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祥書卷

人氣都市言情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言歸正傳-第五十二章 老母親永遠滴神!

Nicholas Melinda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你是说,误以为我送你来这里,是为了陪伴女娃?然后你等了一年,确定是我特意安排之事,才去跟女娃接触?”
小岛沙滩,神农氏皱眉看着面前鼻青脸肿的吴妄,眼中带着少许狐疑。
吴妄抬手在脸上一抹,立刻恢复了风度翩翩。
他向前半步,拱手、并腿、身体前探,用字正腔圆、略显浑厚的嗓音,道一声:
“是的,岳父大人。”
老前辈脸黑成了锅底,差点没忍住又收拾这家伙一顿。
吴妄嘿嘿笑了声,忙道:“前辈,前辈,我暂时继续喊您前辈就是。”
“混账!”
神农氏瞪眼骂道:“女娃她只剩残魂,全凭一股执念存于世间,莫说不能离开东海之地,便是停下填海就要彻底魂飞魄散!
你、你竟!”
吴妄皱眉道:“前辈让我来此,难道不是为了精卫她集念成神之事?”
“成神?”
神农氏一顿,却是不再说话,慢慢坐在了沙滩上,听着海水冲刷沙地的声响,却长久的沉默着。
吴妄敏锐地察觉到事情似乎有些不对。
神雕之莫愁莫愁 苏克
他打量着突然现身的老前辈,先确定老前辈与此前一般无二,是确实存在的,这才稍微松了口气。
随后,吴妄发现了一些细节。
第一次见老前辈时,老前辈给他那种如老树枯败之感已消失不见,蓑衣下的衣袍也没了污渍,面部的皱纹少了小半,年轻了不少。
“前辈延寿之事,成了?”
“成了,”神农氏轻轻一叹,“虽说付出了一些代价,但暂时不必担心人域无人守护之事了。”
“代价是什么?”
“一些不会对人域和人族造成任何损害的代价。”
神农氏缓声道:“不多提此事了,我来之前已回了人域一趟,更换了四海阁阁主,不过四海阁内部不正之风尚存,非朝夕可改。
人心变了,确实是与人域初辟时不一样了。
你……当真看上了老夫女儿?”
吴妄刚要说话,神农氏又道: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该不会是因只能与她接触,这才动了心吧。”
“这个,”吴妄坐去神农氏旁边,坦然道,“最初的动力肯定是这般,但前辈,我说实话……嘿,陷进去了。”
“哼!”
神农氏骂道:“若不是知晓你品性,你以为自己还能在这里活蹦乱跳吗?”
吴妄定声道:“前辈莫要担心,只要前辈答应将精卫许配给我,婚房北野独栋、婆媳婚后分居、长子可随前辈姓、以后我们家她管账!
母上,会、游、泳!”
神农瞪着吴妄,骂道:“谁答应许配给你了?你这一套一套说的什么?你母亲不是日祭吗,会游泳怎么了?”
吴妄笑道:“这其实是我听来的一则笑话,本来是个让男人棘手的问题,若一家都是凡人,母亲和夫人一起掉河里先救谁。”
“哦?”
神农氏沉吟几声:
“此问题颇为刁钻,看似简单,实则暗藏机锋……好了,莫要岔开话题。
这些时日,你修为倒是突飞猛进,切记稳扎稳打,不可操之过急。
需知,有多少天赋出众之人,前期突飞猛进,一遇瓶颈便白首难为;悟道之事,重在一个悟字,若是悟不到、就是悟不到,法术再纯熟、功法再高明,都是无用。”
吴妄应道:“是,小子受教。”
他又问:“那前辈,关于精卫集念成神之事……”
神农微微皱眉,略有些欲言又止,坐在那再次陷入了沉默。
吴妄低声问:“是有什么困难吗?若前辈下命,只需要在人域立庙……”
“老夫何尝不想?”
神农氏注视着海面,缓声道:“老夫将她搬来此地,远离尘世喧嚣,何尝不想用此法助她。
可……”
“可什么?”
“她有何功绩,能当得起立庙受香火?那些倒在边疆的将士又有何人来立庙?”
爱情是怎样炼成的 西湖正北
神农目中带着少许怅然,吴妄在一旁也陷入了沉默。
“那我带她回北野,”吴妄低声道,“我没有前辈这般高洁品行,去做这些蛊惑人心的事也无所谓。”
神农叹道:“此时她神魂全凭那一缕执念,已无法承受任何波动,莫要多想了。”
“就没有让她活过来的手段吗?”
“她活过来后,你也无法再与她接触了,”神农问,“如此,你还要做吗?”
“做。”
吴妄看向了神木的方向,“前辈您说方法就是。”
“可惜的是,人死不能复生。”
神农缓缓一叹,面容又显得苍老了几分,眼底带着几分回忆的光亮:
“我用了这般漫长的岁月,才接纳了这一事实。
她出事那年,才十几岁,被东海上的烟波吞没,仅剩这般残魂执念,化为精卫,愤愤不平地想要将东海填平。
她就是这般不服输的性子,以前也是天天跟她几个姐姐打架。
也是我此前欠了考量,只想着将你送到安全之地,却不曾想,你身上的咒法还有漏洞。
终究不过是镜花水月,你还是早些放下吧。”
“是前辈把我送过来,凭什么现在又让我放下!”
吴妄站起身来,微微攥拳,定声道:
“前辈是人皇,能与天帝争锋,还救活不了一个残魂?你这让我如何能信!传闻中的不死药可否让她复原?”
神农反问:“她已无身凭,如何复原?”
“那如果再塑肉身?”
“此时再重塑肉身,她神魂之脆弱,寿元恐怕不超过半日。”
吴妄张张嘴,虽然知道自己问这般话有些不对,但还是忍不住低声道:“那前辈……你以前干什么去了?”
“我是人皇。”
神农慢慢闭上眼,眼底带着几分苦闷:
“在我突破到这般境界之前,每一分法力都是对诸神的威慑,不可浪费。
而当我突破到了这般境界,一切已是无法挽回。
平复心态,莫要激动。
我是她父亲,比你更想她能活过来,而非白发人送黑发人。”
吴妄后退半步,站在那久久没有动弹。
“抱歉,前辈,是我有些失言,我……去平复下心境,稍后还有要事要对前辈禀告。”
吴妄低声道了句,转身走向那棵神树,回了自己的木屋。
精卫已恢复填海的状态,展翅在旁飞来飞去。
神农就坐在沙滩旁,披散着灰白长发、蓑衣略显蹉跎,怀中抱着那根木杖,许久未曾动弹,仿佛一座孤零零的礁石。
……
这大荒,就没有令残魂复原之法吗?
吴妄也忘了自己几个日夜没有离开过书桌,面前摆着一部部书籍,羊皮卷、书简、石板,都是他自北野收集而来。
大部分后来换取的典籍,都存放在了林素轻老阿姨那。
这些东西吴妄都看过,此时却犹自不肯相信自己的记忆,逐字逐句的搜查着。
哪怕是找到半个‘转世’、‘复生’这样的字眼也好……
人皇并非天地主宰,只是人族的领头羊,自己此前确实苛求前辈了。
自己做不到的事,为何要寄希望于旁人呢?
终其原因,还是实力不足罢了。
听到扑打翅膀的声响,吴妄扭头看向窗口,立刻调整了下面部表情,露出几分温和的笑意。
精卫鸟自窗外飞来,额头彩羽已隐去,但她双目中的神光也有些疲倦。
蓬!
青烟中,换了身淡黑色短裙的精卫,背着手跳了出来,对吴妄笑着眨眨眼。
“怎么提前过来了?”
吴妄笑着站起身,温声道:“你还没休息够。”
“想过来了。”
精卫笑着转了个圈,发带飘动、青丝顺滑,那宛若白花一般的袖边颇为显眼。
“我们开心地玩一会吧,别去想那些烦心事了。”
吴妄低声问:“会对你身体有损伤吗?”
“不会呀,”精卫眨眨眼,“不用担心,父亲就在这,他肯定舍不得让我再损失神魂呢。”
话虽如此,吴妄又拿了颗水晶球悬浮在她身旁,莹莹光亮照耀着她,让她肌肤更显白皙温润。
“来,”吴妄伸出右手,精卫轻轻咬了下嘴唇,向前几步,握住了吴妄的手掌。
突然间,某位老前辈的目光自门缝中照来,让吴妄如芒刺在背。
盯——
吴妄却是握紧她那只柔荑,感受着滑腻和温软,还挺胸抬头、一副得胜将军的神气模样。
木屋外,隐藏在一团阴影中的老人气得吹胡子瞪眼。
精卫轻笑了声,将小手抽回来,小声道:“我们去药圃那边走走吧,父亲在偷看,别刺激他老人家了。”
吴妄悻悻一笑。
差点就直接发表一段年轻宣言,奉劝老前辈好自为之,不要不识抬举。
开玩笑、开玩笑,对岳父大人怎么能如此失礼,顶多以后在酒里兑点痒痒粉、咳,在痒痒粉里面滴几滴仙酿!
“走,”吴妄做了个请的手势,与精卫离了木屋,朝缓坡上的药圃走去。
药圃各处笼罩着丝薄润滑的小型阵法,这些阵法满足了灵药需求的苛刻环境,也彰显出了神农老前辈在阵法上的独到造诣。
纸规 秦页
吴妄背负双手,想着话题。
精卫双手在身前交叠,轻声问:“你跟父亲,前几天吵架了吗?”
“哪有,”吴妄笑道,“我有几个胆子,敢跟人皇陛下争吵。”
精卫眼底带着几分愧疚:“是因为我的事,对吗?”
吴妄道:“别多想,我跟您父亲还打过几架呢,他也没个前辈的样,就知道坑晚辈!”
“其实我知道的,”精卫微微低着头,“你应该是被父亲选中,过来陪我,让我体会体会男女之情,从而再无遗憾,对吗?”
吴妄张张嘴,这剧情,怎么跟自己想的完全不一样。
精卫咬着嘴唇,凄然地道了句:“我其实不想接受这般怜悯,我们还是……”
“故事看多了啊您!”
吴妄突然向前,拉住精卫胳膊,让她手掌抵在自己心口,“真不是这样!我跟你好好解释,详细解释,这里面其实有几个误会,也算是无巧不成书了。”
精卫歪了下头:“怎么?”
“我其实有个怪病。”
吴妄缓缓舒了口气,第一次将此事说出来,心底反倒释然了许多。
他示意精卫继续散步,缓声道:
“我是北野熊抱族少主,但七岁那年就不知道怎么了,从此不能接触女子。
按神农前辈的说法,是被一个不知名的先天神下了咒。
无论是谁,只要是女子,包括我的母亲、祖母,她们接触到我,我就会昏睡过去,彻底失去知觉。
你是我唯一一个能接触、能触碰的女子。”
精卫小声问:“因为我是残魂的状态吗?”
“应该不只这般简单,还跟神农前辈为了保住你魂魄施展的手段有关。”
吴妄正色道:
“所以说,你是我唯一能触碰之人,我最开始想与你接近,便是因为这般。
但不管动机如何,我……”
一根手指抵在吴妄嘴边,精卫眼中带着几分歉然,轻声道:
“我明白了,莫要多说这些,这应当是你的伤疤。
连母亲和祖母都无法接触,一定很难熬吧。”
“是啊,那年我才七岁,”吴妄微微仰头,眼角带着少许感慨,“下雨天打雷的时候,想让母亲抱抱都不行。”
精卫微微抿嘴,脸蛋挂着浅浅的红晕,突然跳到吴妄面前。
“如、如果,我可以……你……”
她闭着眼、有些紧张地侧过头,抬起的手臂在不断颤抖.
吴妄差点笑出声,他在大荒找的对象怎么这般可爱。
他本想顺势牵住她小手就算了,总不能这般去占自家对象的便宜,水到渠成才是最棒的感情。
复仇公主凯誓回归与tf 韩月樱
华娱未央 大反派Y先生
但偏偏,不远处的药圃边跳出一个野生老前辈,对吴妄瞪眼咧嘴,又抬手做砍脖子的手势。
他堂堂北野少主,岂能如此被人威胁!
吴妄向前一步,温柔地将精卫拥入怀中,低声道:“谢谢你。”
“嗯……”
精卫脸蛋通红,却努力踮脚,将下巴搭在吴妄肩头。
那老前辈表情好似要吃人一般。
这老前辈跺跺脚,刚要不顾一切冲上来棒打鸳鸯,吴妄胸前的项链却微微闪烁起了亮光,轻轻震颤了几下。
母亲?
他在心底问着:“娘,怎么了?孩儿正忙、咳,忙着修行。”
星神殿中,苍雪听闻此言,差点就笑出声。
苍雪闭着双眼,嘴唇轻轻开合,嗓音透过那项链,传递到了吴妄心底:
“差些忘了提醒你,诸神之间并不和睦,星神大人也有一些仇家和宿敌,你在外能少用血脉之力对敌,还是少用。”
“嗯,好的,娘,我知道了。”
苍雪柔声道:“虽然人域崛起的很快,咱们人族也隐隐有成为天地间第一大族的趋势,但大荒的秩序,还是掌握在掌控道则的众神手中。
众神的能力千奇百怪,哪怕战力不如人域仙人,在一些地方说不定,也有特长。”
母亲今天,怎么这般啰嗦、咳,叮嘱细致。
您儿子这辈子,长大后第一次跟女孩子拥抱,怀中柔软酥人心,您能不能等会再……
嗯?
众神、能力千奇百怪?
吴妄心底闪过一道灵光,他果断出手,握紧了这般灵光,将怀中少女用力抱住,抬头看向了前方阵法中磨刀的神农氏。
“前辈!你问过那些先天神没?他们有没有死而复生、逆转生死或者残魂转世之法!如果是前辈出手,除了天帝是不是都能摁住!你现在不是没有寿元危机了?”
神农不由陷入思索,磨刀的速度明显慢了。
精卫却是脸蛋通红,蓬的一声化作飞鸟,在吴妄脑壳啄了下便立刻展翅飞走。
老母亲,永远滴神!


Copyright © 2021 伯祥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