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祥書卷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第四百七十七章 很識趣鑒賞

Nicholas Melinda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我真不是魔神
捧着手机,灵平安看着电子书。
“自我、本我、超我……”
灵平安一边看,一边想着:“原来是这样的啊!”
这本电子书让他受益匪浅。
除了书本身的内容,重要的还是这的章节与文字之间的章说。
有着很多人留下的解释和笔记。
一人计短,两人计长。
大众的智慧,让灵平安很快就理解了这本书所讲的东西。
“自我是兽性……”
“本我是人性……”
“超我是良知……”
“或许我的问题,就是兽性太过强大,以至于产生了幻念!”
但是,在他所看不到,听不见的世界中。
他那被台灯倒映的影子里。
数之不尽的讥讽,在其中回荡。
而他的嘴角,也是微微翘起,满是嘲讽。
于是,隐约中,灵平安感觉自己的耳朵,好像听到了一声讥笑。
他站起身来,看向身边,皱着眉头。
“幻听也有了吗?”他摇摇头。
但,他的脸色忽然怔住。
因为,他想到了一个问题。
“兽性是谁定义的?”
“人性又是谁定义的?”
“良知又是谁在约束?”
“我吗?”
“还是……这个世界?”
他喃喃自语着,脑子里的念头纷杂不断。
隐隐约约,似乎有着无数声音在低语着。
像是幼儿园的老师,在手把手的教小朋友做游戏时引导的方式。
听着这些低语,灵平安有种感觉。
他感觉自己就好似一只被蚕丝牢牢包裹的大胖虫子。
那些蚕丝,一根根的将他包裹着、束缚着。
并隔绝了外界对他的影响,过滤着世界的一切不良现象。
就像……就像……
“信息茧房!”灵平安的脑子蹦出了这个词。
他的双眼被蒙蔽了。
他的双耳被堵住了。
他的呼吸,他的触摸,他的感觉,都被过滤了一次。
而那些低语,似乎是在引导着他,教着他,如何去咬破这些束缚他的蚕丝,怎样去挣脱那些约束他的禁锢。
只要照着去做,就一定能成功。
因为,蚕虫吐丝,是为了更好的进化。
从虫宝宝变成飞蛾。
拥有更大的体型,更强的力量,更多的能力。
以便进入生命的全新阶段。
所以……
灵平安猛地笑起来。
“我真的疯了!”
因为,若按照他现在的想法。
那么,那个蒙蔽他双眼的是他自己,堵住他耳朵的也是他自己,过滤他的呼吸、触摸与感觉的,还是他自己。
换而言之,他自己将自己捆起来,然后蒙住眼睛,堵住耳鼻。
我关我自己,我打我我自己。
这不是变态吗?
恰在此时,电话响了。
灵平安低头一看,是自己小姨。
他笑起来,整个人立刻轻松起来。
于是,拿着手机,接通了电话。
而在某个不经意的刹那,他的嘴角,却弯了起来。
皮肤下的血肉中,隐隐约约,好像有着无数东西在蠕动。
他的眼仁内,无数瞳孔都在重合。
诡异的、冷漠的、虚幻的、恐怖的、邪异的……
还有更多不似人类的瞳孔。
但他脸上的笑容,却无比轻松和真诚。
配合着他眼中不断变换和重叠的神色。
整个人变得无比诡异、凶险。
他再非路人。
而是那种,只是看一眼,就会生出彻骨寒意的绝代凶人。
仿佛是刑场上杀人无算的刽子手。
也如那电影中疯狂的变态杀手。
但他浑然不知,靠着椅背,和电话对面的小姨打起了招呼:“小姨,您在哪呢?”
就听着电话对面的李安安俏皮快活的声音出现在耳中:“平安啊!小姨我可是为了你,辛苦了一整天呢!”
正开着车,从地下车库驶出来的李安安,戴着蓝牙,眉飞色舞:“你可千万不能辜负小姨我今天的辛苦!”
“什么?”灵平安不太明白。
但他的神色,却无比淡漠。
一副了然于胸,尽在掌握的样子。
他的内心,也感觉,似乎知道了小姨今天做的事情。
只是……
黄金渔场
那都是小事,不值一提,也不需要关注。
所以,他的心态有些懒洋洋。
便听着电话里的小姨道:“你很快就会知道了啦!”
“嗯?”灵平安皱起眉头。
“应该有人来按门铃了!”小姨说。
叮咚!
门外果然响起来门铃声。
灵平安目瞪口呆:“小姨,你到底做了什么?”
“嘿嘿!”李安安哈哈大笑:“不和你扯了!去开门吧!我还要开车呢!”
便挂断了电话。
灵平安摇摇头:“我这个小姨!!”
但他习惯了。
自家小姨就是这样的。
从小到大都是如此,二十七八岁的人了,还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般,总是傻乐傻乐的。
他耸耸肩。
隐约中,他能猜到,应该是自家小姨在外面给自己去拉了些关系。
大抵应该就是给他约好了相亲。
自家小姨的心思,他岂会不知?
便叹了口气,然后整理了一下仪容,走向门口。
再怎么说,都是小姨的一片好意。
应付一下吧,免得小姨难做人。
于是,他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一个身形枸偻的老人,出现在门前。
他看上去很老的样子,但慈眉善目的很。
只是……
灵平安感觉,这老人的身体,好像有问题。
气血衰弱吧?
他的脑子里,在这刹那出现了无数个方子。
有传统中医的。
也有着现代医学的。
更有着一些乱七八糟的偏方。
潜意识告诉他,这些方子里随便一个都可以解决这老人现在的毛病。
甚至,还有不少可以彻底治愈,并叫他从此以后再也不需要担心这个问题了。
唯一的麻烦在于,这些方子,在他脑子里只是一闪而过。
而且,大多数的笔迹,都是狂乱无章。
完全看不清。
灵平安在心中摇了摇头。
而脸上却是出现了笑意,他很有礼貌的问道:“老人家,您是?”
………………………………
郎采临站在门口。
他看着面前的人。
这位X公子。
比起下午,这位X公子简直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下午的X公子,在他眼中,好似那大海一般,深不可测。
而如今,这位穿着很普通的休闲衣的X公子,给他的感觉,就仿佛是浩瀚无边的宇宙。
深邃、悠远、庞大……
充满着未知,充满着危险,也充满着无数机遇。
“这才是真正的X公子吗?”他想着,就微微低头鞠躬,表达着他个人的敬意,也表达着来自锡兰王室对于上国大能的无上尊崇。
“公子……”他将手中提着的一个小小的精致食盒呈在手中:“奉我家小姐之命,老朽特别来送小姐为您亲手准备的羹汤……”
锡兰的习俗。
女子若是相中了人,就要为其亲手准备一份羹汤。
灵平安听着,本想拒绝。
但那食盒中的味道,却叫他说不出婉拒的话。
因为实在太香了。
对美食家来说,品味美味,是无法拒绝的事情。
于是,灵平安只能笑笑。
“老人家,您进来说话吧!”他很有礼貌的说道。
郎采临立刻再次鞠躬。
但……
“人类……”恍惚间,他看到了X公子嘴角微微翘起来。
他的神态,就像神话中的帝君、天帝一样。
高高在上,充满着威严,身周的灵能,更是宛如滂湃的波涛一般,汹涌滚动着。
没有看到他动嘴。
他的声音,就已经从四面八方,滚滚响动。
“在朕的御前……汝当谨言慎行,战战兢兢,无有违逆!”
隐隐约约,似有着一个头戴冠冕的人影,在这位X公子身后浮现。
这身影,遮天蔽日。
垂下的琉珠,流转着日月星辰,隐现着山河日月。
无穷无尽的霸气,浩浩荡荡。
不需要再言语。
郎采临便已经知道了。
在这位面前,必须小心,必须谨慎。
要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如临深渊。
因为,一步踏错,便可能是万劫不复!
不独是他,包括他身后的锡兰。
因为,在这位眼中,他代表着锡兰。
于是,郎采临低着头:“诺!”他态度恭敬的就像是当年代表锡兰王国,向大夏天子递交国书。
只是,心中不免有着疑虑。
“今日下午的X公子和现在的X公子,怎如此不同?”
下午所见的X公子,虽然也是狷狂傲慢。
但这霸气……
还有着煌煌威严……
简直就是两个感受。
下午他还敢窥探。
但现在……
他浑身的灵能,连一点动弹的力量也生不出来。
在其面前,就好似面对着张开了深渊巨口的蓝鲸的磷虾一样。
小心翼翼的拿着手里的食盒,郎采临放到案几上:“公子,我给您放在这里了……”
灵平安点点头,道:“老先生不必客气……请坐!”
郎采临战战兢兢,他哪里敢做?
X公子身上,如今虽然没有了方才那赫赫霸气,凛凛威慑。
看着,就仿佛一个真的普通青年。
然而越是这样,郎采临的压力就越大。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他躬着身体:“公子面前,哪里有老朽的位子?”
灵平安摇摇头:“老先生……您说的那里话?”
心里面却不免疑虑了起来。
自家小姨,究竟给自己找了一个什么样的相亲对象?
难不成,是那种这帝都的世家?
世家这种存在,在联邦帝国还是有的。
毕竟,三百年的建国历史。
遗留下了许多从前朝开始就一直显赫的大族。
但是,和网络小说里描写的那种狂霸酷炫拽的世家不同的是。
现实中的‘世家’们其实都很低调。
主要原因是因为不敢高调。
互联网时代,舆论可以迅速放大很多在过去不过罚酒三杯的事情。
就拿灵平安来帝都时,在飞机上遇到的那个嚣张的贵妇来说吧。
昨天,她已经被自己的丈夫起诉到了法院,要求离婚。
同时,她还被帝都航空提起了多项连带民事诉讼。
包括了名誉侵权以及滥用职权。
有法律界人士表示,那位夫人的官司是必输的。
因为,控方组成了一个豪华的律师天团。
其首席大律师,据说已经十五年未尝一败。
而在网络上,网民对此基本都是拍手叫好。
此事,换所谓的‘世家’,只要被曝光。
也基本都是一样的下场。
所以。‘世家’们都学乖了。
或者说,没‘学乖’的都被淘汰了。
剩下的,都是些低调内敛,闷声发大财的家伙。
反正,灵平安听说,目前联邦帝国上市公司的前百的股东里,都有着‘世家’的存在。
而世家们除了低调,最重要的特质,就是保守。
大部分世家,都有着过去的家臣、食客一样的存在。
这些人世世代代和主家荣辱与共,不可分割。
类似七里铺的胡奶奶、王叔、张伯与灵家的关系。
这些人抱团在一起,过着类似于三百年前的生活。
主仆之分,明明白白,上下尊卑,不可逾越。
好在,他们不会去打扰其他人。
只是自己关起门来自嗨。
所以,内阁和官府也管不了。
如今,这个老人,在灵平安看来,大抵就是某个‘世家’的老家臣了。
“小姨在那里搭的线?”灵平安神色古怪的想着:“该不会她去吹牛皮了吧?”
仔细想想,老灵家只要包装一下,还是可以吹起来的。
除了他这一代外,老灵家,可谓是世代书香,荣誉至极。
这种家世,即使是破败了,也能让很多人产生兴趣。
毕竟,联邦帝国很吃书香门第的人设。
尤其是老世家们,就好这么一口。
女儿嫁给一个新兴互联网新贵,会被人说闲话的。
以为是为了钱。
但嫁给书香门第之后,那就是荣誉的事情。
再穷也能拿得出手。
心里面想着这些,灵平安就不动声色的问道:“老先生……不知道您是?”
郎采临立刻躬身:“老朽郎采临,奉我家小姐之命,来向公子问安!”
他当然不敢说自己是锡兰王国公主派来的。
因为,在这等上国大人物面前。
小国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恭顺。
任何显摆与夸耀的事情,都是画蛇添足,更是取祸之道!
三百年来,锡兰一直谨守本分。
帝国指东,就绝不向西。
不似那新罗、扶桑,经常会翘尾巴,以为自己乃是中原嫡子或者东海君子。
眼睛都要长到额头上了。
正是靠着这个,锡兰虽然是边境化外,远离中原。
但一直是联邦帝国承认的‘特殊伙伴’‘全天候的战略合作伙伴’。
而官方越是这样,锡兰的身段就放得越低。
这就是锡兰的生存智慧。
上国给的才能要。
上国不给的不能去妄求。
就像那位锡兰复国的国王说的一般:侍奉父母最重要的是孝心!孝之一事,不能靠嘴巴说,而是要靠行动去做!
如今,郎采临也是老老实实的用起了锡兰一贯的对夏方针。
孝!
孝子是最难做的。
但也是最好做的!
因为诚意是关键。
须做不得假,须实心实意。
如此,才能叫上国开心,叫这位X公子满意。
才能在竞争中保持优势!
须知,如今,各国都在打这位的主意。
锡兰,也就是占了个先机罢了。
灵平安看着面前规规矩矩,和胡奶奶、王叔等人在他面前一般的郎采临。
他也是叹了口气。
他最怕的就是这样的人了。
因为,这意味着,只要对方应允了,他就很难有机会拒绝。
“难道……我真的得去相亲结婚了?”灵平安想着。
他本人倒是不在乎。
毕竟,这成家立业,乃是他的本分。
老灵家就他这么一根独苗。
若是孤老一身,怎么对得住灵家祖先?
所以,他捏着鼻子,倒是能接受。
之所以一直这样单身,他是怕耽误别人家姑娘。
你想啊……
他有脸盲症,也有着各种各样他自己承认的毛病。
懒惰、散漫、没心没肺。
除了廉价的良心和还算过得去的家庭外,一无所有。
人家姑娘嫁给他的话,估计,不止得伺候他饮食起居,说不定还得操心他的各种生活琐事,还要面对那柴米油盐酱醋茶。
想想,灵平安都替姑娘不值。
他是君子。
君子不强人所难,君子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溺水而不闻不问。
所以,灵平安一直觉得,与其拖累别人,不如自己一个人。
还潇洒些,快活些。
于是,灵平安呵呵一笑,对老人道:“郎老先生……贵小姐太抬爱了!”
他看了看那案几上,精致古朴的食盒。
食盒内的肉香非常浓郁。
更有着一股淡淡的莲叶香味,闻着就很舒服。
想必,那位小姐必是一位温柔的小姑娘。
于是,他道:“只是,在下愚钝粗鄙……恐非良配啊!”
是的!
有着脸盲症的他,很难区分美丑。
甚至连常规意义上的美丑概念也没有。
他眼中,高矮胖瘦什么的,真的都是一个样子。
无非,不过是看着某人顺眼一点,可爱一些罢了。
但要说感情或者喜欢这种东西?
这么多年来,除了小姨外,他对其他所有人都是一视同仁。
看到可怜会同情,看到别人经过辛苦的努力,终于成功,也会为他开心。
但舍此之外,就没了。
所以,真要是娶妻。
灵平安感觉就算娶回来,也只是一个生育工具。
何必呢!
人家也是爹娘生养的。
不是给他老灵家来当生育工具的。
可他又不好直接说,不然,那就是打小姨的脸了。
只能想办法,委婉点,隐晦点。
一来不辜负小姨的良苦用心,免得她难做人。
二则也顾全了人家姑娘的一片好心。
三则也顾全了关系。
在灵平安看来,简直完美。
那知,他的话落在郎采临耳中,却被解读成了另外一种意思。
郎采临弓着身子,无比谦卑的道:“公子……我家小姐,自知不过蒲柳之姿,不敢奢望能侍奉左右,列名宗族……”
“只求您不要嫌弃……”
“若能稍稍抽出些时间,偶尔见上一两面,已是心满意足!”
是的。
锡兰只是小国。
哪里敢奢望成为X公子这等左右着天下,甚至宰执着天下的伟大存在的妻妾?
那不是小儿持金于闹市,将自身置于火盆之上吗?
锡兰承受不起,也不敢承受。
对锡兰来说,最优解,就是若即若离。
当一个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婢子。
如此,既能得到荫庇,甚至满足心愿。
也能免遭其他人的窥伺、陷害、打压,置身事外。
所以,在灵平安的话出口的瞬间,郎采临马上就下意识的表达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您别误会……我们,真的很懂事的……不会给您添麻烦!
灵平安听着目瞪口呆。
他咽了咽口水。
“小姨到底在搞什么鬼?”
他糊涂起来,完全搞不清楚现在的情况了。
“难道不是相亲?”
“还是说……”灵平安想着:“我的话,刺激到了对方?”
他回味着老人的说辞。
蒲柳之姿?
这可以是自谦,也可以是真实。
那位姑娘,有着某种缺陷?
生理上的或者心理上的?
若果真如此,对方就是在以为,自己知道了某些事情,所以拒绝?
至于其他可能?
灵平安直接忽略了。
因为不可能!
现在可是现代社会了。
妇女解放运动都过去了差不多两百年!
联邦帝国中,虽然依旧存在着外室、情妇这样的事情。
但,一则案例极少,很少有好人家的姑娘踏上这样的邪路。
基本上,现代受过高等教育,有着自己独立的经济能力的女性,都会自尊自爱。
女子何必不如男?
男女平等的观念,早就深入人心。
即使是广南地区,如今,重男轻女的风潮,也已经过去了。
现在,人们都喜欢女儿。
也越来越宠溺女儿。
二则,灵平安也不认为,自己有着什么魅力或者说背景,能叫别人为妾为婢。
没看到,现在的都市小说,都已经是修罗场为主了吗?
这样想着,灵平安就笑起来。
“贵小姐,还是很好的!”他闭着眼睛开始夸赞起来:“只是我才能浅薄,有负小姐的厚爱!”
郎采临却是马上会意。
大人物都是这样的。
形象必须要保持完美!
何况是这等上国大人物?
历史书上都已经写的明明白白,他自己也见过好多个了。
于是,他恭身道:“公子的意思,我会转达给我家小姐的!”
“还请公子切勿挂怀!”
嗯……
我们真的真的很识趣,不会给您添麻烦的!


Copyright © 2021 伯祥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