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祥書卷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我在東京教劍道 ptt-074 忘了今天除夕閲讀

Nicholas Melinda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五所野尾敬二郎看着和马:“你果然如同我预想的一样,是个值得一战的对手。而且你居然在和博司君的对决之后,实力提升了。
“让我忍不住想,我在这里赢了你,会不会让实力也跃升一级。”
和马:“我也有同感。在这里击败你之后,会不会抵达新的境界——这就是我现在最想知道的事情。”
敬二郎哈哈大笑:“那可太愉快了,还有什么比‘能变强’更有吸引力的事情呢?可惜现在我们只能用这玩具一样的竹刀对打,如果能拔出我的爱刀和你真剑胜负,那一定是人生一大乐事。”
和马正要回应,敬二郎又说了:“听说你和你的爱刀,也一起跨越了无数险阻。想必你拔出它时的刀鸣,无比的悦耳——就像我和我的爱刀一样。”
和马皱眉,这个家伙难道说——也曾经手持自己的刀实战?
雕刻一个传说 弘夷
这家伙,也有实战等级?
对方已经戴上了面罩,上泉正刚正用催促的目光看着和马这边。
于是和马也戴上面罩,用格栅把若有所思的脸挡住。
保奈美纤细的手指在系紧头盔的系带的时候,轻轻碰到了和马的后勃颈。
“加油。”系好绳子后,保奈美轻轻拍了下和马的肩膀,柔声说。
和马站到起始线后,上泉正刚立刻开始走流程。
总有种老头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两人对决的感觉。
“开始”的指令下达后,敬二郎直接发动进攻。
块头巨大的身躯就像闪现到和马面前一样。
如此的速度,加上那块头,构成了仿佛重型卡车一样的声威。
在和马耳畔除了他沉重的脚步声之外,其他的声音几乎都被盖过。
竹刀就像骑士挥出的马刀一样,势如破竹。
但是和马一瞬间就判断了这一击的力度,可以接。
竹刀交汇,清脆的声响响彻整个体育馆。
和马转动手腕,打算偏移对方剑路的同时发动刺击。
为此他踏步向前。
因为前一位主裁判的判罚,这场比赛的判罚标准已经被拉到了最高。
不踏步就不算完整的攻击动作,不会被判得本。
但对手利用了和马的踏步,通过快步向前,一下子把两人的距离压缩到只有只有一个拳头大小。
除了两把交错的竹刀之外,再无容纳任何东西的空间。
这种情况下用竹刀发动攻击已经不可能。
实战的时候就该上脚了,或者用手抓。
这个瞬间和马明白了,对方也和自己一样不拘一格,喜欢用灵活多变的打法来应对各种状况。
这个状态下,恐怕对方要利用自己的体重优势了——
和马刚这样想,对方就发出“哦哦”的声音,快步前冲,迫使和马不断后退。
还好和马下盘基本功非常的扎实,就算被迫后退,也没有露出破绽。
幸好剑道没有“出界就算输”的规则,不然对方这是要直接把和马推出比赛区获胜了。
剑道对决如果双方有一方在对峙中出了比赛区边界,裁判会下达复位的指令,让双方重新回到起始线。
另外,竹刀“交锷”的时间太长,也会被裁判强行用口令分开。
敬二郎估摸着交锷时间快到了,主动终止前进,向后退开。
两人重新拉开距离的后,他称赞道:“基本功不错。”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和马回应。
话音未落敬二郎再次前踏步——裁判没下令复位,那么比赛就依然在继续。
敬二郎随时可以发动下一波攻击。
这一次他转变了策略,使出速度快但是力道较轻的连续打击。
因为攻击太快,和马根本抓不到反打的时机,但是相应的对方的攻击也基本没有能突破和马的格挡防御。
于是两人进入了仿佛乒乓球比赛中“对拉”的阶段。
敬二郎一边快速的攻击,一边调整脚步。
和马也配合他的脚步,往相对的方向移动,两人就这么一边快速攻防,一边绕圈。
看似毫无套路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实际上是在比拼基本功。
谁先“绷不住”出现失误,谁就会立刻落败。
噼里啪啦的竹刀相击声持续差不多一分钟,和马决定率先变招。
他挡下新的一剑后强行翻转竹刀,把敬二郎的刀往侧面压,阻止他收刀——
但是对方后撤步拉开距离,利用两人之间距离的增加,把刀从和马的压制中抽了出来。
“看起来迫使你失误的策略也失败了啊。”敬二郎一边架好竹刀一边说,声音里透着抑制不住的兴奋。
说完,他摆出了牙突的起手式。
“那这样又如何呢?”他兴致勃勃的看着和马。
和马也摆出了牙突的姿势。
敬二郎咧嘴大笑起来:“哈哈哈,有意思!很有意思啊!那就来吧!”
他发动了牙突,向和马突刺而来——
和马也同时启动。
他很清楚敬二郎的想法:这家伙打算利用自己的臂长。
如果姿势什么的都一样,手臂长的一方肯定会先击中。
既然和马识破了对方的意图,那当然不可能让它得逞。
和马瞄准的是对方竹刀的先革。
两把竹刀在空中对撞在一起,然后同时大幅度的弯曲——
敬二郎抖了一下手腕。
于是他的竹刀滑向了侧面!
两把竹刀同时绷直,刀身在抖动中交错而过。
和马一侧身,呼啸而来的竹刀擦过他的肩膀。
而他的竹刀也命中了敬二郎的大臂。
敬二郎:“我身形巨大反而成了劣势么,不赖啊,桐生君!”
对方没能躲过去,就是因为体形太大。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因为没命中有效的部位,除了让对手大臂上青一块之外没有任何作用。
邪王订制宠:爆萌小医妃
对方既然多年练习剑道,又有实战经验,这种程度的淤青根本就连阻碍对方行动都做不到吧。
和马仔细观察对方的动作,果然完全看不到半点迟滞的迹象。
五所野尾敬二郎又摆出了中段架势。
可能是在思考该怎么继续进攻,他并没有立刻要发难的迹象。
和马也严阵以待,他还挺想看看对方还有什么招的。
这时候,周围人的议论再一次被他注意到——刚刚他根本无法分心去听这些议论。
“真是疾风怒涛一般的攻防啊,水平太高了!”
“笨蛋,刚刚那攻防其实没什么高水平,是在比拼基本功啦。”
“他们俩的突刺,我根本躲不开,只怕没反应过来就被秒杀了。”
“这就是今年西国无双的候选人的实力么!”
一片嘈杂中,传来敬二郎的质问:“你不进攻吗?”
“我还在等你进攻呢。”
“我已经先攻三次,该你了。再不攻击,我们俩就要一起被判消极比赛了哦。”
和马咋舌。
说是一起被判消极比赛,实际上敬二郎前几次都主动出手攻击,并不会因为这短短的等待就被认定为消极比赛。
真正危险的是和马这边。
和马必须进攻了。
于是和马切换到上段架势。
他回忆着刚刚談洲楼博司的发力方式。
虽然有剑道服遮挡,但是凭着和马的超绝视力,依然可以通过剑道服上褶皱的变化来粗略判断发力步骤。
依葫芦画瓢能有多大的威力呢?
和马带着这样的疑问,踏步上前,使出了上段下劈!
用出来他才发现自己忘了怪叫,学示现流怎么能漏掉这个!
和马:“wrrryyyy!”
那一瞬间敬二郎似乎被这意料之外的喊叫声分神。
迟了的怪叫竟然达成了意料之外的效果!
他的格挡也因为这个出现了破绽,接下攻击的刹那竹刀差点脱手!
和马听见敬二郎下意识的惊呼:“糟了(系马达)!”
几乎同时,敬二郎大步后退拉距离,想用距离把和马的攻击给“拉”掉。
但是和马挺近的速度更快,一面前进一面马不停蹄的挥出第二刀!
敬二郎堪堪挡住这一刀,但因为仓促格挡,空档更大了。
小小的破绽如果没有机会恢复,那就会在连续的猛攻下不断的扩大。
和马乘胜追击,挥出了必胜的一刀。
出手的瞬间和马就觉得“有了”,于是大声喊出自己的攻击位置:“胴!”
话音未落,他的竹刀就命中了无所野尾敬二郎的胴甲。
上泉正刚举起小旗:“一本!”
周围鸦雀无声。
几秒钟后,和马的顺风耳就听到人群中的窃窃私语:
“刚刚那个怪叫,算投机取巧吧?”
“但是示现流出招的时候也会怪叫啊。”
“他那个叫的时机和正规示现流不一样,所以日本体大的选手才愣了一下……”
人群议论的当儿,敬二郎举起手:“我被得本了。被一声怪叫就分神,是我修行不足。”
和马:“那其实只是个意外,我出招之后突然想起来,示现流是要怪叫的,就补了一个。”
“原来如此。我还想作为计策未免有点过于儿戏,虽然他生效了。”
敬二郎顿了顿,继续说:“你比我想象的还要强啊,葛饰的迅雷。”
听到这个绰号的时候,和马差点一口气没接上来。
不会吧,不会我从今往后就是葛饰的迅雷了吧?
这时候上泉正刚催促道:“你们有话等比赛结束再说,回起始线。”
于是和马跟敬二郎一起发出“好”的回应,然后回到了起始线。
敬二郎朗声道:“我不会再犯同一个错误了,来吧,向我攻过来吧!”
语气中是掩饰不了的兴奋。
敬二郎在享受着与强者对决这件事。
然而和马的感觉却大相径庭。
和马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自己更强的感觉。
明明刚刚的对攻中,不曾占到半点便宜,但和马就是觉得自己稳赢。
为什么呢?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而且和马还隐约有点不耐烦——对这种“假模假式”的剑道对决的不耐烦。
难道我厌倦了这种带着镣铐跳舞的行为吗?
和马一边审视自己内心一边架起竹刀。
他踏步向前发动攻击,敬二郎格挡,随后强行把身体顶前迫使竹刀进入交锷状态。
和马在这个瞬间确认了,自己果然已经对这种有着诸多限制的对决失去了兴趣。
那么就赶快结束吧——
在这样想的瞬间,和马屏住呼吸,全身肌肉暴起,硬生生顶住了敬二郎那庞大的身躯。
敬二郎面露惊讶,马上后退拉距离,警戒着和马的下一步行动。
但是和马并没有追击,而是重新恢复了持刀姿势。
“该结束了。”他轻声念道。
然后闪电般的窜出去。
**
围观者中,近马健一忽然笑了。
“这家伙!他刚刚一直在隐藏实力!”近马健一笃定的说。
小森山玲皱起眉头:“是这样吗?”
“没错,就是这样!要不就是他忽然对剑道有了新的领悟!他这个速度,比刚刚更快了!”
小森山玲也是习武之人,当然看得出来和马忽然速度暴增。
“嗯……确实呢。”她说。
近马健一更兴奋了:“这简直就像跑团的时候忽然攒够了经验值升级了!太厉害了!”
小森山玲皱起眉头,显然她不懂什么叫跑团。
近马健一双眼死死的盯着还在进行着攻防的桐生和马:“快要结束了,那个大块头现在已经疲于应对,应该会在几十秒内分出胜负!”
话音落下,场内的和马大喊“面”,然后竹刀就抽到了五所野尾敬二郎面罩上。
近马健一兴奋的拉着小森山的胳膊:“你看!我说了吧!这不就分出胜负了?”
**
五所野尾敬二郎一副不能接受的表情看着和马,一副要说什么的样子。
和马率先开口:“五所野尾君,就如同刚刚你说的,我更期待与你拔刀对砍啊。这种带着镣铐跳舞的小儿科对决,就到此为止吧。”
敬二郎张嘴要说话,忽然看了和马右手边的观众们一眼。
和马也扭头往同一个方向看去,正好看到近马健一。
敬二郎说:“你是说,就像你和近马君做的那样吗?”
和马点头:“对啊。那样才是真正的痛快。”
“哈哈哈哈,有道理。确实,剑道对决有点太小儿科了,来来去去就是那么一套,很多我流派的招式都没有办法用出来。我们改日再战,用真剑。”
说完敬二郎举起手:“我输了。”
上泉正刚朗声宣布:“桐生和马,二本直落!东京大学剑道部胜!”


Copyright © 2021 伯祥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