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qa6h好看的都市言情 紅樓春-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讀書-mik91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神京东城成贤街,李府。
此处距离国子监,不过一箭之地。
往日里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的李府,今日却是大门、角门都闭着。
亲卫前去敲门,过了一会儿,门子才从里面传了一句话出来:“老爷今日不见外客,来人请回罢。改日,老爷再亲自给您道恼。”
亲卫大声道:“我们侯爷送荣府大奶奶回娘家省亲来了,快开门。”
此言一出,里面沉默了稍许后,道:“原来是大姑奶奶回来了,只是……贵客请先等等,小的这就去报给老太太。”
说罢,急急赶往里面。
盏茶功夫后,大门打开,三个身着儒裳的李家男子迎了出来。
贾蔷亦是翻身下马,行上前去,拱手道:“本侯今日前来,是为护送大婶婶见李家太夫人而来。”
李家男子见他神情冷淡,并未以晚辈礼相见,一个个心里有些不悦。
不过想到前儿李守中回来,是被两个亲兵无礼的押送回来,也就知道这位的确没将李家当做正经亲戚。
再加上心中也有畏惧,便没多说甚么,往里请去。
李纨的马车一路行至二门前,李家虽远谈不上豪富,但也是世代簪缨诗礼传家之族,因此李府倒也不显寒酸。
处处有竹石并诗词镌刻,透着文墨之香。
李纨在二门前下了车后,面色隐隐有些激动的看着三个李家男子,屈膝福礼,含泪拜道:“给二老爷、大兄、二兄请安。”
此三人,正是李纨的嫡亲叔父,和两位兄长。
三人看到一身寡淡素服,不施粉黛,精气神槁木一般的李纨,一个个也神情动容。
李家礼教规矩森严,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贾珠在时尚好,李纨还有贾珠陪着回娘家,见见亲人。
可贾珠去世后,李守中就严命李纨安心在贾家守寡,也是守着礼教贞洁,万万不敢想着回家再嫁的事。
为了断她万一的念想,竟是连娘家也不许回。
这样的事,在所谓的诗礼传家的儒学家族中,丝毫不鲜见。
丈夫死后,李纨心中除了贾兰外,和死灰一样没有活力,这娘家出了一大半的力……
三位李家男丁激动过后,又有些担忧,对李纨道:“老爷并不知道你回来,是老太太让你和……宁侯进来的。”
李纨闻言,心里一凉,勉强笑了笑,道:“原也是为了见老太太……”
贾蔷不愿耽搁许久,和这些人说话实在没甚么意义,道:“大婶婶,先去见太夫人罢。”
李纨也看出了贾蔷对李家的不喜,心里难过,却不好违拗,一并往李家明心堂行去。
这般态度,却令李纨的两个兄长十分不满。
在他们看来,李家也算得上贾蔷的长辈,再者,李家嫁一女入贾家,还坚持让她守节,难道不也是为了贾家好?
却没想到这般忘恩负义!
他们却不知,如今在贾蔷心里,如他们这般读书读的连人性都泯灭之人,实在难以亲近起来。
今日贾蔷要是退一步,这些人就敢端起亲长的身份,对他进行说教。
再者,贾蔷记得原著世界里,再过二三年,李家就有李纨的寡婶子带着两女进京投奔。
贾蔷不知道原著世界里李守中是怎么丢的官,又为何举家回到金陵南京的,也不知眼前李纨这位二叔是怎么死的……
但多半也是参与了不该参与的事。
人若一心想作死,谁能拦得住?
贾蔷也没这份心思,再来替李家收拾烂摊子。
索性,早早划分清楚距离和界限为好。
……
李家明心堂上。
李纨自幼生母早丧,继母不亲。
是李家太夫人一手将她抚育长大,又添了许多嫁妆,将她体面的嫁入贾家。
原本以为是世上无双的好姻缘,哪知贾珠早死,留下李纨一人守节,拉扯贾兰。
更是让她有娘家也回不得,至今,已有五六年未见了。
今日得见,李纨却是连话也说不出,只跪在太夫人脚下,泪如雨下。
李家太夫人白发苍苍,是一个清瘦的老太太,此刻见着李纨,亦是激动的老泪纵横,颤手抱住孙女,看着她身上寡素之服,似有锥心之痛。
过了好一阵,在李家两位太太的劝说下,李家太夫人和李纨总算松开了手。
贾蔷方上前见礼问安,后言道:“太夫人,大婶婶在贾家于上孝顺老太太、舅姑,平日里又领着一众贾家姊妹读书习女红,还抚育了贾兰。贾家上下无人不敬其德,不感念其孝行。今日送大婶婶回李家归省,也是我们贾家太夫人之意。贾家敬大婶婶守节之心,却不愿她断绝和李家的这份亲情。两家相隔又不是很远,没道理隔绝亲恩,使得骨肉相念不相见。这一次,若不是大婶婶心里实在挂念李祭酒,她也不敢回来,这实在没有道理。”
这话落在李家人耳中,就觉得有些刺耳了。
在他们看来,李家这样做,可不仅仅是为了李家的清誉名望,也是为了贾家。
贾家如今得了好还说风凉话,实在不当人子。
不过李家太夫人却还是高兴,毕竟有了贾蔷这番话,往后李纨回娘家,至少贾家那边的阻力就没了。
她紧紧握着李纨的手,道:“好!好啊!既然你夫家这样开明大义,那回头我也和老爷说说。我还能再活几年?不多见你几面,我闭眼都闭不严实。”
李纨闻言,又哭了起来。
好一阵后,李纨继母严氏笑道:“姑娘快别哭了,你这一哭,老太太也跟着落泪。老太太如今眼神不大好,郎中说了,不好多掉泪呢。”
李纨闻言,慌忙拿帕子止住眼泪,强笑道:“不哭了,不哭了,老太太也别哭了。”
李家太夫人拍了拍她的手,心中仍是难过。
等了稍许,见李家太夫人没有开口的意思,严氏便在一旁有些焦急道:“大姑娘,老爷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会被人用亲兵看了起来?这算甚么?”
李纨闻言,看了看严氏后,对李家太夫人道:“老太太,今儿擅自回来,便是为了老爷。宫里太上皇驾崩,老爷受奸人挑唆,以为里面有骇人的阴谋在,就让国子监的监生们联名上书,要朝廷为太上皇讨个公道。此事因牵扯到兰儿他祖父,所以才会先一步被蔷儿给识破。如今人证物证俱在,确实是有歹人在背后谋划,想害父亲和我公公卷入大案中,惹出抄家灭族之祸来。蔷儿将背后歹人给捉拿下狱,却将老爷送回李家来,为此还在皇上跟前吃了好大的挂落,说他徇私枉法。老太太,蔷儿最多也只能出一次力,若是老爷仍不改那骇人的想法,再生出事来,怕是整个李家都难保全。”
“啊?”
这番话,将李家内眷们吓个不轻。
李家太夫人听了也是心惊胆战,她仔细看了看面色焦急的李纨,又看向堂下的贾蔷,打量几番后站起身来。
她这一站,李家两位夫人也跟着站起来。
而后就见李家太夫人与贾蔷见了一礼……
贾蔷避开这一礼,道:“太夫人不必如此。看在大婶婶的面上,我也不会眼见着李祭酒被人到刀,落个夷族的下场。只是昨儿皇上亲口警告我,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若是李祭酒再做出甚么捅破天的祸事,贾家也无能为力。
我实在不知该如何劝说李祭酒,人证物证都摆在跟前,他仍不信我,非去信那些包藏祸心的歹人。另外,皇上先前已经传旨,由宗人府、大理寺、刑部和都察院联合审查一切可疑之人,可疑之事。结果四大部堂联合审查,连一天一夜功夫都没用到,就审查结案了。
那么多办案的精锐老人,他们都认为实在是没有任何可疑之处。就这样,外面仍有奸人鼓动阴谋论,说太上皇非寿终正寝。这样的话,市井无知草民可说,国子监祭酒却说不得。李家也是世代官宦之族,当明白鼓动李祭酒闹腾此事的人,是何其阴毒。若李祭酒仍不改,下一回大婶婶再见诸位,怕是要到教坊司去见了。”
这番话,差点没把李家内眷的魂儿给吓飞了。
李纨对李家太夫人道:“老太太,今儿我和蔷儿就不去见老爷了,怕他面子上抹不开。老太太务必好生劝劝老爷,哪怕不为别人想想,也要为老太太想想才是。今儿我就不多留了,等老爷回心转意后,若还能允我回家,我再带兰儿来见太祖母。”
说罢,又落下泪来。
李家太夫人虽心如刀绞,却也知道事情轻重,她抚着李纨鬓角,道:“多亏了你,仍惦念着娘家,惦念着我。今儿好不容易娘们儿相聚了,可又这样短……你放心,这一次我必定说服你父亲,让他准你常回家来看看。”
李纨哭着又与两位李家夫人告别后,方一路洒泪,出了明心堂,重回马车上,伏在车厢内座椅上泣不成声。
世上最苦者,莫过亲人骨肉分离不相见。
李纨又与别个不同,她这半生坎坷,平日里为了贾兰倒也能忍。
可今日看到最疼她的李家太夫人,又匆匆离别,心中岂能不痛?
贾蔷骑在马上,靠近车边,温声劝道:“大婶婶实不必如此,往后多走动走动就是。”
李纨在车里压了压心头悲苦,强笑了下,感激不已道:“蔷哥儿,今日多亏了你,我和兰儿,都欠你良多,也不知该如何报答……”
贾蔷呵了声,道:“一家人,谈甚么报答?大婶婶,日子还长,日后的生活也会越来越好。实不必烦恼忧愁,且慢慢过罢。把生活过好了,方不负我一番心思。”
“蔷儿,多谢你呢。”
……
荣国府,荣庆堂上。
看到归来的贾蔷和李纨,贾母新奇道:“怎这早晚就回来了?”
贾蔷呵呵道:“这马上都要天黑了,这会儿不回来,还在李家吃饭不成?”
贾母恼道:“你大婶婶几年难得回家一回,这次借机会回去一遭,你就催她早早回来?”
贾蔷倒吸一口凉气,道:“老太太,你可真会无中生有啊!我多咱催过了?”
李纨眼睛有些红肿,闻言忙赔笑道:“是我自己要早些回来的,如今家里姊妹们都不在,连凤丫头也不在,只老太太、太太两人在家,我如何放心得下……”
贾母闻言,欣慰叹道:“你好不容易回家一次,又何必挂念我们?家里那么多婆子媳妇丫鬟,还能饿着我们?实在不成,我们还可以和姨太太搭个伙!正好,宝丫头如今也不在。”
王夫人和薛姨妈都跟着笑了起来,独宝玉魂不守舍。
等李纨又解释了番,李家太夫人还要去劝李守中,不好多打扰,又道贾蔷说了,她日后可常回家看看……
贾母闻言,气笑着问贾蔷道:“我何时同你说过?”
贾蔷打了个哈哈,道:“老太太素来偏疼大婶婶,也重骨肉天伦之情,所以我猜着,老太太断不会不允。”
贾母对薛姨妈笑道:“这个猴儿,倒会拿好话挤兑人。话都让他说完了,我还能说甚么?”
薛姨妈笑道:“原也是正理,不是我恭维老太太,也见过那么多诰命夫人太夫人,如老太太这般通情达理的,实在不多见。”
贾母摆手道:“谁不是为人父母的,谁又不是为人子女的?连宫里都允许贵妃省亲了,咱们又怎好还拘束着?其实原也不曾拦过,只是亲家那边,礼数比贾家还重些。只要那边肯让进门,贾家断没有不许的道理。”
李纨又感激的再三拜谢。
好一番热闹后,贾母问贾蔷道:“对了,后面园子如何了?”
贾蔷道:“一直在建,大把银子洒出去,现在后面都成一片大工地了……老太太往后走走,就能听到动静了。”
薛姨妈也笑道:“我那边倒是能听到声响,热闹的很。”
贾母满意笑道:“我听甚么动静,别耽搁省亲就是。对了,玉儿她们甚么时候回来?要是不忙着回来,你把宝玉再送过去。家里只留他一个,又算甚么?整日里闷闷不乐的,委屈狠了!”
贾蔷抽了抽嘴角,道:“不多待了,一会儿就去接人,明儿到家。”
宝玉闻言,眼睛一亮,忙道:“我与你同去接,如何?”
贾蔷笑道:“好啊!原本准备让她们再顽几宿,不想昨晚上有不明身份的歹徒要袭击庄子,虽然被打退了,可还是不能放心,今儿我去接回来算了。宝玉一起去,多一人多一分力。对了,你骑射本领如何?别忘了带上弓箭,果真遇袭,你也出一份力!”
“不许去!”
“夜了,宝玉不去了!不是闹着顽的,你非要去,先问过老爷!”
贾宝玉:“……”
贾蔷哈哈大笑,转身离去。
今晚要去泡个温泉,带上这呆瓜,岂不扫兴?
……
PS:加油写第三更,争取有……

分類: 歷史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