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祥書卷

爱不释手的小說 貞觀俗人 txt-第1025章 秦衛公怒鞭太子推薦

Nicholas Melinda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贞观俗人
一路来到了堡中最深处,大门紧闭,秦琅一脚就踹了开来,承乾披头散发的躺在厅中,宽袍大袖披头散发,甚至衣衫不整,搞的就跟晋代时那些服五石散的士大夫一样。
颓废无比。
门被踹开,阳光洒入,风也跟着吹入,承乾打了个冷凛,睁开眼睛,大怒,“谁?”
“放肆!”
他还没说完,秦琅已经直接挥动鞭子抽在了这位太子殿下的身上。
啪的一马鞭下去,太子那件披散的丝袍都抽裂开来,太子的背上立即泛起一道血痕,火辣火辣的。
“谁敢找死?”
“秦琅!”秦琅怒声说完,接着又是一鞭,“起来!”
承乾被抽的跳了起来,躲到一边,揉了揉醉意新惺松的眼睛,看到凶神恶煞的秦琅,还以为自己在做恶梦。
秦琅看他发愣,直接又是一鞭子甩过去,拍的一声,抽在承乾腿上,抽的承乾跳了起来。
“你做什么?”承乾怒吼。
“你看看你又在做什么?”秦琅用马鞭指着承乾破口大骂,“你还有半分样子吗,瞧瞧你现在?跟个混吃等死的废人有什么不同?”
承乾气极,“关你屁事!”
秦琅再次举鞭,张亮赶紧冲上来抱住秦琅,“万万使不得啊。”
“滚开,这里没有你的事,否则连你一起抽,你个废物!”秦琅连张亮一起骂,张亮气的满面通红。
承乾也红着脸,“张亮你滚开,让他抽,今天我倒要看看,他秦琅多有本事,能不能把我抽死在这!”
魏昶和刘九看了好一会热闹,这时才上来劝架。
修真邪少闯花都 风一刀
秦琅马鞭被夺走,仍指着承乾鼻子大骂,“皇后对你多好,现在病重,就盼着你回去见最后一面,可派了一拔又一拔人来请你,你倒好,跟个天王老子一样请不动,你眼里还有父母吗,还有君上吗?”
“你放屁,敢诅咒我母后!”
“我诅咒皇后?你问问这些洛阳来的使者,谁敢拿皇后的病情说谎?谁敢?谁又能诅咒皇后,谁肯?”
“你不过是伤了条腿,就不肯见人了?见不得人了?你运气还是好的,哪一场战争,不是伤亡无数,相比起那些战死的,你这个算什么?你起码还有命在!好些人不是死了,就是废了,你只是瘸了,好多人是眼睛都没了,或者手没了脚没了,没了!”
“你还能走能跳能骑马,只是瘸了一点,有什么?”
承乾红着眼睛,“瘸了一点而已?”
“我打了这么多仗,身上的伤不比你少,当初你非要冒险用兵的时候,就要考虑清楚后果,不论什么结果,你都要接受他,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没有人逼迫你,甚至若不是你是太子,还得追究你的罪名,你一意孤行,非要冒险用兵,导致多少不必要的伤亡,跟着你的两万精锐骑兵,战死了八千,重伤残疾了五千多,最后剩下六千多也人人带伤,你说你算是个合格的将帅吗?这些关陇精骑,每一个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都是大唐最宝贵的将士,他一战就折损了这么多,你个败家仔,你还有脸在这自怨自艾,把鞭子给我,我今天要好好抽醒他!”
秦琅破口大骂,毫不留情。
“来来来!”承乾扯烂衣袍拍着胸膛冲秦琅红着眼睛吼道。
喬木 染 相思
秦琅甩开张亮,冲了上去,承乾不示弱的跟秦琅扭打一起。
张亮想去劝架,魏昶拦下他,“你可别误伤了太子。”
那边秦琅倒也没真下死力揍承乾,两人一顿拳脚,秦琅专找承乾皮糙肉厚的地方下手,没一会承乾被秦琅干翻在地,秦琅脱下鞋子,拿鞋底在承乾屁股上狠抽了十几下。
“这一下是替圣人抽的。”
“这一下是替皇后抽的。”
“这一下是替战场上那些本不该死的将士们抽的。”
“这一下是替我自己抽的······”
并不单纯的我
半天后,承乾一屁股鞋印子,被抽哭了。
“还是个男人的就给我收起眼泪,别哭哭啼啼跟个娘们一样,赶紧收拾一下,现在就随我回洛阳,希望还能见到皇后最后一面,否则你就永远是个不孝之子,你会遗憾终身,内疚一世!”
“我娘真的病的这么严重?”
“废话少说,赶紧走,希望还来的及。”
承乾红着眼睛,慌了。
“不可能,我上次见母后的时候,她还那么好,她还那么年轻,才三十多岁,比你也大不了几岁。”
“皇后向有气疾你又不是不知道,之前还没迁去洛阳时,就已经很严重了,你先前不也是度人入道为皇后祈福吗?”
“可后来我娘来信说她气疾好多了,还让我不要再去度人入道、恢复寺观等劳民伤财之事的。”
“那是皇后骗你的,你打着为皇后祈福的名头行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只会让皇后越发难过而已,对病情不但没有半点帮助,反而让皇后失望伤心······”
看着承乾愣坐在地上,秦琅火气不打一处来,今天反正抽也抽了,揍也揍了,也就不在意那么多了,他上前两步一把拎起承乾就往外走。
外面有一方荷塘,只是此时塘中没有荷叶莲花,只有半塘残水。
秦琅提着承乾来到塘边,一把将他脑袋按进水中。
三月的水乍暖还凉。
承乾洗了个冷水头,瞬间打个了激灵。
“清醒了没有?”
承乾咬牙怒视秦琅。
“那就再洗一下!”
说完,他把承乾的头又往了下去,承乾在水中拼命挣扎,摇头晃脑,溅起无数水花,旁边的张亮和旅贲将领等看的是触目惊心,却没有一个敢上来的。
他们很相信卫国公不会真的伤害太子。
这段时间以来,其实大家对太子的颓废也是十分不满的,只是心里又有对太子断腿的同情,所以有些纵容和无奈。
现在碰到卫公这么收拾太子,虽然觉得有些狠了点,可心里却又觉得莫名的爽快。
太子就是得有人这么收拾一下才行,否则太让人看不下去了。
“够了!”
承乾大吼一声,扒在岸边大口喘着气,“我跟你回!”
秦琅松开承乾,“给太子沐浴更衣。”
承乾回头狠狠的瞪着秦琅,“用不着,拿两件衣服来孤就行,去备马!”
午后,阳光有些刺眼。
承乾抹了把脸上的冷水,张亮把自己的外袍脱下来递给承乾擦水,结果承乾却根本没接,他把自己那件被秦琅抽出了几道裂痕的丝袍脱了下来,擦了几下头发,然后似乎觉得不爽,扔下衣服,干脆一瘸一拐的又走回水塘边跳了下去。
张亮惊慌,“殿下,使不得。”
承乾冲他怒道,“滚你娘的,鬼叫什么,难道以为老子想不开投水自尽?就这么点水,淹的死人吗?老子就算再想不开,也不可能在这破水塘里自尽,滚你娘的。”
张亮自讨了个没趣,讪讪的退到一边,却没走。
秦琅却只是站在塘边冷眼看着。
那边很快有人取来了承乾的衣冠,承乾也只是在水中胡乱的洗了几把,也很快上来,擦干净身上的水,在众人面前脱的赤溜溜的,再换上衣物。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秦琅看到承乾的那条腿上有条很大的疤,疤痕还很新,战场上缝合的针脚如同一只大蜈蚣十分丑陋的趴在那。
太子穿好衣物瞪了秦琅一眼,“看够了吗,好看吗?”
秦琅只是道,“走吧,还能骑马吧?不能骑马,我给你叫辆马车。”
承乾羞恼的瞪着秦琅,“我们可以赛一赛!”
几个月第一次出堡,承乾站在那里不知道在想什么,愣了有那么盏茶时间,然后翻身上马。
上马的姿势受了些影响,但太子拒绝旅贲扶他,他自己踩镫上马,然后一挥马鞭,直接纵马而出。
之死靡它水中花月 青草草青青
秦琅也立即策马追上。
承乾一气不停,一直快马加鞭,在路上狂奔疾驰,秦琅在后紧随不舍,刘九、魏昶还有一众洛阳使者,以及护卫的太子旅贲也纵马狂追。
这一跑一追就是两千里,跑了七天七夜,比秦琅来时多跑了两天。
承乾与秦琅路上一句话都没说过,两人一直沉默着。
太子的眼神里有太多的愤怒和不满,秦琅也始终没去跟他道一句歉,两人就这么一路跑到长安。
长安城也没进,承乾从萧瑀他们那得知皇后确实病危,于是马不停歇又继续往洛阳跑。
长安到洛阳,八百里路。
承乾硬是一气不停歇,一刻也没肯停,路上经过驿站便换马,跑了一天一夜,抵达洛阳城外。
到达洛阳城下时,每个人都快跑散架了,好多洛阳使者甚至都直接落队了,远远被甩在几百里外。
饶是精锐的旅贲骑士,也是暗暗叫苦。
秦琅更是在路上跑了快一个月,从昆州到长安,长安又到海晏,海晏再到洛阳,前后跑了差不多九千里。
整个人精疲力尽,可把太子带回了洛阳,也不枉辛苦。
承乾打马入城,御街奔驰,引的金吾卫惊动,可当他们想要围堵捉拿这胆大狂妄之徒,却惊讶的发现,那个在前面跑的好像是太子殿下,而跟在后面的好像是卫国公·······


Copyright © 2021 伯祥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