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2g99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學神 愛下-第2248章 衆正盈朝,羣魔亂舞鑒賞-3xfpb

我真不是學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學神
一段时间后,大明京师乾清宫,童健已经消失不见,就连田义也走了,大殿内只剩下朱由检、王承恩和卢象升四人。
少年天子一脸激动的在殿宇内走来走去,偶尔停顿下,看一眼卢象升,脸色就激动的红了,卢象升有点受宠若惊,整个人都有种坐立不安的架势。
没办法,童健把他们送回来之前,说出来的那一串名字??
常州卢象升、代州孙传庭、忠州秦良玉、通州阎应元,这四位,只要有权,足以在军事上撑起大半个大明江山了。
这里面卢象升排第一位。
四个人就可以安大半个大明江山!称之为撑天柱也不为过了。卢象升就算自问文武双全,也扛不住这么夸张的评价啊。
就在朱由检走来走去时,曹化淳才快速跑进了殿内还抱着一沓子卷宗,“陛下,有关孙传庭和秦良玉的资料来了,孙传庭字伯雅,代州振武卫人,万历四十七年进士,魏忠贤擅权期间辞官回乡。”
朱由检大喜,“仙君果然没推荐错,竟然是不满魏阉辞官的良臣,立刻派人去请孙传庭入京,朕要重用。”
曹化淳再次开口,“秦良玉乃石砫土司,世代效忠我皇明,满门忠烈,其两位兄长一位弟弟全为大明血战而亡,秦良玉的白杆兵更是直追戚爷爷戚家军的精锐。”
朱由检激动的连连叫好,没等他说什么,曹化淳就再次道,“秦良玉也在这次勤王军中,正从四川前来京师。”
说到这里,曹化淳才在脸上露出一丝诡异之色,“四位大才里最后一位,通州阎应元,到现在还没任何资料,似乎并非我大明官吏,或许连士子都不是,否则不应该找不到任何资料。”
朱由检懵逼,卢象升都愣了,差点不敢相信。
不管童健那样的仙人,对他们四个的评价是否过高了,现有卢象升、孙传庭、秦良玉的履历,各个要么是文武全才,进士出身的文官,要么是世代忠义、满门忠烈皆战死杀场的土司官。
都有一定的底子在。
通州阎应元,竟然……毫无资料?不可能啊,通州,距离大明京师只有二三十里之远,换了后世通州就是京城直辖的一个区了。
通州阎应元,在京师毫无资料存档??哪怕他是一个秀才,也不该到现在都没任何记录啊。
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位阎应元要到崇祯14年,12年后才勉强蹭了个一县典吏的差遣,可想而知他会在科考上有什么建树。
但这位闫典吏,绝对是了不得的大牛,典吏之身率领一城义民,在20多万清军包围下,在几百门火炮打击下,连斩清军三王十八将!他斩杀的可是最巅峰时期的清军。
谈明末时代战场上的战果,阎应元几乎是个巅峰。
当然,若非现在李定国太小,才8岁,童健都会把李定国名字也捎带上,李定国也是两阙名王的存在。
懵了一阵,朱由检才再次道,“查,东厂锦衣卫,不管派多少人,一定要找到这个阎应元,不管他是什么出身,现在是什么身份,仙人口中能撑起我大明江山的人,还肯定是忠良之辈,哪怕他就是个草民,朕也要重用。”
朱由检已经想好了,卢象升是大明知府?下一步就要提升他为一省巡抚,所有民事军事,全部放权,孙传庭入京后,一样要委任他为一省巡抚。
秦良玉可以加封为节制四川、贵州所有土司的一方总督。
阎应元?看看吧,先看看对方到底什么身份,若身份太差,根基太浅,那就先当个总兵试试?
接下去,朱由检又抓起了一张纸,上面是另一串名字。是童健那仙人口中比卢象升等档次稍差,可也值得提拔的,赵率教,满桂,曹文诏、曹变蛟、陈奇瑜、孙应元、黄德功、周遇吉等等,曹化淳抱来的一堆资料里,基本都包含了这群人的信息。
赵率教、满桂已经官至总兵、曹文诏是辽东军中一游击、曹变蛟是他侄子。
孙应元、黄德功、周遇吉三人组,竟然是京营将士,不过现在都还位卑职低,在茫茫京营中毫不起眼。
这一堆人里最显赫的人物是陈奇瑜、万历四十四年进士,目前已经是山西左布政使。
有明一代,省级单位其实最正式的高官就是布政使、提刑按查使司、都指挥使司,分管一省民政、财政、军事,巡抚、总理这样的职位,到了晚期才经常出现。
所以,堂堂一省左布政使这样的高官,竟然只是和孙应元、周遇吉等普通京营将士并列。
甚至排位还在阎应元这可能连秀才都不是的草民之下一个档次??
再次翻阅了一番所有名字的相关资料,朱由检突然仰天长叹,“原来,在仙君眼中,满朝阁老,勋贵,竟如此不堪。”
可不是么,若说陈奇瑜这一方大员的名字,都不如阎应元一个疑似草民的人含金量高,是一个讽刺。
那么目前大明内阁、六部等等,无一人上榜,没一个值得仙君说出他们的名字??这才是,众正盈朝?群魔乱舞吧。
朱由检突然发现,他有点明白,为什么继位以来日日夜夜兢兢业业,勤政可以直追太祖了,简朴程度则是有明以来排最前列。
他都万分疑惑,明明自己在勤政简朴上,应该做到了严格的高标准约束自己,大明反而每况愈下?
这不是朕的错,是满朝野的群魔在联手蒙蔽他,忽悠他啊。
就连孙承宗那样的帝师、袁崇焕这五年平辽喊得震天响的辽东督师,一样没上榜,每年喝几百万两白银的辽东军团,全是不受重视的上榜了。
赵率教、满桂、曹文诏曹变蛟,哪一个算辽东军团核心?那边的核心是袁承焕、祖大寿、吴襄等人。
他同样知道了,袁崇焕让赵率教急率四千骑兵去支援遵化,根本是个送死之举,若没有万历爷爷时代的三百厂卫关键时刻出马,被近十万鞑子埋伏,赵率教没有一点活路。
在朱由检恍惚叹息里,卢象升觉得自己不能再沉默了,轻咳一声,这位知府才红着脸开口,“陛下,千万不要过度理解揣测那些仙人的言语,童仙人说的这些名字,有一个前提是军事上助陛下安定我大明江山,所以,才只有微臣和孙博雅、陈玉铉三名文臣上榜。”
“然而治国不能只有军事,还要有民政的。”
就算满朝文臣勋贵全是废物,卢象升也不能坐视朱由检就这样展开联想,不然少年天子要是想罢免满朝文臣和勋贵,那乐子就更大了。
其实他也没说错,不然名单又该增加一批了,徐光启、孙元化、宋应星等等。
孙承宗也有值得肯定的地方,无非是他主张一路在辽东修堡垒防御,太耗费钱粮会拖垮明廷财政,才没被童健点名。

分類: 都市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