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祥書卷

精品小說 禁區獵人 起點-第八百五十九章 身外化身閲讀

Nicholas Melinda

禁區獵人
小說推薦禁區獵人禁区猎人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其实像苗成云这样的猎人,就凭他的天赋能力,无论搁在哪朝哪代,就将是猎门总魁首的不二人选。
云贵苗的家主但凡不是个傻子,肯定会重点培养他当接班人,然后不管当时九寸九家族是姓云还是姓林,苗成云都能在平辈盟礼的门槛攻守环节把苗家带到总魁首家族的位置。
只可惜他跟他爹苗光启,正好撞上了最近这两代林家人。
其实无论苗光启和林乐山,还是苗成云和林朔,都是一个档次的人物,不过林家人务实,苗家人爱表现,所以苗家人兑现修行天赋需要更长的时间,于是就会被压制,这就叫做性格决定命运。
林朔在西王母意识空间里多待了七年时间,再出来恍如隔世。
如今的猎门总魁首发现,在当今的猎门中生代三强里,章进跟自己相比已经很接近了,可到底还是差一些。
这小子样样都学他这个叔,自然就会样样不如他。
而苗成云,有这七年时间,确实是跟自己难分高下了。
无论打架还是做人,都没得挑。
唯独这爱表现的性子依然根深蒂固,这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这天夜里苗成云卖弄的这段唱功,确实厉害,林朔是服气的。
不过他卖弄归卖弄,太得意忘形了可不行。
这不,开始自我陶醉了,忘了及时撤掉“巽风传音”。
“巽风传音”这是双向的,结果人家鹿蜀远远地一嗓子,声儿传过来了。
这一比较,苗成云的唱腔就不叫什么了,首先音量音压的对比就强烈,对方一嗓子过来,这儿所有人脑子“嗡”地一下。
这叫声太大了,大到根本听不清细节,耳朵已经失去了辨识能力,就感觉身边落了一道滚雷。
不过在场的都不是常人,其他人也就吓了一大跳,然后脸色发白心跳加快,其他没什么,苏冬冬受伤了。
今天这事儿,苏冬冬原本是有防备的。
苏家人耳力本就敏锐,为了防止受到伤害,自有一套保护耳朵的内功。跟林朔的龙息封窍有些类似,苏家人是用气从内部顶住耳膜,阻碍耳膜震动。
刚才苗成云也提醒过,所以苏冬冬早就防好了。
可是听苗成云唱得那么好,她就开始对苗成云之前说的,那些人耳听不见的唱腔起了好奇之心。
而苏家人的听力不仅远比常人敏锐,对声波频率的接收范围也比一般人大,所以一般人听不到的音频波段,苏家人也能听到一部分。
所以她就把气给撤了,想听听看那部分声音,综合欣赏一下。
她是有侥幸心理的,心想就听这么一下,然后再防上。
结果好死不死,这边刚撤掉,鹿蜀的叫声就传过来了,于是苏家女猎人捂着耳朵就蹲下了。
这把林朔给心疼坏了,赶紧跑过去,摸着自己夫人的背,查看她的情况。
苗成云也就没法继续唱了,也跑过来探视。
耳朵是苏家人最敏感的部位,一旦遭到了重创,那痛苦是很强烈的。
苏冬冬这会儿蹲在地上,脸色惨白,表情十分痛苦,紧咬着牙关全身颤抖。
林朔这会儿是干着急,摸着自己老婆的背不知道怎么办。
苗成云有医术,赶紧将林朔一下扒拉开,然后再掰开苏冬冬捂着耳朵的手,往她耳朵眼里查看。
苗成云一看伤势,很淡定,对一旁的魏行山说道:“去把我的医疗箱拿过来。”
林朔问道:“怎么样?”
苗成云说道:“还好,今天幸亏是我在了。”
“废话,今天要是没你在,她也受不了这个伤。”
“注意你的言辞。”苗成云白了林朔一眼,“我现在已经不是老艺术家了,而是一名医生,你老婆耳朵能不能恢复,就靠我的妙手回春了。我还告诉你,以前小师妹也有过这么几次,都是我救回来的,你这一前一后欠我不少人情了。”
有这么一会儿工夫,苏冬冬也从疼痛中缓过来了,林家四夫人这会儿神色有些慌张,嘴里说道:“林朔,我好像听不见了……”
邪尊逆宠:废柴嫡女太嚣张 冷雪轻飞
“啊?”林朔吓一跳。
“啊什么啊,慌什么。”苗成云说道,“这叫暂时性失聪,是大脑的一种自我保护机制,跟耳膜没关系。”
魏行山把医疗箱拿过来了,苗成云在箱子里找了找,找出一瓶类似眼药水的瓶子来,往苏冬冬耳朵里滴了滴,说道:“这是我当年专门为小师妹配的药水。我以前每趟跟小师妹一块儿出门,肯定会带上一瓶,就是为了应对目前这个情况。只可惜啊,我本将心向明月,明月最后掉进臭水沟里去了。”
说完这番话,苗成云把这瓶药水递给了林朔:“拿着吧,臭水沟。”
林朔是个实在人,先不跟这人计较,赶紧把药水收了搁在自己腰包里,然后一把将苗成云扒拉开了,让苏冬冬躺进自己怀里。
猎门总魁首坐在地上,搂着自己夫人,温言细语地安慰她。
苏冬冬这会儿听不见,可苏家人还有一门技巧,会读唇语。
她看林朔的嘴型,也就明白意思了,自己耳朵没事儿,于是也就平静下来。
苗成云站在一旁直摇头:“什么人啊这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
营地的情况,算是暂时稳定下来了,魏行山这时候问道:“老苗,那头鹿蜀离这儿有多远?”
“那还远着呢。”苗成云说道,“你们放心,我唱确实唱不过这东西,打是绝对打得过的,你们该睡觉睡觉,今晚我守夜。”
……
这天晚上,营地附近很安静。
林朔这一晚不守夜了,而是跟苏冬冬一块儿进了帐篷。
苏冬冬性子好强,跟林朔两人在一块儿她就没有娇气的时候。
不过今天受了伤,耳朵听不见了心里慌,林朔觉得自己应该陪着她。
苏冬冬蜷缩在丈夫怀里,很快就睡着了,林朔眼睛却没合上。
他知道,今晚自己不能睡,否则回头这场面,光凭苗成云一个人估计应付不来。
光一头鹿蜀,那确实不可怕,关键是人家会御兽。
苗成云之前的挑衅方式如果是放火,它说不定会单独回来,可之前苗成云是唱御兽山歌,那这个性质不一样。
这儿的东西都聪明,如果说放火只是家里着火的话,那么御兽山歌传到鹿蜀耳朵里,这就相当于国家叛乱。
所以鹿蜀这趟回来是平叛,肯定会集合部队一块儿回来,不仅会召集手下,说不定还会拉上盟友。
到时候两三头王级异种,再加上乌泱泱一大群虾兵蟹将,那阵仗肯定不会小。
林朔心里盘算着这些,然后就听到帐篷外悉悉索索的,然后有人拉开帐篷拉链爬进来了。
林朔人醒着,鼻子也醒着,自然知道这人是谁。
妖皇之祖 花落唯窈
自从进入巨兽森林以来,阿尔忒弥斯因为小时候被异种叼走过,有心里阴影,晚上害怕睡不着觉,一直是苏冬冬陪着她一块睡的。
今天晚上她的坑让林朔占了,米亚女公爵在外面犹豫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爬进来了。
林朔翻了翻白眼,说道:“师姐,今晚就不劳烦您跟我夫人一块儿睡了,我陪着就行,你去歇着吧。”
阿尔忒弥斯爬到林朔身边躺下,说道:“你搞错了,不是我陪冬冬一块儿睡,是冬冬陪我一块儿睡,你怎么能把她霸占了呢,那我怎么办?”
“嚯,你还占理了。”林朔摇摇头,心想好男不跟女斗,我惹不起总还躲得起。
反正这会儿苏冬冬也睡着了,于是林朔就起身往帐篷外爬。
身子刚支起来,胳膊就被阿尔忒弥斯抓住了。
“你干嘛?”林朔问道。
“以往都是我先睡着,冬冬才睡的。今晚她被你先哄得睡着了,你再一走,我一个人怎么办呢?”
“那你想怎么样?”
“你等我睡着了再走行吗?”阿尔忒弥斯轻声说道,“我害怕。”
“没事。”林朔语声很温柔,也轻声说道,“怕着怕着就习惯了。”
说完一抖手,猎门总魁首直接爬出了帐篷。
帐篷外一堆篝火,苗成云正看向这边,一看林朔钻出帐篷了,实在看不下去,直接站起来数落道:“没你这样的,哪能这么不解风情呢?”
一边说着,苗成云走到帐篷旁边,温言说道:“师姐,要不我哄你睡?”
“滚蛋!”帐篷里的阿尔忒弥斯气急败坏。
苗成云笑了笑,冲林朔说道:“你看,她什么意思你明白了吧?这叫非你不可。”
林朔白了苗成云一眼,没吭声,走到篝火边上坐下。
苗成云也跟了上来,坐到林朔对面,说道:“其实吧,你们俩也别这么别扭着。
你看,小师妹那边已经为这事儿生气了,而你还没解释呢,她那边反而自己开始服软了,你看这事儿闹得。
我这糊涂师妹啊,我也是拿她没招儿。要不你干脆顺水推舟,把这罪名坐实得了。”
杀手太冷
“你这是想害我。”林朔说道。
“你这就叫不识好歹了。”苗成云笑道,“我怎么就害你了呢?”
“九占其四,为什么?”林朔轻声反问道,“你是忘了还是假装不知道?”
“嗐,我不是说了嘛,这个没事儿。”苗成云说道,“接下来这段话,我是巽风传音,其他人听不到。
确实,咱娘一个人能九占其四,唯一的可能就是九阴元神。
到了咱娘那个修为,真言化实加上九阴元神,作出身外化身应该不难。
所以她除了自己之外,还有三个九阴元神支配的身外化身,同样有圣人的实力,所以一人占了四个名额。
我知道你怕什么,阿尔忒弥斯有可能就是其中之一,被咱娘封印了记忆和修为。
否则她一个大西洲人没有云家血脉,不可能悟灵成功。而真正的阿尔忒弥斯,兴许在被异兽叼走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可就算如此,咱以马王爷和马逸仙为例,马王爷是马逸仙的九阴元神,这没错吧,这根本就是两个人,人格是互相独立的。
而身外化身的身躯,在血缘上跟本体没也关系。
所以你怕什么呢,这里面没有伦理问题。”
林朔沉默不语,从怀里掏出一根烟点上。
苗成云继续说道:“你可以把阿尔忒弥斯这事儿,理解为哪吒的故事。
哪吒不是也死了嘛,太乙真人以莲花作为化身,让他复活了。
阿尔忒弥斯说穿了也就是这么回事儿,咱娘用九阴元神和真言化实,让她复活了。
她既然以阿尔忒弥斯的身份活了这么多年,那她就是阿尔忒弥斯了,那你怕什么呢?
我再退一万步说,我的小师妹,跟咱娘这么像,这天赋这气质,是不是也有可能是身外化身?
你跟她孩子都生了,现在还矫情这个?”
“你别胡扯!”林朔手一抖,手上的香烟差点掉地上,“这事儿我想过了,时间线对不上。念秋出生的时候,我娘已经失踪了。”
“对得上。”苗成云说道,“你娘是在你一岁的时候失踪的,你比念秋大两岁。”
“是啊,中间差一年呢,我娘失踪一年之后,念秋才出生的。”
“怀胎十月啊,兄弟,你忘算这个了吧?”苗成云叹了口气,说道,“我当时想明白这一点的时候,一身冷汗,我就说我怎么会这么喜欢小师妹呢。”
“你别说了。”林朔把手上的烟一扔,“我心态被你说崩了。”
“嗐,不至于。”苗成云摆摆手,“一这是咱的猜测,是不是还不一定呢。
而且我刚才也说了,就算是,身外化身一是人格独立,二是没有血缘关系,这里头不牵扯到伦理问题。
咱娘很公平,我这个儿子,她应该是知道的,所以临走之前,各给咱哥俩留了份礼物。
给你是留了份传承,你的云家传承就是这么来的。
给我,是留了个媳妇儿,念秋就是她安排给我的。
然后我家老爷子是什么人,估计是看出问题了,他心里过不去那坎儿,所以就一直防着我跟小师妹好上,最后把小师妹安排给你了。
你看,这事儿这么一捋,就顺了。”
“顺个屁。”林朔说道,“什么叫念秋是娘安排给你的,你要不要脸?“
“我这是就事论事。”苗成云说道,“你这么激动干嘛?”
“废话!我现在说云秀儿是咱娘安排给我的,你急不急?”
“嗐,你也不要心理不平衡,我看咱娘给你也是准备了媳妇的。”苗成云笑道,“你看这阿尔忒弥斯,估计就是了,不然人家干嘛这么死乞白赖地缠着你,你给她下休书了她还很镇定,肯定是手里有底牌啊。你等着吧,回头见了咱娘,你这桩婚事跑不了。”
“我不信。”林朔摇了摇头,“我不信咱娘会这么安排,这不乱来嘛?”
“你还没看出来吗?咱娘就这个风格。否则干嘛非要嫁入林家,然后干嘛又扔下丈夫孩子跑到大西洲来。”苗成云说道,“是,她这么做肯定有她的理由,可她既然会这么选择,那么她就不是一般的女人,咱也不能以常理去揣度她。”
林朔定了定神,说道:“不管怎么说,我们是她儿子,我们私下这么聊没事儿,见了面之后这些事情别多问。她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去做什么。”
“对,这个是肯定的。”苗成云点点头,然后笑道,“那如果她发现之前的安排走岔了,让你把念秋还给我怎么办?”
林朔很干脆:“那我不能跟我娘置气,所以只好把你宰了。”
“你倒是很孝顺哈。”
“那当然了。”
“哎,聊了这么一会儿,咱们好像已经被包围了嘛。”
“你才知道?”
“那怎么办?”
“不是你守夜吗?我就是陪你聊会儿天,自己捅得篓子自己搞定。”
说完这番话,林朔拍拍屁股就走了。
……


Copyright © 2021 伯祥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