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祥書卷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妖女哪裡逃 起點-第二零五章 我的的一世英名(求月票)展示

Nicholas Melinda

妖女哪裡逃
小說推薦妖女哪裡逃妖女哪里逃
“听天将军说的人,竟然是李二郎李都尉?”
夫子庙内的高楼,二皇子虞见济有些失神:“原来如此,他说的孽缘竟是此意。没想到,李都尉竟有断袖分桃之好。”
长乐公主也是释然:“这倒是可以理解了,想必这就是他们不愿出面的缘由?将这种私事暴于人前,李都尉这人,果然心怀大义,正气凛然。”
她随后又想到薛云柔情根深种之人,似乎也是这位李都尉?
拜师 九 叔
“这真是,这真是——”
长乐不禁为她的好友闺蜜感到悲哀,可又忍不住的想要笑。
心想让你将我丢在栖霞寺,自己跑回南京去会情郎。
权顶天则想李轩能在问心铃中过色欲关,难道是因他喜好的是男色?
邪少独宠:带上宝宝追女友 藜朵朵
可随后他就微一摇头,那天魔变化万端,无论男女都可变化,怎么可能会漏过男色。
那就只可能是李轩,真的对那位名叫罗烟的游徼用情至深,所以不为色欲所动。
“阿弥陀佛!”真如大师一声叹:“不意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妙人。”
他想自己那玄尘道友真可惜,要不是两颗蛋碎了,其实他还是很有希望的。
奈何奈何——
飞在半空中的江含韵则是张大了檀口,半天都没法合拢。她先是震惊,两个之前都没有合练过的人,一起使用起‘正反阴阳天击地合战法’,竟然如此的合拍。
随后江含韵才感觉不对劲,本能的想起了那天船上的情形。
也就是说,李轩喜欢罗烟是真的?
这一瞬她心中滋生出了些许悔意,心想自己是不是管得太严了?以至于让李轩走上了邪道?
那血洒长空的比翼男魔,此刻也是一声惨烈悲嚎。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两个男人之间,怎么也能如此相亲相爱?”
那女魔也无法置信:“可恶!两个男子,恩爱竟然胜过我与林郎,这世间天理何在?”
李轩感觉自己的心脏又被这两个家伙捅了一刀,生疼生疼的。他们明明是在惨叫,是在发出败犬的哀嚎,可这些话对他的伤害力却强大到不可思议,几乎将他的一管血条清空。
可恶!你们两个狗男女才相亲相爱!
“注意,小心!”
随着罗烟的提醒,李轩才发现空中的那巨大魔茧,正从中央处裂出小口,无数的怨煞与孽力从内倾泻而出,化成丝丝线线与比翼魔结合在一起。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这妖魔的伤势虽然无法恢复,却从身体的各处开始延展出了无数的血色肉芽,四面伸展蔓延,弥漫数十丈虚空。而那男女双魔身前,更是凝聚出了一层血色铠甲。
那男魔更疯狂嘶吼:“你们休想!区区两个第二门,即便你们心意相通又怎样?今天谁都别想阻止我与玉妹。”
女魔则眼神森冷,杀念澎拜:“杀了他们!”
在李轩看来,这是好事,意味着这对比翼魔在危急下,已暂时放弃了破境开门,转而将力量用于对敌。
可这也使他与罗烟二人,都压力倍增。那蔓延开来的触手,每一条都携带着开山裂石之力,其中孽力充斥,可染人神魄。
幸在罗烟的身法鬼魅,如烟似雾;而李轩的‘神雷无定诀’,也有了一定的火候,哪怕不用身后的风翼,也能勉强应付。
不过两人的身影,却也被这对比翼魔远远逼开,始终都无法靠近。
这个时候,就暴露出李轩对于‘正反阴阳天击地合战法’的生疏。他哪怕是在与乐芊芊合练的时候,也是三心二意,心猿意马的,根本就没认真练过。
之前的几刀还好,运用的还算不错。可在真正陷入激战的时候,李轩已无法将自身的武道真意贯彻其中。以至于他斩出的刀罡威力大衰,已经没法对二魔构成威胁。
远处的罗烟见状,就微一蹙眉:“不用战法,我们各打各的。”
接下来,她果然不再拘泥于战法,也收起了长剑,抬手之间就是九条长鞭挥出。李轩也毫不犹豫,换成了‘幻电天刀’。
使用这已娴熟到快接近本能的刀法,李轩立时就找到了纯熟自若的感觉。一刀‘雷惊电绕’,霎时就在空中挥带起三十丈巨大雷蛇。
那刀芒卷荡,雷霆横扫,一刀就将那男魔身体里探出的肉芽触手粉碎了将近四分之一。那雷蛇电光的余力,甚至直接轰在了男魔的心脏部位,与那些细碎的刀罡裹挟一体,在其胸部炸出了一块血花。
巧合的是,罗烟那边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她用长鞭轰碎的那些触手,大多都是从比翼女魔的同一部位伸展出来的。且时间一致,不差一毫一厘。
这令比翼男魔口中溢血的脸上,也现出了极度复杂的情绪,那就仿佛是见了鬼的神情,震惊与无法置信兼而有之。
舌尖上的异世 不许吃糖
“这都能够做到同步?你二人甚至都没用合击战法。这个世界真是疯了,疯了!”
可在他的身侧,那女魔的眼中,却是瞳孔微亮,又咯咯笑了起来:“确实疯了!这种同步率,真是可畏可怖。不过有趣的事情来了,我竟无法从二人身上,感受到多少情意,甚至连欲念都没有。林郎,你可别被他们吓住了。”
男魔愣了愣神,眸中现出了些许亮泽:“也就是说,这两位只是单纯的同步率高?有意思,真有意思!”
罗烟则微微蹙眉,方才她也以长鞭尾梢直攻这女魔位于心脏部位的魔核,却感受到了极大的阻力。以她的力量,竟未能将之撼动分毫。
这比翼男女魔的言辞,更让她心生迷惑。
而此时在大报恩寺的琉璃塔顶,仇千秋也皱起了眉头:“刚才那一击,应该攻入到这比翼魔的魔核才对。可我观那孽障,一身血煞半点都不见衰减。”
“它们的魔核,确实分毫无伤。”
目盲老者闭着眼,存神感应:“这就麻烦了,他二人竟是完全依靠默契做到这地步。可要彻底斩灭这比翼魔,不止是需要极致的同步率,二人间还得有男女之情,彼此爱慕。否则还是攻不破那比翼魔的不灭双身——”
仇千秋闻言,先是轻松了一口气,心想轩儿他与那罗烟之间,原来没有男男之情吗?如此说来,轩儿他还是能正常的娶妻生子,传宗接代。
可随后他又心绪一沉,忖道轩儿他两人之间是清白的,这比翼魔又该如何斩灭?
一时之间,仇千秋竟纠结无比,他想自己到底是该希望轩儿没有断袖分桃之癖,还是期冀轩儿他们之间能够迸发情愫,从此迈往男上加男的深渊?
就在琉璃塔上二人议论之际,李轩却彻底陷入到了神智混乱状态。
也怪他的元神强大,感应能力超凡脱俗,最近在江含韵的帮助下炼体有成,就连听力也大幅增长。隔着一二里的距离,都能够听到下面那些人的说话声。
先 婚 厚愛
“真是厉害!即便不用‘正反阴阳天击地合战法’,也能做到心意相通吗?”
“这两人,竟是情投意合至此?如今就连我,都希望这二人在一起。”
“看,刀鞭合力,明明不是用同样的招式,却能在同一时间,伤到同一处所在。”
“原来如此,都尉大人他竟是喜欢上了男子?不过以罗烟的品貌,也难怪都尉大人会对他动情。”
“我却是早料到了,李都尉看罗烟的眼神就不对劲。”
这当中,还有马成功那熟悉的嗓音:“我说呢,这家伙为何至此不去秦淮河了,原来如此,原来如此!看吧,小若,这世间哪有不偷腥的男子?除非这人他喜欢的就不是女人。”
李轩几乎吐血,心想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这么一去不复返啦。
这种大规模的社会性死亡,居然出现在自己身上。此战之后,日后自己该怎么见人?
这一刻,李轩甚至希望自己与罗烟的配合,能够稍稍脱节,不要再展现出那超越于‘心有灵犀一点通,身无彩凤双飞翼’的心灵相同。证明自己与罗烟之间,也不是那么的情投意合。
可糟糕的是,他哪怕是心神大乱,三心二意的状态,也能做到与罗烟的步调一致。
在三次强攻比翼魔的心脏不成之后,他们两人就已转变了战术。不再做一举诛灭此魔的打算,而是先斩比翼魔的手足与那些肉芽触手,剪其枝叶。
依旧是超高的同步率,两人用招皆是随心所欲,信手拈来,却偏能彼此呼应,遥相配合,打出不逊色于‘正反阴阳天击地合战法’的效果。
要非是比翼魔说出的那番话,这让李轩都生出了自我怀疑,难道说自己其实搞错了自己的性取向?自己其实喜欢的是男子?
旁边罗烟望见李轩那痛苦挣扎的神色,却是不能自禁的发出了一声轻笑,只觉此刻的李轩,是又可怜,又有趣,又可爱。
还挺悲壮的。
明知道会声誉全毁,却又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
罗烟随后又看向那手足已被他们斩断一半,却不断的从体内各个部位滋生触手的比翼魔,眼里闪过了一些异色。
仅是心照神会,步调一致不够,还需要情感吗?
这一刻,她想起了与李轩的初见。最初的时候,她是很讨厌这个阻拦她道路,让她损失价值十余万两的黄金珠宝的混蛋;可在撞见这位带着仆人一起救助孤寡之后,又对这个世家子稍稍改观;然后是李轩数次侦破大案,降妖除魔,甚至是与地府之变有所牵涉,此人在她的印象中,也从一个伪装成无能纨绔的世家子,过度到六道司栋梁。
可真正让她对此人产生信任的,是镇东侯府内,李轩洞察段老夫人的死因,为她洗清冤屈。
之后跟着李轩的小队办案,越来越觉这家伙有趣。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在男女之事上渣得不行的家伙,他居然还悄悄的成为了理学护法!真是不可思议,难以理解。
那么自己对于李轩,是否有着男女之情呢?
罗烟仔细凝思,然后就唇角微挑,朝着对面的李轩嫣然一笑:“都尉大人,这样拖下去可不是办法。这可怎办才好,名声毁了,这魔也没能除掉,您岂不亏惨了?”
此时她的眼中,赫然有紫色的幻火滋生。
这一刻,李轩先是心神一个恍惚,然后就觉罗烟美的惊人,眼中除他之外,就再无别物。


Copyright © 2021 伯祥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