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祥書卷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銀龍的黑科技笔趣-第六百零七章 久別的重逢分享

Nicholas Melinda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距离圣者浩劫的开启,已经一年过去了。
而在这一年间,各种分不清真伪的讯息也无时无刻的不在冲击着所有人的感官极限。
魔法女神密斯特拉的死亡和魔网的封闭就像是这场浩劫冲击的开端,死亡三神的接连陨落并在朦胧之域遭到审判,更是在整个多元宇宙掀起了轩然大波。
没过多久,掌管洞穴、地城以及幽暗地域的神祇艾布兰多的圣者,沦为了继亡者之神米尔寇和杀戮之神巴尔之后,第三位于汲水城地下城区被发现的神躯。
可让凯尔本和沃金都感到吊诡的是,这位洞穴之神的信徒们似乎并未发现他们的神早已死去多时,他们依旧在虔诚的向着他们的神发出祈祷,并且在北地范围内的信徒们还会被授予神术。
更令他们感到不安的是,原本应该已经被护卫之神海姆重新封印的堕落古神摩安多,也有类似的迹象:
封印虽未被破除,祂的信徒却依旧行走在大地,颂着祂的名,散布着腐朽、堕落与衰败的种子。
可这一次,护卫之神海姆碍于自己的职责,必须守护在天堂圣阶,以防止某些其他和密斯特拉一样遭到堕落力量污染的圣者试图通过这条路径回到神界,近而污染整个神界中枢。
受难之神伊尔马特依旧以自身封印着混沌魔犬,一同流放在虚寂的喧嚣空隧。
忠勇之神托姆已经在巨龙海湾之战中和班恩同归于尽,魂归朦胧之域。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于是在众人的错愕下,财富女神沃金竟是自告奋勇前往远东调查这件事情的始末。
当然,身为战五渣的沃金对自己的不靠谱程度似乎还算是有点逼数,望着众人有些为难的目光,这位女神表示自己不是一个人上路,然后拍了拍身旁早已不是正义之神的瞎眼老伙计提尔的肩膀。
凯尔本夫妇和一众操碎了心的信徒们这才勉强放心自家这位女神外出公干。
碍于魔网封闭造成的通讯与管理障碍,沃金则在临走前,将自己的神职与信仰,都交予了她最信任的好闺蜜欢乐女神黎尔拉代为保管。
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各个神明的圣者踪迹也随着他们信徒的汇聚而被人们所熟知,可也有两名原本活跃的神祇却是于主物质界离奇失踪了。
相较于没多少知名度的盗贼之神马斯克,另一位比较著名的,就是法师之神阿祖斯了。
在魔法女神密斯特拉死亡后,这位痴情的法师之神在对自己的信徒和牧师们留下了些似是而非的留言后,就消失在了北地。
有传言阿祖斯应该是去往了巴托地狱与哈迪斯冥界弗远无际的边界,去寻找密斯特拉可能还存在于世的残留意识,然后以此将她复活。
这对于那些以往依赖魔网的施法者和魔法牧师们来说无疑是个糟糕的透顶的消息。
这意味着他们在失去了赖以施法的魔网后,再次失去了来自神的神术赐予。
从那一天起,他们能够依靠的…
唯有自己。
……
深渊第一层,帕祖尼亚,万源平原,断域镇。
自一年前那头红龙恶魔次级领主提比利乌斯公然向深渊意志发起反叛,率领千万鼠人军团凿穿血战战场,最终与不死君王奥喀斯的化身‘同归于尽’后,这座完全迥异于深渊其他要塞的领地,就仿佛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个鬼啊!
自从他们断域镇的两位魅魔‘小公主’跟着一名正义牧师学会了圣光和破邪斩后,断域镇的恶魔们就没了安生的日子。
这一天,城镇中的恶魔、深渊佣兵与位面商人们照常忙碌着。
牛头人丹尼豪特则在‘狗日里酒馆’外的石桌前吃着早餐,准备吃饱后在看板墙上找找看有什么报酬丰厚、又没太大风险的赏金任务。
什么?
这可是无底深渊,你特么既想报酬丰厚又不承担高风险,你怕是在想屁吃。
可在身为深渊一朵奇葩的断域镇,一切还真有可能。
就比如对于身强力壮资本雄厚的牛头人丹尼豪特而言,他就曾接到过魅魔治安官发布的相关任务。
这类任务通常是协助那些魅魔治安官们处理断域镇内的城镇事物,以弥补魅魔们人手不足的弊端。
任务在城内,还可以扯大旗狐假虎威,对比其他那些诸如拉壮丁上血战战场、亦或是聚众阴谋颠覆某位深渊领主统治的坑爹任务,自然风险不知低到哪儿去了。
而唯一的不确定风险,就是在任务完成准备领取任务报酬时,可能会被雇主要求帮忙疏通下断域镇的管道,又或是治安署开庆功派对时,去担任一下派对的气氛组道具。
那可都是些实打实的体力活儿,若是中途体力不支,也是可能闹出人命的。
其中丹尼豪特就因为出色完成过此类一系列的任务系列而在断域镇小有名气,更是魔送外号‘超级管道工丹尼’…
可就在这头牛头人一边吃着碗里的魔下水一边用两只铜铃般大的眼睛在任务墙上寻觅着类似的任务以延续自己的传说时,就有一道令人目盲的圣光忽然自死亡竞技场那个方向腾起…
‘啊…艾黎大小姐又在发波儿扫涤邪恶啦!一会儿记得躲远一点。’
一众食客们默然无语,长天长叹。
每当这个时候,断域镇的常客们就知道这位小恶魔领主又不开心了,若是撞在枪眼儿上,那死的可就太冤啦!
至于上报治安署?
你脑子是不是有坑!
难道不知道治安署的魅魔们都是一群帮亲不帮理的舔狗吗?
再说了!圣光消灭邪恶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果然,很快就听见轰隆一声巨响传来,然后外围小半个断域镇就开始下起了绵绵血雨,丹尼他们的石碗里就像是被泼了一层红油一样,偶尔还会有各种生物凌乱的肉块甚至是下水砸落下来。
啪叽。
丹尼当即就感觉到脑壳上一阵黏糊,用自己的牛蹄子将它扒拉下来…
居然是根还带着热气的血肠!
大感自己运气不错的牛头人二话不说就将它往嘴里塞,咬的汁水四溅。
可正准备咽下去时就吐了个稀里哗啦,定睛朝手里的断面一看,当即又是一阵干呕,当即拍了桌子:
“干!居然是魔大肠!奈瑟斯!过来一下!”
“汪!丹尼队长!您有什么吩咐?”
狗老板当即一阵小跑,吐着舌头堆着笑。
“让厨子帮我把这大肠处理干净点,然后切了放我那碗咖喱饭里。”丹尼道。
“好嘞!”
奈瑟斯当即熟练的叼着还打着马赛克的血肠回后厨去了。
恶魔小爹:偷个宝宝斗你玩
自从这位狗老板惊爆无数眼球完成了当年那件由红龙领主发布的史诗级跨位面任务,并将正义牧师海瑞克带到深渊断域镇后,这位狗老板的狗生就像是开了挂一样。
在这些年间接连并购了旁邻的几间店面,将其做成了一家集餐饮、住宿、情报中转、任务代发于一体的‘狗日里酒馆’。
若不是整个深渊很难找到第二个这样安全的秩序之地,恐怕都将其做成深渊连锁知名酒馆了。
牛头人满眼羡慕的看了一眼这条豺狗人老板离去的背影,然后将碗里同样打着马赛克的粘稠之物送进胃里,打了个冲天的饱嗝,摇头笑中带泪道:
“哎!果然在深渊讨生活,每天都是在超越自己啊!啊哈!”
然后继续苦闷。
怎么办呢,原本他已经抱上了那位红龙领主的大腿,满心以为能够从此一飞冲天…
结果那位巨龙老哥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非要跟深渊意志干上,结果把自己给整没了。
虽然还留下了个艾黎大小姐吧…但他实在没勇气去抱那位随时可能用破邪斩砍人的魅魔大腿啊!
就在他饱含怨念的朝着死亡竞技场的方向看去时,整头牛子却是突然呆住,然后全力以赴的起身逃窜,一边惨嚎道:
“深渊在上!有没有搞错啊!??”
……
死亡竞技场上。
刚刚一发圣光破邪斩团灭了一只恶魔百人团的艾黎正张开着那对猩红龙翼,沐浴着场外观众们狂热的欢呼,亦步亦趋的朝着竞技场边缘的矮墙走去。
在那里,还有另一只打扮的跟天使似的小魅魔在那里不住用力的鼓掌,等待她的凯旋。
那是她在深渊里唯一的朋友,失宠。
可即便是这样在这死亡竞技场连胜着,有着最要好的朋友每天在竞技场外等着自己归来,艾黎依旧高兴不起来。
她想家了…
她想念那个暗无天日整天都响彻着叮叮当当挖矿声的泽兰迪亚。
想念那个她可以肆意奔跑随手拿吃的米纳斯提里斯。
想念每天粘着自己必须让她带出去溜一圈才会停下‘狂躁’的大狼狗霍兹。
想念无论被她吞下去多少次都不会跟自己生气的史莱姆蕾姆璐…
想念那个世界对她好的每一个人。
想念…
想念爸爸…
可是对方却像是将自己忘记了…
她隐约从恶魔那收到的零星消息知道,主物质位面打仗了…
泽兰迪亚也毁了…
爸爸忙着对那群混蛋复仇,所以没时间来找她。
可她明明越是知道这一切,就越是感到悲伤狂躁。
‘一定是我太弱了…所以爸爸都不带上自己…
‘抛弃了自己…
‘遗忘了自己…
‘一定是这样的…’
所以这些年间,原本惫懒的她仿佛变了一个恶魔似的。
她不再嗜睡,不再贪玩,如同海绵般不断贪婪的汲取着自己所能接触到的一切知识。
跟失宠一起学习圣光的奥义与圣骑士的武技和剑法。
找到一切机会向那位红色寿衣发起偷袭以锤炼自己的战斗技艺。
最后来到了这座父亲曾经挑战过的死亡竞技场…
她要效仿父亲曾经走过的修罗之路,取得百场竞技场史诗挑战连胜,冲破深渊意志的阻隔,回到主物质位面,回到父亲的身边。
可这注定…是个漫长的过程…
‘爸爸…你在哪里啊…
‘艾黎…好想你啊…’
就在她的心头如潮悸动,又即将如常沉寂下去时…
却像是突然感知到了什么无比熟悉的气息,整个人突然一颤,不可置信的抬头朝着矮墙那边望去。
就看到了依旧在兴奋的拍着巴掌的失宠…身边的母亲红色寿衣,看到了一个正与红色寿衣面对着面交谈的人影…
那人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转过身来,对着她歉意的笑着,招了招手。
于是下一刻,竞技场外围的观众们就看到那名竞技场女王忽然驻足,身躯微微开始颤抖起来。
就在他们不明所以时,就看到魅魔脚下的地面忽然崩裂,那只魅魔就跟炮弹朝着矮墙边冲去。
望着这可怕的一幕,那个方向的围观群众当即无比熟练的狼狈奔逃。
只是顷刻之间,失宠就愕然发现身边的恶魔们跑了个精光,于是有些忐忑的张开双臂,准备给艾黎来个爱的抱抱…却抱了个寂寞…
咔嚓。
就愕然看着艾黎一脑袋将母亲身前的那个面色呆滞的‘人类’撞飞了出去,一路贯穿了断域街,撞翻了牛头人刚刚逃离的餐桌,灌进了正在营业的‘狗日里酒馆里’…
轰…
伴随着又一声巨响…这座已经在断域镇营业了小半个世纪的深渊酒馆,就此崩塌。
正从唯一保存完好的后厨走出,端着手中刚加好酱卤血肠咖喱的豺狗人奈瑟斯望着眼前这令他心碎的一幕。
狗老板刚要悲愤的仰天长啸,就被另一声魔孩子响彻半个断域镇的暴风哭泣给吓得咽回了喉咙里:
“哇!!!
“爸爸!我好想你啊!
“我还以为…
“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呜!!!”
逃出生天的食客和外围的恶魔们寻声望去,就看到刚刚全胜归来的竞技场女王艾黎,正如同八爪鱼仔一样抱着一名身躯佝偻成龙虾状不停抽着凉气却只能苦笑着低声安抚对方的…
‘人类’?
等等?
能被这位魅魔公主喊爸爸的那位可怕存在…
不是已经在和不死君王奥喀斯的化身的战斗中同归于尽了吗!?
一时间,魔鬼们面面相觑,断域镇更是暗潮涌动。
而同样望着这‘温馨重逢’的一幕,红色寿衣帕勒芬妮也是从后方抱着自己因为感动不住缩鼻子的女儿失宠,在她脑袋上不住抚摸着。
脑海中回荡着的,依旧是李维带来的那个令她心生震撼的消息:
他已经接替了拜尔的阿弗纳斯大公之位。
并且正在想办法,带她们离开这无底深渊!
可是一想到这背后绕不过去的一系列难题,心中的悸动就再次化作悲伤…
身为一名恶魔领主,却想要逃离无底深渊…
谈何容易啊…
PS:牛年来咯~哈皮牛耶~


Copyright © 2021 伯祥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