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i1r6熱門小說 我真沒想重生啊笔趣-820、關於“幸福和結婚”的討論分享-m9pdg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
“陈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颜宁听出来了,果壳好像既要和印度经销商做生意,又不准备按照协议进行赔偿,简单的用一个词概括,那就是“耍赖”。
“没什么意思。”
陈汉升又不正经起来,笑着说道:“主要还是你们太够意思了,所以我也想意思意思,这个回应是不是挺有意思的。”
“陈总,请您严肃一点!”
颜宁不想和陈汉升插科打诨,她在公共关系部门工作这么久,私底下和许多企业达成过相关协议,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直接撕毁协议的公司。
“您就不担心三星的反制措施吗?”
颜宁皱着眉头问道。
从她的角度来看,根本不希望果壳和三星再次闹崩,一来不符合三星的利益,二来显得自己非常愚蠢,不仅什么都没得到,公司的那些专家工程师,还被果壳白白玩弄了一个月。
“随意。”
陈汉升根本不在意:“那咱们法庭见吧。”
他说完就要直接挂掉,心里还在感慨,看来我“江陵必胜客”的赫赫威名,就是要踩着三星建立的。
“等一下!”
颜宁突然叫道,她沉默了一会说道:“陈总,三星只想好好做生意,并不想破坏您和您企业的形象。”
现在能够破坏陈汉升形象的,只有他在感情上脚踏两只船的事情了。
看到颜宁又把这件事拿出来威胁,陈汉升不禁想起小鱼儿宿舍楼下被推倒的雪人,沈憨憨敲着屏幕说“打你”的委屈语气,还有因为这件事,自己一直被胡林语鄙视的悲惨生活,他脾气马上就上来了。
“操你妈的!”
陈汉升就在电话里破口大骂:“三星就会用这种手段做生意吗,老子和洪仕勇竞争最惨烈的时候,还会客气的称呼他老婆为‘嫂子’,你们太他妈的没品了,我警告你,你要这样玩下去,老子就陪你玩到底!”
“在国内我动不了三星,不过动你是没问题的!”
陈汉升直接赤裸裸的威胁道:“为了一个外国公司,自己想想值不值得,不要闹到最后,当你想家人的时候,只能悲伤的看看天空!”
“嘟嘟嘟······”
陈汉升这次是直接按了电话,颜宁听着盲音,还在思索什么叫“当自己想家人的时候,只能悲伤的看看天空”。
半分钟后,颜宁才反应过来,陈汉升这是在诅咒自己“全家升天”啊。
又或者说,这也是一种威胁?
“用私人威胁来应对私人威胁,的确是陈汉升的手段。”
颜宁默默的想着。
静坐半响后,她给在扬州的父母打个电话,询问一下他们的身体,还有妹妹上学时的近况。
父母以为只是寻常的关心,他们也像平时一样,叮嘱颜宁工作不要太累,同时期望她能在国内找到一份工作,尽早的结婚安家。
其实按照颜宁的履历,在国内找到一份工作很简单,但是找到一份能够实现自我价值的工作有些困难,因为国内很多企业都没有“公共关系部门”这个机构,也根本认识不到这个部门的重要性。
当然也有认识到的,比如说,颜宁要是投靠果壳的话,陈汉升一定大喜望外,搀着颜科长的胳膊说道:“好姐妹,虽然咱们之前有些小摩擦,不过,也许这就是你我之间的缘分吧······”
“妈妈,你们也要多注意身体,提醒妹妹好好学习。”
颜宁没有说实话,父母年纪大了,妹妹还在还初中,自己不能把工作上的压力和焦虑带给家人。
同时,颜宁也很纳闷和难过,自己虽然找到了沈幼楚和萧容鱼,但是并没有对她们做什么,也不可能对她们做什么,陈总为什么突然把事情做绝呢?
“要不要找一下罗璇?”
颜宁打开手机,把光标移动到“小师妹”的联系方式上。
罗师妹曾经说过,要不是母亲黄小霞拖后腿,自己肯定可以把沈幼楚和萧容鱼“赶走”的。
如果真是这种关系的话,关键时刻说不定可以救命的。
······
颜宁这边在担忧和困惑,并且思考如何向上级领导报告这件事。
陈汉升那边就是在积极准备了,他回到办公室以后,先给金洋明打了个电话,表示档期需要让小金火速归位。
同时他还安排聂小雨,找到江陵区的三甲医院,伪造一份“耳朵被三星手机炸伤”的病例,如果有必要的话,再租个病房给金洋明住下,体现手机爆炸的惨状。
“又是作假啊。”
小秘书噘着嘴,神情有些不乐意。
其实这件事对果壳来说,几乎没有任何问题的,就算医院未必配合,只要江陵区的卫生委出面,也一定能够摆平。
“这是命令!”
陈汉升“咚”的敲了一下小秘书的脑袋:“我下午要回港城,明天回来时,我要看到一份完整的伤情鉴定报告。”
因为陈兆军前几天打电话,一会让自己回去,一会又说暂时不用回去,梁太后傻乎乎的没有发现什么,陈汉升决定回家看看。
“好吧!”
小秘书捂着脑袋出去了,她也是悲催,刚给陈汉升当秘书的时候,聂小雨还暗自腹诽,自己好歹是正经大学毕业的,当秘书干些打杂的事情真是大材小用了。
不过经历了给陈汉升遮掩“修罗场”,目睹一系列的商业欺骗,甚至被逼无奈的参与其中以后,聂小雨觉得每天复印一下文件,打扫一下卫生,不用动脑子工资还照发,那样真是太爽了!
陈汉升也不关心小秘书“向生活低头的矛盾心理”,他在食堂吃完饭以后,打电话联系了老陈。
“爸,我现在回港城了,一会就上高速。”
陈汉升笑嘻嘻的说道:“你要是有什么隐私的话,建议赶快藏起来啊,比如和莫二妈的短信记录,QQ记录什么的,我的嗅觉可是很灵敏的。”
“你胡扯什么!”
陈兆军骂了一句,这个臭小子,自己因为他连续失眠,他反而没心没肺的开起了玩笑。
“嘿嘿~,幽默一点嘛。”
陈汉升吹了声口哨,吊儿郎当的说道:“爸,今天我和三星干架了,今晚你们就能看到相关报道了,我的形象肯定贼6。”
老陈心里有事,不想听儿子的油腔滑调,他咳嗽一声问道:“汉升,说句实话,你觉得结婚怎么样?”
“结婚?和谁啊?”
陈汉升愣了愣,自己年前计划和小鱼儿结婚,年后计划和沈幼楚结婚,他也没明白这次讨论的对象是谁。
“你甭管是谁,就问问你想结婚吗?”
老陈问道。
“结婚······就一定能幸福吗?”
陈汉升又开始胡扯:“其实幸福和结婚没多大关系的,我听王梓博说,有个初中同学已经二婚呢,这样折腾又何必呢?”
“也不能这样说,如果结婚不幸福的话······”
陈兆军还是有一套的,梁太后此时可能已经生气了,他只是斯条慢理的回道:“你那个初中同学还能结两次吗?”
“嘶~”
陈汉升吸了口凉气,这个逻辑明明不对,可是一下子还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草率了啊!
······
(今晚还有的,推荐一本巫马行的《我只会拍烂片啊》,仍然是文娱文。)

分類: 都市小說,標籤: , , 。這篇內容的永久連結