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祥書卷

熱門都市言情 妖魔哪裡走 線上看-668.長生俎宮看書

Nicholas Melinda

妖魔哪裡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裡走妖魔哪里走
泰山嵤内部有从外壁延展出来的台阶。
借着碧绿的灯光,两人踩着台阶一前一后往下走。
过岭灯灯光扫过,他们入目所及之处的每一块青石板上都刻着繁若星辰的符箓!
这些符箓是用籀文所写,字体很小,密密麻麻浩若烟海!
见此唐铭回头与他对视了一眼,眼中有着难以掩饰的恐慌:“王大人,你应当知道吧,这泰山嵤的威力大小是与所刻符箓的多少有关系的。”
王七麟当然知道,泰山嵤上符箓越多,它的威力便越是强大,内中所镇压的凶物越可怕。
而这里符箓数目之多,他们都是前所未知的!
他硬着头皮往周围看,边看边忍不住的说道:“这、这他娘刻了多少符箓啊?还有太奇怪了,这泰山嵤的符文怎么刻在里面而不是外面?”
唐铭脸色复杂的吞了口唾沫,苦涩的说道:“我想这上面的不是普通符文,而是一套云篆符阵!”
“据我所知,只有云篆符阵是由内而外发力,而且力能透千甲。王大人,咱们此行真是大获丰收,要是这真是失传多年的云篆符阵,咱们只要把这东西抄出去,立马就能立下大功,再升一级!”
王七麟说道:“咱们若是能找到长生不死药,那还在乎什么升级做什么?咱们可以直接立地飞升了!”
唐铭激动的点头,举起过岭灯打头沿泰山嵤的台阶往下走。
泰山嵤只是一层堆砌的石板,内部空间很广阔。
它的台阶不是直上直下式,而是王七麟在梦中地球的别墅上见过的那种螺旋状楼梯,绕着泰山嵤转了好几圈。
不过这台阶没有彼此相连,它们是嵌在青砖墙壁上一块块石板,孤孤单单彼此分离,看上去着实危险。
好在走了没两步,一座琉璃飞燕式房顶便隐隐约约的出现在灯光中。
看到这座建筑,唐铭低呼一声。
他回身抓住王七麟的肩膀哆嗦着说道:“长生俎宫!王大人,我们果然找到了长生俎宫!这地宫竟然被封印在泰山嵤当中,难怪咱们一直没有找到痕迹!那不死药一定就在这里面!”
听着唐铭的话,王七麟微笑,然后悄无声息的将抽出一半的妖刀又给按了回去。
刚才唐铭突然回身,他差点就一刀劈上去。
隔着地面两三丈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放弃了继续顺着石板台阶行进,而是纵身跳到了地上。
站在地面上他们仰头看,一座气势雄浑、精巧诡异的宫殿出现在两人眼前。
这座宫殿不算高大,泰山嵤不过才十数丈,而这宫殿是被封闭在泰山嵤中的,实质上只能算是一座楼宇。
可看这楼宇全貌,王七麟就是会感觉它的气势太磅礴了,如同一只历经百战的凶兽匍匐在地面,无关高矮,气势实打实的摆在那里,称呼楼宇着实不恰当,更应该用宫殿来形容它。
另外这宫殿不光有气势,而且修建的精巧诡异。
王七麟从没见过这种造型的楼宇,它仿佛是一座铜鼎。
三足鼎立撑着楼体、整座楼中间宽阔上下两端收缩,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楼顶有种飘忽不定的感觉,隔远了看简直就是一座冒着冉冉烟云的铜鼎,造型很奇异。
更奇异的是,这楼似乎是一块块青铜片接成的,用个不恰当的比方,王七麟感觉这楼宇穿着一件铜甲耸立在地面。
楼宇内中是红紫色近黑色的木料,王七麟凑上去看了看发现木料之间没有缝隙,应该是由一整棵巨树雕成的。
唐铭也走了上来,他抚摸着楼宇的木料说道:“西汉初期有本书叫《搜异志》,上面记载说庄襄王秦异人时期,吕不韦为结交他曾赠与数之不尽的奇珍异宝,其中就有一棵出产自辽东苦寒之地的铁檀树。”
“这树高十数丈、宽十数人合抱,堪称当时天下第一神木,当时有神人称此树便是《山海经》所载神树昆仑木枝叶所化。”
“根据《搜异志》记述,后来到了始皇帝年间,这树忽然就不见了,相传是这神树乃西昆仑诸仙给世人昭示天下将现共主的征兆,后来始皇帝登基,诸仙目的达到,就把这不应属于人间的神树收了回去。”
“现在我想那树根本没有被收回去,而是被运到这里雕刻成了这长生俎宫!”
王七麟也听说过铁檀木的名头,他皱眉问道:“如果这宫殿是铁檀木所制成,那么它是用什么雕琢的?铁檀木可比寻常钢铁更硬上好几倍!”
唐铭说道:“这天地之间总有一些神兵利器——呃,对了王大人,刚才我那把快刀……”
他为了解开青铜大门救命,曾经给过王七麟一把锋利无比的短刀。
王七麟装作没听到他的话,说道:“咦,你看这里有一扇门,门没锁。”
唐铭目光复杂的看了看他,最终没有继续讨要那把削铁如泥的宝刀。
他整了整凌乱的衣服走上前去,慢慢推开了楼宇门板。
悄无声息的,两扇暗黑色的大门打开了。
但就在完全开门的一刹那,他们忽然听到一阵‘噼里啪啦’声,就好像是什么东西被接连打开。
这声音吓了他们一跳,石台顶上那些毒砂利箭把他们吓成惊弓之鸟了,这会处在地宫最核心处,恐怕步步危机。
两人各自倚着一扇门板掏出武器准备开打,可他们随即发现这声音确实是机关发出的,但这机关不是触发什么攻击利器,而是打开了地宫内地面的一些石盖子。
“啪啪啪啪!”
“擦擦擦擦!”
“嘎嘎嘎嘎!”
杂音不断响起,机关带起了一座座的条形石盖。
而随着一块块石盖被掀翻,一道道晶莹剔透的沟壑出现在地面上,这些沟壑有序的相继出现,从四周向内里进逼,将黯淡的楼宇内部变得光彩照人。
沟壑中,一种银白晶莹的液体缓缓流动,在地面上勾勒出一幅似是而非的图像。
王七麟一眼认了出来,这些东西正是高纯度水银。
说这图像似是而非,是因为从整体来看这是一副太极图,可从细节看,却与传统太极图有着极大差异。
太极大圆四周横竖交错,液柱纵横捭阖让人眼花缭乱,并且这副太极图的两个鱼眼不是位居图录两端而是在阴阳线两畔紧靠着。
其中在图像内里,有一处太极眼四周液面上漂浮着无数只有人指肚大小的精巧棺材,另一处则呈现出雪白色蝇头小字。
两个太极眼上,一点安放着座两人高的铜木组合鼎;另一点则是一片同样大小但连绵不绝的小楼。
最绝的是,在这些水银中,有一条深色线条贯穿其中,这线条不知道是什么做出来的,竟然凝聚在漂浮不定的水银中不动不散。
“这是雪金书!”唐铭倒吸着凉气惊叹道,“两千年了,这副雪金书竟然还有效!鸩王此人果然是大家,他在风水堪舆机关术中的造诣真是令人赞叹!”
王七麟对于唐铭的见识也表示惊叹,这家伙懂的比他可多太多了。
他的江湖经验还是浅薄,许多东西只在书本上见过,并没有见过实物,比如当前的雪金书。
雪金书这东西是水银做成,却不是单纯使用水银。
因为水银要凝固得在很寒冷的环境下才行,但是被以秘法熔炼之后,有些水银能在寻常低温下凝结。
这个寻常低温是多低呢?天上下雪时候就行,所以它才有‘雪金’之称。
看到雪金书出现,王七麟便警惕的看向左右。
相传雪金书是用来记述极其重要事情所用,它的附近常常伴有雪金尸。
雪金尸是一种极厉害而又极弱小的守卫。
它们的厉害之处是以水银灌入尸体炼成,铜皮铁骨刀枪不入,追逐人气而动,永生不死。
而它们的弱小则是源于身上一处罩门,这处罩门便是灌入水银的所在,很是孱弱。
一旦找到雪金尸的罩门,那寻常人也能杀死它们,这时候它们就很弱小了。
不过既然罩门这么紧要,雪金尸的制作者自然不会轻易将之外露,要找到它却是极难的。
他在防备雪金尸,唐铭则在研究这幅雪金书。
雪金书占据地表后迅速成型,可是绘制出来的图案却是他无论如何理解不了的。
他皱眉看着雪金书指着里面的东西喃喃自语:“这是什么东西?嗯,从位置来看,嗯,不对,与位置无关——啊,我知道了,这是一幅地图!”
“你看,太极阴阳图有两个阵眼,一个阵眼上有一个大鼎,其实这不是鼎,而是长生俎宫!”
“外面这些棺材,嗯,这就是围着长生俎宫那些棺材,这是千棺困聻邪阵!”
王七麟随着他的话一看还真是这样。
水银流淌,小棺材们不断摇晃着变动位置,如同千棺困聻大阵中不断变幻的诸多青铜巨棺。
这样他看向另一个阵眼,迅速的推断出了上面那片楼房的身份。
他见过这片楼房,甚至是两次见过,这就是他们两次在地下遇到的楼区,也是谢蛤蟆口中的‘阴牢’。
这点他不会看错,因为他从中发现了一座密檐塔!
想清楚这些后他心里一动,这雪铅书描述的是不是地宫内外的环境?
也就是说,这是地宫的立体版地图?而贯穿其中那条深色银线应该就是出入路线。
唐铭没有见过阴牢全貌,他跟着王七麟等人进入楼区后便直接进入密檐塔,而不像王七麟和徐大曾经跟随长右在阴牢之上纵横捭阖,见识到了阴牢布局。
他盯着雪金书看,然后也有了发现:“我明白了,这是一张图!”
“先天两仪太极图!”
王七麟说道:“这当然是太极图,还用这么久才发现?”
唐铭叫道:“王大人此言差矣,这可不是寻常太极图,是先天两仪太极图,它是有生死两仪阵眼的!”
“咱们现在所处这地宫的位置便是太极图中的死阵,那片楼房所在位置则是其中的生阵,咱们只要找到它,便能轻松离开这个地方!”
越说唐铭越是兴奋:“我真的明白了,这是一座阵!不对,它描述的是一座阵!整个地宫和周围地底所部署的一切共同组成了一座大阵!”
听着他的分析,王七麟脑海突然之间亮了起来……
他知道他们现在的位置了。
他们还是在阴阳坟下面!
大青叶寨的族老长钟保曾经给他们说过,阴阳坟以前并不是这个名字,而是叫帽子山。
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整座山南北两面忽然变得完全不一样。
一面山上郁郁葱葱终年花草不断,另一面山不管春夏秋冬都是寸草不生如同坟茔,这才改了名字。
之前王七麟两次去过阴阳坟也没有搞清楚原因,现在看到这副雪金书他隐约猜到了真相。
这副雪金书整体的确是个太极,正如唐铭所说,它不是普通的八卦太极图,而是先天两仪太极图。
先天两仪太极图没有什么乾、坤、巽、兑、艮、震、离、坎的区别,只有生死两极之分。
不过唐铭有一点说错了,这个大阵的生极阵眼不是在阴牢位置,而是他们如今所在的这长生俎宫!
他敢断言,这地宫就在终年花草不断的那一面山的地下,或者与那一面有关。
而死极阵眼则是那所阴牢楼房,那片楼房自然是在寸草不生的那一面山的地下。
这就解释了为何阴阳坟一座山两面山上形态差异为何会那么大,一侧生气充盈另一侧却死气沉沉,原因就在地底这个先天两仪太极阵上。
这座大阵更改了地气!
根据他的分析,长生俎宫位居太极阵生眼上,外围千棺困聻阵本来就有凝聚生气克制凶邪的本领,再说泰山嵤至刚至阳也能吸引四边生气来靠。
这样生气顺着地宫源源不断往山上发散,山上的动植物得到这些额外生气自然长势就好。
而孤阴不生孤阳不长,生气的凝聚必然伴随着死气的生成,加之牢狱这种地方又需要死气。
大阵运转,太极阵生眼处所形成的冲天死气被送入了阴牢位置,随即顺着死眼同样作用在了山头上,导致那山什么东西都活不成。
就在他的思索之中,地上的雪金书终于完活,完整的地下大阵被描述了个清清楚楚。
时光至此沦陷 青青子襟
然后地宫顶上发出咔啦啦的巨响,一座小房子般的青铜古棺在几条成年人大腿粗细的锁链垂吊中慢慢落下。
这是真正的青铜棺材,与外面那些只是外层涂了铜水的山寨青铜棺材不一样。
完全不一样!
这副巨型铜棺沉重朴实磅礴大气,带着浓烈的威严气息,让人一看就心生恐惧,一眼能感觉出来这棺材是纯粹的青铜炼成,不带弄虚掺假。
棺材四周镂空雕刻了九条恶龙,这些恶龙翻云覆雨张牙舞爪,仿佛是被困在了铜棺上一般,怒瞠双眸极尽凶恶,形象异常逼真。
“九龙藏棺!”唐铭抬头一看顿时失声大叫,“快出去关门,这是九龙藏棺,若此地有尸王,一定被藏在了这具棺材里头!”
唐铭不喊王七麟也知道得赶紧跑路,谢蛤蟆之前给他们讲年轻时候在土王墓与尸王遭遇的时候提到过这玩意儿,这是专门葬殓尸王所用的棺材!
两人脚踩地面不约而同的倒退出去,结果他们还没有推出门口,看到巨大的青铜棺材已经降落下来。
与他们预料的不一样,棺材根本没有落到地面,而是悬在半空就停止不动了。
看悬棺不动,唐铭心存侥幸,说道:“千万是吊这棺材的滑轮出了问题棺材落不下来了,否则咱们今天……”
“往上看!”王七麟赶紧打断他的话。
繁杂的链子后,几张惨白如雪的大脸阴沉沉的出现。
它们或者躲在密集的链子后或者躲在恶龙身后,正悄悄窥视着两人。
雪金尸终于出现了!
好在他们进入地宫没几步隔着门还挺近,一发现不对立马后退,这反应不可谓不快,所以就没给雪金尸留下伏击的机会。
雪金尸腾空扑下,两人已经退出门外。
但雪金尸的速度也异常的快,他们前脚迈出大门后脚就有几个白影从青铜恶龙身后爬出来嚎叫着跳到地面,接着身影闪烁出现在了门口。
千钧一发之际,后退中的王七麟和唐铭一人拉一扇青铜大门往后拽,咣当一下子将门板给拽上了!
“砰砰砰!”接连几声闷响,有什么东西狠狠的撞在了门上。
这个用脚上的死皮也能猜出来,肯定是雪金尸在撞门!
随后门后传来铁器抓挠玻璃一样‘吱嘎吱嘎’的声音,让人听了说不出的难受,这个用脱落的头皮屑也能猜出来,肯定是雪金尸在用指甲刮门板。
还好地宫大门是正经青铜所铸造,雪金尸没有削铁如泥的神兵,绝不可能打开这扇门。
青铜大门内传出一阵刺耳声音。
雪金尸在狂怒的攻击大门,将青铜大门撞的连连摇晃,可就是出不来!
唐铭忍不住发出得意的笑:“有种你们就撞开门,你们要是能撞碎青铜大门那用不着你们动手,我洗干净脖子让你们杀!”
随着他话音落下,里面指甲挠门板的吱嘎声和撞门声突然消失了。
王七麟觉得有鬼,便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
里面静悄悄的确实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他砸吧着嘴抬头向头顶看了看,这是他随意的一个动作。
结果这一抬头,正好看到一张狰狞可怖的鬼脸从头顶的窗户上探了出来!
说是鬼脸一点不假,这玩意长了个人头,可五官却好像没发好的面团般皱在一起,看上去就是一张扁平的脸上在中间凑出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
两人刚刚接触到地宫给忘记了,这地宫是有窗户的!
雪金尸可没忘,它们从窗口纷纷探头,双方终于面对面了!


Copyright © 2021 伯祥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