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68p2優秀小說 問丹朱-第二百五十四章 遊走推薦-l7day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这小子不知道又要做什么,不过,陈丹朱倒并没有什么害怕。
周玄一不会杀她,也不会害她如何,他与她作对,只不过是因为在世人眼里,作为周青的儿子,就该与她这个诸侯王恶臣的女儿作对。
今天这么大的场面,不知道要与她做什么戏,角抵?骑马射箭?
“好啊。”陈丹朱浑不在意,“看什么?”
周玄见她答应了,一笑摆头:“跟我来。”
他先行一步,身边并不带一人,往日那个聒噪的侍卫青锋不知道被支派哪里去了。
陈丹朱让阿甜去告诉金瑶公主一声,阿甜蹬蹬跑去,她慢慢跟在周玄身后,不多时阿甜回来了。
“公主说不要跟周玄打架。”她对陈丹朱贴耳道,“有事就跑。”
陈丹朱笑着说知道了,大概是听到她笑了,前方的周玄回头看了眼。
“去不去啊?”他说道,“走快点啊,我还忙着呢。”
陈丹朱撇嘴快走了几步,从后边看周玄礼服上的金线勾勒的猛虎蜿蜒,虎尾从肩头垂到腰间,威武又灵动,就像衣服的主人,走路摇摇摆摆,她忍不住又笑了。
听着女孩子在后不时的笑,负手在后看向前方的周玄也忍不住笑,又轻咳一声再回头看:“有什么好笑的?”
陈丹朱笑道:“我觉得好笑就笑,你管得着吗?”
周玄嗤声。
两人很快走出了热闹的场地,穿过几道回廊,绕过一池春水,踩着一条碎石小路——
一树含苞杏花挡在陈丹朱前方,陈丹朱站住脚,看着前方的身形高大的青年人:“喂。”
周玄回头,隔着杏树影子看其后的女孩子:“又怎么了?”
陈丹朱看着杏树后乌黑头发的男子,伸手抓住树枝要拨开:“该我问你,你到底要我看什么啊?走的累死了。”
周玄道:“已经在看了啊,这一路上都是啊。”
陈丹朱愣了下,一路上,看?她忍不住看四周——
“这是哪里你不会不认得吧?”周玄问。
她啊,还真有些不认得,陈丹朱看了一刻,久远的记忆复苏,眼前熟悉又陌生,这里是陈宅的一个小花园,姐姐没有出嫁的时候,就住在这花园旁边。
她抬头看,越过杏花看到了花墙,花墙后是一幢小院落——
她迈步向前,周玄伸手将半树杏枝抬起,半点没有阻碍女孩子,只有几只花苞落下来,跌落在她的发髻上。
陈丹朱毫无察觉向前,站到花墙这边的月洞门,看着面前的屋宅,恍若看到院子里婢女仆妇走动,隔着垂纱门帘,姐姐在内整理家账——
咿,也不都是幻觉,这边的院子里的确有两个仆妇在修剪枝叶洒扫,看到站在院门口的陈丹朱,她们一怔,旋即高兴的喊:“二小姐。”
陈丹朱愣了,阿甜在后已经惊讶的喊出这两个仆妇的名字:“你们怎么回来了?”
陈猎虎离开的时候,遣散了大多数仆从,这些仆妇也在其中。
“我们被太傅放了籍,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就在城里寻生计当杂役。”两个仆妇激动的说,“后来侯爷把我们买来了。”
虽然旧宅换了新主人,但莫名的觉得很安心,此时又见到了二小姐。
阿甜也莫名的激动:“除了你们还有其他人?”
两个仆妇看了眼周玄,带着几分怯意点点头:“在城里的大多数都回来了。”
陈丹朱平复了心情,越过仆妇看院内,但姐姐是不会回来了,她笑了笑,转身走开了。
阿甜忙收起激动跟上,两个仆妇不安的看着走开的女孩子——说起来,这些日子他们听着二小姐的大名,也觉得陌生的很。
周玄跟上喂了声:“走这么快干什么?难道不好看吗?”
陈丹朱回头,对他一笑:“好看啊,所以我要去看看我的住处。”
周玄眼里散开笑,摇摇晃晃迈步:“一定要好好看看。”
也不用他在前引路,陈丹朱熟练的就走到了一处院落,这里也有仆妇婢女侍立,阿甜又叫出她们的名字,看着婢女们围上来,陈丹朱一瞬间恍若不知身在何处何时。
直到一只手在她头上一戳——
“干什么?”陈丹朱扭头瞪眼。
周玄站在她身后,手从她头上拿开,手里捏着一粒花苞,递到她面前:“陈丹朱,你头上长虫子了。”
陈丹朱呸了一声:“你干吗用我家的仆妇?”
周玄亦是呸了声:“什么叫你家?这叫我家。”
陈丹朱瞪了他一眼。
周玄抬抬下巴指着这院落:“怎么样,我家布置的不错吧?这里现在就是我住的地方。”
陈丹朱哼了声:“早晚都是我的。”
周玄哈哈笑:“要不,丹朱小姐你现在就住进来?”
什么鬼话,陈丹朱呸了声,两人正说话,有人——青锋飞跃而来:“公子——”
他跑的太快,冲来人都模糊了。
“公子,不好了,三皇子出事了。”
陈丹朱只觉得耳朵嗡的一声,挤开周玄抓住了青锋大喊:“出什么事了?”
青锋道:“丹朱小姐你在这里啊,我还说没看到你,你别急——”
陈丹朱将他摇晃:“快说!”
“三皇子犯病——”青锋道,“但也有说是——”
他的话没说完,陈丹朱就甩开他,向前跑去,一边喊竹林“三皇子在哪里?”
竹林的身影从一旁冒出来,越过她在前方带路,很快就来到花园里,这里搭着彩棚,摆放着席案桌椅,散落着琴棋书画等等,还有一些抱着乐器的伶人,明显是风雅之所,但此时已经风雅不在了,禁卫涌过来,将所有人拦在后边,喊声嘈杂——
陈丹朱冲过来时根本看不到场中三皇子的身影,禁卫也将她拦住。
“我是陈丹朱。”她急的大喊。
禁卫们却不肯让步,陈丹朱跺脚:“竹林——”
喊声未落被周玄从后揪住:“你干什么?别乱跑。”
他的手如铁箍,陈丹朱顿时动弹不得,气的她大叫:“你干什么?三皇子出事了,还不快过去。”
周玄道:“我自然要过去,但你不要过去。”
陈丹朱道:“我是大夫!我会治病。”
周玄将她拉近低头低声:“但三皇子不是犯病,是中毒。”
中毒?陈丹朱一怔。
“你没听完青锋的话。”周玄说,神情沉沉,“此事非同小可,你不要过去。”
皇子在宴席上中毒,那牵涉就大了。
陈丹朱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是,她抓住周玄的衣襟,将他拖近,几乎与他贴面低声急急道:“你快带我过去,我最会解毒,我最会这个——”
周玄看着近在咫尺女孩子的脸,将她抓的更紧,皱眉:“别胡闹,别人过去没事,想你死的人正愁抓不住机会呢。”
陈丹朱几乎被他揽在怀里了,气的伸手去揪他耳朵:“你气死我了,你快点放开我——”
她的话没说完,听的内里响起喊声“娘娘莫急,让奴婢来试试——”
这声音清脆亮丽如百灵婉转,盖过了嘈杂。
“你是何人?”贤妃的声音响起。
那女声没有说话,有男声响起:“娘娘,这是我带来的婢女,她是我祖母族中女儿,我祖母宁氏是齐国杏林之家,最擅长医术药理。”
齐国,齐王太子,婢女,医术,药理。
周玄忽的感觉怀里的小狼一般的女孩子不挣扎了,他低头,见陈丹朱扭着头看着那边,神情极其的古怪。
齐女——她来了。

分類: 言情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