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祥書卷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在東京教劍道 範馬加藤惠-073 關於剃光頭這件事推薦

Nicholas Melinda

我在東京教劍道
小說推薦我在東京教劍道我在东京教剑道
和马正要捋一捋现在的情况,上泉正刚开口了:“东京大学要叫暂停吗?”
“不,不要。”和马摇头,保奈美也向上泉正刚鞠躬之后退后几步,回到了观众席。
毕竟是南条家的大小姐,该有的礼数一点不缺。
和马还听到美加子问回到选手席的保奈美:“你说了啥?发生了什么?”
保奈美没有回应,倒是玉藻说了句:“应该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吧。”
这时候和马的注意力,被面前的下稻叶彰闲吸引过去。
“桐生和马,你到底怎么回事?”下稻叶彰闲质问道,“你刚刚在打京都大学的时候,明明没有这么强的!”
和马冷笑道:“我确实没有那么强啊,只是这次我的对手是你啊。下稻叶君,我现在有点理解为什么你表现得如此缺乏父爱了,下稻叶警视总监估计也是恨铁不成钢吧。”
下稻叶彰闲发出怒吼:“你胡说!”
和马差点把“急了”给说出口。
“好啦,赶快结束这场毫无营养的比赛,下一个吧。”和马充分表达自己不屑的同时,握紧了竹刀。
有一说一,下稻叶彰闲的剑道等级也到了20以上,这就是勤学苦练的人能抵达的峰值了。
像白鸟刑警这种也就15级剑道——当然当年的白鸟刑警可能比这个强得多,只是成为刑警之后公务繁忙练习时间减少,导致实力倒退。
不过……和马看了眼上泉正刚的头顶,他很难相信老头这么老了还能维持足够的训练强度,保持不掉级。
难道说剑道突破了30以后,就不太容易掉了?
上泉正刚:“集中精神。第二试合,开始!”
和马踏步向前,直取对手面门。
“面!”他大喊道。
下稻叶一晃身,躲过了这一击,然后挥剑反打。
和马那绝佳的视觉已经透过下稻叶面罩的格栅看到了他脸上得意的笑容。
然而下稻叶的横斩,被和马及时的后退躲过。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太慢了。”和马听见上泉正刚如此说道。
也不知道说的是自己还是下稻叶。
但这并不影响和马抓住对手挥空的机会攻击——
和马选择了剑路最短的突刺,毕竟只要再次踏步上前并且把双手往前送就能形成完整的攻击动作。
而对方门户大开的上身是绝好的目标。
尽管这个世界的竞技剑道突刺打击位置可以比较随意,但和马还是稳稳的刺中了下稻叶面罩下面喉咙部分的一小块防护。
这个位置是和马上辈子熟知的剑道规则里,唯一能靠突刺得本的位置,刺不中这个位置都不算有效。
可能上个世界竞技剑道规则在制定者觉得突刺发力快预备动作小,而且不好防御,所以人为增加了突刺的难度。
但在这个世界,以和马自己的体验来说,能防御下突刺的人还挺多的。
应该是因为这个世界的平均个人武力比上个世界要高很多。
和马这一剑精准刺中喉咙后,周围响起一片掌声。
上泉正刚举起代表和马得本的小旗:“二本直落!东京大学先锋桐生和马,胜!”
下稻叶彰闲僵在原地,完全不能接受这个结果:“不可能!他怎么比刚刚打京都大学强了这么多?我怀疑他也用了兴奋剂!我要尿检!”
和马无所谓,毕竟他连维他命都没吃过,检就检呗。
只要注意别被人偷偷在喝的水和吃的东西里下兴奋剂就行了。
下稻叶彰闲摘下面罩,对上泉正刚喊:“先生!你也看到了,刚刚他和京都大学对战的时候,根本没有这么强的!他喝的水里一定有问题!”
上泉正刚看了眼和马:“和马君,为了正视听,你就尿检一下吧。我会由我的亲信送去福冈的检测机构。”
和马点头:“没问题。”
下稻叶彰闲大喜过望:“那我现在就不算输!等检测结果出来才……”
“这恐怕不行。”上泉正刚打断了他的话。
“你的实力,比去年退步了。
“我作为你的老师,一直都在关注你,去年我没有来玉龙旗会场,而是去了魁星旗那边,但是你出场的比赛,我有托人录下来给我。
“我很清楚去年你表现出的水平。虽然远没有磨练到极致,但也算身手不凡。
三国之薛仁贵称霸天下 巴恩特
“今年我来了,刚刚你们第一轮战斗,你没有出场,所以我也不知道你的实力相比去年如何。
“现在我很清楚,你比去年要弱。你倦怠了,下稻叶君。”
下稻叶指着和马:“那我也比用兴奋剂的他更强!”
“和马君的突飞猛进,其实完全可能是他在和博司君对决之后得到了新的体悟。”
上泉正刚说这话时,观众里的談洲楼博司连连点头。
和马能听到他在嘀咕:“是的,我也有全新的感悟。”
听到这句,和马赶忙看了眼談洲楼博司的词条,好家伙,这家伙升了两级。
我成了怪被人刷?
下稻叶彰闲显然不能接受上泉正刚的解释,他大声喊:“偏袒,你这是偏袒!你就是想把桐生和马收做徒弟!
“剑道圈内早就这样流传了!而且你去年去的魁星旗,今年跑来玉龙旗,根本就是在跟着你相中的徒弟跑!”
——这路数我熟啊!
和马想,这下上泉正刚就算原本没有收我为徒弟的想法,现在估计也有了!
好,太好了,我终于也有我自己的“阿兹克先生”了!以后遇到事情,就可以“爷爷救我”了!
他一边想一边解下面罩,看着下稻叶彰闲的脸,看着那家伙因为恼羞成怒而抽搐不止的嘴角。
这时候,和马忽然看到下稻叶头顶出现了词条。
卧槽,老头子,你都干了什么啊!
下稻叶的词条看着有点眼熟。
嫉妒
居然不是妖怪相关?
而且还没有说明?
末世刀狂
等等,嫉妒?
之前见到过一个“逆教皇”的词条,说明词条也会有西洋体系,嫉妒难道是——七宗罪?
下稻叶彰闲忽然收起脸上的愤怒和狰狞,正色道:“好吧,我承认是我输了。感谢上泉先生的教诲,我会精进技巧,来年再战……不对,来年我已经隐退了。”
说罢他转身看着桐生和马,抬起手来指着和马的鼻子:“桐生和马!我们日本剑道锦标赛上见。”
说完他扭头往选手席走去。
老实说,和马在这个瞬间,背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下稻叶这家伙,将来只怕是个威胁。
现在他有词条了,说不定能靠着这个词条突破30级的瓶颈,迈入心技一体的领域。
万一他和福祉科技搅到一起去——
和马皱着眉头,盯着下稻叶的背影。
这时候玉藻和保奈美拿着毛巾和矿泉水过来了。
玉藻用非常小的声音说:“把你脸上的杀意藏一下。”
她知道和马现在耳朵“超乎想象的灵敏”,所以才用这种本来只有她自己听到的音量说话。
和马赶忙抬手用力拍了拍脸颊,把杀意给拍掉,这才接过水和毛巾。
保奈美:“尿检什么的,由南条财团在这边的化工实验室进行?”
“不,相信上泉前辈吧。”和马回答。
上泉正刚把两面小旗都换到一个手上拿着,正在对身边的人吩咐着什么。
注意到和马的目光后,他看过来说:“尿检的人员马上就到,不过我刚刚听说,上一场那个被自己承认自己用了兴奋剂的速谷君,拿出来的瓶子里只是维生素C。”
和马点头:“我也刚刚知道。可惜了,速谷同学,那明明是他自己的实力。”
上泉正刚点头:“不管事实上有没有使用兴奋剂,有使用兴奋剂的意图,就已经违背了全剑联的宗旨,必须把他从全剑联的剑士名录里除名。”
和马倒是一点不觉得速谷伸弥可怜,但是嘴上他还是要表示遗憾。
这时候,组委会的现场医疗队赶了过来。
他们虽然没有检测能力,但是以手头的工具取一些尿样没啥问题。
不过让和马觉得好笑的是,这帮人带了帷幕过来,到了位置先在和马周围拉起帷幕,构成一个临时区域。
保奈美刷的一下脸红了,转身要出去,医疗队带队的医生说:“不用不用,马上就完了。”
保奈美还是红着脸掀开刚刚搭起的幕布钻了出去。
玉藻看着和马微微一笑,也钻了出去。
这下帷幕里面就只剩下医疗队的男护工和男医生了。
男医生一脸“我懂”的表情:“麻花辫那位才是女朋友啊,我以为你两个都出手了呢。”
和马:“不,你误会了,玉藻性格就那样,稳如泰山的感觉。”
“不错啊,很适合在家里坐镇。如果是战国时代,她应该会成为那种丈夫战斗中重伤,敌军还来笼城的时候挺身而出,领导大家抵抗的女英豪吧。”
和马只是笑了笑。
男医生准备好取样的小瓶,开始吹口哨。
难道全世界的人这种时候都是吹口哨来诱导的吗?
取样顺利结束了。
男医生继续用调侃的口吻说:“另一个充满了青春感,也很不错。我建议和青春的那个谈恋爱,然后娶沉稳的那个。”
和马挑了挑眉毛。
其实日本人里这样自来熟的很少,大部分人都不会对第一次见面的人说这些。
这个男医生大概是个异类。
男医生也不理会和马的感想,直接收拾好东西,护工则收好周围的帷幕,两人对上泉正刚点点头,然后就离开了。
上泉正刚朗声宣布:“会有专人立刻把尿样送到权威机构化验,出了结果第一时间在会场上宣布。现在东京大学对日本体大的比赛继续!日本体大,请次锋登场!”
下稻叶是以先锋的身份登场,整个日本体大的正选队列都向后顺位移动一位。
原本的先锋,现在以次锋身份站到了和马对面的起始线。
和马看了眼他的等级,新当流23,以刚刚自己对付下稻叶时的感觉,应该很好对付。
和马接过保奈美递上来的面罩戴上,严阵以待的看着对面。
不能大意,刚刚对京都大学先锋速谷的时候就因为轻敌,差点翻船。
和马把这个教训谨记于心。
开打前的流程走完之后,和马率先攻击。
他拿出了自己十成十的实力,全力以赴的攻上前。
竹刀相击的清脆声响连续响了三下。
上泉正刚高举和马得本的旗帜:“一本!”
和马稍稍松了口气。
这家伙是“正常人”。
等等,上泉正刚怎么还在?他不是只裁判一局吗?
上泉正刚老头理所当然的站在主裁判的位置上,继续发令:“第二试合,双方预备!”
算了,他是剑圣,他想干嘛就能干嘛。
噬血王姬
“二本直落!次锋战,东京大学剑道社胜!”
和马面对对手行纳刀礼。
他听见周围人在议论:“是比刚刚强很多啊。”
“简直是绝望的实力差,日本体大可是轻取了第一轮对手的顶级强队,去年的玉龙旗卫冕冠军啊!”
“今年不会要出颁出西国无双的称号了吧?”
“啧,我要是东京大学剑道部的前辈,我无论如何都要上场一次,然后赢一盘,让他拿不到西国无双。要不然前辈的威严都没办法维持了!”
和马想了想上一轮自己的前辈们被談洲楼博司开无双的样子,心想他们也威严不起来啊。
一边想,他一边脱下面罩。
虽然因为这一局结束太快,他都没怎么出汗,但是擦汗还是要擦的,不然待会遇到棘手对手,头发湿了盖住眼睛什么的不就完蛋了。
戴着面罩可没有办法用手把头发拨弄开。
保奈美和玉藻上前来。
和马则看着对面日本体大的中坚——就是原来的次锋。
他居然认识。
“昨晚的淤青这就好了?”和马问。
日本攀岩队正选队员藤村三郎表情立刻变得不太好看。
昨天他被和马用板凳打趴下了。
看来他就是顶替因为误闯女汤而被姑娘们制裁的我孙子阳介的人。
“你这家伙……”藤村三郎怒吼道,“我要制裁你!”
和马:“好啊,来吧。”
片刻之后。
“二本直落,东京大学胜!”
和马总感觉自己开始膨胀了——我好像真的可以单刷这帮等级20多的职业运动员了耶!
我到底升了多少级啊!
之后副将战和马也花了不到五分钟就解决了战斗。
记分牌上,大分变成了4比0,小分更夸张,8比0。
围观的人里已经有人在议论,说日本体大可能要被剃光头……
这时候,大将五所野尾敬二郎站在了起始线后。


Copyright © 2021 伯祥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