的言论,说不定哪一天就会成为笑谈,何况我们的组成联军为的是替天皇陛下讨还权利、驱逐德川幕府,而不是为了家族的私利,这一点家木君还是要分辨清楚才好!”
令松潘家木颇感失望的是,他的这番话讲完后,并没有从池田辉政那里得到期盼中的见猎心喜、热烈欢迎,而是听到了一番不咸不淡的空话和套话,这让本来为自己口才而自得的他备受打击,刚刚鼓起来的心气一下子泄了个干净。
就在松潘家木泄气、池田辉政失望之时,一直跪坐在一旁察言观色的米仓带人突然开口。
“辉政君刚才的言论我觉得颇为失礼,并且有悖于平户藩与池田氏友好交往的原则,还请辉政君仔细考量以后再说!
家木君来求助于池田氏,这是两家祖先早年达成的互助条约之一,我虽然并没有亲眼见过这份条约,但已故次郎君曾经提起过几次,所以我确认这是真实可信的!
而不管是将倒幕大业进行下去,还是照现在的局势与幕府对峙下去,我相信家木君稍后都会拿出最大诚意,与包括辉政君在内的诸位大名进行商议,并且会落实于文本上,从而形成有约束力的书面文案,家木君一定会这样做的!
所以说,无论从哪一方面讲,辉政君都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来提携和帮助家木君渡过难关,辉政君可能是头脑一时昏沉,才说出那番不负责任的话,您说是吗?辉政君?”
作为旁观者的米仓带人看的明白,松潘家木给出的条件是不错,池田辉政已经动心,但人家要的是白纸黑字的文书,以此来作为证据,要不然会说出“你松潘家木空口白牙的”之类的话来?
噢,你巴拉巴拉说半天,连画饼都是在空气里画,人家池田辉政一把年纪能信你才怪。
本来他以为松潘家木会听出池田辉政话中之意,然后当场立个文书,这事就算完结了,可这个松潘家木正是人如其名,木头一般,以为池田辉政是拒绝了他,这让米仓带人能不着急吗?

分類: 歷史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