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祥書卷

小說 蛟龍決 txt-第一百八十九章扶搖仙殺人無形熱推

Nicholas Melinda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那些人本以为只此几个女子,因此并没有在意。
料定她们不敢下来,一个个大大咧咧地只管唾沫横飞地骂人,说下流话过嘴瘾。
根本不曾想到,还会有这么多凶悍的女子杀出,顿时乱了阵脚。
被纷纷砍倒数人后,一个个才酒醒,吓得掉头就跑,众女子心中憎恨,紧追不舍,一直赶到篝火闪烁处。
众贼才回过劲来,各执兵刃与女子们厮杀起来。
一时间,篝火熊熊之中,人影憧憧,刀光剑影,惨叫喊杀声四起。
众人正势均力敌,殊死相斗之际,海边的大船上又抓住缆绳下来二十几个人,为首一人,束发缁衣,手中倒提着一把铁桨,盯着岸上,满脸的阴翳。
原来,骆兴波甚是狡诈,他担心肃羽和陆蕴儿会趁己不备,突然来袭,因此,故意虚布疑阵。
让郝大青等人在岸上喝酒胡闹,引诱肃羽与陆蕴儿来偷袭,而他却悄悄率领二十多个手下埋伏在大船上,等待雷霆一击。
谁知,他们还不曾等来肃羽与陆蕴儿,岛上已经乱作一团。
骆兴波眼见手下被十几个女子杀得丢盔弃甲,无奈之下,只得下船蹬岛增援。
他气哼哼上岛,一声怒吼,岛上众贼听见他的声音,急忙后撤,十几个女子也纷纷止住步子,一字排开,横剑凝眉望着从人群里大步出来的骆兴波。
骆兴波单桨背后,红色的火影在他阴翳的脸上上下跳动,他指着众女子,凌然道:“你们是什么人?我们只是路过此岛,为了避风,不得以蹬岸休整,你们为何要痛下杀手?”
女子之中,有人应道:“避风?我们扶摇宫乃是圣洁之地,岂能容你们这些臭男人随便登岛,玷污圣境?而你们登岛之后,还大呼小叫,酒 臭味熏天,今天冒犯我们扶摇宫主人,你们一个个都活不了!”
巨星成长之路
骆兴波听到“扶摇宫”三个字,只是微微一愣,似曾听说,却一时也想不明白。
原来,这扶摇宫宫主虽武功盖世,却因最是自傲,极少行走中原武林,因此,较之于罗刹岛更不被人所知。
因此,骆兴波也并不清楚她的来历,又见众女子说话如此狂妄,心中愤恨,便欲将这多日来压抑的怒火发在她们身上。
随即冷冷笑道:“我骆兴波在江湖中,也算有些资历名头,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扶摇宫!你们想吓唬一下过路的客商倒也罢了,想吓唬老夫,恐怕是找错了人!既然你们小小年纪,不知深浅,那就休怪我要给你们一个教训!让你们长些记性!”
骆兴波说罢,往身后一挥手,只见尾随他的二十几个人,一拥上前,个个弯弓搭箭将女子们围在其中。
正要射箭,突然听见高处传来一阵冷笑,笑罢,一个声音悠悠然传来
“骆兴波,果然是一个做贼的,与几个小女子交锋,不敢明刀明枪,还要用暗箭伤人!这种人也能混迹武林,可见中原武林真是藏污纳垢,肮脏至极,个个死不足惜!”
那话语分明是骂人,但那声音悠长婉转,清悦如歌,让听者无不心驰神往,心旌摇荡,不能自抑。
众贼似乎忘记了眼前的纷争,都不自己地抬头去寻找,那动人心魄的空灵之音的来处。
不知何时,在那稍远处的高高崖壁的顶端,暗夜映衬之中,只见有一个纱裙若雾的身影,娉婷而立。
骆兴波望着她怒道:“你休要装神弄鬼,我做事何须你管!你若不服,尽管来战!骆某自当奉陪!”
说罢,一挥手,那二十几个人会意,弓弦连续嘣响,几十只箭羽化作一道道冷光直扑向那十几个女子。
随着一声娇喝,一股奇异的幽香在众人立身的滩涂上瞬间散开。
众人不自觉陶醉于那芬芳如兰的气息之中时,突见对面出现了一把火红色的油纸伞,迎着飞蝗般的羽箭不停转动,瞬息之间,已经尽将几十只箭羽挡落地上。
骆兴波大怒,挥手让手下继续射箭,连着射出几波,却均被那把若火团般飞转的小伞一一挡住。
众手下停住,一个个手拉着弓弦,转脸望着骆兴波,不知所措。
骆兴波勃然大怒,双手横铁桨于胸前,恶狠狠骂道:“什么人在此故弄玄虚,还不快快显身!”
随着一声婉转醉人的轻笑,对面那人已经收了折伞。
只见对面那人婷婷而立在众女子身前,右手执伞,左手手心里托着一只碧绿的翡翠瓶,瓶子里斜插着一只缤纷开放的白色花朵。
她白裙翩飞,纱衣如雾。
满头青丝珑翠之下,却半掩着一抹淡色方巾,只露出两弯修眉,一对儿秋水盈盈的眼波里,透出丝丝寒意。
众贼这才知道那一阵阵幽香正是女子飞身而至时,发散出来的,心中无不艳羡。
一个个恨不得上去把女子的遮脸的方巾扯下,也好一睹芳容。
只是顾忌刚才女子挡箭的手法,因此并没有人敢上前。
骆兴波虽然未见其面,但料想自己行走江湖几十年,也从未见过如此妙绝的女子。
好在他一生并不好女色,这才稳住心神,冲着女子冷冷道:“你这女子只说别人暗箭伤人,自己却要蒙面,连真面目也不敢露出,如此做派,难道也算光明正大吗?”
他手下的众贼齐声道:“对!师父说得对!你赶紧露出脸来,让我们看看,才算是光明正大呢!”
见女子并不理会,有几个贼起哄起来
“她不敢露脸,因为她是奇丑无比的丑八怪,怕吓着我们!哈哈”
“对!对!看她身材眉眼儿不错,可是说不定方巾下张着一张兔王爷的豁子嘴呢!嘎嘎”
众人正笑之间
女子冷冷道:“本宫主的容颜只有天下奇伟的男子可以观之,你们这帮肮脏蠢贼却不配!你们今日私闯我扶摇宫禁地,弄脏了我的岛屿,死有余辜,本宫主这就送你们上路!”
国策 闪烁
说罢,在众人完全不觉之下,收起翡翠瓶,玉指宛然张开如兰,用拇指自食指始,连连弹射。
随之一道道无影冰寒,挂着风声“嗖嗖”而出,那几个肆意调笑轻薄的贼人,毫无察觉,应声倒地。
众贼起初并未觉察,以为他们只是耍宝装赖,谁知,随着连连风响,又有几个贼一头栽倒在地上。
众贼这才惊悟,掉头就逃。
骆兴波大怒,一声大吼,喝住众人,自己骂了一声:“好歹毒的女子!今日骆某绝不饶你!”
一言既出,身形已经纵出,挥舞铁桨直奔女子而去。
待他距离女子尚有一丈开外之时,女子眼中显出嫌恶之情,连续轻弹食指与中指,两道冰寒“嗖嗖”而出。
骆兴波虽然可以听见,却根本无法辨别那无影冰寒的方位。
只觉得两腿同时一震,一股极寒之气瞬息之间袭遍双腿,冻得他双腿如冰块一般僵硬,拔步不能,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那些手下弟子们,急转身架起骆兴波,再无心恋战,往大船方向逃跑。
等他们一个个都弃了小船,登上大船,见身后并没有人追来,才稍稍放心,急升帆要走。
突得,又有一阵异香扑面而来。
真相背后的真相
众人嗅到,再无心欣赏,一个个吓得屁滚尿流,自顾在甲板上乱窜。
扶摇宫宫主,此时,正悄然立于大船船头,在纱衣乱舞之中,瞅着他们,发出一声宛然的轻笑。
这一次,不再探出玉指,而是瞬间打开了那把油纸伞。
对着甲板上的乱作一团的众人,在伞把处轻轻拧转,油纸伞突然变作了幽蓝色。
扶摇宫宫主轻手拧转着伞柄,蓝色的小伞旋转开来,一道道幽蓝色的光线,瞬间从每一道伞骨处喷射而出,直射向下面,乱哄哄的人群。
随着毒蘑菇一样的幽蓝色光圈旋转得越来越快,一道道毒汁般喷涌的蓝色光线,射出次数也是越来越频繁。
不到一刻时间,大船上哀嚎惨叫之声,渐渐稀疏,直到悄然无声,一片死寂。
扶摇宫宫主这才转回了油纸伞的红色,罩在头顶,扫了一眼满甲板的尸体。
虚掩口鼻,冷哼一声,自船头,扭身飞纵,借着手中小伞,横渡数丈,飘飘然落在岛上。
她看着那十几个女子已经开始忙着拖扔遗留在岛上的尸体,又闻到周遭空气中一股股尿骚味与污浊的酒气,更是厌恶。
低声骂了一句,又吩咐一个女子去把所有岛上之人都统统集中在这里,连夜提海水把整个被众贼玷污的滩涂都清洗干净,直到所有异味都消失为止。
而那些船只,在清洗完滩涂之后,再一把火烧掉。


Copyright © 2021 伯祥書卷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